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本人出山了,一轮大牛市在前方招手

  • 上一页(首页)
  • 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股海踏浪ABC 时间:2019-11-12 22:38
    从K线异动反推市场消息

    K线异动有玄机。今天国企改革盘中异动,洛阳玻璃等就大涨,盘后就出了国企改革提速的消息。
    上次毛衣战出分阶段协议利好之前,知识产权股也突然大涨。
    有心的股民就可从异动中反推市场消息,及时跟时,消息出来后冲高兑现,经常玩玩也会有不菲的收益。
    | 37楼 | | | | |
    作者:股海踏浪ABC 时间:2019-11-12 22:44
    作者:刚进城1985Lv 24 时间:2019-11-12 22:25:44
    沪电会是第二个东方通信吗,京东方会带领大盘第二次冲锋吗
    ----------------------------------------------------------------------
    第一个问题,明显不是,第二个,不知道。凭什么要京东方带领,京南方、京西方、京北方就不行? | 38楼 | | | | |
    作者:股海踏浪ABC 时间:2019-11-13 10:02
    按本人的路线图,大盘如期调整,但次新板块亮点很足,值得关注! | 41楼 | | | | |
    作者:股海踏浪ABC 时间:2019-11-13 10:06
    @949494942017 2019-11-13 08:49:04
    如果不炒股,时间好难打发啊
    -----------------------------
    不炒股可以炒别的啊,可炒的多着呢 | 42楼 | | | | |
    作者:股海踏浪ABC 时间:2019-11-13 10:53
    本人昨天复盘提过票,剔掉当天最热的板块,今天有没有板的票? | 44楼 | | | | |
    作者:股海踏浪ABC 时间:2019-11-13 11:11
    芯片和种业异动,难道毛衣战又要起波澜了? | 45楼 | | | | |
    作者:股海踏浪ABC 时间:2019-11-13 13:32
    孢子理论:对交易世界的本质论述

    维奥莱塔买了五六种报纸,挨个查找金融培训方面的广告。她把这些广告的地址和电话记下来,挨个打曩昔。当维奥莱塔打完电话后,她迷惑了,几近每家培训中心对她的询问都异常热情,先容都很详实,都信誓旦旦地说完万能让学员在最短时候里进入这个范畴且制胜,似乎赢利指日可待。只要一家除外,培训广告在报纸的一个很小的角落,从广告看似乎是小我的招生行为。维奥莱塔打电话曩昔的时辰对方是一个声音粗重的老年汉子,似乎适才睡醒。

    “你是想成为期货专家,还是想成为赢家?”对方劈脸就问维奥莱塔。

    维奥莱塔没大白对方的意义“这两者有区分吗?”

    “固然有!区分就在于前一个是羊,尔后一个是狼。”

    “不懂!我还是不大白。”

    “假如你想在这个行当混口饭吃,成为一位年薪二十万的专业人士,那末就做前者。假如你不是为了找工作,想挣踢不倒的钱那末就是后者。”

    “什么叫踢不倒的钱?”

    “就是那种不稳定的钱,明天能够有,明天也许就没有。这钱不是薪水或佣金,美满是靠冒险和赌博而得来。”

    “哦!这个意义。”维奥莱塔喜好这类口气。

    “你现在有几多门生?”维奥莱塔问。

    “一个也没有!”

    维奥莱塔惊奇对方的坦诚相告。

    “你真没一个门生吗?”

    “是的!”

    “那你能先容某个你曾培训过的门生,让我领会一下你的才能吗?”

    “没有,我历来没招到过一个门生。”

    “哦!这样……冒昧地问一句!你在期货市场做得成功吗?”

    “我是个失利者!”

    “既然如此,你若何能让我学到真本事呢?”

    “这个我不保证!”

    “哦!是这样,那我还是斟酌一下吧!”

    “好吧!你斟酌吧,拜拜!”说完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他太直白了,维奥莱塔心里想,他完全不是一个买卖人的样子来引诱我让我去他那边进修。维奥莱塔在这小我的电话上画了个圈。然后扑灭一支烟又起头在房间里度步。

    “若何挑选?”全部早晨,维奥莱塔都在思考。最初她决议先去大中心看一看,领会了情况后再做决议。

    第二天,维奥莱塔去了三家大的培训中心。她在那边遭到热情的接待,同时拿到很多宣传小册子。维奥莱塔回抵家后把这些小册子研讨了一番,画定了一家,她以为已经把题目处理了。可逐步又被另一个声音呼唤,那声音在她脑子里不竭缭绕,总是催促她去回忆昨天阿谁与她通电话的人。

    “难道我的挑选是错的吗?”维奥莱塔问自己,“我能否应当用一种很是规的方式来看待事物呢?”

