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夜读社]异世界封神演义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纸裁缝 时间:2006-09-01 12:59
    从9月1日到10月15日
    最底贴足10万字

    输的给赢的顶贴
    3分一贴,顶到两万分为止!!!


    作者:纸裁缝 时间:2006-09-01 13:00
    ¥ 出 夫 ¥

    老婆的菜越做越难吃了
    姜爷看看眼前的土豆丝炒酸菜、红烧豆腐,心里叹了一口气
    伸出去的筷子在空气中转了一圈又收了回来

    老婆的菜咸得发苦,冥冥之中透漏出一股杀气!!!!!!!!

    已是十一月的天气,正是万物萧瑟的季节,姜爷抬头忘了一眼窗外
    天地无言,如水。
    所有生命仿佛都已悄然消逝
    又有什么能够证明这看的人是活着?
    瞬间,姜爷的眼中飘过一缕万年难以化解的寂寞

    **************************************************

    老婆坐在对面无聊的用筷子挑起一根土豆丝,却不放在嘴里,只管低着头
    她身上那件银红色的毛衣,是姜爷未曾见过的。
    姜爷突然想起已是十一月的天气,老婆却没有为他准备冬衣

    寒气,游遍四肢百骸
    “唉,”姜爷心中再次叹道“她是真的不想再和我过了!”

    “赵五他们又来找你了。”老婆终于说。
    “咱们离婚吧。”
    “家里的钱归我。”
    “房子也归我。”
    “反正咱们俩没孩子。”

    姜爷握紧手中的木筷。手,青筋已暴起。
    老婆的菜咸得发苦,咸得透漏出一股杀机。

    “靠!!!你看什么看!!别忘了,成天在这个电视上说这个股票要涨那个报纸上说那个股票要涨大盘走势啊个股动向啊大黑马啊装明白蒜的人是你,人家赵五提着菜刀要杀的也是你。你多NB啊预测专家股市导师这回跌SB了吧~~~~~~~~~~”
    **************************************************

    酒。
    当忧郁的时候天下所有男人都不会拒绝
    除非他不是男人。

    姜爷现在的杯中就有酒
    老婆的菜中无肉,姜爷的杯中却有酒
    姜爷杯中的酒是老婆亲手倒的。
    所以他也没有拒绝

    这时候老婆早已依偎到姜爷的怀中,脸上竟已泛起一道红晕
    老婆甚至还在笑
    老婆的眼睛甚至笑起了星一样的光芒

    莫非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
    一切都没有发生
    一切,只不过是姜爷的幻觉?

    眼睛笑起了像星一样的光芒的老婆说:
    “如果你答应我,你就喝了这杯酒。”

    不能沾水 不能吹风 不能晒太阳  你不能让她风吹雨打  你还不能让她哭  万一一哭  她就化了——纸裁缝
    作者:纸裁缝 时间:2006-09-01 13:02
    ¥朝歌¥

    殷的首都朝歌是一个繁华的地方。
    从这里可以找到全国各地各式各样的人,
    也可以找到全国各地各式各样的货物
    浙江的小伙子在这里为人们缝制各式新衣
    安徽的小伙子在这里为每一个家庭装饰新居
    新疆的小伙则在这里卖着葡萄干、羊肉串
    他们含辛茹苦的工作只为了养育自己的妻子儿女
    甚至如果没有这些全国各地各式各样的人和全国各地各式各样的货物,这个繁华的都城将无法生存。
    但这个都市的人未必能够懂得
    殷的首都朝歌也是个古老的地方
    所以这里的每一块瓦片都可以是古董
    每个院落都是古迹
    甚至路边卖大碗茶的小摊上装茶水的粗瓷大碗,也都好像有上百年历史的古物
    这里的每个家庭的家谱也都很长
    而且这长长的家谱往往开端于某个声明显赫的达官贵人
    所以无论如何朝歌也是个崇拜权力的地方
    这里的植物上面长年累月积着厚厚的尘土
    每年的春天都会有沙尘暴
    这里只要你问路,从老的到小的
    十个倒有八个告诉你错误的地方
    这里的每一座大型的建筑上面往往建着一座庙宇
    就好像一个趴着的猴屁股

    所以这样的城市真无所谓好与不好
    可是每年仍有无数的人蜂拥涌向这里
    因此
    这里也是众神出没的地方




    姜爷蹲在朝歌最热闹的大街的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里
    是醉还是人生的疲惫?
    他已经记不起自己喝了多少酒
    也记不起他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

