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抓鬼一家人之《我的老公不是人》(05年第2帖)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裟椤双树 时间:2005-05-25 19:36
    第五帖~~汗~
    1.老筒子们直接往下拉D,拉到我第二张签名档出现的地方,最新更新就在下面。
    2.老帖里的记号问题闹地沸沸扬扬,现在新帖已开,一切问题应该都解决了,请大家停战吧!另,特别谢谢中途为这坑开整理帖D筒子们: )
    3.我努力,我加油,争取在党的生日来临之际把这坑OVER了 D: (
    4.阿门!



    作者:裟椤双树 时间:2005-05-25 19:38
    颠簸了半个多小时后,总算到家了。
    钟旭的家在一个普通的居民院里,一幢七层高的混凝土楼房,陈旧老式,与周围华丽峻伟的高级公寓格格不入。住在这里的是这座城市里最普通不过的一群人,工人、杂货铺的小老板、出租车司机,还有那些工作了二十年却还是个小科员的知识分子等等等等。钟旭就是在这样一个毫不显赫的环境里出生,长大,还算平安地过了二十三个最平凡也最不平凡的年头。
    这个时候,守门的刁老爷子早就钻进热被窝了,这老头两杯小酒下肚,睡得比猪都沉。晚归的人一般只能给自己家打电话叫家人下来开门,否则整晚也别甭想进自己家门。就这个问题,起初院里居民意见很大,无数次强烈要求让刁老头下课,只可惜,这老头子是居委会头儿钱大妈的侄女婿的表叔,冲这层关系,刁老头儿稳坐钓鱼台,心安理得的享受每月500块的轻松钱。对此,大家虽心有不甘,却无计可施,久而久之也就习惯成自然了。
    钟旭绕到大门东边的围墙下,三下两下爬上墙头,稍一用力就轻巧地越过三米高的围墙,每次回来晚了,她都是以这种方式回家的,方便的很。
    从围墙上下来穿过一片草坪,往左一转就到了她住的三单元门口。如今所有的邻居都关灯就寝了,整个院子安静至极,只偶尔听到一两声猫儿狗儿叫。
    用钥匙开了房门,一股熟悉的香味迫不及待地钻进钟旭的鼻子,反身轻轻关好门之后,她就像解放了一般,连蹦带跳地往厨房窜去。
    “回来啦?”钟老太埋头往热气腾腾的锅子里加盐,头也不抬地问道。
    “再不回来我就饿死街头了!”钟旭冲钟老太扮鬼脸,跑到灶台前拈了两片火腿肠塞到嘴里。
    “行了行了,被跟这儿添乱啊。出去饭桌边儿等着去!”钟老太把装着火腿肠的碗从钟旭手里抢了下来,把她赶了出去。
    钟旭吐了吐舌头,乖乖的走到客厅,放下背包往墙角一扔,舒服地往沙发上一躺,轻松地哼起喜欢的歌。

    “起来起来,喂猪了!”钟老太把两碗香气四溢的煎蛋面小心地放在饭桌上。
    还没等碗放稳,钟旭一跃而起,抓过筷子就塞了两大口面条到嘴里。
    “你慢点啊,不怕烫掉舌头!”钟老太慢条斯理地坐下来,对着面前这个风卷残云的孙女嗔怪道。
    一边吃着面条,钟老太一边问:“今天收获不小?”
    “唔……”钟旭满嘴食物实在是开不了口,只得拼命地点点头,费力的咽下超量的面条后,她才舔舔嘴发音清楚地说:“今天抓了两只!不过其中一只还算有点来头,会用幻术影响我的视觉,我用了通灵朱砂才搞定的!”她埋头喝了一口面汤,又接着说:“原来失踪的那十个人就是被这只厉鬼抓去当修炼工具了!唉,十条活鲜鲜的人命就这么没了。”
    钟老太叹口气:“十条命,十条冤魂。”
    钟旭满意地打了个饱嗝,笑眯眯对钟老太说:“好吃!!这手艺,开家钟氏面馆肯定是顾客盈门只赚不赔!!奶奶,考虑一下吧!”
