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好可怕,我可能被女鬼缠上了,还是个女色鬼,每天晚上……

  • 首页
  • 上一页
  • 22
  • 页码:
  • 作者:王小弓 时间:2014-01-01 11:45
    “什么条件?”李钰向那警探问道。
    警探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似乎对李钰李钰的表现很是满意。他说道:“你应该听说过我的事迹,我喜欢搞一些小小的研究,而搞这些研究是需要一些材料的。魂力,就是我搞研究时候消耗量很大的一种材料,我……”
    “你是想要我的魂力?”李钰突然打断警探的话,面色变得一阵阴沉。
    警探愣了一下,而后便露出一脸的惊讶,赞叹道:“果然是逆天的阴神啊。虽然还没有彻底成型,但和那些普通的阴神相比,智商明显高出了许多呢,都会抢答了。”
    警探的惊叹并不是由衷的,明显是装出来的。我知道,他这样一惊一乍,就是为了给我们制造紧张的气氛。我内心暗骂,我去你马勒戈壁。
    这时候,李钰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果然和传言中一样卑劣。”
    警探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问道:“怎么样?我提出的条件,你同意吗?”
    李钰摇了摇头,说道:“本来不想和你有所纠缠的,但你实在太过分了。”
    “不同意?”警探面色一凛,阴沉的说道:“那我要行使我身为裁决者的权利了”
    话毕,警探把手伸进他身上穿着的那件黑色大风衣里面,似乎要取出什么厉害的道具,来对付李钰。
    李钰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反抗的行为,即使想要反抗,她恐怕也会因为体态的虚弱还有些力不从心吧。她只是淡淡的问道:“你在世俗这么屌,灭绝师们知道吗?”
    警探冷笑一声,说道:“阴神不能和凡俗之人有染,这是灭绝师在许多年前就为阴神定下的规矩,而我,则被赋予了维护这些规矩的权利,我是裁决者,你知道的。”
    “我知道。”李钰点了点头,然后指着我,对警探说道:“但是我和他之间,并没有破坏规矩,我只是需要用他来成就我。”
    警探不再理会李钰,直接摸出一面巴掌大小的铜镜,朝着李钰照了过去。
    顿时,李钰脸上呈现出一丝痛苦之色。紧接着便瘫软在地上,惨叫连连,浑身抽搐不止。
    看着目前的状况,我一阵发懵。他们俩人的对话,我听得云里雾里。现在咋又莫名其妙的打起来啦?

    李钰的惨叫愈发的撕心裂肺了,我回过神来。发现李钰身体上皮肤竟然开始像玻璃那样龟裂、然后脱落,露出肌肤下面猩红的肌肉。肌肉表面再次迅速的生出皮肤,新的皮肤上满是红斑,生满红斑的皮肤再次龟裂脱落……周而反复……
    看着李钰现在如此惨不忍睹,我忍不住冲着警探吼道:“你住手!”
    与此同时,大黑亦是有所动作。只是,它竟然没有攻击那变态的警探,反而对着惨不忍睹的李钰狂吠不止。
    警探并没有停下手头的动作,他依然用那小铜镜照着李钰。他只是淡淡的瞟了我一眼,而后对大黑赞叹道:“好狗,真是条好狗。只是没跟对人,以后愿意跟着我吗?”
    警探的话语,令我对大黑的行为很是愤怒。
    我朝着大黑吼道:“你他妈的咬谁啊?你别乱咬啊?”
    结果大黑根本对我不闻不问,依旧在对着李钰乱叫,甚至扑到李钰身上,要对李钰下口。警探向我嘲讽道:“傻逼。”
    我明白了,大黑是一条通灵狗,它天生对邪物敏感。而李钰就是邪物,但她不是普通的邪物,警探也称李钰为“逆天的阴神”。所以,李钰曾将才可以在大黑面前很好的伪装着自己。可是,现在李钰被警探的那面铜镜所压制,暴漏出了邪物的气息,所以大黑才会对她有攻击行为。
    看来,是不能指望大黑了,它毕竟只是一条狗。
    我四下观望一阵,然后把墙角的一小盆仙人球抓了起来,向着警探冲去……结果警探根本看都不看我一眼,只是随意的抬腿一瞪,便把我踹出了老远。我手里的那盆仙人掌,本来是想砸到警探脑袋上的,现在却从手里脱落,摔在了地板上,摔了个稀烂……在剧烈的攻击下,我灵魂自然的震出体外。
    灵魂归体,我发现大黑竟然已经龇牙咧嘴在李钰的胳膊上啃噬起来。
    我当时那个着急呀,对大黑破口大骂:“狗日的大黑,你他娘的恩将仇报啊,你想想那天晚上追那只黑猫,是谁救了你?”现在想想,我当时骂得挺搞笑的,大黑是条狗,它肯定是狗日的呗。
    我骂的虽然挺脑残的,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让你不得不承认,我这一骂,还挺见效的。
    大黑愣了一下,然后便回过神来,扑到了那变态警探身上,一口咬住了警探的小腿。

