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大牛市----股市原创小说连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诸葛就是不亮 时间:2012-06-17 15:55
    写在前面的话
    写这部小说由来已久,早在2008年,就曾经萌生出写的念头。但无奈事务繁杂,一直停留在“念头”,从未落实到行动。
    一直到2011年7月,又是三年过去,心中想说的话也更多,甚至有股说不出的冲动想要表达。看着女儿逐渐长大,心里也想着给她留下点什么,给自己留下点什么。在朋友的鼓励下,索性动笔开始。
    本书洋洋洒洒,自2011年7月写起,叙述了自2004年以来的一段故事,所谓股市,不外乎故事;所谓故事,那都是假的;所谓真假,那自有原型;所谓原型,不外乎你我他。
    起初本书发表在一个非常小众的论坛。本来十分担心自己的耐力,但抱着既然写,就要写完。写的好不好是水平,写不写的完是态度,每天构思,大致两日一连载,每次5000字,就这样日复一日,直到2011年末,写到80节,才发觉自己也做了一件别人眼里十分难得的事情。
    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一直鼓励要出版,因此在2011年末,在网络停止了更新,但实际上一直在写,直到前些时日,全书已经完稿,回望2011年这段历程,心里也充满感慨。原来只要能够做到坚持,一个人可以做很多事情,这便是去年以来我最大的收获吧。
    将本书发在天涯论坛,是偶然的一个想法。作为一个原先的市场人士,对这个市场的认识自认为十分深刻,更多的将这些深刻的体悟化为对白,化为情节,体现在了本书之中。曾经有朋友问我:“你写这个玩意到底想要说明什么?”我曾经十分困惑于这个问题。
    作为以交易为生的人,求名是大忌讳,求利更是缘木求鱼,有这么好的精力仔细研究研究市场,比什么不强?从踏入证券这行以来,满世界充斥的都是所谓“跟庄”,“跟主力”,“大资金”的说法,但世易时移,原有的那些以跟庄为目的“操作圣经”统统可以付之一炬,为此我曾经在上述论坛详细发帖阐述坐庄模式的变革,私募资金的来历,对证券市场的认识等等,我希望自己的理解可以同更多的人交流,将这些市场原有的固化思维拿到阳光下来详细讨论。这应该是我在天涯发帖的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其实是私心,作为一个曾经的从业人员,我深刻的理解从业人员的无奈,甚至证券行业监管层的无奈,交易所的无奈,基金的无奈等等等等。写这部书,也是为了向大家展示从业人员的日常工作和生活,还原一些活生生的人,他们都有喜怒哀乐,悲欢离合,盘算自己小幸福,做着自己的小梦想,过着普通的小生活。
    还有就是这个市场的基石:投资者,俗称股民。他们把自己多年的积蓄投入到这个市场,只是为了追求自己的财富梦想,从源头上讲,他们的贡献远远大于他们所得到的回报,但仍有一种非议,似乎投机挣来的钱不值一提,仍有一些声音,认为他们的牺牲理所应当,仍有一些轻视,觉得他们都是韭菜永远也割不光。我想帮他们,因为现在的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我看到春节联欢晚会出股民的洋相也会愤怒的喊出声,我们,股民,应当赢得尊重。
    说着说着好像自己高尚了不少,为股民正名,为从业人员正名,为股市正名,如此大的一个题目,自己说起来都矫情。但这些,都是我想要表达的东西,我希望每个人都可以在市场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利用自己的盈利模式,实现财富梦想,我希望每个从业人员都可以踏实工作,为自己的客户提供周道的服务赢得尊重和信任,我希望所有的参与者都可以认清这个时代的进步,遵循历史的发展规律,不断的适应新的游戏规则,新的证券衍生品种,我希望……
    在天涯发帖,我会一天两次更新,一次5000字左右,全书大致在60万字,因此整个更新的过程会持续一段时间。真诚的希望各位朋友喜欢看,如果能看完了再想想,有些收获,那就更好。由于最初写作的时候跟一些朋友插科打诨开玩笑,有些人名和情节我在后期做了删改,甚至连题目也改成现有的题目,因此给大家带来的阅读不便,敬请谅解。
    啰嗦了这么多,算是一个马马虎虎的序吧。非常感谢能有更多的讨论,再次鞠躬。
    作者:诸葛就是不亮 时间:2012-06-17 15:56
    第一节
    张松海惬意的把脚放在了台子上,把脸转向一旁。耳朵边是行情机器传来的滴滴的成交声音。