    钟老太给了她个白眼:“说话怎么老是没个正经!“
    “嘻嘻!”钟旭一笑,起身从墙角把背包拿过来,掏出小布袋扔给钟老太:“您老人家看着办啊,我睡觉去了,明儿还得上班呢!”
    钟旭打着呵欠回房去了。
    剩下钟老太拿着一袋子大鬼小鬼,径直往最里间的法堂走去,这些背负着各种罪名的鬼,大都会被钟老太直接打入无道鬼狱,永世不得超生亦不得踏足阳界,天长日久,鬼狱里的恶鬼会渐渐失去所有灵力,直至灰飞湮灭。
    看着钟旭一周来的成果,钟老太颇感欣慰,这个孙女本就是为了伏恶鬼护人界才降生的吧。最近一两年来,她的力量越来越强,虽然她这个奶奶口中不说,可是孙女进步的速度神速得让她吃惊。作为钟馗的后人,这本来这该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可是,钟老太最近却感到越来越不安,这力量对她孙女真的好吗?
    钟老太定了定神,她老了,身上所有的神力早就开始慢慢消退,稍不留神就可能铸成大错。她将那个布袋——专门囚禁鬼魂的降灵扣放到房间内的符阵之中,对于即将面临灭顶之灾的魂灵的垂死哀求充耳不闻,凝神念动咒语挨个把降灵扣中的鬼魂打入鬼狱,。一个白色的旋涡在符阵的正上方渐渐扩大,把降灵扣中的鬼魂逐一吸入其中。
    正当这次的工作接近尾声的时候,钟老太脸色一变,猛地睁开眼,急急地咬破自己的手指,双手一合十,一道红色的气流直冲符阵中间而去,只见那白色旋涡渐渐缩小,直至完全消失无影——钟老太在最后一刻关闭了鬼狱的的入口……
    翌日早晨。
    “天哪!!!”钟旭一声惊叫,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床头的闹钟毫不留情的显示此刻时间为8点25,这意味着钟旭今天又会损失100块人民币——公司规定凡是迟到10分钟以内不论原因统统处罚金100块。这个月她已经被扣掉200块了,再迟到的话,她梦寐以求的那款LV包就彻底泡汤了。
    匆匆换上衣服,冲到卫生间捧了几把水胡乱地擦擦脸,然后回到客厅背上背包,抓了一块口香糖一边往嘴里塞一边蹬上鞋子,钟旭用宇宙速度奔出了家门。
    楼下大门前的空地上二十多个的老头老太太正热热闹闹打太极,她奶奶也是其中一份子,每天7点开始9点结束,雷打不动。
    “我上班去了啊!”钟旭边跑边冲钟老太挥挥手,眨眼就消失在大门口。
    望着孙女风风火火的背影,钟老太苦笑。

    作者:裟椤双树 时间:2005-05-25 19:41
    “她除了让你来找我之外,还说了其他的什么吗?”
    “没有了,只是说如果你不问,千万不要提及她的名字,她好象挺怕钟小姐的。”
    钟旭一挑眉:“她当然怕我了,因为她没有遵守我们的约定!以后若是有机会见到她,我会跟她算帐的。”
    看着司徒月波一脸茫然,钟旭大喇喇的拍了拍桌子:“行了,不说其他的了,明天我要到长瑞去办事,正好可以到你父亲的公司去看看。”
    “是吗?太好了,明天几点?我派人来接钟小姐。”司徒月波终于抓到了救命稻草,急急的问。
    不如派人来帮我搬那老女人的超大文件箱吧?可是钟旭转念一想,怎么能让他看到自己被人折磨的惨像,辛苦建立在这位太子爷面前的女英雄形象可不能那么快就被破坏了,她摇摇头说:“不用来接我了,办完事后我直接上你们公司去就可以了,大概在下午四点左右吧,你在你的地盘等我就行!”
    司徒月波恢复了起初的优雅平和,说:“那我就恭候钟小姐大驾!”
