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1976年山西临县黄河挖出三层楼大龟(据说惊动了J方)

  • 首页
  • 上一页
  • 30
  • 页码:
  • 作者:天气太热啦 时间:2015-07-13 03:20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我依然对当时的事情心有余悸,除非是喝酒喝多了,否则我们几个人也都小心翼翼的,轻易不提这个话题。
    没想到,徐雅丽却高兴了,她欢呼起来,说:“我猜的果然不错,这乌苏里江果然有水怪!”
    我看了看莫托,莫托看了看老毕,三个人都苦笑着,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最后,莫托结结巴巴地说:“雅丽姐,你说水怪?啥水怪呀?”
    徐雅丽兴奋得脸色通红,拍一下手,说:“水怪啊!那就是水底下的怪物嘛!”
    老毕也被他弄晕了,说:“姑娘……你说的是啥水怪?”
    徐雅丽赶紧打开挎包,从里面掏出来了一大堆资料,拿给我们看。
    那些资料有中文,也有英文,我也看不大懂,就捡了几张照片看。
    那些照片有些是黑白照片,明显是以前的老照片翻拍的,一艘大船上吊着一个类似于鲸鱼的大家伙,以及一些剪报资料。
    还有一些照片,是一些巨大的鳞片、爪子,头骨等,还有一片巨大的河滩、麦田、干涸的河床,上面标注出了一些巨大怪物爬行过的痕迹。
    徐雅丽眉色飞舞,给我们介绍了一下水怪的情况。
    她说,其实在咱们中国,关于水怪的传说很多,稍微一个有历史的大湖,都会有各种关于水怪的说法。像新疆的喀纳斯湖,长白山的天池,青海的青海湖,都是一些传言有水怪的地方。
    但是事实上呢,经过我们调查后发现,,绝大部分当地传言的水怪,其实就是一些大鱼,比如长江中的白鳍豚,巨型胡子鲶,潜伏在水潭中的巨鳄,往往都很容易被当成水怪。
    其实真正存在的水怪还是很少的,特别是在人民大规模的围湖造田,滥捕滥捞后,那些潜伏在水中的怪物就更加少了。
    莫托问她:“雅丽姐,到底啥样的地方才能出水怪呢?咱们乌苏里江有没有?”
    徐雅丽推了推眼镜,说:“一个地方有没有水怪,首先要满足两个条件:第一,是这里有没有足够宽阔足够深的水域,便于水怪隐蔽生存;第二,就是这片水域是否水产丰富,给水怪提供大量食物。
    按照我们的研究来看,这两个是水怪存在的必要条件。如果一个水域,连这两个基本条件都满足不了,就根本不可能产生体型巨大的水怪。”
    老毕说:“那乌苏里江肯定没戏,水太浅!”
    徐雅丽点点头:“是的,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水下生物调查专家一致认为,乌苏里江是不可能产生水怪的。这里的水太浅了,平均水深只有三米左右,根本不可能隐藏住水怪。但是我却坚持认为,乌苏里江一定有水怪!”
    莫托忍不住:“那是为啥?”
    徐雅丽说:“就是因为大马哈鱼!你吃过大马哈鱼吧?”
    莫托说:“那还用问?我们赫哲族最爱大马哈鱼!在以前,别人问我们多大了,都不问年龄,就问你吃过多少次大马哈鱼,就知道他多大了。因为大马哈鱼一年过一次鱼,家家户户都会吃大马哈鱼,跟你们汉族过年吃饺子一样。不过大马哈鱼长到十几斤都犯难,咋能长成水怪?!”
    徐雅丽说:“我并没有说大马哈鱼能长成水怪。我是说,大马哈鱼的习性,它其实一直生活在大海里,一直到成年后,才会回游到乌苏里江交配、繁殖,所以说乌苏里江是通着大海的。”
    我说:“雅丽说得太对啦!但是,这个和水怪有啥关系?”
    莫托也说:“对,对,这个和水怪有啥关系?”
    徐雅丽却卖了个关子,说:“关于这个问题嘛,我就得给你们好好讲一下水怪的起源了。”
    我带头鼓掌,说:“好,咱们欢迎徐老师给咱们上一课!”
    老毕也提起了精神,让莫托把桌子赶紧收拾了,让这个徐姑娘上炕,给我们好好讲一讲,这个,这个水怪!尤其是,有没有啥习惯在死人堆呆着,神出鬼没的怪物。
    徐雅丽有些不好意思,推辞了一下,还是上了火炕,弄了一个案板做黑板,用筷子蘸着酱油做粉笔,在上面写字、画图,用擀面杖给我们指示着。
    她说:“要说水怪,就得先说一下水怪到底是什么。按照比较权威的说法,水怪指的是生活在水下的未知生物,更确切地说,就是体长大约在18——20米的大型水下未知生物,像传说中的龙、海蛇、乌贼王、蛇颈龙等,都属于水怪。”
    莫托举起手:“徐老师,我相问一下,这个水怪到底是咋来的呢?”
