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短信 —— 我身边的恐怖经历,已经逼疯了一个同事(山寨续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兔子跳钤铛 时间:2010-07-28 15:59
    等斯琴拿了房卡,我急匆匆赶着要上电梯,好到房间洗个舒服的澡,她却又拖住我的手,笑着说:“先别急,陪我在大堂坐一会儿。”

    我忍不住抬起头来,仔细端详她那张笑容可掬的脸,想从她的每一个表情中找到哪怕是一丁点的线索。

    她忽闪一下眼睛是如此安详的看着我,我简直快他妈的抓狂了,心底的直觉和之前的经验一再告诉我,肯定没什么好事,日,这娘们今天到底演的哪出啊?

    斯琴拉着我,到大堂右边的沙发上坐下,然后目光温柔的问我:“累了吧?”

    我不自觉的低头看看自己,再看看周围,好象都没有什么特别不对劲的地方啊,“累....倒是不...累,就是有点惊魂未定的.....”一边说,一边在心里算着这是她第几次问我累了,这个蒙古女人是不是吃错药了?

    “你也这样啊?”她收了下笑容问,“什么样?”我假装糊涂,斯琴一瞪眼“惊魂不定啊”

    “那当然了,你突然对我这么好,我当然惊魂不定啦”说完,看着她上当的样子,我终于找回点感觉。

    她娇嗔的打了我一下,“我什么时候对你不好啦?”又意犹未尽的,“老娘对谁都没有对你这么好。”

    然后,忽然变了个腔调问我:“小安,你有没有感觉到?”

    我故做神秘的凑上去,压低声音:“感觉到了”

    斯琴本来有点严肃,一看我这样,还是忍不住扑哧了一下,再次打了我一掌:“正经点”

    “我很正经啊!”。我心说,你个蒙古妞不要装神弄鬼的就好,我现在是身心俱疲,只想找张温暖的大床,一觉睡到老六他们家的母鸡打鸣才解乏。

    斯琴的手不知怎么就拉紧了我的手:“小安”--我疙瘩了一地。“我总感觉到那个黄淑芬还在什么地方等着我们。”
    作者:兔子跳钤铛 时间:2010-07-28 16:05
    斯琴这句话一说完,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肥猫已经开始在袋里躁动起来,大堂里不知哪部电话也突然之间响了起来,钉铃钉铃的声音在这个本就空旷寂静的空间里显得异常刺骨。

    我们坐的沙发,在大堂的右侧,柔软的米色皮质沙发,我本来是半躺在上面,为了凑近斯琴,坐起来一半,我的脸刚好对着大堂外沿的玻璃隔墙,就在铃声响起的一刹那,我瞥见一个倒映在玻璃上人影从我身后一闪而过,我下意识的一回头,却只看见柜台中一个服务生接起了电话,铃声在这一刻嘎然而止。

    我打一个冷颤,突然觉得手上一痛,回过头来,只看见斯琴瞪大了眼睛盯着我背后,手却紧紧的掐着我。

    “怎么了?”我强做镇定的问,心里却唏哩哗啦的骂了个痛快,他妈的臭娘们,不好好回屋睡觉,偏要在大堂坐坐,坐你个大头啊,看看,出状况了不是?

    “喂,你好,这里是皇光酒店,喂,...喂...喂....”--黄瓜酒店啊?--听起来应该味道不错啊,我竖着耳朵听着总台传来的服务生的声音,好象也听到电话那头的忙音...
    作者:兔子跳钤铛 时间:2010-07-28 16:08
    斯琴这时候突然冒出一句:“是她!”

    她的眼睛还是直直的盯着我身后的某个地方,手依然掐得我生疼。

    我倒突然间没有了刚才电话铃响起时从心底冒出的那种寒意了,虽然这一切的一切显得那么的不自然,但是此时的我只有一个念头:回屋睡觉!

    我在她眼前晃一晃手,“喂!”我打算直截了当“中邪了啊你?还想不想洞房了?”

    斯琴终于把目光转到我的身上,“真的是她!”

    我故做淡定的问“谁啊?”

