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在私募生存的十二年(原创)

  • 首页
  • 上一页
  • 195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欧阳之光 时间:2016-04-06 14:11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孙铭才从昏迷中醒过来,当时我正在他身旁,醒来后的第一句话是趴在我耳边说的:“回家!”
    我看着虚弱至极的孙铭,捂着脸从房间里出来,老古问:“醒了?咋样,说啥了?”
    我没吭声,我在想,我要不要编一个别的回答,告诉大家!
    几分钟后,路叔,孙总,姜野,都聚到我身边,路叔说:“孙铭和你说什么了?嘀咕了一句。”
    我看着大家,艰难的说:“回家!”
    老古一听,莫名其妙的指了指重症监护室的窗户,说:“就他这样?还回家?你数数,瓶子袋子吊了多少?”
    孙总含着眼泪,哽咽的说:“他太想,太想看着井田死了!”
    孙总说完后,我们大家的眼光都落在了路叔身上,他嘴唇紧闭,转眼透过玻璃看了看病床上的孙铭。而此时孙铭也微睁着眼睛,看着他!
    “回家!孙铭必须看着井田死,必须看着井田失败!这比他躺在这里,有意义!”
    老古一听,下意识的拉了拉路叔的衣服角,说:“他这样,怎么回?别说几千公里了,上下楼梯,都有危险。
    路叔看着楼梯尽头,一言不发,老古说:“要不咱租个救护车!”
    乔三摇了摇头,老古想了想,接着说:“咱买一个?”
    姜野说:“我看还是住几天,观察观察,那边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不会失控。”
    路叔很为难的看了看姜野,说:“井田这个老狐狸,谁知道是不是在虚晃一枪,需要尽快让他手里的馨海集团和咱们手里的馨海集团区分开来,他的就不值钱了!如果他真的在背后虚晃一枪,溜了,那咱们可就被动了!”
    我说:“你说,他现在都是前台唱戏?”
    老古笑着说:“不可能,开什么玩笑。”
    姜野拍了拍路叔的肩膀,说:“别疑神疑鬼了,这么大的动静,他不出面,可能另起炉灶吗?如果那样,他冒着风险通过这么极端的方法想把咱们留在这里,是为什么?”
    路叔点了点头,说:“这样,老古,你从家里找个医院的熟人,安排一下,这几天让他们抽调人,给孙铭,转院!”
    老古点了点头,说:“这个办法好,我先去安排,看孙铭的情况,好转了咱就走!”
    路叔接着说:“乔三,不是抓了一个人么,还老实吗?”
    乔三说:“放心吧,我一有空就和他谈心。”
    路叔看着乔三,笑了,说:“这两天,你搞定了井田派来的两个角色,厉害!”
    乔三一听这话,略带羞涩的说:“这叫什么角色,铭哥昨天可能太激动了,要不也不可能中刀的。”
    路叔说:“你回去和他说,让他联系井田,告诉他,我们已经从这边出发了!”
    老古一听脸色呼的变了,姜野则是会心的一笑,说:“真是老狐狸!”
    看来这路叔啊,还真是把井田当成了一个对手。
    显然以乔三的思维路数,还没有想明白这样做的玄机在那里,但是姜野这样的老狐狸,一听便知为何,所以他给予了路这样的评价!
    乔三也在原地愣了几秒钟,一看大家也没什么交代的,说:“那我去办了!”
    路叔点点头,说:“别为难他,还有,咱们走的时候,给他一些钱,到时候肯定乱糟糟的,这事就先交代给你了!”
    乔三说:“放心吧,那我去了!”
    老古把车钥匙递给乔三,说:“慢点开。”
    我们看着乔三消失在走廊尽头,孙铭要回家的事情也已经板上钉钉,大家算是松了一口气,坐在走廊的椅子上,老古凑到路叔身旁,问:“为啥要这样?”
    路笑着说:“这是坏人用的计谋,你就别学了!”
    “说说么,我也是坏人,快说说,我没想明白!”老古回答说!
    姜野拍着老古的手背,说:“打草惊蛇,蛇动,就在草中,蛇不动……”
    “那就完蛋了!”我补充了一句!
    路叔听到这话,撇着嘴,说:“我也最担心这个!要是在这个节骨眼被忽悠一下,就麻烦了!”