    警探低头看了一眼大黑,也不理会自己被咬到的小腿,只是一脸疑惑道:“这是一条通灵狗,却又如此有灵性,这不科学啊。”
    疑惑了一阵,他开心的笑了,“看来,我今天收获不小,我又多了一项研究的新内容。”
    猛然间,他从衣服内兜里摸出一张巴掌大的黄色纸条,就像上次所见的李钰她妈拿出的纸条那样,上面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
    这纸条在警探的手里诡异的自然起来,而那烧出的纸灰居然奇怪的没有四散开,而是一股脑的落在了警探的手里。
    从始自终,警探都没有停止用小铜镜对李钰的照射。他刚才操控那张纸条的时候,也是用的另一只空闲的手。
    “你真坚强,直到现在都不显形。可是,我等不及了,我要快点解决掉你,赶着回去搞研究。”警探一面对李钰说道,一面把手里聚集的纸灰抹在了铜镜上面。
    顿时,李钰的惨叫声更加剧烈,而她身体上新皮肤的生长速度,渐渐的无法赶上就旧皮肤的脱落速度。皮肤下面的肌肉逐渐的完全暴漏在体外,紧接着,那些肌肉竟然也开始脱落,里面露出了一些磷光闪闪的东西。
    当时,对于李钰身体出现的这种奇特现象,我也无暇多想。因为,李钰那阵阵惨叫,令我提心吊胆,目呲俱裂。
    “大黑,咬他啊,狠狠的咬啊。你可是连手铐都能咬断的啊,现在怎么这么怂啊。”我焦急的对大黑催促。
    大黑听了我的话,更加卖力的在那变态警探的小腿上啃了起来。可是,这家伙的腿似乎异常坚硬,居然一直没有被咬破的痕迹。
    就在我心急如焚,却又束手无策的时候。
    李钰微弱的声音传来:“我的引路人,她来自五台山的大庙。我和这个男人的事情,她知道……你这样滥用私权,她不会放过你。”
    李钰的声音虽然微不可闻,但那警探突然像是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迅速收回了铜镜。

    警探一脚把咬在自己腿上的大黑甩出老远,陷入了沉思。他皱着眉头,满脸的周围再次挤压到了一起。
    沉思了一阵,他慢慢的走到李钰那残破不堪的身躯旁,踹了踹李钰的身躯,他开口道:“好吧,既然是五台山大庙里的人,我就给个面子。但是,程序还是要走一遍的,我现在以裁决者的身份,对你进行审讯。”
    警探说着,蹲在地上,瞅着李钰的脸,问道:“为什么要和那凡夫俗子有染。”
    “因果阻碍。”李钰答道。
    “那为什么把自己的魂力给他。”警探再次问道。
    “纯属意外。”
    警探站起身来,看起来似乎有些沮丧,他叹道:“好吧,放过你。真是扫兴,本来以为又可以搜集到一些魂力的。”
    李钰现在看起来应该是脱离了危险。我放下心来,开始思考着警探和李钰的对话,希望可以从中发掘出一点什么。什么是因果阻碍?李钰的引路人就是李钰她妈吗?她是五台山大庙里的……邪物?
    这时候,那警探突然走到我身前,一把把我提了起来,说道:“现在我没什么事儿了,咱们走吧。”
    现在,我才猛然醒悟。李钰确实是没事了,可是那变态警探,从来就没有说过,会放弃对我的研究。我似乎应该担心一下自己了。
    李钰的身体目前已经再次自行修复了过来,新生出的皮肤上虽然满是红斑,但总算是把暴漏在外面的肌肉包、以及那种奇怪的磷光闪闪的物质包裹了起来。只是,李钰的体态看起来比以往更加虚弱了。
    李钰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她看着警探,问道:“你怎么还要带他走?我已经告诉你了,他对我有因果阻碍。”
    警探呈现出一脸迷茫之色,依旧是装出来的。他大呼小叫道:“我有说过不带他走吗?我只是放弃了对你的裁决。带他走,不算事滥用私权吧?即使你的引路人是五台山大庙的,她去灭绝师那里给我穿小鞋,也无话可说吧。”
    李钰沉默了,她闭着眼睛,似乎在作出什么打算。最后。李钰猛的睁开眼睛,对警探说道:“你想要魂力?是吧?你要多少?我答应给你,你放过他!
    本帖书名《我的诡异女友》。没人气啊?弃帖子了,谁想继续看,百度一下“我的诡异女友”就可以找到这本书。
    作者:王小弓 时间:2014-01-01 11:58
    李钰最终还是主动提出要献出魂力给那警探,那逼警探瞬间就再次兴奋起来了。
    我焦急的制止道:“不要啊,李钰。”
    “闭嘴吧你,你他妈的以后别跟我多事。”李钰冲着我淡淡的骂了一句,便转身要回卧室。我知道,她是要回卧室,凝聚那种富含魂力的石头去了。
    “18块魂力石,要纯度高一点啊。”那警探看着李钰嘱咐道,双眼直冒精光。
    我不知道18块魂力石,到底要损耗多少魂力。但我知道,李钰目前已经虚弱到极致的身体,一定不能再损耗哪怕一丝丝的魂力了。
    我狠狠的挣脱那警探对我的束缚,一个箭步,冲到李钰身前,一把拉住李钰。
    “你不要再损耗魂力了。我跟他走,我让他好好研究我,被研究一下,又不一定会死啊。”我拉着李钰的胳膊,希望可以制止她的行为。
    李钰冷笑一声,甩开我的手,说道:“逗逼。”
    “你真是个逗逼,我损耗魂力,是为了我自己。你的死活跟我没关系,懂了吧?”
    李钰的话令我感到一阵莫名其妙,但我来不及做出太多的考虑。只是稍微的愣了一下,我便回过神来,朝李钰吼道:“你才是逗逼呢!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损耗魂力,你如何压制纯阳体质?你是要找死吗?”
    然后,我不由分说的把李钰挽到了怀里,搂的紧紧的,制止她作出任何行为。她目前体质很虚,根本无法挣脱我,只能一个劲儿的挣扎。
    这时候,一旁的警探突然一阵阴笑,他慢慢的走过来。一把将我和李钰扯开,狠狠地把我摔到一边,笑眯眯的看着看着李钰说道:“纯阳体质?听起来你为那家伙编造了一个很二逼的谎言呢,那个阻碍你未来成就的家伙果然是一个逗逼。”
    “闭嘴,你还要不要魂力了?”李钰呵斥道。
    警探不再说话,无所谓的耸耸肩。然后推开卧室的门,冲着李钰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李钰的默默的走进卧室,关闭了卧室的门。
    我刚刚被警探那么一摔,又来了一次灵肉分离。看着目前的情况,我慌忙灵魂归体,扑到卧室的门上,拼命的拍打着门板。
    “李钰,你出来啊,你他妈的别这么傻逼……你出来……”我向着卧室吼道。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就像见着邪物的大黑一样疯狂。

