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抓鬼一家人之《我的老公不是人》(05年第2帖)

  • 上一页(首页)
  • 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裟椤双树 时间:2005-05-25 19:47
    钟旭眨眨眼睛,四下一看,他们三个其实一直在电梯里没有任何移动,电梯依然还在20楼。再回头一看,秃头跟老女人正紧紧挨在一起背靠着墙壁坐在地上,面无表情地呆看着对面。
    见此情景,钟旭一跺脚道:“坏了!”
    刚才只顾着打破这个幻境,忽略了身旁这两个衰人在没有旁人协助的情况下是无法摆脱幻境的,自己刚才所施的法术只能让自己轻松回到现实。更糟糕的是幻境中的空间与时间跟现实完全不同,现实中的一分钟可能足以让身陷幻境里的人感觉度过了一年甚至是一生的时间。如果再不把他们拖出来,恐怕他们会有性命之虞。虽然之前自己曾无数次打心眼儿里想掐死这对魔头,但是那只是想想罢了,尽管这两个人的人格低下到极点,可还罪不致死,所以不论从最基本的人道主义还是从他们钟家降鬼救人的家训出发,钟旭都必须要出手把他们救出来。
    秃头和老女人此时并没有发觉钟旭其实已经离开了,因为在他们看来她还在离他们不到两米的对面,全身像筛糠一样颤抖着蜷缩在墙边,在他们心里,恐怕这才是一个小职员在这种情况下应有的反应吧。
    这时,秃头突然看见前方出现了一个人,仔细一瞧,那不是刚才跟他谈判的丰旗的副总杰克吗?他怎么来了?
    “你看,是杰克!”秃头用力捅了捅老女人,指着对面惊讶地说。
    杰克慢慢往他们这边走来,手上还提着一个密码箱,在离他们还有三、四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微笑着冲秃头招手,然后把密码箱举起来晃了几晃,奇怪的是,并未见他开口,秃头却很清楚地听到他在冲他喊:“喂~~过来呀,这里是你想要的东西,过来呀~~”
    秃头心念一动,站起来,不由自主地往杰克那边走去。
    老女人惊恐万状地往后缩,尽一切可能与秃头拉开距离,因为除了他们俩和那个“钟旭”,她并没有看到其他任何人。
    秃头已经走到了那个杰克的面前,迟疑地问道:“你怎么在这儿?你你,是不是来带我们出去的。”
    杰克一笑:“我给你送来你最想要的东西哦!来,看看吧。”
    他把箱子缓缓打开放到了秃头面前。
    秃头的眼睛放光了,摆在他面前的是一整箱完美到不能再完美的钻石啊!!!
    不错,秃头对这些石头有着与身俱来的超强占有欲,他梦想有一天能拥有全世界所有的钻石,巴不得把盖的被子都换成钻石的。只可惜,他的财产少了几个零,无法达成他的理想。只能收藏几颗不起眼的次货聊以自慰。
    而现在,秃头认定自己的梦想终于得以实现了。
    他眼都不眨一下,猛地把箱子从对方手里抢了过来放在自己面前的地上,蹲下来贪婪地抚摩着这些闪闪发光的小东西,真恨不得一口把它们吞下去,那两只粗胖的双手像鱼一样在钻石堆里快乐而兴奋地游移着……
    突然,秃头感觉有点不对劲了。
    自己的手好象陷在这堆钻石里了?!
    他把手用力往外拔,然而却像被粘住了一般丝毫不能移动。他慌了,抬头向面前的杰克求救:“杰克,快快,快帮我,我的手拿不出来了!!!”
    “什么?手拿不出来了呀?”杰克惊讶地反问,随即给了秃头一个最亲切地微笑:“你不是喜欢钻石吗?那你就一辈子跟它们在一起吧,永远永远,都不分开!多好啊!哈哈哈哈哈哈!!”
