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恐怖小说)老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lijianguo056 时间:2009-12-12 08:52
    (恐怖小说)老王

    老王的老伴在天色仍然暮色笼罩的清晨去世了。
    老王只觉得身边的她身体越来越凉了。
    他知道她是活不了多久的。
    家里棺椁是早已经备好了的。
    老王在黑暗中。
    在暮色笼罩的清晨中摸索着穿好了衣服。
    找来手电筒,
    照亮了自己家园子里。
    找了原来在食品站干屠宰时候的一套家什。
    水管子一会就接好在水龙头上。
    他把老伴从床上“请”到了园子里了。
    “对不起了……!”
    拔开老伴的衣服。
    里面是洁白的肤肉。
    没有了生命的体怔,肤肉煞白没有一丝的血色。
    老王在食品站干了许多年的屠宰员,虽然现在退休在家也许多年了。
    他发现他的手艺还是没有怎么退却:开膛剖肚,“清理”肠胃的一切还算来的顺手。案板上的手艺也做的来。

    天,大光明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一切。
    老伴的尸体他已经一块一块都切好放在冰箱里了。
    开始煮了早饭,也顺便煮了老伴的一快肉。
    照例盛了两碗。
    “吃吧!”
    “吃完,你收拾,我要出去遛遛湾了,中午烧好了等我回来吃啊。”

    “老王早啊,怎么有时间出来遛湾?”有人和他打了招呼。
    “有时间了,以后有时间了。”
    “老伴身体好了?”
    “身体好了!”
    他不愿意和这个人再说什么话了。
    就走了。
    有许多人围在不远的一处,看起来是有热闹的一处。
    老王原来就喜欢热闹,只不过这许多的日子没有凑过热闹了。

    他走了过去,是一帮人在看两个人下象棋。
    老王也喜欢下象棋。
    那两个人,有一个人下败了就主动让老王同那胜利者下了。
    老王的棋风和水平都好。
    一个上午别人换了一岔又一岔就是没有人来替换老王。
    已经临近中午了。
    他又“打败”了一个对手。
    “老王我同你下!”又有一位挑战者。
    “不来了,不能来了。”
    “你老伴是不是烧好了锅等你回去吃。”
    “是的,是要回家吃饭了,不能让她一个人在家久等。”
    说完起身离开了棋桌。
    他把老伴的肉吃的干干净净,骨头上是一丝的肉都没有。
    吃完了肉就把干净的肉骨头用保鲜袋,包裹好又放在冰箱里,向保管的一件宝贝。
    中午睡了一会,起来就出门玩耍了。
    下了两盘棋,又同别人打了一会羽毛球。
    不远处有一个人很吃力地拉一张平板车,是一个上坡。
    他丢了羽毛球拍过去帮了把手。
    那人对他说了声“谢谢了。”
    “没事!去吧!”
    “我家就在前面,走上家去,喝两盅?”
    “不去了!”
    “哦,这都不晚了,我也要回家吃饭了,我家的老太婆烧好了,不回家吃会骂的。”
    “好,那你去吧,以后有机会在再一起喝。”
    “好。”
    “说好了?”
    “说好了。”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作者:lijianguo056 时间:2009-12-12 15:48
    (恐怖小说)老王