    千里之外的井田,也在沉思之中,他正躺在已经放倒靠背的老板椅上,盖着西服,半睡半醒半思考的状态,心腹贺老大在一旁的沙发上坐着抽烟喝茶!
    别人送给井田的茶叶,没几天就被贺老大干掉了一半,但是井田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路叔另外一个非正常的举动!
    那就是为什么这边一个人不留,全部都要去宁波,看起来是那么的顺理成章,但又是那么的不合乎情理!似乎有些欲擒故纵的成分在其中!
    贺老大看着井田睁开眼皮,递过一支烟,说:“睡了一会?在睡一会?”
    井田摆了摆手,从椅子上晃悠两下,坐起来,点燃香烟,使劲的抽了一口,说:“我屡次落入他们的圈套,而这一次,让我很不安!”
    贺老大笑了笑,说:“料事如神的诸葛亮都死了,放心吧。”
    井田说:“和他们,总是有东西在牵引着我走,牵引着我做决定,牵引着我思考!”
    贺老大听了这话,站起来,说:“最初可能是你棋输一招,但是俗话说的好,骄兵必败,连续的胜利会让他们冲昏头脑的!如果有一天我和乔三路遇,我一拳就把他打倒在地!因为什么?因为他认为,我不敢反抗!”
    说了一席有哲理的话,反而对井田有一些安抚,井田点点头,说:“有道理!我和你说说真话,知道我们这个岁数,这个阶层的人,最怕什么吗?”
    贺老大想了几分钟,说:“最怕看见钱在别人的口袋里,你怎么拿,都拿不出来,最后,只能抢!”
    井田听着贺老大幼稚的言语,不禁发笑,说:“最初,怕明,怕明着来,怕不怕死的,后来怕着怕着,不怕死的也不怕了,怕阴的,怕笑里藏刀,怕背后捅刀,怕许波这样的人!现在这个岁数,不怕明,不怕暗,怕看不着,想不到。只有那样的威胁,才是最有杀伤力的,才是策划实施了很久的,一旦发生,一旦出鞘,必致命!”


    作者:欧阳之光 时间:2016-05-06 11:28
    顶顶贴吧,都是广告!
    作者:欧阳之光 时间:2016-06-08 16:59
    最近帖子里出现了一个骗子,冒充我的名义诈骗了十几万,名字叫陈孟,QQ号313973335,目前以报案,望大家小心,再小心!
    作者:欧阳之光 时间:2016-07-24 01:04
    贺老大嘿嘿笑了笑,说:“没那么严重,您多虑了!这计划赶不上变化,他路宏旭再厉害,能把每一步都算死?不可能!”
    井田抬眼看了看贺老大,思考了几秒钟,身子往前探了探,说:“你知道吗?我学习圈套,学习了十五年!从最初,能知道什么叫圈套,到总结圈套的特征,以及圈套的载体。到最终能制作圈套,应用圈套,变种圈套。我用了十五年!但是,他们能把一个空壳子卖给我这个老狐狸?而且还是我主动的,使千方百计才抢来的!为什么他们现在不戳穿我,戳穿我,我只有死路一条,他们再等什么?你有没有想过?我最信任的人,许波,竟然是路的人,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察觉!许波可是从大学毕业了就跟着我的!这所有的一切,还不让人害怕么?我已然是手下败将了!”
    贺老大看着井田,这个满眼血丝满脸憔悴的男人,说:“现在那裴氏,基本已成定局了。等你把馨海卖给他们,也就能全身而退了!”
    井田看着贺老大,贺老大的幼稚,不禁让井田觉得可笑,他说:“顺即为逆,当你遇不到小麻烦的时候,必然有大麻烦等着你!人家那么大的企业,收购馨海,能不找以前的老板老古聊聊?人家能不会想,馨海易主,旗下的酒店洗浴,就能那么平稳的过度,没有一丝一毫的利益冲突?还老老实实的给我卖命?我只是个日本人!傻子越来越少,有钱的傻子就更少了,我除外!”
    贺老大一听这话,立刻愁眉苦脸起来,井田接着说:“自从我买了馨海,我发现他是一个壳子,我就一步都不敢离开!但是,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们的功劳,我还记得。”
    贺老大摆了摆手,很义气的说:“您这么聪明,智慧,怎么会受穷?”
