看看十库kksk.org

我在私募生存的十二年(原创)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欧阳之光 时间:2011-02-18 20:10
    刚才由于不小心把自己目前的工作带出来了,被删帖了,不好意思大家,还望版主给予机会予以改正。
    作者:欧阳之光 时间:2011-02-18 20:11
    我叫欧阳光,是北方人,97年我父亲因为挪用公款锒铛入狱,99年加入一个类似私募基金的组织,之后又加入了一家很出名的正式私募投资公司。
    我不希望有庄托公司的来打搅我写这个东西,我不知道现在给你们多少提成,拉一百万资金不会超过三万吧。以下所有人名,股票名称,部分情节均为虚构,请大家不要对号入座。
    我写的东西里只是我人生的一部分经历,也是我所崇尚的生存法则,对一些我非常坚信的生存法则请希望大家不要随意侮辱,抨击,希望大家读懂他们可以理解为自己使用。这些文字里没有什么可以让你一夜暴富的投机方法,只有一些我这十二年来面对各种问题,市场变化所使用的看法,观点,以及我在培训时学习的投资哲学。
    很抱歉,为了不引起误会,这个帖子里不会出现投机方法,技术方法,以及荐股等内容。如果对此类内容感兴趣的大侠们很抱歉,让你们失望了。如果认为我是一个十足的骗子,希望你能看一看,忍一忍,想一想在回帖开骂,如果你不经过大脑就有种冲动要回帖开骂的话,我也很乐意看看,统计统计。因为我看看是不是86%的人根本不适合投资这条理论是否成立。
    如果您同情我的遭遇,或者通过我写的经历找到了一些你用自己方法解决不了得问题的时候,帮我顶顶贴,在这里谢谢大家了。
    如果大家非认为我有什么目的,我也不想解释,如果大家认为这是广告,也没关系。我只希望借天涯一方宝地让我有个说话喘气的地,也希望版主高抬贵手,如果您想删帖,多看看我写的内容在删也不迟。。
    谢谢,在这里先谢谢今后辱骂,理解,帮助我的朋友们了。谢谢你们!!!
    作者:欧阳之光 时间:2011-02-18 20:13
    2011年了,又一个兔年,元旦刚过。
    我又独自一人来到自己妻子的家,长眠的家:常青陵园。
    独自坐在妻子碑旁,内心的酸楚,解脱,轻松一股脑的不停往上涌。
    “亲爱的,来看看你,每天独自一人钻心的疼让我实在无法淡忘你,爱人。我懂你的心思,老婆。我会回忆和你的幸福,甜蜜,在你生前,这充斥着我们的所有。但是事实瞬间夺走了我的幸福和甜蜜,我只能自己默默的疼。现在我一切都挺好,担心你,担心你在那边的日子。我明白这是多余的。房子没了,车一直也没有,生活没什么改变,突然改变了生活水平好像也没什么改变。没有什么能比你突然真正出现在我身边能让我惊喜了”
    你走之前告诉我,别干这行了。我点点头,实在不忍心反驳你。我明白你看见了市场让太多人跳楼,变成神经病满街流浪,让太多人妻离子散,这就是个利用人的心理承受力去获利的行业。我懂你不想让我成那样,我听你的了,这两年都好,散散步,走出去听听我心永恒,做做拿手的吃的,猫和狗都挺好,就是想你。我也想笑,你说我啥也没干也落了个穷光蛋。哈哈。我想写点什么,给你起了个名字,叫晓雪。哈哈,你喜欢雪,你说雪印最美,最纯洁。。
    实在是没事干,回忆回忆吧,近十年了,没写过一次日记,现在清闲了,就写写。放心,我就说你是个大眼睛,高鼻梁,中等身材咱正好般配。
    斜着靠在碑边,一肚子的话不由自主的想说出来,我觉得这里比家可温暖多了。在这里,至少还有我和你,以前都是你靠我,今天我就靠着你了。
    在这个环境里,不由自主的自言自语
    “傻瓜,还在儿子都好多岁了吧。”
    “对不起,是我当初太要强了。”
    “金帝,你说吃了金帝就能天长地久的,怎么说走就走。”
    “我知道你每天都看着我,我知道你一直想着我。”
    “我真的不想让你的照片贴在这上,我真的不想让你的名字刻在这碑上,真的。”
    “回来吧,亲爱的,我拿我一半生命换你,咱俩幸福20年一起走,一起刻在这上。”
    “对不起,老公没本事,没能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也没有你喜欢的金帝,也没有鲜花,我只能把泪水洒在你碑旁,我知道你不想看到我的样子,但是我真的,真的,不能控制自己!”
    “如果死了能感觉到你的气息,哪就让我死吧。”
    “我在这里搭个棚,每天都来看你,就这样对这你,看着你永恒的微笑和那个永恒的日期,我就满足了。”
    “你肯定认为我很疼吧,其实晓雪,我不疼,一点都不疼,我坐在这看着你,虽然你不在了,没了,不会在说话了,不会在告诉我你要当爹了,但是这么近的看着你,看着你的微笑,知道你没有了痛苦,我满足了,真的。超幸福,超级幸福。”