    一天,
    老王在外面走的时候,一个小女孩子在一面墙角哭泣。
    “孩子,怎么在这里哭啊?”老王走了过去和蔼问。
    “我认不得回家了。”女孩停了哭,抽泣着说。
    “你家大人呢?”
    “我和他们走丢了。”
    “你家在那里?”
    “我家在梧桐村。”
    “梧桐村?那里到这里有几十里路。”老王在心里暗暗的想。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认得回家。”
    “爷爷送你回去好不好?”
    “好!”孩子看见有人帮助也就不再哭泣了。高兴的站起来就跟着老王走。
    老王领着小女孩坐了一程汽车。
    下了车孩子说:
    “爷爷我饿。”
    在一家小商店老王给孩子买了一些饼干。
    “爷爷你不饿吗?给!你吃。”孩子吃了几块饼干之后,把饼干递给老王。
    “爷爷不吃,奶奶在家烧好了饭等爷爷回去吃呢。”
    “爷爷我走动了。”他们俩走了很久路途孩子说。
    “来,爷爷背。”
    “奶奶一定很好?”孩子爬在老王宽阔的脊背很舒服,就想说几句好话哄哄老王。
    “奶奶是好,我走再远到了晚上就想回家了。”
    “我也是的,他黑了就想家了。”
    “走累了,在床上一躺,你的那个奶奶就过来给我把鞋子脱了,让我洗了脚。给我揉揉酸痛的脚。说是我走的路太多了。到家了要让我舒服。”
    老王把孩子的身体向上掀了掀。
    “我的心里别说多舒坦了,有时候就这么睡着了。外面什么烦心的事情都不考虑了,也什么烦心的事情也都没有了。”
    “奶奶说我是一帆小破船,回来就是让她修补的。把‘船帮’拿一块自己家里的‘木块’补上。‘船帆’破了拿自己家里的‘布’给缝补上就又能开了……。”
    “我知道了爷爷是一条小破船。”
    “爷爷是一条小破船。奶奶就是这样说的。”
    “不是!爷爷不是小破船,爷爷是新船。”
    “爷爷是破船,也是新船。”
    “爷爷到了!”孩子突然高兴的指着前面的一户人家大声叫嚷。
    那户人家有两个人在外面看见了就急忙的跑了过来。
    “我的乖乖,你搞那里去了?”
    那两个人过来,一个人从老王手里接过孩子就说。
    “可吧你爸,你妈急坏了。”
    “孩子他爹块打电话对他们说一下……说孩子回来了。”
    “这位是……?”这时候他们才注意到老王。
    “爷爷!”老王还没有来的及说话孩子已经代为回答了。
    “爷爷快进屋坐!”
    “不了,孩子安全到家,我也要回去了。”
    “看,天都黑了,在这歇一晚吧?你看我们也不知道怎么报答您老。”
    “说什么报答,孩子好就最好。”
    “我不回去,我家的老太婆是不睡觉的。”
    说着老王就在走回程的路了。
    “你在这里吃过饭再走?”
    “老太婆早就烧好了,在家里等着呢。”

    老婆的尸块被老王吃完了。
    他把老婆的骨头从冰箱里面都取了出来,累累白骨,按照人体本来的样子恭恭敬敬地完完整整的都摆设在棺椁里面。
    他原本有睡眠障碍家里备了许多安定片有几瓶这时候他都把它们拿了出来。
    “老婆啊,我可以陪你一起睡了。”
    老王把那几瓶安定片都吃了。
    穿上寿衣也躺进了棺椁,把老婆的头颅抱在胸膛上。
    “老婆啊,现在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了;你的血肉都成了我的血肉了;我的血肉都成了你的血肉了。”
    睡意渐浓,慢慢的老王合上了疲倦的双眼……。(完)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作者:lijianguo056 时间:2009-12-13 15:24
    (小说)艰辛
    (上)
    妇人感到很累。
    每次房事以后她都是感觉到很累。
    慢慢的妇人睡去了。
    妇人做了个梦。
    梦中,
    妇人赤露着身体,从海洋中救出一个裸着的男人。
    男人发疯般向她追赶,她拼命地向前奔逃。
    她身体发软摔倒在柔软的沙滩上,没有了爬起来的力气。
    这时候她的手中突然的多了一把刀……。
    男人追来了,她向男人的腹部很很的就刺了过去。
    男人倒了下去,海洋的水都红了。
    一个鲜红巨浪向她劈头盖脸了打压了下来。
    这个梦很恐怖。
    以至于第二天早晨起来,
    头眩晕,还想吐。她想吃酸的。
    到了医院检查她早已有了身孕。

    孩子在她的肚腹里辗转反侧。
    “孩子在动!孩子在动!”
    “孩子他爸你快来……!”妇人使劲的招着手把丈夫从工作的地方召唤过来。
    “快过来,快过来!”
    “干什么?”
    “快抹抹,小孩在里面动弹呢?”
    “是的耶,他还真能折腾。”
    她把头枕在丈夫的身体上一脸的幸福。
    她觉得她真伟大她正在孕育一个全新的生命,是一个伟大的事情。

