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玄疑探索类连载:遁形窥像——中国版的《达芬奇密码》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隔世醒人 时间:2007-11-22 16:55

    本人于本版曾写过《人类必须要明白的道理》一帖,帖中有些观点可谓标新立异,不少朋友耳目一新,遂有赞成者、亦有异议者,肆意争鸣,本人缘此而释、而辩、而思,自是受益匪浅。

    能够通过这种自由开放的形式进行交流,使人宁静而致远,暂避尘嚣之喧扰,对宇宙空间、生死轮回、人生的意义去思索,我认为这是具备慧根的人所能体会到的一种快乐积极的生存方式。

    很抱歉的是,因为本人杂事缠身,后期未能及时应众网友之所求续帖交流。

    今日另行开帖,一是为应承此前许诺续帖“醒脑”不留“坑”憾;二是尝试以一种新的叙述方式对诸多令人们长久困惑的神秘事件的真相予以揭示,力避强申理论铺陈的晦涩乏趣。

    我的文笔不好,词不达意之处,还望各位朋友包涵见谅。

    -----------------------------------------------------------------------题记
    《周易•系辞》曰: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变化见矣。

    老祖宗们很早就告诉了后辈,认识这个世界的变化,可以从天和地的形象透视玄机,天人合一,此言非虚。然而,“道隐其名、大象无形”,非具备如伏羲、老聃般超凡绝尘之悟性者,即便眼清睛明,心智出类,亦难从万千物形中捕悉关联,识破天机。

    若机缘触启,或授命以身,则可隐遁表形之拘、觅窥天意之本。



    【精彩推荐】 天涯来吧,更爆的帖子、支持匿名回复、批量上传超大图片,多图多热闹


    天涯最火的交友游戏:
    作者:隔世醒人 时间:2007-11-22 19:18
    接下来的这个小说体裁的连载,将在大量真实的事件基础上演绎,也许玄幻,您可以一笑置之;也许真实的让你身入其境......,如果您感觉到身边的某人某事可以对号入座,那也不必过于执着,权当巧合。

    相信吗?我们眼睛看见的这个世界在不同人的眼里是不完全一样的,比如有些色盲的人眼里的世界就是黑白的,没有普通人眼中斑斓的色彩、而一个濒临死亡的人还会看见大多健康活着的人所无法看见的一些东西……绝大多数人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往往就是凭着书本里学到的那些传统概念和解释。

    但遗憾的是,不是所有的书本知识都能够解答人们在面对陌生且复杂的某些现象时所产生的诸多困惑。这个时候,人们更多是依靠那突兀奇来的一种莫名感觉—“直觉”。

    “直觉”是潜藏人体深处的一种本能,“直觉”有时候真的可以帮助人们在山穷水尽疑无路的时候,找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惬意释然;可是,谁又曾敏感地察觉到,这释然的背后,竟然还隐藏着更加深邃诡谲的秘密!

    我也许已经破解了一个前人从未发现的秘密,透视了事物的本来面目。而这一切却颠覆了我眼里曾经熟悉的这个世界的所有印象。

    古语道:天机不可泄。泄者,将受天谴!

    我不知道自己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是否将会受到这千年不散的诅咒惩罚。
    作者:隔世醒人 时间:2007-11-22 19:21
    第一章 民间危机管理公司

    让我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是从我创办自己的公司开始的,朋友们如果有兴趣了解的话,我就从这里开始说起吧。

    2001年底,结束了近2年的留学生活,我从英国回国了。在东北的老家休整一个月后,先是通过猎头引荐去了南方一家上市企业做了高管,做满一年后辞职,带上家乡的一个哥们在N市开了个公司,公司在当地工商注册的名称“克利斯危机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公司的主要业务是面向社会提供民商事务调查和特卫两大类服务。其实,这是对外的一种文明规范的业务称谓,如果按普通老百姓和热衷追求眼球经济的媒体说法,我的公司就是提供私家侦探和保镖的公司。

    坦率地说,民间经营这行,目前在我国还不是件简单的事,按业内人士的说法这属于打法律擦边球的“边缘行业”。首先,是相关从业人员的素质和数量都难以达到国际上公认的行业标准;其次,该行业的相关法律规范和行业管理制度等在我国几乎是空白。

    这种情势下,意味着在我国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员不仅缺乏必要的法律意义上的权益保障,而且,很容易因为缺乏常识性的专业技能而触犯法律“红线”。换句话说,要想吃好这碗饭,就必须要有过人之处,既要懂法律法规更要懂得根据不同的处境灵活应变,必要时能够采取不寻常的手段保护好自己。(这方面有过的一个众所周知的反面案例:2003年底发生在北京地区的一个私家侦探在调查拍照取证时被人发现,后遭绑架抛尸街头)

