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福祸之异------隐于世间的异能者的故事

  • 首页
  • 上一页
  • 18
  • 页码:
  • 作者:静静听夜音 时间:2012-04-23 23:52

    人群已平静,回到凉亭,老公和表姐还没回,果然那个院落时间是停止的。一会儿表姐风风火火地拿着三瓶绿茶过来,老公也满头大汗拎着我的包回来。一切如常,刚才的事儿像没发生过,仅有的证明是手上的茶杯。喝口绿茶,差点吐出来,不是茶不好喝,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

    “等我一下,有点事。”匆匆走向刚才的小院,老公不放心的跟着我,走到那,发现小路尽头是堵墙,哪有什么圆门,只好把茶杯放在墙角。
    “老婆,你慢慢走,别忘了自己是个孕妇。”老公也跟来。
    “哪来的杯子?”
    “捡的,放在这。”
    “老婆,不是我说你,自从你怀孕后,就变的古里古怪,说不着边际的话,做奇怪的事。你让我很担心,你知不知道?不行,咱得去医院检查一下。”他态度突然坚决起来。我没吭声,心里顿时委屈的很,眼泪啪嗒啪嗒地落。他无奈,只好拍拍我的肩膀,拉着我往回走,悄悄回下头,杯子不见了,我笑了,刚才的事儿是真的。

    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不习惯在别人家留宿,老公却早早睡着,打起了鼾。起身站在窗前,窗户不知何时被打开,冷风一吹,更是睡意全无。口干,随手拿起杯子喝水,却惊得我失手杯子差点落地,慌忙接住杯子,心扑通扑通跳,回头看看他,没有动静,还好。这杯子正是我还回去的那个,里面依然是那美妙的茶水。眼角不经意瞄到,楼下一个黑影闪过,赶紧关上窗户,背靠墙上,到哪都有人跟随,这些人不知是善是恶。干娘,你若在,一定会告知静儿怎么做。一道闪电划过,照亮房间,瞬间看到老公正狰狞的瞪着我。
    “啊!”尖叫一声,杯子摔在地上,这些声音正好和滚滚雷声混在一起,老公一惊坐起,打开床头灯,“老婆,你深更半夜不睡觉,站在那干什么?”睡眼惺忪,语气明显地不满。
    “没事儿,打雷了,害怕。”强装镇静,捡起茶杯,丝毫无损。
    “快来,睡觉吧,打雷怕什么,我在呢。”
    颤颤抖抖走到床边,背对着他躺下,正想着刚才身边人的狰狞面孔,突然,一双手摸上我的胸,“啊!”我又是一声尖叫,他负气转身背对我,不多时,打起轻鼾,抱紧肩膀,身体僵硬,大睁着眼睛,听着哗啦地雨声,天蒙蒙亮,才迷迷糊糊睡去。
    醒来身边空空的,坐起迷糊一下,这时,老公推门进来,端杯水,脸上笑眯眯地,“老婆,你醒了。来,你该吃药了。”
    “什。。什么药?”
    “你怎么忘了呢,你生病了,要吃药。都说怀孕的女人健忘,还真是!乖,吃药。”
    “我没病,我不吃。”我推开他的手。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快,把药吃了!”说着竟然强按着我的头往我嘴里塞药,拼命挣扎反抗中,药洒在地上,水杯也摔碎了,表姐闻声赶来,“这是怎么了?”
    扭过头去,没说话,老公脸上又恢复笑容,“姐,没事,她啊,小孩脾气,嫌药苦,闹着不肯吃,都快当妈的人了。”
    “话说,怀孕是不能乱吃药的。不过医生开的药应该没问题的,哄着老婆些,不能强硬的,一会儿洗漱完来吃早餐。”说完,出去了。
    “是,是,姐说的有道理。”无比熟悉的笑脸,此时让我作呕。

    他恨恨瞪我一眼,用力把脚下的药片踩个粉碎,摔门去了。看他走了,蹲下清理地上的玻璃渣子,不小心手指被扎破,有血滴在粉末上,沾上血的粉末滋滋作响,很快消失了,联想到电视上演的化尸粉,不寒而栗,头发根都竖起来。在一个本子上撕块纸,小心把地上剩余药末收集起来,门外响起脚步声,手忙脚乱的把纸揉成团,塞进包里。