    维奥莱塔很懊恼,一方面她被那人捉摸不定的回答所吸引,另一方面又由于强大的世俗的惯性所拉扯。她决议再打个电话给那小我。

    “又是你!”对方听到她的电话后懒洋洋地说。

    “是!我说真话吧,我现在拿不定主张能否该跟从你还是依照正凡人的逻辑去听那些中心的课。”维奥莱塔说。

    “假如我是你的话,我就去正规中心听课。”

    “为什么?难道你就一点不想给我信心来成为你的门生吗?”

    “我相信命运,我不会决心去做他人本不愿意大概不是心甘情愿做的工作。”

    “假如我做你的门生,你将若何放置对我的授课呢?”

    “这我没想好!”

    “哦!你难道就没有一个授课纲领大概讲稿什么的?”

    “坦诚地说,我没有。”

    “那末你将以什么方式给我授课呢?”

    “这个我说不清。”

    维奥莱塔眉头越皱越紧。

    “你的授课费是几多?”

    “我不晓得,随意给吧。”

    “这样!我率直地说,我现在只要700美圆,我必须用这些钱在纽约对峙三个星期。”

    “哦!看来你是个交不起学费的门生。”

    “你的意义是说即使我要去也没法付起你的授课费?”

    “我想是这样。”

    “假如我帮你做家务什么的,你能答利用这类方式交换吗?”

    “做家务?”对方沉默了片刻,“我似乎还没奢侈到请钟点工的境界,但也不是不能接管。你能做什么?”

    “我可以为你扫除房间,为你做午饭大概晚饭。”

    “我冒昧你问一句,你有工作吗?”对方忽然向维奥莱塔提了个令她意外的题目。

    “没有!”维奥莱塔敏捷地回答。

    “你支出从哪来?你若何付出在纽约的开支?”

    “怙恃每月给我一千美金。”

    “哦!好吧!归正我看样子也招不到门生。与其作罢还不如收你这个免费的门生。但我每星期只能有三天时候给你授课,而且只能是早晨。”

    “为什么?白天不可吗?”

    “白天我有其他的工作做。”

    “这样!”维奥莱塔想了想,然后用征询的口气问:“你真如你说得那样在期货这行当很失利吗?”

    “是的,确切不移。”

    “假如是这样的话,我就很思疑你能否能让我有所收收获。”

    “这个你请自便,我不强求你来听我授课。”

    “你叫什么?”

    “杰西·克罗尔。”

    “我叫维奥莱塔·蒙蒂利亚。”

    “哦!你好,蒙蒂利亚蜜斯。假如你不介意的话,我要睡觉了。”对方打着欠伸用冷淡的口气说。

    “哦!那好吧!再会!”维奥莱塔放下电话,凝思静气想了一阵,她逆反心理越来越重,特别是对方对她这类冷淡态度加倍加重了她的逆反心理。假如对方很热情,那也许会让维奥莱塔立即撤销去拜师学艺的动机,对方冷淡狂妄反而让维奥莱塔有一种感动。

    她又把电话拿起来打了曩昔。

    “叨教你明天早晨在家吗?”维奥莱塔问。

    “在!”

    “我若何找你呢?你的地址是那里?”

    “皇后区某街某号。”

    维奥莱塔她放下电话后摇点头。心里说:“皇后区,这小我一定住在穷户窟里。”维奥莱塔越来越感觉自己热衷于拜这小我为师有点荒谬。

    第二天早晨,维奥莱塔又去了别的几家培训中心。以后她在街上早早吃了晚饭,坐地铁前往皇后区。皇后区是纽约贫民住的地方,黑人和有色人种很多,而且治安很是欠好。

    维奥莱塔找这小我室第花了一番心机。在天还没黑之前终究找到了那所室第。这是一个五层高的老公寓楼,墙壁都已经残缺斑驳。门前大街上处处渣滓和被偷掉轮子的汽车残骸。维奥莱塔推开公寓楼门,上了三楼,然后按动门铃。她听到里面有人缓慢走动的声音,接着门被翻开。在门口出现一个乱蓬蓬花白头发,脸上处处都是皱纹的老头。