    这是39楼,就在陆家嘴边上,眼前便是黄浦江。每次张松海看着下面火柴盒一般的公交车,蚂蚁一样的人群,心中总是有股说不出的优越感。是的,一个不到30岁就做到证券营业部老总的人,总是有道理优越,哪怕他刚刚上任才半个月。
    张松海瞄了一眼写字台上的日历,2004年10月20日,还有2天,就是他的30岁生日。上海这个地方有个讲究:三十不做,四十不发。饭店已经订好了,就在旁边的王朝大酒店,几个相熟的客户、同事、还有知心的朋友,一共3桌客人,都说天平座是个外交的星座,天平座的男人,喜欢那种游刃有余,游走在人群中的感觉。
    耳边的滴滴的声音越发的急促了。看着显示器上股票的向下跳水,张松海心里有点莫名的烦躁,“这是什么狗屁行情!”他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证券行业在经历了3年多的漫长的下跌之后,从业人员的待遇已经跌无可跌。“去相亲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干证券的”,张松海想到王志的这句话,就忍不住想笑。
    咚咚,极有礼貌的敲门声,张松海坐正了位子:“请进。”“张总,联兴工贸的于总来了。”前台的接待小朱软软的声音从门外透过来。“赶快请进,小朱帮忙倒杯水。”张松海忙不迭的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门口,将一个50多岁的中年妇女让了进来。
    于丽文,这不是个简单的女人,张松海领教过。能说服联兴工贸把4800万闲置资金拿来做国债交易的人物,没有点手段,没有点利益纠葛,说不过去。
    “今天于总怎么有空啊,上次见您,有一个月了吧,一直想找个机会跟您好好聊聊呢。”张松海一边拉开办公桌前的旋转沙发,一边亲热地跟于丽文打招呼。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不是户开了一个多月了么,我这次主要是来打交割单。快到月底了,我们企业做帐是每个月20日。”于丽文打量着办公室的格局,坐了下来,顺手把自己的包放在了桌上,“现在是张总了?上次还是张经理呢,真是年轻有为啊。”
    “瞎闹,跟您比起来差远了。”张松海看到于丽文在看墙面上的一幅字,“信以达远,我们搞金融的,无信不立。”
    “呵呵,张总是聪明人啊。”于丽文看到桌上的行情机器,“能看到国债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么?”
    “没问题,”张松海熟练的敲了几个数字,“涨了不到3毛钱,您也知道,国债这东西就是慢,但是安全。我们判断今年的加息只有一次,国内还在降息周期,债券类的品种以后有的做。看上去涨了3毛并不多,不过您知道,赵爱国一直是固定收益方面的专家,搭配着正回购,收益率不会低的。”谈起行情,张松海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收益高还是低不关键,关键是不能有损失。”于丽文笑眯眯的说,“我对赵爱国有信心。”张松海微笑的看着这个女人,品咂着这句话,脑子里快速的飞转着。这笔交易不是一笔正常的交易。赵爱国在2个月前头跟自己说,联兴工贸有笔4800万的闲置资金想做点国债,但是由于联兴工贸在其他地方已经开了证券账户了,所以只能在这里开一个资金账户,然后找个人的股东卡挂进去。当时的张松海还是交易部经理,这种要借股东账户卡的事情以前干过,但都是用来打新股,这次直接用别人的账户买国债,张松海还是很谨慎的,所以他让赵爱国自己再想办法。后来赵爱国跟他说,用他自己的股东账户卡下挂在联兴工贸的资金帐户内,张松海为了避免将来或许有的麻烦,还要求他们签署了股东账户下挂确认书。在张松海看来,这笔交易的问题在于于丽文的利益怎么体现,这个女人多数被赵爱国的收益分成打动。“4800万,每年的固定收益也就是4%出头,赵爱国依靠国债回购的放大,估计能把收益率做到14-15%,这样就是480万的收益差,怪不得不能用联兴工贸自己的证券账户卡。”张松海看着桌上于丽文的普拉达的包,暗自的揣测着。
    咚咚的敲门声又传来,小朱拿着一次性杯子进来了。“你去柜台让许萍把联兴工贸的这个月的对帐单和交割单打一下送过来。”张松海对小朱说。小朱点点头,转身就出去了。
    “小姑娘人很机灵,我就来过一次,她还记得我。”于丽文看着小朱的背影说。
    “两年前还在港汇做化妆品柜台呢,我跟前面的谢总当时去逛港汇,正好遇到她,小姑娘很机灵,”张松海笑眯眯的说,“因为当时刚好需要一个前台。谢总您没见过,跟您一样,属于能顶整片天的职业女性,很喜欢她。于是就问她想不想到证券公司上班,小姑娘第二天就来报道了。上海女孩子,都很聪明的。”
    “听你的话,不喜欢上海女孩子啊?”于丽文抬头看着张松海笑,“你年轻着呢吧,有女朋友了么?”
