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东北往事--黑道风云20年(特别长)[第四部已出版]

  • 首页
  • 上一页
  • 273
  • 页码:
  • 作者:孔二狗 时间:2010-10-16 14:27
    三、下山

    冯朦胧像是一只摇尾乞怜的狗,还有一个人也像是狗:刘海柱。他是荒山上的一只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

    刘海柱每天都和二东子的师傅在一起,他从这个在这里要等死的老头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生命和生活的希望。虽然相处得很好,但是沟通却是寥寥。期间,二东子曾经给刘海柱和老头曾经送来了一副象棋,可是,俩人根本就没怎么下过。

    两个人在一起,难免会互相影响。老头活着,仅仅是为了完成活的任务而已,他的眼中,只有落日、残花、枯树,还有,房子后面那两座坟。或许,他也十分想能尽快能添一座新坟,把自己这枯萎又残缺的躯体埋葬进去,把自己这一身绝技埋葬进去,把自己这怂人听闻的血泪史埋葬进去,最后,把自己这一生所有所有的罪恶,都埋葬进去。

    刘海柱和老头俩人说话不多,但刘海柱在这一个月里却变得像这老头一样绝望。荒山上也有向日葵,荒山上也有绽放的牵牛花,但刘海柱从无心情去看。他枯坐在荒山上,经常一发呆就是一天。从夕阳下山,呆到满天星斗,再从满天星斗,呆到旭日初升。

    刘海柱继续活下去的希望在哪里?在城市里,他背着不轻不重的罪名。在城市里,那个叫周萌的姑娘,已经注定要离他而去。或许,尚在城市里的亲人是他活下去唯一的理由。想起性格刚烈的爸爸和温柔善良的姐姐,刘海柱那两片薄薄的嘴唇,偶尔还会浮起笑意。但这笑意也是一闪即逝,因为,最在乎他的亲人,肯定都在为他的过错和失踪焦虑着。在这荒山上,刘海柱更是看不到任何希望。难道,自己就要像二东子的师傅那样,与这荒山一起终老?

    一个月明星稀的夜里,刘海柱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敲开了老头的房门。

    老头似乎整夜都没睡,擦着了洋火,点亮了那盏绿豆大小的煤油灯。

    煤油灯亮了,刘海柱只能看见一双浑浊不堪的眼睛。但是这双浑浊不堪的眼睛,这天晚上在煤油灯那绿豆大小的火焰下,似乎有了一点点光亮。

    “柱子,呆不下去了吧。”
    “那倒不是,我就是觉得闷。”
    “呵呵,你就是呆不下去了,我明白。”老头竟然罕见的笑了。
    “……”刘海柱沉默。
    “年轻人,能像你这样,足足在我这呆上一个月,已经不容易了。”
    “我其实……还是愿意和你一起在这呆着……”
    “恩,这一个月,我看出了你的人品,你是个好小伙儿。你想好去哪儿了吗?”

    老头那双已经分不清黑白的眼睛,似乎能洞悉所有人的心思。

    “没想好。我想先回家……然后,然后……”
    “恩,然后呢?”老头盯着刘海柱看。
    “然后……天下之大,哪儿不能去啊!”
    “你说的太对了,天下之大,哪儿不能去啊。可是,就是因为天下太大了,你就不知道能去哪儿好了,对不?我年轻时候跟你一样,觉得天下这么大,哪儿都是我的家。我老了老了的才明白,天下虽然大,但家可能只有一个。路,可能也只有一条。”
    “对……”

    老头点着了烟袋锅子,吧嗒了两口:“要么,我给你指条路?”
    “我听你的,你让我去哪儿我去哪儿。”
    “10多年前,就在这个小屋里,有个和你岁数差不多的年轻人,也和你说过差不多的话。”
    “这里除了我和二东子还有别人知道?”
    “对,还有一个。10多年前来的,然后再也没回来过。他的性子不如你,只陪我呆了三个礼拜,就再也忍不住了。”
    “他去哪儿了?”
    “顺着我指的路走了。”
    “那你让我去哪儿?”
    “和他同一条路。”
    “……”刘海柱沉默,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谜一样的老人。
    “他现在,听说活得很好。你过去,也能活得一样好。”
    “……”刘海柱继续沉默。
    “等吧,等二东子再来,让他给你带路。”