    作者:欧阳之光 时间:2011-02-18 20:14
    电话响了,铃声是我和晓雪最喜欢的卡农,上面写着路宏旭,这是一个给我硕大权利和失落的人,是一个很自私的但是对我却掏心掏肺的人。我抹了抹眼角,自己给自己笑了一下,接了电话。
    电话响了
    “路叔啊。您老吉祥啊。”
    “阳光啊。在哪呢?|”
    “我这陪晓雪呢”
    “哪我是打搅你们夫妻密语了吧。”
    “真没,是打搅我自言自语了。”
    “还没走出来?”
    “走出来了,就是来看看亲人,她在我心理一点瑕疵都没有,有时间就陪陪吧。”
    “给你介绍一个。?”
    “我登征婚启事了。”
    “真的?”
    “恩。”
    “有效果没。?”
    “没,不上当啊。?”
    “你咋介绍自己的?”
    “精神病征婚,求一能照顾终身者。”
    “好。有个性。”
    “哈哈,彼此彼此啊,路叔。”
    “对不起啊,搞的你又归零了。”
    “没事,无所谓,活着就挺好。”
    “你嫂子说了,不让干了。我也五十多了,算了,每天养养鸟,下下棋,喂喂鱼,充实。”
    “嫂子啊?”
    “不对,是你婶。”
    “哈哈,你这老糊涂了吧。”
    “老了不糊涂哪是乌龟,该糊涂还是糊涂吧,那天咱们去看看你爸吧。”
    “行,你定个时间吧,咱爷俩去。”
    “路叔,你不干了,这市场上可是平静不少吧。”
    “哈哈,也就你看得起我,其实有你没你都一样,现在都是孩子的天堂了,我是老了。老掉牙了,玩那些刺激的不行了。还抢饭吃就该被骂了,有个由头撤就撤吧。我和你婶还说呢,和你开个小卖铺算了。”
    “算了吧,闹不过城管。”

    作者:欧阳之光 时间:2011-02-18 20:16
    “哈哈,哪你有什么打算?”
    “有个某某公司,知道不?”
    “听过,怎么了,又搞这呀?”
    “什么呀,他们招业务经理,我去了,一月1500,带团队也还不错。”
    “还带团队,卖保险的十个八个都是经理,不是经理说话不权威,谁敢掏钱给业务员呀,你当推销员呢,业务员越多说明你企业越大。”
    “凑合着呗,我想写点东西,找个论坛,把咱以前的事加点佐料抖搂抖搂,要不时间浪费。”
    “好想法。”
    “咱以前的东西不是都保密的么,我能抖搂不?”
    “公司都没了,随便吧,不过有些东西还是不说的好,你明白的。用的好的是解药,用不好的就是毒药,有些东西就别害人了。”
    “有你这话就行了。”
    “我看你小子是想写点东西搞个噱头达到什么目的吧。”
    “哪有的事,路叔。”
    “你还没高尚到为人民服务呢。”
    “我怎么就不能当一次雷锋呢?”
    “不记得当初我就说过,对陌生人示好不是同情就是利益,你要同情他们早同情了,哪就只能是利益了。”
    “哎,老狐狸呀。”
    “哈哈,什么事讲个度,低调的活比高调的活强百倍,出名的人都后悔,我告诉你。”
    “我还没想那么远,有缘就当个朋友呗。”
    “恩,自己心理有个数,回头我给你参谋参谋。”
    “我给你起了个名字,路宏旭,怎么样。”
    “我还没到红日的地步呢,你就叫我路日就行。”
    “哈哈,流氓。”
    “准确的说,是老流氓。”
    “老流氓,哪叫你路晶也不错。”
    “叫我路晶晶不是更好,咱国家有个跳水的叫什么来着。”
    “哎,人这一辈子就是无数巧合组合在一起的没办法改变的事实。当初要不是我觉得我快死了,也就没这事了。或者说我真死了,也就没这事了。”
    “人嘛,有几件事是你料到的,上帝能让你料到生老病死就很给面子了,满足吧。”
    “现在这么淡啊,这鲨鱼不扑腾了和珊瑚是没区别呀。你哪小鸽子窝能住的惯不?”
    “惯,太习惯了,十几分钟扫一次,随便折腾。满屋的东西,实在看着也不空洞,你怎么样?”
    “我更没问题,我的房子本来就不大,没什么问题。”
    “我以为我能懂人生,干了这行我觉得我能下半辈子活的自在点,再能折腾你也逃不过如来佛哪掌心。蹦跶来蹦跶去,又给打会原形了,不管你干什么,不能挑起民愤,挑起民愤对错都是死路一条。别管什么行业,别管什么工作,别管什么行为,也别管多下流卑鄙都有它自身的功能,得饶人处且饶人。你敲敲碗他给你几个,你想让他敲碗他非杀了你不可。”
    “很诚恳,谢谢。”
    “我这想法也就和你说说了,这么多年了,和你说的太多了,不用说谢谢了。”
    “好,有品自成功。路叔。拜拜。”
    挂了电话,不禁的抚摸起墓碑上的照片,和那三个字:“苗晓雪。”
    “抚养好孩,要是问他爸呢,你就说他爸去天国了。”
    一个大男人坐在这个葬着他最爱的女人和孩子的碑前,泪流满面…………
    我坚强到只面对她的时候才会泪流满面,哪钻心的疼让我憋的无时无刻不在心悸,没有办法思考,没有办法去面对这种事实。