    我之所以选择这个时机开这个公司,当然有自己的理由和条件,没有点金刚钻谁揽这瓷器活,但这里暂不提。
    作者:隔世醒人 时间:2007-11-22 19:23
    第二章 一桩特卫业务

    公司的发展也正如我所期望的那样,短短5个月的时间里,已经承接了几个有影响的特卫服务项目和高端商业调查案件。尤其是公司为港台知名演艺明星来N市演出提供的全程人身安全护卫服务,一时成为各大新闻媒体追风报道的热点。

    可是一场突兀而来的“非典”让我感到一种莫名的不安。

    不知道是因为这场从天而降的怪病来的莫名其妙,还是出于创业初期的人所特有的一种敏感。果然,“非典”最凶期间公司业务量的迅速滑坡验证了当初不安的感觉。对于这场灾难很多人甚至政府官员从一开始的不以为然迅速演变成闻“咳嗽”、闻“热”色变的恐慌无措状态,很多单位和学校开始停工停课,中国再次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

    就在这期间,公司接了一单业务,一个外地的房地产公司想雇佣我的特卫看护他们开发建设的一幢别墅。

    在我看来,这样的保家护院工作找我公司特卫来做简直是大材小用,不过对方对明显高于普通安防公司的服务收费没有任何异议爽快答应,这个时候能有钱赚当然是没有拒绝的理由。

    这单业务,我决定安排家乡来的哥们祁兵带着一名特卫队员段涛去执行。

    祁兵,是从小和我一起玩大的铁哥们,现在让他在公司里任特卫队队长倒并不是完全出于这种得天独厚的关系,兄弟归兄弟,做事是做事,这道理我是拎得清的。应该说祁兵能来公司完全是凭借他这方面过人的能力和对这份工作的热爱。

    作者:隔世醒人 时间:2007-11-22 19:33

    祁兵过去曾在北方的一支武警总队当兵,是个军区首长们都认识的一个比较传奇的人物,他不平凡的军旅经历和获得的荣誉证明他绝对是中国最优秀的军人中的精英。退役后他被一个外资企业老板召去做了总经理助理,后应我的力请来到公司,负责公司所有特卫队员的培训和带队执行各类重要安全护卫任务。

    非典横行期间他在公司闷得确实难受,这回的外出任务权当是度假休息,在我和祁兵看来,这单业务算是最轻松简单的特卫任务。所以,走之前我对祁兵说:“听说那里山美水美,人美不美你有时间可以四处侦察一下,不过可不要碰那里的果子狸啊”。“怎么,如果见不到美女还不让我看看漂亮的果子狸吗?”祁兵嘿嘿地坏笑道。

    祁兵他们去的地方是贵阳,紧挨着湖南,而这湖南据说是引发这场“非典”的元凶——‘果子狸’的盛产地之一。段涛过去曾在贵阳那边当过兵,有些老战友在当地,祁兵在特卫方面的专业水准更不用多说,所以我很放心他们的组合,走的时候比较匆忙也就没有针对这次任务做详细的安防预案。

    作者:隔世醒人 时间:2007-11-23 08:20
    第三章 急情电话

    在他们离开公司的第3天中午,我正在外面与一个老客户一起用餐,突然接到段涛的电话:

    “张总,队长出事了,您还是尽快过来一下吧”
    “祁兵出了什么事?”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边的公安把他给带走了,我现在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您还是快来吧……”

    段涛电话里的语气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不好!回到公司马上拿出这单业务的委托合同,按照上面的联系电话给对方去了电话,结果对方一直不接。段涛那边也无法和对方最初接洽的黄主任联系上。我马上又给当地受理此案的公安部门去电,对方只告之有这个事情,而且比较严重,现阶段不便说的太多,倒是提出希望公司这边尽快来人,对该案的处理予以配合。

    事不宜迟,马上订上最早去贵阳的航班,带好相关物品我直奔机场而去。

    有句俗话“地无三尺平,天无三日晴”,说的就是贵阳。一点没错,晚上到达贵阳一下飞机,蒙蒙的细雨就袭面而来。段涛和他的一个战友在机场接上我就直接奔白云区北郊一个部队招待所。

    一路上,我和段涛没说几句话,气氛沉闷而压抑。等到了驻地,段涛让他的战友离开后,走到我跟前,低着头肩膀轻微抖动着,慢慢抬起头来眼圈已是泛红, “都怪我,不知道队长现在怎么样了,队长他一定是被冤枉的!”