    “于总开玩笑了,”张松海愣了一下,“我结婚已经3年多,也算是奔四的人了,老了。”
    “哈哈,你要是老了,我们这样的只好赶快去死了。”于丽文也乐了,“这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归根到底是你们年青人的,尤其是你和赵爱国这样的年轻人。”
    “您太抬举我了,”张松海谦逊的笑着,“跟赵总比起来,我差得远。你别看他显年轻,他其实是68年的。92年就在股票市场厮混,他可是干过两任证券营业部老总的人。后来太喜欢做股票了,干脆自己辞职,成了股票专业户。”
    “是么,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他以前做过营业部老总的呢。”于丽文道,“他平时好像没什么爱好么,我见他几次,不是在看股票,就是在看书。”
    “赵总是新时期好男人的标准,不抽烟不喝酒,除了股票以外,唯一的爱好就是下围棋,”张松海摸着打火机,强忍住想要抽根烟的冲动,“他的生活可以说很枯燥,每天白天是股票,晚上10点前就睡觉了,干股票不喜欢打牌的人很少,他算个另类。他是安徽人,太太是广西人,最近常听他抱怨太太对他有意见,说他是个非常没有生活情趣的人,每天除了挣钱就什么也不会了。”
    “这真是幸福的抱怨啊。”于丽文若有所思地随口说道。
    这时,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推开,资金柜的许萍一脸紧张的在门外,眼神中透露出惊惶和慌乱。张松海望了一眼,站起来对于丽文道:“于总等我下,我马上过来。”
    “哦,你忙吧,我拿了帐单就走了”于丽文的声音从即将关上的门缝中透了出来。
    作者:诸葛就是不亮 时间:2012-06-17 15:56
    第二节
    站在走廊上,“什么事?”张松海问。
    许萍一脸的慌张,结结巴巴的道:“没,没有了。”
    “什么没有了?”张松海的心瞬间顶到了嗓子眼儿,“说清楚,慌什么!”
    “联兴工贸的账户里国债没有了。”许萍好容易把这句话挤出来。
    似乎有嗡的一声巨响在张松海的脑子里炸开。他沉着脸,大步朝柜台走去。柜台的设计是非常漂亮的,所有的办公类电脑都在柜台的桌面下面,台子上按照张松海的要求,井井有条,干干净净。
    他随手拉了把椅子,坐下去,摸上鼠标,手上带着颤抖。客户资料查询页面清楚的显示着“联兴工贸”,“资金余额9288.11”,“证券余额”是那个触目惊心的零。“去叫李硕。”张松海几乎是用嘴巴吼出来的这句话。李硕是电脑主管。机房在一楼交易大厅,39楼仅仅是VIP客户室和办公区,许萍拿起了分机。而这时张松海已经听不到她在说什么了。
    通过柜台系统,张松海沮丧的发现联兴工贸的帐户内确实只有9000多元的资金余额,而当初他确认过无数次的国债也确实不见了!查历史成交,9月17日资金帐户开户,9月20日证券帐户开户,当天4800万资金到账,9月21日全部买成了国债。而现在这些国债不见了!