    “是克罗尔师长吗?”维奥莱塔问。

    老头高低端详了一下维奥莱塔,然后点颔首,他把门开大,让维奥莱塔进来。

    “随意坐吧!”克罗尔师长此时还穿着睡袍,似乎刚起来。维奥莱塔在客厅一个陈旧的沙发上坐下来,环视四周。她此时有点后悔了,对自己做出这类冒失的决议后悔了。

    “工具都在冰箱里,晚饭依照你的心机去做吧!我还要躺一会。你做好了叫我。”克罗尔师长吩咐完立即进了寝室。

    维奥莱塔先是听到克罗尔师长上床的声音,以后没多久就是老头的呼噜声了。

    “不成思议。”维奥莱塔心里说,“这是个什么人?连最最少的一点对客人的规矩都没有,而且还不怕我是个贼。也许他底子就没把我当门生,而是他不花钱雇来的仆人。”维奥莱塔走到厨房,翻开冰箱。冰箱里工具塞得满满的,看来老头很少出门,一次的采购就足以对付两个星期的生活了。

    维奥莱塔卷起袖子,依照最快的速度,最简单的方式做了一顿晚饭。她耐着性质干完,她感觉既然来了不见识一下克罗尔师长的本事就分开太失利了。

    晚饭做好后,维奥莱塔敲寝室的门喊克罗尔师长起来。此次他没有再穿睡衣,而是换了裤子和衬衣。老头坐到餐桌前,表示维奥莱塔一路享用。维奥莱塔摇点头,说:“我来之前吃过晚饭了。”

    “哦!”克罗尔师长点颔首,然后一小我吃了起来。他一向冷静地吃着,并不理睬一旁坐着的维奥莱塔。老头对晚饭如此简单并不在意。他似乎对生活的要求并不高。

    克罗尔师长花了半个小时竣事了晚饭。以后餐具被维奥莱塔收到厨房里。维奥莱塔懒得去再理睬那些餐具,她洗了手走了出来。此时克罗尔师长已经回到客厅。他点了支雪茄,呛人的烟雾在客厅里飘散开来。

    “坐吧!”克罗尔师长见维奥莱塔来到客厅,因而表示维奥莱塔坐在沙发上。

    维奥莱塔坐下来,然后盯着克罗尔师长,她在等劈面这个老头给她的第一堂课。

    老头望着天花板,嘴里的雪茄抽个不停。两小我谁都不措辞,空气中飘零着寂静。过了大约有五六分钟,克罗尔师长终究开口了。

    “在我起头教授你这类魔鬼的技术之前,你必须领会到以下一些工作。”

    克罗尔师长语音缓慢地说,“在整小我类历史中,最复杂,最不成猜测的事物就是期货趋向。任何一门职业都比不上这个行当来的疯狂……”

    克罗尔师长盯着一面墙,那眼光似乎延长到无穷远处。

    “我这里不会给你讲期货究竟是什么,它做什么用,它是若何发生和成长的这些没用的工具。我要告诉你的事你应当永久不会从其他人嘴里听到,也许是你一辈子都不成能贯通到的工具。”克罗尔师长抽了口烟,搁浅了片刻,“期货,就像一种生命形状,像生物胞子一样纤细而又有活力的工具。人和它的关系就如同你用显微镜看载玻片上的溶剂一样,你是在用一个高级的天下的眼光来看待低级天下。那些低级天下的生命在你眼里就像是一个被与外界隔离的花园,你似乎能看清他们一切活动。”

    维奥莱塔静静地听,当克罗尔师长起头专注于自己的独白后,就被对方类似神话般的论述所吸引,她不再去想其他工作了,来时的焦躁情感消失无踪了。

    “这个天下上只要一种工具是永久稳定的,那就是灭亡。”

    克罗尔师长说“任何生命都逃走不了,有魔力的胞子一样逃走不了。作为一个观察者一定要苏醒地晓得那些胞子是另一个天下的生命,是脱分开观察者生命的自在存在。所以观察者只能去熟悉和发现它,却没法干涉和左右这些胞子。也就是说,人永久不能左右那些胞子的活动。当我刚起头步入这个范畴的时辰,当我刚起头作为观察者熟悉这些胞子的时辰,我自傲地以为自己能左右大局。但经过四十年的交锋,我才大白我左右不了它们。我永久只能是个观察者,而不是个控制者。”