    三天后,二东子来了。

    “二东子,拿笔,帮我写信。”老头说。
    “写给谁?”
    “老魏。”
    “师傅,你有3、4年没给他去信了吧,咱们有10来年没跟他联系了吧,他……还活着吗?”
    “活着。”
    “你怎么知道他活着?”
    “我都没死,他怎么能死。拿纸来,我说,你写。”

    刘海柱听着这师徒二人的对话,完全摸不清头脑。

    二东子扯过一张草纸,开始写了。

    “你的酒还能喝吗?我已经喝不了三两了……”老头开始说了。
    “师傅,写信必须要有个称呼,再说没你这么写信的。”
    “这你别管,我说,你写。”
    “好吧。”二东子无奈,开始写了。
    “你的酒还能喝吗?我已经喝不了三两了,估计你要是没死,现在还能喝八两。我就琢磨着,我要是死了你能不能来最后见我一面呢?估计就算是我现在就死了,你那老胳膊老腿也来不了。我那侄子在你那咋样啊?我上次给你去信时说过,他要是不听话,腿给我打折,但是,别打死。我们这么一大家子人,就剩下这么点骨血了。不管怎么说,我侄子过去,还是给你添麻烦了。不过这还不算完,我现在还要再给你添个麻烦。让二东子领过去的这小伙子,是个好小伙,他是我干儿子,你必须给我好好照顾,我侄子是不能回来给我送终了,我还指望他能回来给我送终呢。行了吧,废话不多说了,希望你能多活几年,我嘛,活着死了差不多了。”

    老头说完了,眯着那双浑浊的眼睛看着二东子。

    二东子说:“师傅,这信就算写完了?”
    “没,再加一句:你老伴还好吗?”
    “还有吗?”
    “最后一句:你要是还没死就给我回信。”
    “好嘞!”

    听完老头这席话,刘海柱大概明白了两点:1、上次老头送过去的那个年轻人,就是他的亲侄子。这亲侄子腿脚应该没啥问题,但既然说是不能回来给他送终,那就一定是犯过大案。这案子究竟有多大不知道,反正肯定比自己犯这点小事儿严重得多。2、这个老魏,肯定是二东子师傅的至交。而且,肯定也是个江湖中人。

    尽管刘海柱做好了以上两点的心理准备,等他见到以上二人时,还是惊得不轻。这是后话。

    “柱子哥,你呆不住了?”写完信,二东子也明白了。
    “恩……也不是了……”
    “走吧,带他走吧。”
    “现在就走?”二东子问。
    “对,现在!别磨叽,现在就走。”老头斩钉截铁。

    刘海柱跪了下来,“咣,咣,咣。”三个响头磕下去:“干爹。”
    二东子师傅笑了,过去的一个多月中,刘海柱从来没见到过老头如此的大笑。
    老头说:“好,儿子,起来!到了老魏那,你给我好好的听话,好好的活!”
    “我一定好好的活!”
    “起来吧!”
    “我逢年过节肯定回来看你。”
    “哈哈,不用!记得给我回来送终就行了。你给我起来。”

    刘海柱站了起来。刘海柱知道,干爹就是他的再生父母。给他指的这条路,一定是条通往光明的路。

    “别磨叽了,走吧!”
    “干爹,给你再敬一杯酒。”
    “好!喝完,就走!”