    夜的朝歌,街头微冷。
    风卷起雪花追逐着闪烁的霓虹张扬夜的媚惑
    青石铺就的长街上的积雪早已被车水马龙践踏得干干净净了。
    朝歌的人是很爱车的。
    不管是有钱的人还是没钱的人,在下雪的时候都会希望自己能够有辆车。
    最最有钱的人坐西洋车
    其次有钱的人坐东洋车
    一般有钱的人坐国产车
    而且如果没有雇一位戴着白线手套的私人司机的话,旁边就一定要坐一位穿着紫貂皮衣的公共美女。
    在朝歌混,这是最起码的规格
    也是朝歌每一个12岁以上儿童的梦想。
    当然也可能一部分10岁以上的女孩儿并不这么想
    她们想的只不过是快快长大,好在17岁的时候能够成为这坐在旁边的公共美女而已。
    当然这些都是无可厚非的。
    就像去全聚德吃烤鸭一定要点上甜面酱一样
    也就像去麦当劳吃汉堡一定要点上可乐、薯条一样
    因为这就是朝歌所有男人和女人的全部理想。而且朝歌一半以上的繁华本也就是由此而来。

    现在就有一位这样的女孩从长街的那一端施施而来
    她看起来还不足17岁。不过,或许昨天她已经过完了17岁的生日
    反正她已经称心如意地穿上了她最喜欢的那件紫貂皮的大衣
    并且已经长得足够美丽
    在一个飞雪摇曳的十一月的夜晚
    在霓虹交映的背景下直直地向前走着
    走到了朝歌最热闹的大街上一个最不起眼的地方
    用她那好看的小皮靴细细的鞋尖踢了踢蹲在地上的那个人

    不能沾水 不能吹风 不能晒太阳  你不能让她风吹雨打  你还不能让她哭  万一一哭  她就化了——纸裁缝
    作者:纸裁缝 时间:2006-09-01 13:06
    ¥占卜¥


    朝歌最热闹的一条大街上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里蹲着一个人
    不过与其说蹲着一个人不如说蹲着五十个酒缸
    他身上的凛凛酒气不但令天上的雪花都舞乱了阵法,而且连路过这里的行人也都好似被这酒气醉倒
    不但纷纷忘记了自己来这大街上来的理由,一心只想回到家里的热炕头上美美地睡上一觉;而且,其中一定还有的人连拽着猫尾巴上炕的福气都没有,走到半路上就已经睡着了。
    所以,商殷最热闹的都城里最热闹的大街上的这个最不起眼的角落里,除了那带着称心如意的笑容的女孩和那蹲在地上像五十个酒缸一样的男人,周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不但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甚至连一个鬼影子都没有
    鬼是没有影子的。

    带着称心如意的笑容的女孩用她那好看的小皮靴细细的鞋尖踢了踢蹲在地上的那个人
    虽然是在踢人,可是却温柔地如同抚摸,斯文地好像一位闺房中的大小姐正在一本正经地用她那妙手丹青为一朵新画的牡丹添一条细细的花蕊。
    什么样的人竟然踢人也踢得如此斯文,你可曾见过?
    “喂,醒醒”带着称心如意的笑容的女孩子对那人笑着。
    女孩子的声音软的好像是从玻璃杯里倒出的一股牛奶,甜的也正好像牛奶
    “喂,你醒醒”女孩子突然无声地笑了起来,露出好看的牙齿。
    她的皮肤也细腻光滑得如同牛奶


    她的眼睛迎向他的眼睛。
    “什么事?”他问。
    “交税。”女孩子黑得让人犯相思病的眼眸望着他眨也不眨。
    “交什么税?”男人诧异地问。
    “装什么糊涂,你在这儿做买卖就得交税。”女孩子不愠不火。
    “我下岗再就业,我交什么税?我不交!”那男人的眼睛里已经有隐隐的火焰在燃烧。
    “下岗再就业也得交税,你下了一次岗,你一辈子就不用交税啦?人人都像你这样,全国人都不用交税了!”女孩子的笑容也渐渐收起。
    “现在是晚上你出来收的什么税?”男子晃动着身体站立起来,他的脸上已现出怒容。
    “出夜市也得交税。再说你也不是晚上才来的吧?”女孩子的笑容又出现在脸上。
    “算卦的还要交税,我没听说过!你是哪里跑来的野丫头,敢上这儿蒙事来了你!”男人的脸却已涨红。
    “算卦就是预测学,是预测学就属于信息产业,是信息产业你就得上税。”女孩子一气呵成,脸上的笑容已经结了一层寒冰。
    “你看看,你看看,这儿连个鬼影都没有,哪儿来的钱啊!”男人的脸却红得连街上的霓虹都要笑起来了。
    “白天的时候好像不是这个样子的吧?”女孩子脸上的冰雪更深了。
    不错
    在白天的时候当然不是这样子