    克罗尔师长喘了口气,低下头冥想了一阵。然后继续说:“你能够对我这类论述感受费解。现实上我的论述是一种自我认识的表露,很多时辰需要你去把握我思惟中的火花。有些工具我是论述不正确的,需要你有聪明去破解它。现在我们继续谈胞子吧。”

    “一个观察者必须领会自己和胞子之间的相互职位,绝不要去试图做控制者,永久把自己看成观察者。在这个进程中有三点原则需要留意:

    第一,胞子是有生命的,是活的。它是可以躲避,并具有才能随着情况的改变和时候的推移而变态的。胞子不具有稳定的形状,对胞子曩昔的熟悉不能猜测未来。当观察者领会到胞子的新形状后,胞子一样也领会到它被观察者所熟悉,因而变异就发生了。胞子一定会趋向于向观察者未知的偏向去变异。它具有充足的聪明避免观察者捕捉到它的变态纪律。所以,对胞子的第一个熟悉就是它的永久变同性。

    第二,胞子不成捕捉性。这是什么意义呢?它的意义浅显的讲就是不成掌控性。观察者不能零丁把一个胞子从众多胞子平分手出来,当你把一个胞子从群体分手开后,你会发现其他一切的胞子也都消失了。也就是说,胞子的群体和个体是同一的。胞子无所谓单个,也无所谓多个,胞子是一种即存在又虚无的生命。

    第三,胞子的纯真性。胞子就是胞子,它不代表任何事物,任何事物也不代表它。胞子纯真到只遵守一种纪律,除这个纪律外任何的表象都是子虚的镜像。也就是说胞子反应的是全部天下的本原。不要用复杂的理论去表述胞子,越邃密的表述越背叛胞子的本质。”克罗尔师长不去管维奥莱塔这个虽然天资聪慧,但常识量并不多的女孩能否能听懂,继续用几近魔怪般的说话授课。这类场景假如被一个不领会真相的人看到真以为是在做某种宗教传道。

    “能告诉我胞子遵守的纪律是什么吗?”维奥莱塔轻声问。

    克罗尔师长转过脸,定定地看着维奥莱塔。片刻,问:“你晓得期货市场着名的汉克·卡费罗、贝托·斯坦、迈克·豪斯吗?”

    维奥莱塔摇点头。

    “汉克·卡费罗是美国证券史上最着名的资深分析师,曾创下持续22月盈利不吃亏的记载;贝托·斯坦曾是华尔街创下一单赚取十亿美金的人;而迈克·豪斯则七年雄居华尔街富豪榜第一。”

    “哦!”维奥莱塔点颔首。

    “但你晓得他们的终局吗?”

    维奥莱塔又摇点头。

    “汉克·卡费罗死时身上只要五美圆,贝托·斯坦被几百名愤慨的客户控诉欺骗而入狱十年,出来时一文不名,而迈克·豪斯更惨,他在四十五岁就破产自杀了。”

    “为什么会这样?”

    “缘由很简单,他们都有一个配合的特点,就是操纵成功的几率总是远远高于众人。但希奇的是他们九十九次成功堆集的金钱却没能承受住一次失利冲击酿成的损失。”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事理很简单,由于他们试图去控制胞子。他们都以为自己找到一条与日俱增的猜测胞子变异的计划。偶然候的话你可以去看看汉克·卡费罗已经写过的一本有关期货理论的书籍,叫《期货市场黄金技术分析》,书很着名,至今都是期货界人士的必念书。到现在为止很多期货精英仍然推重那种终极只能是失利而绝不会成功的工具。”

    “你的意义是说,他们这些人的失利是源于他们的理论,是这样吗?”

    “对!当他们把经历上升到理论的时辰,失利就必定了。我曾说过,胞子是一种智能生命,它具有向观察者未知的偏向变异的趋向,而且它总是向观察者未知的偏向变异。当它意想到观察者看破了它的真相后,它一定会发生变异,从而让观察者总结的理论失利。”

    “你的意义是说,假如观察者不把经历上升到理论,那末胞子就不会发生变异,对吗?”

    “你说的对!当观察者不试图用纪律去诠释胞子的时辰,那末胞子一样也没法预知自己被观察者熟悉。也就是说,道在不长高的同时,魔也不会长高;道试图要跨越魔的时辰,魔必定要长高。”

    “那末该若何应对这类状态呢?假如道不能克服魔,那末若何在这个游戏中成为赢家呢?”