    三大茶缸白酒倒下去,爷儿仨咣的一碰,全干了。

    老头说:“走吧!哪天二东子要是被抓起来,我还指望着你回来伺候我呢。”这老头,嘴里就没一句好听的话,不是送终就是进监狱,毫不避讳。

    刘海柱跟二东子下山了,走了几十步,刘海柱回头看,老头还站在土屋的门口笑呢。那绽放着笑容的形如枯槁的脸,竟让刘海柱想起了“笑颜如花”这个成语。

    走了几百步,刘海柱再回头,发现老头还在土屋的门口站着,已经看不太清老头的脸。刘海柱觉得,老头和那土屋,似乎已经溶为一体了。

    下山的路上,二东子说:“从你来的第一天,我师傅就说,早晚有天他得把你送老魏那。”
    “那怎么现在才让我去呢?难道是要看我可靠不可靠?”
    “没那事儿!我的朋友,能不可靠吗?”
    “那为什么?”
    “他是等你呆的烦了。要是来了就送走,好像不喜欢你似的。”
    “那他觉得我咋样。”
    “觉得你不行,能认你当干儿子吗?”
    “老魏是谁?”
    “一个非常牛逼的人。”
    “咱们要去哪儿?”
    “BX市。”
    “去那干嘛?!老魏在那?!那全TMD是煤矿。”
    “对,老魏就在煤矿。”
    “老魏是干嘛的?”
    “别问了,见到就知道了。”
    “我干爹他侄子是不是也犯过案?”
    二东子停下了脚步:“哎呀,你不笨啊?这都猜出来了?真没看出来。”
    “你说啥?!”
    “夸你聪明。对了,今天来之前,我去了你们家,跟你爸简单的说了下你的情况。”
    “我爸咋说?”
    “你爸说,你那点案子不算什么大事儿,躲一年半载的,风头过了就回来吧。”
    “还说什么了?”
    “别的啥都没说。”

    刘海柱沉默了半天。

    “怎么了?柱子?”二东子问。
    “没什么,周萌怎么样?”
    “她还能怎么样,上班呢呗!”
    “哦,她和冯朦胧在一起了?”
    “不知道,东霸天死了以后,我还没在街上见到过冯朦胧呢。”
    “啥?!你说啥?”
    “我说我没见过冯朦胧!你激动啥!?”
    “不是,前面那句。东霸天死了?!?!”
    “是啊,死了,你和他很熟吗?他死了你这么激动?”
    “怎么死的?”
    “被杨五捅死的,杨五,认识吗?”
    “他不是东霸天的兄弟吗?”
    “对,后来闹翻了……”

    刘海柱又沉默了半晌,心里有些难过,毕竟,他跟东霸天惺惺相惜。他万万没想到,骄横跋扈不可一世的东霸天,居然死在了杨五这样的鼠辈手里。

    “咱们怎么去XX市啊?”
    “坐火车。”

    刘海柱发现,二东子不但是个神偷,而且还是个肚子里装了无数秘密的神人。以前和他喝了那么多次酒,每次喝得都那么大。可是关于他师父、老魏等人的秘密,二东子却从来没说出过。看来,二东子真是个守口如瓶的人。直到自己不得不跑路时,二东子才把这些秘密抖出来,而且是毫无保留的抖出来。这样的人,值得交。

    在距离一个乡间火车小站2、3公里的地方,二东子让刘海柱坐在石头上歇歇。

    刘海柱大惑不解:“闲着没事儿,在这歇啥?”
    “给你置办套衣服,就你现在这身行头,上了火车肯定被铁路警察抓住。那帮警察,眼睛毒着呢。”
    刘海柱一看,的确,自己这形象就是个流窜犯。换了自己是警察,肯定也得查身份证。“你去哪儿买衣服啊?我跟你一起去。”刘海柱问。
    “买衣服?你看看这里,哪儿像有卖衣服的地方?”
    “那……”刘海柱这才明白,二东子什么时候买过东西啊,都是顺手牵羊。
    半小时后,果然二东子回来了,还提着个包裹:“来,换一下吧!”

    又过了一小时,火车上上去了两个农民形象的人:刘海柱,二东子。火车轰隆隆的开动了。刘海柱望着窗外的青山白云:这辆车,要把我带向何方?未来,我将会遇见什么样的人?

  • 首页
  • 上一页
  • 273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孔二狗2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404天 / 跨度1024天】
    • 开贴:2007-12-26 18:21
    • 更新:2010-10-16 14:27
    • 阅读:42200263 回复:257620 楼主:2653
    • 字数:约1542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