    徐雅丽说:“关于水怪由来的问题,全世界都想知道……有人说,水怪是坏境污染后,基因变异的产物。也有人说,水怪是一种特殊生物,并不在我们发现的生物之列。
    还有人说,水怪其实就是侏罗纪时代侥幸存活的生物,在大变动中恰好找到了可以生存的环境,所以存活了下来。所以关于水怪的由来,并没有一个定论。”
    我问她:“那你为啥觉得乌苏里江有水怪呢?”
    徐雅丽用擀面杖点了点第三条,说:“乌苏里江比较符合第三点,就是海洋生物。我们已经确定,乌苏里江和大海是相通的,所以理论上有可能,一些生活在海洋生物的神秘物种,在很远古的时代,顺着海洋进入了乌苏里江的某一段深水区。在这里,水产丰富,各种大鱼,像鳇鱼,大马哈鱼等供它食用,所以它就在这里生存了下来。”
    老毕有些怀疑:“这乌苏里江要是有水怪,为啥我们在这边年年打渔,都没有见过呢?”
    徐雅丽笑了:“长白山天池也说有水怪,青海湖也说有水怪,有谁见过呢?”
    老毕想想也是,说:“对,它们肯定都藏起来了,晚上才露面!”
    想起前几天晚上看到的乌苏里江翻江倒海那一幕,我插嘴说:“对,这玩意儿肯定是晚上才出来!”
    作者:天气太热啦 时间:2015-07-15 11:54
    莫托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嗯,我也听家人说过,乌苏里江里恐怕有大家伙!”
    得到我们的认可,徐雅丽也更加有自信,说:“地球表面百分之71的地方,都是被水覆盖的,我们其实对水下世界的了解,还非常浅薄,没有人敢说水下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在19世纪初,科学家还认为,水下550米是一个禁区,超过这个水深,氧气和水压都达到了非常恐怖的境地,所以认为这以下就是无生命地带。
    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大家发现,在水下一千米的地方,不仅有生命,而且还生存着许多我们根本没有见过的神秘生物,这些生物也被叫做深海生物,非常神秘。在一些海啸中,往往也会有一些巨大的深海生物被冲出水面,让科学家们非常震惊。”
    所以我怀疑,乌苏里江如果有怪物,那应该就是从大海中跑过来的怪物,也许来的时候还很小,后来慢慢长大了。”
    我也来了兴趣,问她:“那乌苏里江里,有可能是啥怪物呢?”
    徐雅丽摇了摇头:“那就不好说了,什么可能都有。从理论上来说,它甚至有可能是侏罗纪时代的生物。”
    我有些吃惊:“侏罗纪时代,那是恐龙时代啊!这么说,那玩意儿岂不是要活了上万年?”
    徐雅丽摇摇头:“并不是说它从侏罗纪时代就活着,也可能是它的后代而已。”
    莫托说:“不是说恐龙早就灭绝掉了吗?!俺还捡到过恐龙化石呢!”
    徐雅丽说:“理论上说,确实是这样,不过也有一些特殊地形地貌,可以高度模拟当时的环境,所以也有可能会生长一些史前生物。
    像是中国西藏的当惹雍错,数百年来,当地就一直流传着水怪的传说。好多藏民不仅目击过“浑身黑色,长脖子,房子那么大”的水怪,还亲眼看过那水怪冲出水面,将在湖边饮水的牦牛拖下水,乃至湖边到处都是牦牛巨大的骨骸。”
    当惹雍错是什么,莫托他们就不知道了,我赶紧卖弄起了地理学知识。
    当惹雍错,这是藏语,咱们汉语的意思就是文部湖。它是西藏苯教圣湖,也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大湖,也有几千年的历史了。据记载,苯教祖师,古象雄王朝第一代王子敦巴辛绕,就曾制服过湖中的魔鬼,受到了整个雪域高原的赞赏。
    徐雅丽赞赏地点了点头,补充道:“不仅仅如此,这个还要涉及到青藏高原的历史。其实在远古时代,青藏高原并不是高原,而是一片汪洋大海,生活着各种大型水怪,像鱼龙、蛇颈龙等,都生活在这里。后来,地质变化,地壳隆起,形成了青藏高原,但仍然残留了很多湖泊,也生长了丰富的鱼类。”
    她说:“我去过那里考察过,远远看去,当惹雍错面积巨大,很像一片被遗忘的大海,浪花很大,波涛汹涌,加上当地人的传统,不准下水,也不准捕捞鱼类,所以湖里的大鱼特别多,也给水怪生存提供了空间。
    “根据我们的调查,那里自古就流传说湖中怪物的传说,说这个怪物浑身黝黑,脖子长长的,经常吞食湖边饮水的牦牛。按照这个体型和样子判断,当惹雍错很可能生存着蛇颈龙,甚至是柯柔龙,就是从前大海中的生物。”
    作者:天气太热啦 时间:2015-07-15 11:55
    老毕眼睛一下子亮了,他捏紧了拳头:“果然其他地方也有水怪!”