    作者:欧阳之光 时间:2011-02-18 20:21
    这12年,我经历了只有不到0.01%才可以享受到的成功。挥霍,快感,成就感。
    我经历了只有不到0.01%才有运气经历到的失败,挫折,侮辱。
    我品尝到了最爱人失去时内心无限的疼痛,刺心刮骨的疼。。。
    我得到了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掠去资本的思维和手段。
    05年5月大跌过后,我曾看着论坛里哭爹骂娘抱怨政府金融政策的网友们冷笑,蔑视,也有些同情。但是脑子里跳出来的价值观马上否认了同情,想起了曾经进去培训班时,路总和我们说过的话
    “金融市场的残酷不是它的下跌和不可琢磨,他的残酷就在于不能双赢,任何人都是你的敌人,没有劳动产生价值而发生利润的市场,其最简单的利润规律就是需要你利用一切手段把他人兜里的钱变成你的。这里没有同情,没有帮助。只有吃肉的人和肉,如果你不是吃肉的人,那么你就一定是肉。注意,是一定。我希望你们可以把大把的钱给街头的乞丐,但是不要拱手给你的敌人,这是投机生存法则。”
    同班的窦栋羽傻笑的问:“哪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攻击公司呢?”
    “当然可以”路总想都没想就回答了
    “只要是肉,就注定了被吃掉,这是客观规律”路总补充到
    窦栋羽非常不解的问道:“哪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公司培养我们是自杀用的么”
    路总嘿嘿一笑,极度轻松的解释到:“怕毁灭就不生产核武器了么?你是核武,我就有对付你的办法,如果公司真的脆弱到能被你随意攻击撕肉吃,哪就让它自生自灭吧。”
    冻鱼没有话说了,这个很少见面的路总从骨子里透出的东西只有一样,哪就是权威。我们给栋羽起了个外号叫冻鱼,因为这个家伙策划攻击计划时脑子总是跟被冻住了一样,很少说话,而且会在纸上画些很白痴的符号

    “资本市场生存法则”或许是社会的生存法则,想起以前不知哪位管理大师说过的,企业要想生存必须要和消费者形成双赢的局面,哪是很实在的道理。但是现在我要面对的只有弱肉强食,如果形成联合,哪一定是为了合作吃点某块大肉。
    我想我已经认同了这样的观点,其实我一直是这样做的。道德和良心,已经麻木了,或许选择了这条路,选择就只能用博弈论中的一段话去总结,永远去选择自己的最优策略。这或许就是高等生活的机会成本把!!!
    这里没有侮辱,轻蔑的意思,这是事实。如果有冒犯,还请大家海涵
    从此,对于我们攻击的敌人,这其中有散户,有散户称呼为的庄家,我们统称为肉,庄家是大肉。相信我,股票的起伏只有很小程度取决于利润,业绩和概念、只取决于一个词,哪就是机会,肉把他们称为黑马。股票的起伏是因为机会的逐渐显露,这个时候股票不需要炒作就会和无数肉们达成共鸣。不要小瞧ST,不要小瞧市盈率几千倍的公司,因为这些大家都知道的评价股票是否有投资价值的指标其实是掩盖机会的伪装。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欧阳之光
    • 来自:天涯-股市论谈 前往来源
    • 【活跃603天 / 跨度1982天】
    • 开贴:2011-02-18 20:10
    • 更新:2016-07-24 01:04
    • 阅读:5122297 回复:66012 楼主:1928
    • 字数:约1065千字
    • 图片:0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