    张松海不知道李硕什么时候到的,也许只有几秒钟,也许已经过了几分钟。“查一下,联兴工贸的国债不见了,我看成交流水确实是买入的”。这句话实际上是废话,张松海清楚地记得9月20日是个周一,上午赵爱国带着于丽文用一张4800万的现金本票入的帐,那是他第一次见于丽文,第二天这笔资金已经全部变成了国债。
    “会不会是席位托管的问题,总部这几天有没有切换过交易单元?”张松海带着疑惑扭头问李硕。要知道张松海做过营业部所有的岗位,包括电脑主管。
    “不可能,我清楚的记得买的是上海市场的国债,这是跟着股东卡走的。”李硕一边低头看电脑,一边回答,“切换交易单元不应该影响托管证券资产显示,我进后台看下在不在席位上托管,不用着急,怎么也丢不了,除非撤销指定交易了。”
    所谓指定交易,是上海市场证券帐户登记的方式,投资者开立股东账户后,必须指定在某家券商营业部,开立资金帐户,并将证券账户进行登记指定操作,学称“登记指定交易”。指定交易登记后,该客户的股份数即登记在内,不管客户将来转户,销户,都无需卖出证券,只需要在原有券商处撤销指定交易,在新的券商处重新登记指定交易即可。
    仿佛是被李硕的话语提醒了一般,张松海朝椅子背上靠了靠。撤销指定交易是必须有流转和他本人的签字。行情不好,每撤销一个户,他都深刻地记得。绝对不可能有这个户,也许,仅仅是个显示问题。
    李硕的查询在1分钟之后被许萍结巴的声音打断了:“是,是,是撤了。”
    “放屁!”张松海沉默了几秒,像被开关摁开一样的跳了起来,“谁做的,我没有签字,谁做的?你在哪里看到的?”
    许萍站在最边上的一台柜员机旁,皱着眉头,很痛苦的样子:“我刚看到,联兴工贸的股东账户状态已经是未指定了。”她怯生生的说。
    张松海一把把她拉开,那块显示屏终于很不情愿的暴露在了他的眼前。果然,上面那个下挂着赵爱国的,当初被赵爱国吹嘘过无数次的,666结尾的赵爱国本人的股东账户,状态显示果然、竟然、已然是“未指定”。
    李硕已经站起来了,他知道,这是大事情。这个户的大致情况他也知道,也许他正期待着这个户出现点问题,但现在看来,这个户的问题似乎太大了。“松海,你……”对于张松海的称呼,营业部仍然没有改口叫张总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李硕,一个是财务主管王佳。王佳当初带过张松海,有师徒关系在,而李硕跟张松海都是在97年同一批大学生进公司的。“谁撤的?”张松海打断了李硕的话,“如果没有我的签字,你们就敢做这样的业务,我不管是谁干的,都要法办。”张松海恶狠狠的道,“打电话给王志,让他到39楼,许萍跟小朱一起去库房把这个户的开户资料拿出来,然后在柜台等我电话。李硕你再去查询下撤销指定交易的时间和详细的历史成交流,还有员工操作日志。”张松海停顿了一下,“没有我的批准,你们谁也不许离开这层大厅。”
    张松海在停顿的一瞬间想到的东西非常多。如果有人把指定交易未经批准的撤了,这个人肯定不会用自己的柜员号,在交易柜台,他相信,没有人有这个胆子。莫非谁稀里糊涂的做错了账户,要撤别的户撤成了它?王志这没脑子的小子,只有他有这样的马虎劲头。可王志和赵爱国走的太近了,一直师傅师傅的称呼赵爱国。赵爱国!张松海猛地心里一紧,他知道,其实他最担心的不是有人误操作了,而是赵爱国。
    他已经有20多天没有看到赵爱国了,就在15号上周五晚上,他跟赵爱国通了一次电话,通知赵爱国22号晚上参加自己的30岁生日宴会。当时赵爱国怎么说的?他在广东福建自驾游,电话里赵爱国保证要来参加自己的生日,还说要灌醉自己。可是,现在想想,自从上次跟于丽文一起拿着现金本票来入账,他已经有将近1个月没有亲眼见过赵爱国了。
    张松海一点点地朝自己的办公室挪去,屋里还有一个人,他不知道怎么跟于丽文解释,他甚至觉得于丽文来的如此的凑巧,如此的不自然,他甚至希望这段走廊可以让自己走上一辈子。
    当张松海推开办公室门的时候,于丽文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忙好了?单子打好了吧,我这就准备走了。”于丽文放下手里的当天的证券报说。
    张松海仔细的盯着于丽文看了几秒钟,在这个女人的脸上似乎只看到了平静,但她嘴角的那撇笑容张松海无法确认是揶揄、讽刺还是其他。张松海张了张口,顿了一下,问道:“您最近见过赵爱国么?”