    话音刚落,司徒月波站起身:“既然如此,我就先告辞了,今天实在是打扰了。”
    “哟,司徒少爷这就忙着要走了呀?不如留下吃个便饭吧?”钟老太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笑得比花儿还灿烂。
    “谢谢钟夫人好意,晚辈还有些事要处理。”司徒月波边说边从公事包里掏出一张小纸,恭敬的递到钟老太面前道:“晚辈的小小心意,多谢钟夫人和钟小姐肯施以援手。”
    钟老太想都没想马上就伸手接了过来,以余光不露痕迹地一扫,立即出现了看见天使的表情。
    “哈哈,司徒少爷实在是太客气了,您的事儿就是我们的事儿,您尽管放一百个心吧,令尊福大命大,定能过此一劫!”钟老太连声音都年轻了20岁。
    司徒月波的笑容有点僵硬。
    钟旭张大了嘴看着自己的奶奶……
    “还楞在那儿干嘛?还不送司徒少爷下去?真是不懂事的丫头!”钟老太白了她一眼,把她往门口一推。
    就在两人下楼的时候,钟老太还不忘伸个头出来大声道:“司徒少爷以后有时间常来玩啊!”
    汗~~

    作者:裟椤双树 时间:2005-05-25 19:42
    钟旭一边拧着钟晴的耳朵一边对司徒月波赔笑道:“不好意思,我这弟弟没什么文化,说话不经大脑,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只当他食物中毒说胡话呢。”
    “呵呵,你们这对姐弟还真是……”司徒月波摇头一笑,随后他抬手看了看表,神色一紧:“啊?!快六点半了?!”
    “你赶时间是吧,那赶快走吧,不好意思耽误你时间了。”钟旭见状忙说道。
    “对不起,我还有一个重要的约会,就先走一步了!明天见!”司徒月波对钟旭歉意地一笑,随后加快脚步朝他的车走去。
    BMW缓缓启动,调了个头往钟旭他们这边开来,从钟旭身边经过时司徒月波停了车,侧身对钟旭说道:“一切就拜托钟小姐了。”
    “没问题,明天见!BYE!”钟旭往前跨了一步对他挥挥手大声说。
    司徒月波这才满意的开着车离开,很快就消失在钟旭的视线里。
    “这小子谁呀?开个BMW到处晃,现宝呢?”钟晴望着BMW消失的方向冲口而出。
    “你这小子就是臭嘴一张,早知道当时就让鬼吃了你,算是给我耳朵除害。走走走,回家去,瞧你这一副难民嘴脸。上哪儿去搞了这么一辆破车,没摔死算你命大。”钟旭没好气地抓着钟晴往家去了。


    钟老太抱着钟晴整整号啕大哭了半个小时,边哭边骂她那个杀千刀的二儿子这么久才让她孙子回来见她。直到眼泪鼻涕湿透了钟晴背上的全部衣裳以后钟老太才抽抽噎噎地松了手。
    “什么都别说了,先去洗个燥,奶奶给你做饭吃,瞧这可怜样儿的,他们洋人的东西可吃不出个好的。”钟老太摸摸钟晴的头,然后一边揩眼泪一边往厨房走去。
    “怎么她老人家从来就没对我这么好过呢?”钟旭撇撇嘴。
    钟晴则看着自己价值不菲的外衣欲哭无泪……
    “说吧,二叔怎么会突然让你回来找我们?”钟旭往嘴里塞了一块饼干,边嚼边问。
    “谁知道呢?!”钟晴也顺手抓了一块塞到嘴里,大不咧咧的回答:“那天突然把机票扔到我面前,说我活了二十几年连钟家最皮毛的本事都没学到趁现在学校放假赶紧回去找你堂姐学点真正的本领免得辱没了钟家的名声。所以,我回来啦!”