    我让他控制住情绪,把这几天发生的情况详细说给我听。

    段涛稳住情绪,开始说道:他和队长这次到了贵阳先是去了那家房地产公司见到了委托这事的黄主任,了解到他们要去看护的别墅在市区北郊。这房子建好后曾经有人住过一段时间,后来很快就搬走了。房间经重新装修后,公司又雇了个做家政的外地女工吃住在别墅里,最近那个女工没有跟他们公司任何人打招呼连工资都没要突然也走了。照黄主任的说法,这次让我们派人过来主要是来抓小偷的。因为听此前搬走的那户人家还有最近突然走掉的女工曾反映过,这栋别墅半夜里经常听到楼上的不知哪个房间发出些奇怪的声响,白天去查看的时候又看不出什么异样来。黄主任怀疑可能是有贼或者山上下来的什么动物半夜偷偷溜进房子里,这个问题不解决房子就不好对外出售。所以,黄主任让我们住些日子,看看有没有那些人说的这种情况,如果发现来捣乱的贼最好将人拿住。

    听段涛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走之前,祁兵曾跟我说过这次去看护别墅,估计是因为这个建筑外观在当地看起来可能比较扎眼,在一个比较贫困的地区露富难免会让有贼心也有贼胆的人惦记着。祁兵的分析当时我听着也在理,但在我看来,如果真的遇见了蟊贼那他可算是‘煤场里舞大锹’——倒霉!因为以祁兵的身手同时对付几个身强体健的壮汉都不会有多大问题,所以我和祁兵都是笑谈略过这个话茬,都认为与以前执行过的那些潜在风险巨大的CASE比,这样的护卫工作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但现在看来,从段涛禁不住微微抖动的脸颊和尽力想保持平稳的声音里,我意识到当初我们明显低估了这次任务的风险。

    作者:隔世醒人 时间:2007-11-23 09:08
    第四章 离奇命案

    段涛继续说到:第一天白天和晚上一切都很正常,他和队长没有听到传言的怪异动静,更没有贼影。第二天白天段涛以前的战友知道他来贵阳就约他晚上出去聚聚,队长说难得来此一趟还能见见老战友,人之常情就批准了,他是在下午5点半左右出去的。

    “要是知道队长一个人会出事,打死我也不会出去的” 段涛握紧着拳头说。

    “然后呢,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点上一支烟,来尽量克制自己的一种情绪。按照公司的要求,外出执行特卫任务的时候,不容许下面的队员和当地的熟人随便联系,尤其在这个“非典”猖獗的时期更不能脱离团队外出潇洒。但这次是祁兵,公司的特卫队队长自己坏了规矩。

    段涛说那天晚上战友一起喝了不少的酒,快半夜的时候想回去了,但那些战友特别热情不让早走,还用电话帮他跟队长请了假,当时队长也同意了。于是,战友们一起继续喝酒叙旧。

    “那晚我也是兴奋地昏了头,酒最后喝了多少也没有数了,天快亮时让尿憋醒才发现自己睡在这个招待所。我赶回去的时候大概是凌晨5点多钟,进了屋却看见队长怔怔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脸上和手上都有伤口血迹”说到这里段涛睁大眼睛,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我问队长怎么了,是不是有贼进屋了?控制住没有?!队长却让我不要乱走动,安静坐下来,注意保护好现场,等警察来。时间不长来了警车和急救车,几个警察进屋后开始四处拍照和取样,我和队长被带上了一辆警车。后来,透过车窗我看见他们竟然从二楼抬下一个女人!”

    “什么,女人?!什么样的女人?”听到这里我非常吃惊。

    “是的!”段涛的语气里也透着不解的惊异。“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看样子好象不是活着的人”

    “怎么看出来的?”我问道。

    “那女人从抬出屋子到放上车拉走一直都没有发出声音,他们抬女人上急救车时我还看见那女人皮肤上沾着一大片血迹”

    “皮肤上?那女人难道没穿衣服吗?!”我紧接着问道。

    “穿了衣服的,但这个季节穿的少,抬她的时候后背和大腿都露在外面了。之后,他们就把我和队长一起带到他们办公地去做笔录。我因为能证明自己当时不在现场,快中午的时候他们让我先出来了。我去找队长他们不让,出来的时候路过队长在的那个房间,从窗户我看见队长竟然被戴上了手铐。”

    “你一出来就给我打了那个电话是吗?”我问道。

    “是的张总。我很担心队长,也理不出头绪这到底怎么了,该怎么办好,所以一出来就向你汇报这边的情况。”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隔世醒人4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379天 / 跨度1223天】
    • 开贴:2007-11-22 16:55
    • 更新:2011-03-29 23:16
    • 阅读:2663830 回复:42992 楼主:1699
    • 字数:约946千字
    • 图片:16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