    “你你……”秃头一边徒劳地努力想把手拿出来,一边想站起来从这个“杰克”面前逃走,可是,现在他发现不光是自己的手动不了,连站都无法站起来,整个人只能保持刚才的姿势蹲在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怪异地“杰克”面前。
    “杰克”渐渐止住了自己的笑声,也蹲了下来,把脸慢慢凑到秃头面前,还是一脸微笑。
    秃头此时只能拼命把头转向一边,避开离他越来越近的这张脸。
    “杰克”附在秃头耳边,轻轻地说:“知道这些钻石是怎么来的吗?呵呵,我每吃一个人,心里都会很难过,于是我就会流一滴眼泪,而每滴眼泪最后会变成这些美丽的石头。”
    秃头想晕,但是他现在连晕过去都做不到。
    哈哈哈哈哈哈~~~“杰克”又开始怪笑,张开的嘴越来越大,就像脱开腭骨的巨蟒一样,舌头越来越长,牙齿也变得尖利无比,一股熏人的腥臭味扑面而来,他的眼球猛然涨大突出了眼眶,一条条血丝霎时布满其中。
    “怪……物……救……命”秃头从牙缝里挤出四个会产生歧义的字。
    呼——
    怪物往前一窜,一口把面前这个猎物的头给整个吞了进去……

    作者:裟椤双树 时间:2005-05-25 19:48
    不远处的老女人奇怪地看着背对着她蹲在那儿的秃头,怎么他一直蹲在那儿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正准备让钟旭上去瞧瞧,可是转头一看,刚刚还在墙边缩着的钟旭已经不见了踪影。
    已经顾不得追究钟旭的下落了,老女人只能自己壮起胆子,颤悠悠地往秃头身边挪去。走到他身后一尺的地方时,老女人停了下来,试探性地伸出手去想拍拍秃头的肩膀,同时嘴里喊着:“何……总,你你怎么了?”
    她的手刚一接触到秃头的身体,就像是用沙堆成的玩意儿一样,秃头哗啦一下就散了架,散成了一地血肉模糊的碎片。
    老女人捂住脸一边退一边尖叫连连。
    而地上的碎片却缓缓动了起来,聚合在一起,渐渐形成了一个新的物体。
    老女人从指间往外一看,天哪,她看见了什么?那团碎片居然,居然聚合成了……一头猪?!
    没错,那就是一头猪,一头非常普通的猪,只不过它的肚子超乎寻常的大,已经与身体不成比例了。
    老女人把手从面前拿开,心头的恐惧减小了一大半,幸好,只是一头普通的猪而已,其实,老女人还在农村老家的时候,她家就是以屠宰牲畜营生的,他父亲是乡里有名的屠夫,从小到大,她见过无数次杀猪的场面,早就习以为常,同时还把猪这类动物归到最没有危险性的种群之中。
    这头猪傻傻地看定老女人,老女人也看着这头猪,一个高级动物与一个低级动物就这样僵持着。
    “很疼啊~~~”猪突然开口说话了,声音听起来细细的,像个孩子。
    猪居然说话了??老女人的嘴张开以后就再也合不拢了。
    “真的很疼啊~~~~~~真的很疼啊~~~~”猪还是那副呆呆的样子,反复说着同一句话。
    “那么长的管子啊~~插进去~~~好难受啊”猪眨了眨小眼睛,把头垂了下去。
    老女人的脸绿了,从猪看似语无伦次的话里,她听出了端倪,虽然她现在恐慌到极点,但是脑子还算是清醒。当年她爹向她抱怨说现在宰头猪根本赚不了几个钱,辛苦一阵却啥回报也没有。当时她就给她爹出了个注意,让她爹用铁勾把猪的上腭挂起来,让它们闭不上嘴,然后用几米长的塑料管子往猪嘴里狠劲儿灌水,灌得那些畜生一个个惨叫连天,当场活活撑死几头成了常事。