    井田笑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推到贺老大面前,说:“如果我再多花五年去学习如何选择对手,可能我今天就不会这么狼狈!不管我怎么样,谈判是否成功,这点钱,你拿去!这个时候,我们千万不能再出岔子了!”说完,他摆了摆手,示意贺老大不要再拒绝了!
    贺老大看着井田,十分真诚的笑了笑,说:“老大,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这就出去,给兄弟们分一分!”
    “去吧,不够再说!”
    送走了贺老大,井田看着电话,想着远在宁波的对手们,自己心里实在是没底!现在的每一步,都是硬着头皮往前走,他觉得,十分坚强的自己,已经快要崩溃了!
    看着电话,电话就响了,井田吓得一个机灵,先点上一支烟,才拿起电话,说:“喂。”
    电话那边的人操着一口很让人听不懂的语言,说:“我打听到,他们要出发,回去。”
    “你再说一遍。”
    “他们,准备回去。”说完,电话便挂断了。
    井田想了想,打开电脑,用网银转了十万块钱过去。他站起身来,做到沙发上,看着窗外,想了又想,给贺老大打了个电话,只说了一句话:“带上你所有的人,带上你们的家伙,到公司楼下集合。”
    贺老大刚刚带着自己刚找的女朋友进屋,挂了电话,狠狠地骂了一句:“妈的,我说这么爽快给老子钱,所有的人,那得花所有的钱。”
    接着召集手下的人,集合所有人,半个小时后在馨海集团办公楼停车场集合。四五个心腹,电话就打了十几分钟。一个小时候,凌晨四点半左右,贺老大来到井田的办公室,推门就问:“出什么大事了?”
    井田早已穿好衣服,井田摆了摆手,说:“带上人,陪我去办点事。”
    贺老大这一头雾水,井田已经站在门口,问:“来了多少人?”
    “算上到了,有一百多人了。”
    井田点了点头,说:“不等了,走。”
    贺老大在身后,随着井田下了楼,到停车场,井田指了指远处的一辆白色面包车,说:“坐这个车,告诉大伙,今天就是去吓唬吓唬人,叫大家不要怕!”
    贺老大看着井田朝着面包车走去,皱起眉头来,停顿了这么几秒,井田回头看着他,一脸的不悦,厉声说:“怎么?”
    贺老大赶紧陪着笑脸,跑到井田前面给他开了门,井田说:“我开车,叫大家把牌照挡起来,跟着我!”
    贺老大点点头,坐在副驾,井田开着车,后面车队浩浩荡荡的,贺老大也不知道要去拿,就问:“老板,咱不是去砸政府大楼吧?”
    “要点帐,你和大家说,有一个算一个,一人五千,一会都别怂。”
    车子沿着小路走了二十多分钟,停在了一家洗浴中心外墙后的马路上,贺老大抬头一看,上面的霓虹灯还亮着“馨海休闲”。
    “我操,老大,你走了,我能惹得起他们么?那个乔三真的。”
    井田转过头看着贺老大,说:“这里有个后门,叫你的人,现在从后门冲进去,一楼大厅,二楼洗浴大厅,三楼餐厅,全部砸遍。”
    贺老大看着井田认真的表情,说:“他们?”
    “你别忘了,他们能要你的命,我也能,所有的帐,都记在我这里,快去,一会天亮了。”井田不耐烦的回答说!
    贺老大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很不情愿的打开门,摆了摆手。
    所有的人都下了车,几个领头的凑到贺老大身边,说:“怎么?”
    “进去,一二三,砸!”
    “什么?敢砸这儿!”
    井田摆了摆手,说:“都去给大家伙吩咐,谁也别怂,一人五千,管砸不打人,车现在就走,一会自己出来自己找路走。”
  • 首页
  • 上一页
  • 195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欧阳之光
    • 来自:天涯-股市论谈 前往来源
    • 【活跃604天 / 跨度2173天】
    • 开贴:2011-02-18 20:10
    • 更新:2017-01-31 00:30
    • 阅读:5278028 回复:75634 楼主:1936
    • 字数:约1070千字
    • 图片:0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