    “真的?”钟旭将信将疑地看着他,对这个堂弟她是再熟悉不过了,虽然他捉鬼的功夫烂到令钟家人无数次想把他开除家籍,但是如果让他去专修撒谎耍赖课程的话,他一定可以拿到教授职称。
    “当然是真的!我骗谁也不敢骗大姐你呀!”钟晴又塞了一块饼干。
    这句话钟旭基本上相信,她知道钟晴就怵她这个堂姐。另外她也清楚,她二叔和那个自称拥有北欧某神族魔法师高贵血统的二婶行事一贯嚣张古怪至极,记得当年他们头一天还在为下个月的水电费该涨多少而跟房东吵得不可开交,第二天就扔下不到十岁的儿子双双失踪,直到七年后才突然给钟老太打个电话轻轻松松地说他们现在已经在希腊定居了,明年就把儿子接过去。当时把钟老太气得差点吐血,对着话筒大骂生这个儿子还不如养头猪,一点良心都不讲说失踪就失踪,害她老人家担心了那么多年!还有钟旭她爹妈,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五年前突发奇想说想去尝尝地道的麻婆豆腐,就这样两口子订了两张单程机票手挽手亲亲热热出了远门,这几年只是偶尔发两封电邮回来报告他们又吃到了什么地方的什么好吃的,最近一年更是连邮件也懒得发了。还有一个小叔叔,虽然住在本市,但是爱财如命的他却要长年为自己的生意在外东奔西跑,也是整年整年的见不着面。每次说起三个儿子中的任何一个,钟老太都恨得牙痒痒。
    钟旭抽出纸巾边擦手边说:“就算相信你了。好了,等会儿吃了饭早点休息吧,明天我有事要做,可能回来的比较晚,家里大扫除的光荣任务就交给你了!记得要打扫干净,尤其是你以前住的房间,不要让我看到一个狗窝!!!”
    “你有事要做?!”钟晴的眼睛一亮,直起身子抓住钟旭的手:“姐,是不是又有‘活’做了?我也要去!”
    “去你个头啊,我是去工作,你以为我是去干嘛?”钟旭不耐烦地甩开他的爪子。
    钟晴不甘心地又抓住她:“我知道你每次说做事就是去干‘活’啦!!我不管啦,我一定要跟你去!!!!”
    “你!”钟旭眉毛一竖,一拳把他打翻在沙发上。
    “哦,我知道了!”钟晴捂着自己的一只眼睛指着钟旭大声说:“你一定是去帮刚才那个BMW的忙对吧,怕我去当电灯泡对吧?!”
    “我掐死你这死小子!!”钟旭扑上去掐钟晴的脖子,两个人在沙发上打成一团。
    “你们两个干嘛呢?”钟老太听到动静忙从厨房赶出来,一边呵斥一边把钟晴从钟旭的魔爪下抢救出来。
    看着护着脖子咳个不停的孙子,钟老太摇摇头,对钟旭说道:“算了算了,你明天带上他吧,给他好好上一课也好!”
    “奶奶,你……”钟旭又想起钟晴当年的糗事,打死她也不愿意带着这么一个大包袱上战场。
    “好了好了,就这么说定了,不要把晴晴想得那么不堪嘛,他现在已经长大了!再怎么说他流的也是钟家的血嘛,没问题的!”钟老太打断钟旭,“更何况,你与以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是啊,姐,我现在可跟以前不一样了,我也想测试一下我的能力是不是真的像我爸他们说的那么菜!带我去啦!!!!”钟晴不顾满身伤痕,抓住钟旭的手臂死命地摇,带着哭腔乞求,差点就要给她跪下了。
    “哎呀,好啦好啦,不过你得答应我到时一切要完全服从我的命令!!!”她被迫投降。
    钟晴狠狠擦掉眼泪鼻涕点头如捣蒜。
    “好了好了,闹够了吧,快去洗手准备吃饭!”钟老太转身往厨房走去。
    对了,钟旭突然想起一件事,她几步追到钟老太前面,黑着脸问:“今天那张支票是怎么回事?”
    “啊?!”钟老太一楞,旋即嘿嘿一笑:“这个嘛,这个……哎呀,怎么突然肚子痛,我先上个厕所啊,你们自己把菜端出来先吃吧,不用管我啦!老人家便秘!”话音未落,钟老太已经绕过钟旭冲入卫生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你!!!”钟旭冲着卫生间又跳又喊:“你到底背着我收了多少黑钱?简直太过分了!!!你你……把我那份给我!!!!”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裟椤双树9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5天 / 跨度142天】
    • 开贴:2005-05-25 19:36
    • 更新:2005-10-14 20:01
    • 阅读:1100448 回复:7392 楼主:199
    • 字数:约240千字
    • 图片: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