    但是毫无疑问,任凭我如何吼叫,都是无济于事。李钰铁了心的要自虐了。
    倒是那警探,看起来似乎颇为焦急,他一把我把提起来,扔到一边,又追上来,狠狠的补了几脚,骂道:“你一直吼你妹啊,给老子安分一点。”
    自从那警探到了我家以后,短短的几个小时时间,不知道揍了我几次了。我一直觉得自己干不过他,一直忍着。但是,现在我媳妇又被这狗日的警探逼成这样,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在那一刻,我决定豁出性命了。
    任凭这变态警探把我虐了个千百回,反正我就是没完没了的冲上去跟他干。
    可能我当时实在太过惨烈吧,大黑好像都看不下去了,“汪汪汪”的吼叫着,冲上来给我助阵。
    ……
    即使是二对一,但结果是毫无疑问的。他妈的那警探估计是会点功夫,打起架来太生猛,分分钟的时间,我和大黑被揍的鼻青脸肿。也亏得这变态警探想要研究和我大黑,可能我们的研究价值还挺大吧,他一直没下死手。
    我当时也是吃准了警探不会下死后,不管身上被揍的如何疼痛,我都忍着冲上去干丫的干。我是这样想的:麻痹,老子既然打不过你,干脆就一直让你打,等你丫的打累了,老子就逆袭。
    最终,警探并没如我所愿,他不知疲倦的虐着我,最后可能是打的烦了,说出一句令我出乎意料的话:“你他妈的还真是个逗逼,为了一条鱼这么拼命?”
    警探的一句话,令我呆在了那里。鱼?他是说李钰吗?李钰是条鱼?
    “你说什么?什么一条鱼?”我疑惑的问道。
    警探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眯眯的看着我:“你看,现在安分下来多好呢。你吵吵闹闹的,会影响别人凝聚魂力石呢……一会儿,如果那新鲜出炉的十八块魂力石纯度不高,我可是会很生气的。”
    “你他妈的说清楚,谁是一条鱼?”我继续问道。
    “哦,对了,你这个逗逼一直都被蒙在鼓里呢。”这警探又刻意的拿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阴阳怪气的说道。