    靠着这个点子,他们家的收入渐渐多了起来。
    经常可以看到他爹一边加大水压,一边高兴地数着刚收到的钞票,背后躺着几十头肚子滚圆的白猪花猪,哼哼着,有出气儿没进气儿的。
    “你也来试试吧~~~”
    猪说完这话后,从嘴里慢慢吐出一根几米长的塑料管子,那管子一掉到地上,就像蛇一样,蜿蜒着往老女人那边爬去。
    “不……不要……”老女人想跑,但是根本就无法移动一步,而她的嘴依然没办法合上,眼看着这条肮脏的管子慢慢从她脚下往上爬,最后爬进她的嘴里。
    一股红色的液体出现在管子里,一股脑儿直接灌进了她的胃里,老女人难受得想马上自杀,胃里被一股强大的压力撑得仿佛要爆炸一般,想反抗却无能为力……
    “找不到水……只能用我的血……”猪一动不动地看着痛苦至极的老女人,依然傻傻地说。
    再说秃头,其实他并没有散成碎片,他跟老女人陷在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幻境里。刚才他被怪物一口吞下去之后,只感觉眼前一黑,整个头被一种绵软冰凉的物体紧紧包裹住,难闻的腥臭味直往他的鼻子里钻,那东西把他越包越紧,突然,一阵巨痛袭来,他感觉自己被尖利的牙齿一下一下地撕咬着。他觉得自己离死亡不远了,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道白光闪过,这个幻境的空间被撕裂了一个口子,钟旭一步跨了进来。
    她看到老女人呆站在离秃头不到两米的地方,而秃头则一动不动蹲在地上,两个人都紧闭着双眼,一脸痛苦得出奇的表情。
    钟旭赶紧掏出两张符纸夹在食指之间,低声念动咒语,两张符纸霎时化作两团火焰,钟旭把手一扬,喝道:“散!”两团火焰登时分别飞向老女人和秃头,然后消失在他们头顶上,钟旭几步上前一左一右分别往两人的天灵盖上一拍,道:“走!”话音未落,三人齐齐从这个幻境里消失无影。


    钟旭伸手探了探两人的鼻息,松了一口气,虽然微弱,但是幸好她去的及时,总算留下他们两个一条命。
    20楼的人急急地按着电梯按纽,都在奇怪这电梯门怎么老打不开,这电梯也怪,就停在这层楼不上又不下的。
    里面的钟旭伸手按下开门,电梯终于开了。
    外面的人看到电梯里的情景纷纷大吃一惊。
    “大家快帮忙把他们送医院吧,刚才电梯突然出了故障,我们被困在了里面,他们有电梯恐惧症,吓晕过去了。”钟旭指着躺在地上的两个衰人,撒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谎。
    于是众人七手八脚地打电话叫救护车,然后把他们护送下楼。不到五分钟,救护车赶到,老女人跟秃头终于安全地被抬进去离开了长瑞。

    作者:裟椤双树 时间:2005-05-25 19:49
    听得司徒月波此言,钟旭终于停了手,气呼呼地说:“我是怕这个死小子闯祸!”
    “我可没闯祸,我一直乖乖呆在这里的!”钟晴见警报解除,这才从司徒月波身后挪出来小心翼翼地分辩道。
    司徒月波见二人平息了干戈,这才松了口气,道:“我去看看其他的人都走了没有,你们稍坐一下。”
    钟晴找了个离钟旭远远的位置坐了下来,可是他手腕上一抹耀眼的光芒还是引起了钟旭的注意。
    “这手链哪儿来的?今天出门的时候我可没见你有这个东西。”钟旭走过去一把抓起钟晴的左手沉着脸盘问道。
    “这个……”
    “快说!少支支吾吾的!”