    “我感觉到了,一定是她!”斯琴自顾自的叨叨着,原先那种无拘无束,天不怕地不怕的草原悍妇的架势早已荡然无存。

    他妈的,还是赶紧洗洗睡吧,我一把拖起她,上楼,睡觉。
    作者:兔子跳钤铛 时间:2010-07-28 16:10
    日,他们叫你跌,你就跌得很惨
    作者:兔子跳钤铛 时间:2010-07-28 16:13
    我拉着斯琴,想赶紧上楼,两部电梯却奇怪的都停在了13楼,我按下键,好一会那盏灯才开始缓慢的往下移动,斯琴回过点神来,正在旁边整理着肥猫的临时住所,肥猫憋了好久忍不住哼哼叽叽的,还好,周围没别的人。

    电梯到了,但又过了一会,才缓缓的打开门,就像有人在里边拉住门一样,但开了门的电梯里,空无一人。

    电梯停在了5楼,我们的房间是502,让我想起某种胶水,走道里空荡荡的,地上铺着暗红色的地毯,日,我讨厌这种颜色,它让我想起写在那张发票背后的字。

    斯琴看起来也不喜欢,她和我一直都没说话,只是努力的找着502的门牌,按理说这个房间应该最靠近电梯,可是在电梯这头我看到的门牌是520,还差点让我看花眼,这么说来,502应该是在走廊的尽头了。

    楼层服务生不知在哪,反正我连鬼都没看到一个,日不死的,也说不定还真有那么一个...

    斯琴紧挨着我,缓步走过静悄悄的过道,两边的门死气沉沉的关着,背后一点声音也没有。

    这么晚了,就算有人可能也睡了吧,我脑袋里转着这样的理由,努力告诉自己:一切正常。真的正常吗?鬼才知道

    日,斯琴发出一声欢呼,却吓了我一跳:“502!”我转过头,房间的铭牌在灯光下闪亮-502。

    作者:兔子跳钤铛 时间:2010-07-28 16:21
    日,他们叫你跌你就跌啊
    作者:兔子跳钤铛 时间:2010-07-28 16:33
    这日不死的电子门锁插了七、八次绿灯才亮,我差点就一脚把门踹了。

    推门进屋,第一件事就是关门放水,刚才不觉得,一打开门突然就觉得涨得难受。

    放完水开门,斯琴已经把肥猫从包里放了出来,这家伙估计也憋坏了,我才一开门它就冲了进去,也是唏哩哗啦一通,看它那样子,比我还爽。

    斯琴站在窗前,回头叫我“小安,你快来看!”我走近一看,窗外一片灯火,我突然感觉从来没看过这么漂亮的灯火,我们好象一下子从异境回到了人间,那个幸福啊。

    不过幸福好象总是短暂的,就那么两三分钟,斯琴又神经经的跳起来,拔掉电话插头,电视插头,检查门锁,上好门扣,就差没搬桌子抵门了。

    “你干什么啊?”我明知故问,“小心点好”斯琴说:“我还是不放心”

    “没什么的,别自己吓自己了好不好?”我还是一副道貌岸然的嘴脸。

    “刚才在大堂,我看见她了”做完这些,她很认真的看着我说:“就在你背后的角落里”

    虽然已经是在房间里,可我还是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下。

    “你别乱说”我语气迟缓的说,斯琴凑近我:“我肯定,她刚才就在那里,就在你背后!”

    窗外的灯火这时候突然又变得遥远暗淡,日不死的,她应该不会是故意吓我吧?

    就在这时,没有任何征兆的,门响了,“笃笃笃...”
    作者:兔子跳钤铛 时间:2010-07-28 16:35
    “谁啊?”沉默了数十秒,当敲门声再次响过,我终于问了一句。

    门外一片寂静。

    说实话,在问之前我就想过了,敲门的应该是楼层服务员,所以,我也准备好了去开门的。

    可是现在,门外一片寂静。

    “是谁啊?!”我加大调门,同时走到门边,手里不忘抓了个木衣架,用来壮壮胆

    门外一点声音也没有,就像从来没有人敲过门一样。

    日不死的,我感觉自己的两只脚有一点点发软,背上却凉嗖嗖汗津津的。

    我回头看了看斯琴,她正惊恐的望着我,肥猫蜷缩在她怀里,低低呜咽。

    “谁在敲门?!”我听出了自己声音中的颤动。

    突然之间,隐隐约约的,我仿佛听到一种声音,一种遥远纤细的声音,却又那么震憾“嘀嘀..”
    作者:兔子跳钤铛 时间:2010-07-28 16:37
    不用回头问斯琴我也知道,这他妈的不是幻觉,虽然我还是回过头去,斯琴理所当然如同快要窒息似的点了点头。

    “嘀嘀”声音再次响起,像触电一样往后抖了半步,传说中的含笑半步颠可能也不过如此而已。

    耳边传来斯琴的一声尖叫:“我日.....”中间夹杂着肥猫的一声惨吠,“汪....”