    徐雅丽点点头,继续说:“不光是西藏,在四川西部九龙县猎塔湖,也流传着克柔龙的传说。那个水怪体型也非常巨大,经常将牛马拖下湖去吞食,也在湖边发现了许多巨大的脚印。
    也因为这个原因,我们也很怀疑,当年这个大湖,也是一个残留的史前海洋,还有湖底暗河通到西藏和青海的其他大湖。在海水退却后,产生了高原断层湖,那么湖水中残留一些史前生物也是正常的。当然了,这些仅仅还是猜测而已,还需要一些事实作为证据。”
    我说:“那是不是说,水怪其实就是那些史前生物的后代?”
    徐雅丽说:“水怪肯定和史前生物有一些关系,不过到底是不是它们的后代,也不好说。譬如说蛇颈龙,它的近亲其实就是龟和鳖。可能好多人都不知道,蛇颈龙和龟鳖,都是一个祖先,可以追溯到三叠纪年代,比一般的恐龙还要久远。
    只不过,鳖进化的比较完善,成为了唯一一种没有鳞片的爬行动物。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只要鳖长得足够大,它就是传说中的水怪了。
    想起在家乡见到的那只大龟,我不由说道:“还别说,要是说巨龟的话,那我还真见过!”
    莫托赶紧问:“是啥样的?”
    我说:“就是三叠纪年代的那个巨龟啊!”
    莫托直咧嘴:“那你见到的是化石吧!”
    我说:“你小子还别不信!我还真见过一只屋子那么大的龟!都说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说不准我见到的那只龟,就是上万年的大龟呢!”
    徐雅丽听我这么一说,顿时感兴趣了,赶紧问我那只巨龟的细节。
    那时候,我还小,哪里还记得那么多,但是我还是把小时候听别人讲的那些,添油加醋说给了他们,听得他们两个一惊一乍的。
    徐雅丽叹息道:“小白哥,你见到的那个,还真是巨龟!”
    我得意地给莫托炸了眨眼:“你看,我说的对吧!”
    徐雅丽却又说:“不过,这东西并不叫龟。”
    我急了:“那叫啥?”
    徐雅丽说:“这个巨型生物,叫做铁头龙王,据说是专门生长在黄河中的霸王。在黄河两岸,不拜海龙王,只拜黄河大王。这里的黄河大王,其实就是这巨龟,铁头龙王。”
    她解释,说她以前也收集过一些资料,这铁头龙王就是黄河中最神秘的怪物。它平时潜伏在黄河厚厚的淤泥里,等到黄河汛期时,它就顺着大水一路走,到了河堤处,它就伏在河堤下,死死扒着河泥,让那大水突然暴涨,从它身上漫过去,就给大堤冲垮了。
    好多时候,河堤本来结结实实的,突然就垮掉了,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等到黄河水褪下去后,大家找到那河堤处,仔细看看,就发现河堤下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那深坑就是铁头龙王扒河堤时弄出来的。
    作者:天气太热啦 时间:2015-07-15 12:15
    老毕也忍不住问:“啥?铁头龙王?那玩意儿还真有?”
    徐雅丽说:“我以前在黄河下游那边做过调查,解放前,关于黄河大王的说法很多,那时候常常发洪水,黄河泛滥,黄河里的怪物也多。后来随着三门峡水坝建好,黄河经常断流,连黄河鲤鱼都很少见,水怪就很少听说了。”
    老毕点点头:“这么说,还是不好说。”
    说到这里,夜已经很深了,莫托也是哈欠连连,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徐雅丽赶紧抱歉地说耽误大家休息了,收拾东西要走,老毕赶紧给我使了个眼色,让我赶紧去送送她!