    “钟小姐,这条手链是我送给你弟弟的。”司徒月波的声音。
    钟旭一回头,司徒月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他走过来说道:“这链子是我们旗下的珠宝公司今年准备推出的新款式,今天他们给我送了几条过来,原本我就打算把它们送朋友的,正好钟晴称赞说这链子很不错,我就送给他了。”
    “他送的?!”钟旭心想,这链子一看就是高级货,她还以为是钟晴趁她不在,死乞白赖管司徒月波讨来的好处费呢。不过这太子爷出手还真是阔绰,这么昂贵的东西说送人就送人。
    “对了!”司徒月波像是想起了什么,径直往他办公桌走去,从抽屉里取出一个红色的小玩意儿。
    “这个是送给钟小姐的!”司徒月波把东西递到钟旭面前,钟旭一看,是一个做工精细的红色小锦囊。
    “这个是?”
    “呵呵,跟那手链一起送来的,一条项链而已。”司徒月波打开锦囊,从里面抖落出一条铂金链子——很细的三条铂金丝,中间嵌了一粒熠熠生光的紫水晶,式样非常简单,但是,漂亮,非常漂亮,教人忍不住想立刻就戴上它。
    “收着吧,我在这里没几个朋友,还好遇到了你们!”司徒月波淡然一笑,语气有些落寞。
    别人都这么说了,她又怎么好意思拒人于千里之外,再说了,这链子只要是女生大概都会爱不释手的。钟旭迟疑片刻后伸手把项链接了过来:“谢谢,虽然我基本上不怎么习惯戴这些东西,但是,我不拒绝朋友的好意。”
    “嘿嘿,老姐,咱们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多亏我先上来了,不然怎么能‘见者有份’呢?”钟晴凑到她身后压低声音嘻笑道。
    嗵~~
    钟旭顺势用手肘往后狠狠一撞,钟晴立刻苦着脸蹲了下去。
    “哼,我说你怎么那么快就改口叫人哥哥了呢!”钟旭揶揄道。
    司徒月波见状,哭笑不得。
    “外面的人都走了吗?”钟旭开始进入她今天的正题。
    “全部走了。”
    钟旭看了看时间,折腾了半天,现在已经晚上9点半了,她回头对司徒月波说:“等下我送你下去,你在这里不安全。”
    “怎么了?你发现了什么?”司徒月波眉头微微一皱。
    “没有,到目前为止我在这层楼还没有感到有任何异常,之所以要你谴走所有人,是想减低这里的人气,好把那些东西快些引出来。临近午夜的时候我会封起自己的灵力,让它们以为我是普通人,等它们来攻击我的时候我就好速战速决。那臭小子再不济也是钟家血脉,寻常鬼物也动他不得,而你不一样。所以,你尽快离开!”钟旭非常认真地对司徒月波说。
    “这样啊……”司徒月波面有难色。
    “放心,这里交给我们就行了!明天保管还你一个清净之地!”钟旭拍胸脯保证。
    司徒月波咬了咬嘴唇,片刻沉默之后,他释然一笑:“那一切就拜托钟小姐了!”
    “哈哈,叫我钟旭就行!行了,这就走吧,晚了就不方便了!还有,出去的时候顺便给我指一下你父亲办公室的位置,你这里实在太大了。”钟旭推着司徒月波往外走,同时对钟晴喊道:“还不赶快起来跟我们一起下去!!”
    “噢~~”钟晴捂着肚子从地上爬起来,委委屈屈地跟着他们出了门。

    一路平安无事的把司徒月波送到了大堂。
    “哈哈,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上班不要迟到哦!”钟旭笑道。
    司徒月波点点头,看定钟旭,只说了一句:“万事小心!”
    钟旭给了他一个自信满满的笑容,随即拉了钟晴回头走去。
    “波哥~~~慢走啊!!”钟晴不忘回头对司徒月波挥手道别,脸上的笑容像他手上的链子一样光芒四射。
    钟晴的表现不得不让钟旭想起了他们的奶奶——钟老太。上梁不正下梁歪,还是隔代遗传居然影响都这么大!

  • 上一页(首页)
  • 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裟椤双树9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5天 / 跨度142天】
    • 开贴:2005-05-25 19:36
    • 更新:2005-10-14 20:01
    • 阅读:1100448 回复:7392 楼主:199
    • 字数:约240千字
    • 图片: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