    于丽文有点奇怪的看了看张松海,眼睛朝右上角转了转:“大概有两三周了吧,上次见还是买好了国债之后的那个周末,我们一起吃过饭。我昨天电话他,跟他说我要来拿单子,但是电话关机,你知道他这个人,做股票和睡觉的时候从来都是关机的,这样一天开机不了几个钟头。”
    张松海咽了口唾沫,认真地搜寻着合适的词语:“于总,出了点问题,我们正在查。”
    “什么问题,关于我的么?”于丽文一下子紧张起来,嗓音也不由自主地大了,“到底什么问题?交割单还没打好?”
    张松海紧紧地盯着于丽文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您知道,联兴工贸的钱都买成了国债,上个月的对账单您应该看过的,但是联兴工贸用的是赵爱国的股东帐户,这是你跟赵爱国之间的约定,现在,赵爱国的股东帐户已经不在我这里指定了。”
    这段话,应该是张松海自从业以来说的最慢,但是用力气最大的一段话。他眼神直直的盯着于丽文,想要从她的表情读出点什么。不过她让他失望了。于丽文先是瞪大了眼睛在听,但当她听到最后一句话时,终于爆发了:“什么叫不在你这里指定了?你说清楚,我不懂这些狗屁词语。”
    张松海的心里似乎一下子松了口气,他看着对方道:“请先别着急,我们正在查询。”张松海一字一顿的说,“如果有必要,我们会报警。”
    也许是报警这个词刺激到了于丽文,“哦,天哪,报警,到底怎么了,”她瞬间就歇斯底里起来,“我现在就报警,你们这帮混蛋。”她满脸通红抓住自己的包,开始翻找手机。
    张松海就站在于丽文的旁边,道:“我觉得您先平静一下,我们已经在查询了。属于您的东西,谁也拿不走。”他停了一下,望着于丽文,眼里充满了不信任,“而且,我也不会让您就这么走了的。”
    此时的于丽文已经完全的瘫在了沙发上,她不停的大口喘气,“我胸口闷,你这屋子太闷了,我要去大厅,去大厅。我有哮喘,快,快去大厅。”
    张松海立刻跳到了走廊上,大喊:“小朱,过来扶她去大厅坐着。快!”
    这就是当王志上楼的时候,刚好看到的场景:小朱掺着一个老女人,而那个老女人一边朝自己嘴里鼻子里喷着药,一边呜咽着“去大厅,去大厅”。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诸葛就是不亮3
    • 来自:天涯-股市论谈 前往来源
    • 【活跃138天 / 跨度1272天】
    • 开贴:2012-06-17 15:55
    • 更新:2015-12-11 20:01
    • 阅读:71001 回复:1754 楼主:609
    • 字数:约583千字
    • 图片:1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舞文大牛市------原创证券小说(连载) 诸葛就是不亮3 2015-07-14 18:39 447/438 95/1121
    舞文原创长篇小说《唐嫚儿1949》连载 海风ppp 2013-07-01 21:02 6223/1041 421/1524
    舞文【逆袭女神】李若涵原创小说,连载更新。大家多多主持!76图 韩国美姿李若涵 2015-07-06 12:25 4692/239 61/79
    舞文原创长篇小说《风吹麦浪》连载4图 麦余子2 2014-04-01 13:16 4297/549 218/299
    舞文《鸡肋人生》一部希望正规出版的自传体小说(原创连载)153图 杜文涓 2015-06-06 11:21 2315/883 63/246
    舞文原创长篇小说《匪族》连载中 鬼无言的痴言梦语2 2013-12-06 15:15 1540/697 159/752
    舞文[原创小说]开启之门——人性的生死抉择(连载)144图 有心无心都无所谓 2014-05-17 15:32 1081/785 130/237
    股票大牛市----股市原创小说连载1图 诸葛就是不亮3 2015-12-11 20:01 1145/609 138/1272
    舞文长篇小说《悲伤之城》——原创连载 天暮之色 2011-07-10 08:17 1510/123 45/53
    舞文原创长篇小说《生之狱》连载中 鬼无言的痴言梦语2 2013-09-20 12:44 1063/482 83/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