    我犹豫了有几分钟,想着到底该不该爬上床去蒙头发抖,老老实实等待明天的太阳照进来,好奇心和面子终于还是占了上风,我一伸手拨开了门扣,啪的一下,就象拨开一块烧红的烙铁。

    背后传来蒙古女人的一声大叫:“别开!”可是,晚了,我扭住门锁用力往后一拉,房门大开,那一瞬间我举着木衣架一虚晃一枪,身体却往门后一闪,“啊”斯琴毫无疑问的发出一声怪叫,然后就无声无息了。

    看到没什么长发利爪白衣一类的东西出现,我慢慢往门外探出头去,寂静的走廊还是空无一人,502对面501也紧闭着房门,除了一股淡淡的空气清新剂混合着不太新鲜的空气的味道,什么也没有,慢着,“嘀嘀”

    我的心跳还没有从刚才的震荡中回复正常,突然又开足加力升了上去,日,今天不把我吓死看来是没个完了。

    “地上!”斯琴嗓音有点哑了,我神经麻木的回过头,看见她的手指指着门口的地面,我看过去,日不死的红地毯上竟然端端正正放着一个手机,“嘀嘀”,一部白色的夏普9020C...
    作者:兔子跳钤铛 时间:2010-07-28 16:39
    现在,这部9020C被包在一个皱皱巴巴的浴帽里,面目惨淡的出现在桌子上,它的哼哼已经停止了,电池,包在另一个更皱的浴帽里。

    就在刚才,它还面目狰狞的不停叫唤,我站在那里,虽然心跳如同蹦极般严重超标,大脑总算还是歪歪扭扭的坚持了下来,我抖着手,心惊胆颤又小心翼翼的用一块毛巾包住嘀嘀个没完的夏普,一把把它拽了进来,剥皮拆骨,那边斯琴手忙脚乱的关门,放狗。

    这会,肥猫在脚边急躁的转着圈,斯琴坐在我对面,低头看看沉默的9020C,又看看神魂颠倒的我,我知道她想说什么:“这下你信了吧?”

    我没有一点说话的欲望,因为大脑正在一片混乱中哔哩啪啦的敲着键盘,老天,刚才如果真的是黄淑芬小姐,那么她现在会在哪里?我惶恐的四面一望,就在这时,仿佛故意要再往我疲惫的神经上再加点铅坠,一阵风不失时机的吹动了窗帘,灯光也好象突然一暗,斯琴,发出了她的第不知多少次娇呼,我的手又留下一片掐痕。

    同样的,当这一阵知味的冷风吹过,另一个问题也浮现了:刚才如果不是黄淑芬女士,那么又会是谁?
    作者:兔子跳钤铛 时间:2010-07-28 19:33
    谢谢民工支持,一定战斗到底,争取早日结束,欢迎常来
    作者:兔子跳钤铛 时间:2010-07-28 19:35
    我突然冒出个连自己都他妈的惊讶的想法:想把刚才被我剥皮拆骨的那部9020C重新组装起来,看看里边到底有什么,不过,这倒不是因为我的胆子大,只是我突然觉得有可能从里面找到点我急于想知道的东西。

    于是,我对斯琴说:“我想把这玩意重新装起来。”

    斯琴意外的没有反对:“其实我也刚好在这样想。”
    看来草原人民的彪悍并不是这么容易被吓跑的,她之前的反应也只是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漂亮的女人的正常反应罢了。

    之前,我已经仔细看过了,那部9020C是崭新的,上面并没有明显的指纹,我当时下意识的用毛巾包住它现在想来其实是隐含着某种目的的,但这会好象也没有这个必要了。

    我动作缓慢的掀开浴帽(那是情急之下找到的有袋子功能的唯一东西)把手机和电池都掏了出来,尽管是想好了的,但是我肯定,就在我把手机拿出来的那三二一的时间内,斯琴和我都屏住了呼吸,以前在电视上看过炸弹专家排爆的情节,大体上也跟这差不多吧。

    手机确实是崭新的,银色边条衬出它的柔美,如果不是这该死的短信,说不定我会喜欢上它,虽然我从不喜欢翻盖手机总像个河蚌似的张嘴闭嘴个没完。

    电池装好,我看了斯琴一眼,她一句:“开吧!”然后就跟等着算命先生解签一样,抓起个枕头,瞪着个眼睛,接着又把屁股挪远了些。

    我站起来,咳嗽一声,就像唱歌之前清嗓子一样。然后又坐回去了,因为站起来以后才发现我那日不死的脚还有点发软。

    日!真他妈是个该死的想法,但到了这份上,我也只能咬牙出手了。随着一段不知怎么形容的音乐,屏幕亮了,斯琴脖子伸得老长,和我一起瞪着,然后就像之前已经知道的一样,短信满满。

    我随手翻开一条,没有悬念,还是那句:“今晚吃什么?”但接下来,就非常奇怪。

    上面显示的发信人,居然是“席克斯”,老六!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兔子跳钤铛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65天 / 跨度215天】
    • 开贴:2010-07-28 15:59
    • 更新:2011-03-01 11:18
    • 阅读:98578 回复:907 楼主:210
    • 字数:约76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