    “纯阳体质?虽然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蒙骗你的,但我要告诉你一个事实。什么纯阳命、纯阴命,都是江湖骗子蒙骗人的伎俩。我不知道阴神是如何蒙骗你的,也不知道她目前是以什么关系和你相处在一起……但是,这些对你来说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是阴神。”
    “我知道她是阴神,我是问你,你说谁是一条鱼?”
    警探愣了一下,随后便开怀大笑。那样子,就像听到了世上最搞笑的笑话一样。
    “我忘记了告诉你了,在这个世道改变之前,我们称呼阴神为精怪。现在你明白了吧,她就是一条鱼,一条鲤鱼,一只鲤鱼精!”
    警探的话,就如同晴天里的一个霹雳,震的我喘不过气来。
    警探看起来不像是说谎,但我却打心底不愿意相信警探的话。我对警探说道:“你瞎说你妹啊,李钰和其它阴神不一样,她不是精怪。她是人,她激发魂力是为了压制自己的纯阳体质。”
    “人不可能成为阴神的,因为连我这样的天才,至今都没有探索出激发人魂力的方法。如果人的魂力那么容易被激发,我也不用大费周章的找到你,并对你准备研究了。人的魂魄一旦壮大,就会灵肉分离,就此死去,重新轮回,这是常识。但你打破了这个常识,让我看到了激发人魂魂力的希望,所以我才这么想要研究你。”

    警探一次一次的解释,让我逐渐的冷静下来。我想起了几年前,我一个表叔承包了一处鱼塘,专门养鲤鱼,我过去帮了几天忙,顺带了解了一下鲤鱼的基本习性。鲤鱼喜弱光,这和李钰讨厌强光不谋而合。李钰听力敏感,怪不得李钰受不了太强烈的噪音。
    而且,那警探拿着那面小铜镜照着李钰的时候,李钰的皮肤、肌肉频繁脱落,最终里面露出一些磷光闪闪的东西。现在想想,那分明就是鱼鳞。
    我正发呆呢,那警探又发话了:“我的话,你想明白了?”
    “我跟你说啊,那鲤鱼精想要正式成为阴神,必须断了一切因果。她跟你有因果呢,所以她才会一直保护你,你要死了,她无处了结因果,就成不了正儿八经的阴神了。所以,现在你明白了,你别瞎鸡巴闹了,她损耗魂力是为了自己,不是为了你,你只是意外受益者。你安分点,别影响她凝聚魂力石,如果魂力石纯度不高,我饶不了你啊。”

    我呆呆的看着警探,他把这些话告诉我的时候。
    我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件事情。那时候,我爹妈是虔诚的佛教信徒,只是后来他们发现村子里李阿婆请来的山神比佛主更灵验,便改信山神姥姥那狗日的了。不过在我爹妈信仰佛教的那些年,幼小的我天天耳濡目染,一直对“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句话情有独钟。
    有一次,我在我们村口玩,看见村里一大叔刚从村外的河里捞回一条大鲤鱼。由于小时候被佛教思想严重熏陶,我妈每天给我讲的故事,都是佛教那些僧人善事。我当时想也没想,就用自己那辆小三轮踏板车玩具,跟人换下那条鲤鱼,去村外河里放生了。
    现在想想,李钰莫非就是那条鲤鱼?俺就是那时候跟她结下的因果?
    这时候,我的内心一阵混乱,不知道瞎逼想了些啥。
    首先我想到的是,榜上这种妖精媳妇,她还是来跟我了结因果的,我会不会像一些民间传说中的男屌丝那样,在神通广大的媳妇的帮助下,开始飞黄腾达。
    后来我又一想,李钰将来成就阴神,会不会和那狗日的山神姥姥一个尿性?
    ……
    这时候,卧室的门开了,李钰自卧室走出,她的体态看起来更加虚弱了。
    “十八块魂力石,已经凝聚好了,你去里面自己拿。”李钰有气无力的对警探说道。
    警探点头哈腰的向卧室走去。而我,则迫不及待的向李钰问道:“你是一条鲤鱼?”
    李钰听闻,看了一眼警探,一下子呆在了原地,有些失神的样子。
    刚刚走到卧室的门口的警探,耸了耸肩,说道:“抱歉,他刚才实在太吵闹,所以我给他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
    看着李钰的样子,我想起了那时候她在她家门口的哭泣:“我不是邪物……我可以不是邪物的……”她那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我忍不住起身拉住李钰的手,嘴里蹦出一句话:“人家许仙那么怂,都敢日大蛇。我日条鲤鱼,无所谓啦。”
    此贴已太…………但此作品没有太……百度“我的诡异女友”就可以找到这本书了。这书在天涯没啥人气,懒得在天涯发了,浪费精力。
  • 首页
  • 上一页
  • 22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王小弓2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30天 / 跨度29天】
    • 开贴:2013-12-02 19:44
    • 更新:2014-01-01 11:58
    • 阅读:79885 回复:733 楼主:204
    • 字数:约105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