    作者:静静听夜音 时间:2012-04-26 17:58
    @柳颠 2012-4-24 21:02:00
    楼主加油更啊,我昨晚看到就爱不释手了。我会是你的忠实粉丝。
    -----------------------------
    喜欢就好呢,只是,更新很慢。。。。。
    作者:静静听夜音 时间:2012-04-27 21:30

    门开了,他喊我吃饭,见他没生疑,心里松口气,吃着碗里的馄饨,总觉得味道怪怪的,随便扒拉了几口,借口不舒服,撂下碗筷。等都吃完早饭,我坚持要回家,他们拗不过我,只能送我们去了车站,我听到老公悄悄对表姐说,“她怀孕后精神不大好,姐姐多多体谅。”我鼻子冷哼一声,何不直接说我有精神病呢?一路上两个人各自想着心事,我们的感情迅速降温,某种看不到的东西把我们的心拉开的很远。小腹已微微隆起,抚摸着她,不管怎样,只要我的孩子好就好。

    回到家,傍晚时分了,依然没人先开口说话,他拿来一杯水给我,我随手一拨,杯子啪掉地上,碎了。我也吓一跳,没想到杯子会掉地上,不敢回头看他的眼睛,感觉到一股怒气在背后升腾,良久,没见他发作,只听他叹口气,转身去了厨房,拿了扫把来打扫地上的玻璃渣子。我起身回了卧房,把门反锁。从包里掏出纸团,打开,还好药末还在,拿出个小袋子,小心翼翼地把粉末倒进去,“咚咚”,两声敲门声,一个惊吓,药粉掉地上。
    我没好气的说,“干什么?”
    “老婆,我煮了面给你吃,你不饿,宝宝也该饿了。”
    “我一会儿出去吃,你别管了。”见门外没了声响,又收集那些药粉,却只弄到一点点。放进梳妆台的抽屉里,锁上,整理下衣衫,打开门,他坐在沙发上,见我出来,就进了客房。茶几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上面卧着两个荷包蛋,还有几片青菜的叶子,心里一阵感动,莫非我错怪他了?端起面,眼镜模糊了,大口大口的吃着面,打算一会去跟老公谈谈。谁料没吃几口,腹内一阵绞痛,跑进卫生间开始狂吐,蹲下来,不经意看到呕吐物里竟然有血块。愤怒,绝望,心都要死了,我跑到客房门前,想找他问个清楚。举起的拳头,又无声垂下了,我脚步趔趄的回到卧室,拿出药粉,装进包包里,穿上外套。出门时,故意狠狠得摔上门,在门口等了几秒,内心还希望,他能追出来。等来的只是失望,擦着脸上泪水,决绝地下了楼梯,没有回头。

    走在街上,盛夏的夜晚,吹来一丝冷风,竟打了个冷战,哀莫大于心死,我顺着路一直向前走着,也不确定自己要走到哪里去。突然身后飘来一个声音,“姑娘,一个人行夜路,不怕危险吗?”
    停住脚步,头都没回,“一,关你什么事?二,滚!”
    “哈哈,好大的脾气,难怪终究不能为福异。”
    我继续向前走,不知从哪蹦出一个人伸手拦住我,“姑娘,一个人多寂寞,哥们陪陪你吧。”
    用尽力气一个巴掌甩过去,来人毫无防备,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上我哪一巴掌,那声儿叫一个响,手叫一个麻。
    “妈的,你竟敢打老子,老子直接捅死你。”说着掏出一把明晃晃地尖刀。
    后面有脚步赶上来,拦下那人的刀,“你想坏了大事啊!给我滚一边去!”
    昏暗的路灯下,这两人的脸好生熟悉,想起来了,冷笑一声,“你们竟然没死!”虽看不仔细二人的表情,却知道我这句话,惊得二人不轻。


    作者:静静听夜音 时间:2012-08-31 08:38
    久违了。。。
  • 首页
  • 上一页
  • 18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静静听夜音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68天 / 跨度348天】
    • 开贴:2011-09-17 18:29
    • 更新:2012-08-31 08:38
    • 阅读:28523 回复:400 楼主:145
    • 字数:约9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真实回溯记录 我的那些个前世 丝丝相同 2009-08-25 06:26 470/118 55/984
    贴图被抖音毁掉的农村女人形象,我来实拍农村女人干活的场景,汗水湿衫,泥巴裹脚165图 月影华眬 2018-12-26 17:59 2352/113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