    在白天的时候,不但这里人来人往,把那男人围得如同朝圣一般。而且还不断有听到消息的人蜂拥而来,把整条街都堵满了。
    当然在白天的时候这个男人还没有那样醉
    只因为那男人在一个时辰之内,不但让一位大嫂找到了她丢失的金戒指,而且还帮一位大哥找到他丢掉的驴。
    如果仅仅如此也不算什么,他只是看了一个的酸秀才一眼,就算出他家西墙根边大杨树底下埋着二百四十两黄金和两个元宝。众人跟那穷酸回家一挖,果然是二百四十两黄金和两个元宝,就和他算的一模一样。
    那穷酸本来穷得都要当裤子,只是不经意间被他看了一眼就一辈子再也不愁吃穿,这消息传出后,自然不分男女老少都希望被他看上一眼。
    况且,还有消息灵通的人士说,这个算命的男人就是前些日子在股市大跌里栽了跟头,不但万贯家财付之东流、还两手空空被老婆赶出家门的金融证券界大名鼎鼎的人物-——姜爷姜子牙!
    如此一来,即使不能够被他看上一眼,那么,能够看上他一眼,也不免是一件值得在晚饭后炫耀上它个七、八天的好事儿。
    所以,如果有人在这里卖票的话,就是一百块钱一张的话也有人买;就算是一角钱一张的话,他也可以发财了。
    这样的事,又怎么能够瞒得住人?所以,姜子牙的脸又已经像霓虹灯一样的红了。良久,姜子牙才用轻得听不见的声音说道:
    “那钱都已被我买酒了。”
    那女孩子又露出了称心如意的表情,露出如编贝一般的牙齿,笑道:
    “既然你已经这样说了,那么我也就不能勉强你。这样好了,只要你给我看看手相,你的税钱就免了。你看这样的生意可值得做吗?”

    姜子牙接过女孩子递过来的手掌

    风纠缠着雪花舞得更紧,没有月。只有女孩子身后的霓虹的光晕照过来
    地上却连个影子都没有。

    不能沾水 不能吹风 不能晒太阳  你不能让她风吹雨打  你还不能让她哭  万一一哭  她就化了——纸裁缝
    作者:纸裁缝 时间:2006-09-01 13:16
    发现你是抢沙发的天才啊
    那就坐我腿上吧
    作者:纸裁缝 时间:2006-09-01 13:18
    这个是跟胖东的命盘叫板的
    回头让他也把命盘的题目改成跟我一格式的
    作者:纸裁缝 时间:2006-09-01 15:09
    正写着呢
    脖子好酸哦
    ~~~~~~~~~~~~
    亲爱的们都来我家哈酒吧
    让那小子冷场子
    不能沾水 不能吹风 不能晒太阳  你不能让她风吹雨打  你还不能让她哭  万一一哭  她就化了——纸裁缝
    作者:纸裁缝 时间:2006-09-01 21:25
    亲爱的浅儿浅浅爱:亲爱的谢谢你~~~
    亲爱的cxfkylin :亲爱的,人皮还不容易?等到了10月15日人皮就到手了,我扒他一层皮。
    亲爱的木子1029:亲爱的到底啥叫SAM哥啊?
    东德周:嘿嘿,相好的,看见楼上有要人皮的没有?你别写别的了,就《命盘》了。要整快整啊~~~
    亲爱的碎碎碎碎:亲爱的碎,你来了,这家伙你的眼光那是雪亮地,俺相信你绝对公平公正地对比赛情况进行判断,并表扬厉害的一方。
    亲爱的泪瑜:对你作的太正确了,支持俺,一直到永远哈
    亲爱的查:俺对你爱呀爱呀爱不完
    亲爱的甜笨:赶紧卖票啊,还站着干嘛呢
    亲爱的金延延:恩那,我绝对听你的
    亲爱的笑:你可不千万能偏袒你儿子!
    亲爱的非礼:你可千万要偏袒你妹妹!!!

    不能沾水 不能吹风 不能晒太阳  你不能让她风吹雨打  你还不能让她哭  万一一哭  她就化了——纸裁缝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纸裁缝2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45天 / 跨度514天】
    • 开贴:2006-09-01 12:59
    • 更新:2008-01-28 13:50
    • 阅读:20902 回复:990 楼主:196
    • 字数:约155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