    “是啊!假如道不能克服魔,若何成为赢家呢?你问了一个很好的题目,本质的题目。要我说任何一个处置这个职业的人都有一件事是分歧的。你晓得是什么吗?”

    “什么?”

    “贪心!”

    “贪心?这个我想是人的赋性。”

    “对!是人的赋性。就是由于这是人的赋性,所以人总是要想试图用克服魔的方式来成为赢家。但现实上成为赢家的简单、有用和唯一的方式只要一种。”

    “是什么?”

    “失利!”

    “不大白!”

    “事理很简单,魔不成克服,但却可以战而失利。要想成为赢家就要从失利中找,而不是从成功中找。”

    “我还是不大白。”

    “你读过历史吗?”

    “读过,很少!”

    “你应当晓得,历史中很多例证都能证实成功者常常会很快丧命,而失利者却终极成赢家。”

    “这为什么?”

    “由于失利者会挑选变异,而成功者却仰仗成功而拒绝改变。这就是本质缘由。”

    “变异因失利而发生,而非成功而发生。是这个意义吗?”维奥莱塔问。

    “是!就是这个意义。大到民族、国家,小到单细胞的生命都是如此。”

    “有因失利而终极成不了赢家的吗?”

    “固然有,但从几率上来说,赢家一定只能从失利者中诞生而非成功者。”

    “那末这类概念若何应用到期货上呢?”

    “只要你用最简单的方式去运作就行了。”

    “最简单的运作是什么呢?”

    “就是用众多小的失利来赢得大的成功。”

    “不大白!”

    “我来告诉你吧!这个事理就是用小损失积累大成功。用九十九次损失一百美金的方式来调换一次盈利一万美金去运作。”“这样,那***作一百次才赚了一百美金呀!”

    “是啊!看起来一百美金很少,但你要晓得当你用九十九次失利来调换一次成功的时辰,你几近不成超越的。这类方式可以永久延续,直到你成为终极的赢家。固然一百次仅仅是一个比方,在现实中这个数字是不定的,不要拘泥于我表述的形式。”

    “我能问个题目吗?”维奥莱塔问。

    “问吧!随意问。”

    “你说过你不是个赢家。既然你晓得赢家秘诀为什么不是赢家呢?”

    “是!我为什么不是呢?缘由就在于我的性情中总想走捷径,不愿意用那末屡次失利来调换最初的成功。我曾对峙过两年,我一向是小赔积累大胜,可当我每一次大成功后,我总是想快速地度太小赔难熬的阶段,后来在我赚了很多钱后,我就天真地以为欠亨过这类拙笨的方式,而用那些头昏眼花的分析图表也可以到达目标,其成果是我把之前一切的辛劳全数断送掉了。”

    “我想问你个题目,假如你现在有一百万美金,你会成为赢家吗?”

    “我想我不成能了,我老了。我不想再去做这类无聊的游戏了。”

    “那末假如我有一百万美金,你可以指导我若何做吗?”

    “我想我也不成能。”

    “为什么?”

    “由于贪心和愿望,这类两个工具会让我送死。”

    “哦!大白了。但你作为我的教员是可以的,对吗?”

    “是!”

    维奥莱塔把克罗尔师长的话又重新思考了一遍,感受简直值得她回去好好研讨一番。一个令她迷惑的题目显现在脑海里,她问:“克罗尔师长,你为什么在电话里回答我征询时并不热情,似乎并不在意我做你的门生?”

    “我并不缺钱,实在我还有一点存款,充足我养老的。我招门生仅仅是想晓得天下上能否还有人忍受我这个老头子的偏执和狂妄。”

    “哦!这样,我就是你阿谁能忍受你偏执和狂妄的门生,对吗?”

    “是啊!能挑选我而不去挑选那些着名的培训中心的人一定在思维方式上与众分歧,这是做我门生的重要条件。

    ..... | 46楼 | | | | |
  • 上一页(首页)
  • 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股海踏浪ABC
    • 来自:天涯-股市论谈 前往来源
    • 【活跃138天 / 跨度197天】
    • 开贴:2019-11-10 16:50
    • 更新:2020-05-26 12:15
    • 阅读:94231 回复:1304 楼主:307
    • 字数:约171千字
    • 图片:28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