    肚子一阵、一阵的疼痛。这疼痛间隔越来越短。
    “快要生了,送医院。”
    医生把妇人推进了产房。
    “用力,再用力……。”
    妇人下体一种撕裂的疼痛。(未完,待续……)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作者:lijianguo056 时间:2009-12-13 15:35
    (小说)艰辛
    (上)
    妇人感到很累。
    每次房事以后她都是感觉到很累。
    慢慢的妇人睡去了。
    妇人做了个梦。
    梦中,
    妇人赤露着身体,从海洋中救出一个裸着的男人。
    男人发疯般向她追赶,她拼命地向前奔逃。
    她身体发软摔倒在柔软的沙滩上,没有了爬起来的力气。
    这时候她的手中突然的多了一把刀……。
    男人追来了,她向男人的腹部很很的就刺了过去。
    男人倒了下去,海洋的水都红了。
    一个鲜红巨浪向她劈头盖脸了打压了下来。
    这个梦很恐怖。
    以至于第二天早晨起来,
    头眩晕,还想吐。她想吃酸的。
    到了医院检查她早已有了身孕。

    孩子在她的肚腹里辗转反侧。
    “孩子在动!孩子在动!”
    “孩子他爸你快来……!”妇人使劲的招着手把丈夫从工作的地方召唤过来。
    “快过来,快过来!”
    “干什么?”
    “快抹抹,小孩在里面动弹呢?”
    “是的耶,他还真能折腾。”
    她把头枕在丈夫的身体上一脸的幸福。
    她觉得她真伟大她正在孕育一个全新的生命,是一个伟大的事情。

    肚子一阵、一阵的疼痛。这疼痛间隔越来越短。
    “快要生了,送医院。”
    医生把妇人推进了产房。
    “用力,再用力……。”
    妇人下体一种撕裂的疼痛。(未完,待续……)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作者:lijianguo056 时间:2009-12-13 15:45
    (小说)艰辛
    (上)
    妇人感到很累。
    每次房事以后她都是感觉到很累。
    慢慢的妇人睡去了。
    妇人做了个梦。
    梦中,
    妇人赤露着身体,从海洋中救出一个裸着的男人。
    男人发疯般向她追赶,她拼命地向前奔逃。
    她身体发软摔倒在柔软的沙滩上,没有了爬起来的力气。
    这时候她的手中突然的多了一把刀……。
    男人追来了,她向男人的腹部很很的就刺了过去。
    男人倒了下去,海洋的水都红了。
    一个鲜红巨浪向她劈头盖脸了打压了下来。
    这个梦很恐怖。
    以至于第二天早晨起来,
    头眩晕,还想吐。她想吃酸的。
    到了医院检查她早已有了身孕。

    孩子在她的肚腹里辗转反侧。
    “孩子在动!孩子在动!”
    “孩子他爸你快来……!”妇人使劲的招着手把丈夫从工作的地方召唤过来。
    “快过来,快过来!”
    “干什么?”
    “快抹抹,小孩在里面动弹呢?”
    “是的耶,他还真能折腾。”
    她把头枕在丈夫的身体上一脸的幸福。
    她觉得她真伟大她正在孕育一个全新的生命,是一个伟大的事情。

    肚子一阵、一阵的疼痛。这疼痛间隔越来越短。
    “快要生了,送医院。”
    医生把妇人推进了产房。
    “用力,再用力……。”
    妇人下体一种撕裂的疼痛。(未完,待续……)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作者:lijianguo056 时间:2009-12-14 16:20
    (现代诗歌)污染的女人河

    挣扎
    走了
    踏着生命和血路
    陨落

    画画
    开满鲜花 庭院
    大太阳 湛蓝的天空
    童话 王子公主
    是一张白纸 描绘未来

    阴霾遮住庭院
    乌云遮住天空
    纸儿飞舞
    纸钱儿飞舞

    眼睛红了
    看什么都是红的
    淌着血

    是沙眼
    迎风流泪

    母亲 妈妈
    污染了的河流
    放大了的生殖器

    沙滩上拾贝壳的小女孩
    出走
    浪花是属于大海的
    然后
    再踏着
    血路和生命花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lijianguo0562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771天 / 跨度3565天】
    • 开贴:2009-12-12 08:52
    • 更新:2019-09-17 06:14
    • 阅读:28490 回复:990 楼主:1620
    • 字数:约48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