    我故作矜持,推说让莫托去送,本来是想做做姿态,没想到莫托这小子傻得冒泡,当时就满口答应了,带上帽子就送她出了门,让我后悔不已。
    老毕在旁边看着,忍不住哈哈大笑,让我更加恼火,硬是给他推了出去。
    ……
    第二天一早晨,我们还没起床,就听见老毕在那边哐哐哐砸门。
    莫托过去开了门,老毕就像旋风一般冲了进来,死活要跟我们一起去黑瞎子岛。说是他昨天晚上想了半宿,就凭他这点儿本事,这辈子八成是找不到师傅了,还是先跟着徐雅丽吧,她那么懂怪物,他得多跟她请教请教,以后好找那只喜欢扎在死人堆里的怪物!
    再说了,上次在打猎时,他就感觉到了那只怪物的影子,说不准那怪物就在乌苏里江藏着呢,他这次好歹也得过去看看!
    “不过,”老毕眉毛锁紧了,说:“我之前也说过,那个地方比较邪门,要是去那里的话,我要跟你们约法三章。”
    我问:“是哪三章?”
    老毕说:“到了那儿,你们就得听我的,我说走就走,我说留就留。”
    我说:“那肯定没问题。”
    老毕又说:“那还有最后一条。”
    我问:“啥?”
    老毕说:“无论如何,都不能抓那里的鱼。”
    这一条,就有些奇怪了。
    按说这时候,正好是吃开江鱼的时候,老毕又是著名的美食家,从天怂恿我们搞点儿野味吃,怎么这次突然转了性了,不杀生了?
    我再三询问,老毕也不说原因,就是含含糊糊地说,让我们别管那么多了,反正听他的没错就好啦!
    转头看看莫托,他欲言又止,像是也知道老毕说的那件事情,不过终究没有说出来。
    我寻思了一下,老毕这人枪法好,野外生存技能丰富,而且还烧的一口好饭菜,带着他去,别的且不说,好歹这一路上肚子肯定不会吃亏,当时就批准了他的加入。
    至于那件事情嘛,其他人不敢说,只要我略施小计,就莫托那傻小子,还不得乖乖地告诉我!
    正想着,徐雅丽也过来了,得知老毕也要加入我们的水怪侦查小组,也非常高兴,说:“那太好了,咱们也给这个水怪调查小组取一个代号吧!”
    老毕冷哼一声:“还还用问,直接叫‘毕姥爷勇擒水怪小组’咋样?”
    我说:“还咋样?!都土得掉了渣,一看就是农村机构,绝对不行!”
    徐雅丽说:“国际上最权威的两大水怪调查组织,也都是民间自己组织的,一个叫做Global Underwater Search Team,缩写字母为“GUST”中文叫“全球水下搜索队”,是一家总部在挪威的追踪不明水生动物的民间组织。
    还有一家是加拿大一个水怪调查组织,叫做British Columbia Scientific Crytozoology Club,缩写字母是“BCSCC”,中文名叫“不列颠哥伦比亚隐秘动物科学协会”,咱们这个水怪调查组织也可以用咱们几个名字的开头字母来命名!”
    她的这个提议,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于是取了大家姓的第一个字母,组成了我们的组织代号,叫做“BDXM水怪调查组”!
    有了老毕的加入,后面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他原本担心我们去那边,也是担心莫托说的那块水域。
    据他说,他师傅当年也跟他说过,那水底下有好东西,就是有大东西看着,太危险,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没有出手。
    他这么一说,莫托也有些担心,老毕师傅那种逆天的神人都惧怕那水下怪物三分,就我们几个人,还不是白白去送死!
    我赶紧给他打起,说:“同学们,大家别怕啊!毕老师的师傅,确实厉害,但是当时是啥年代,那时候还是小米加步枪呢!咱们现在啊,早就是飞机大炮啦,咱们要用科学来武装自己,干掉水怪!”
    老毕也摩拳擦掌,说:“白小子说得对啊!咱们要不畏艰险,排除万难,踏着我师傅血的足迹向前!”
    只有莫托还比较清醒,说:“可是,可是……咱们也没有飞机大炮啊!”
    老毕拍拍他的肩膀,说:“小莫托,你不用怕!咱们是没有飞机大炮,那水怪也没有长翅膀嘛!你就放心吧,这几十年来,为了给师傅报仇,我也准备了不少好东西,回头给你们看看就知道啦!”
    我们几个人计划了一下,赶早不赶迟,大家这两天就准备好,请好假,在第三天出发。
  • 首页
  • 上一页
  • 30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天气太热啦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36天 / 跨度52天】
    • 开贴:2015-05-24 00:39
    • 更新:2015-07-15 12:15
    • 阅读:168524 回复:951 楼主:182
    • 字数:约175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