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花石纲(“道君皇帝”宋徽宗的特殊癖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二郎神犬马 时间:2014-12-22 20:30


    宋徽宗有个特殊的癖好,痴迷奇花异石,为此专门设立杭州“造作局”,苏州“应奉局”等来为他在全天下搜罗这些宝贝。而运输此类奇花异石的漕运交通,便被人们叫做“花石纲”,其中十艘船为一纲。此外,因为尊崇道教,常请道士看相算命,所以史家又称他为“道君皇帝”。
    石头,在你的眼里或许是极为普通的东西,但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令你匪夷所思的怪石,同时也具有非常神奇的作用和现象。否则,历史上也不会有那么多痴迷石头的重量级人物,宋徽宗是咱们要说的,此处暂时不表。先简略提及些另外的人和事儿:
    一、关于会飞的石头
    乍一看,似乎是天方夜谭。但你可知,在印度距离孟买约一百八十五公里处的一座名叫希沃布里的小村子中,有两块会飞的石头,每块重约七十公斤。这两块石头,只要游客用手指指着它,口中喊出一个当地圣者的名字“库马尔.阿利.达尔维奇”,这块石头便会径自从地上升起到约两米的高度。任何游客只要按照正确的方法喊这个名字,都可以见证巨石飞起的奇景。
    那么在中国,也有类似的石头吗?亦或根本不是石头的问题,而是确有其法?在中国各地,都有很多被命名为“飞来石”的景观,以黄山的“飞来石”最为出名,另外“飞来峰”等等之类的更是不胜枚举。那么,这些石头真是飞来的吗?如若不是,又怎会如此鬼斧神工?
    二、石头的神奇作用
    中国人历来爱石头,你去商店买玉、买翡翠、买水晶等首饰、雕刻时,店家会告诉你很多不同石头的不同作用,有招财进宝的、避邪化煞的、增助爱情的、利于长寿的,甚至还有能镇宅的……不过这些说法都是真的吗?真的都有用吗?还是有别的什么道道儿在里面?
    三、中国石界的一些未解之谜
    一生共经历唐代八朝皇帝(德、顺、宪、穆、敬、文、武、宣,共八朝皇帝)的宰相“牛僧孺”,恐怕是历史上有数的石痴和藏石大家,与他同为宰相的“李德裕”,两人政见不同,斗得你死我活,在爱石、藏石这件事上,也是争得难分高下。同一时期的白居易,不仅是大诗人,更是品石高手,著有许多与石有关的名篇,比如《太湖石记》。
    牛僧孺为官清廉,但如果别人送的是石头,他基本都会笑纳,尤爱太湖石。他的庭院、室内到处都有藏石,且将自己的石头分为甲乙丙丁四等,每块石头都刻有评级,如“牛氏石甲之上、丙之中、乙之下……”,这些石头,如果放到今天,必定都是价值千金,但是牛僧孺如此海量的藏石,究竟都到哪里去了呢?
    最后,我们回到宋徽宗身上。现在作为上海“豫园”以及苏州“留园”镇园之宝的天价名石——“玉玲珑”与“冠云峰”,曾经都是“花石纲”中的一员,本来应该是献给宋徽宗的,为何后来几经失传辗转?
    宋徽宗为何要倾全国之力,搜罗天下奇花异石,甚至不惜逼得方腊起义,也要建造“艮岳”?他设花石纲,造艮岳的真实目的又是什么?
    而“朱勔”,一个玩石头花木的混混,为什么宋徽宗却对他如此器重,史书记载其“进见不避宫嫔”,而且最后竟能官至节度使?
    这一系列事件背后究竟隐藏着些什么?
    且听我说书的一一道来。

    P.S.本人以前的帖子,如下:

    1、韩卢宋鹊(民国第一狗贩子的诡异经历)

    可能有些朋友因为“对狗没兴趣,或者认为关于狗是不可能有什么有意思的故事的”而错过该帖,但其实这个帖子中的玄奇野史、江湖秘闻、诡异案件等,已经超越了狗本身,或许会让您大开眼界。

    2、花石纲(“道君皇帝”宋徽宗的特殊癖好)
    本帖正在连载中……

    如果您需要转载本帖,请注明作者:二郎神犬马;未经许可不得用于商业用途;作者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追究的权利。
    作者:二郎神犬马 时间:2014-12-22 20:37
    第一章 飞石之灾

    “洞庭山下湖波碧,波中万古生幽石。铁索千寻取得来,奇形怪状谁能识。初疑朝家正人立,又如战士方狙击。又如防风死后骨,又如於菟活时额。又如成人枫,又如害瘿柏。雨过上停泓,风来中有隙。想得沈潜水府时,兴云出雨蟠蛟螭。今来硉矹林庭上,长恐忽然生白浪。用时应不称娲皇,将去也堪随博望。噫嘻尔石好凭依,幸有方池并钓矶。小山丛桂且为伴,钟阜白云长自归。何必豪家甲第里,玉阑干畔争光辉。一朝荆棘忽流落,何异绮罗云雨飞。”
    这是唐代诗人吴融的一首《太湖石歌》,专讲苏州洞庭山下,太湖中的一种石头(注:这里的“洞庭”指的是苏州洞庭山,而非湖南的洞庭湖)——太湖石。
    太湖石以其“瘦、皱、漏、透”的清奇之象,自古便是上至帝王将相、文人墨客,下至富商巨贾、迁客骚人的珍爱之物。太湖石体量有大小,大的可作为园林石,立于庭院之中作观赏用,或者叠石掇山,堆造假山游玩;小的则可用红木为底座,放在书桌案头,作为清供。
    太湖石又分为水、陆两种:水石,顾名思义,是生于太湖水底的,往往最具身价和品相;而陆石,则生在太湖地区的陆上、山中。
    要将水石从湖底取出,难度极大,所以才有诗中“铁索千寻取得来……想得沈潜水府时”等说法,故而当时太湖周边的石农,往往都是浪里好手,能够手持斧凿等工具,潜入水底作业。
    时值北宋神宗、徽宗年间,地处苏州城西的木渎镇,镇上有座洞竹山庄,主人姓钟,名传景,家中本是扬州的蚕桑大户,又兼营绸缎生意,殷实富裕。其人嗜好收藏太湖石成癖,年轻时举家搬到太湖边的木渎镇,建起洞竹山庄,就为了方便搜罗收购太湖石。
    来到苏州后,钟家依然做蚕桑与绸缎生意,后来又开了绣庄,经营刺绣,整个钟家的产业是从源头的养蚕,到当中的织造绸缎,再至最后的刺绣,由蛇头吞到蛇尾,这条道上能赚钱的地方,都占了个遍,好不风光。
    有了大把大把的银子,钟传景收藏起太湖石来更是随心所欲,别的藏家都是先到石农处打探,看看最近有什么好的货色出水,然后再谈价压价,最后才成交。他钟传景是整个村子包场,比如香兰村整个村子的产石,他提前一年就全部给预定下来,只要这年内香兰村所产的水石,无论个头大小品相好坏,他全要。你挖出的石头越多,他买得越多;你挖到的石头越好,他出的价越高。
    而且到最后,钟传景甚至到太湖南岸,已属浙江境内的湖州长兴等地包场收购,真是豪掷千金。
    用这种拼命的玩儿法,谁能抗得过他?因此,十几年下来,太湖地区最好的石头,基本都被钟传景收入囊中,安放在洞竹山庄里。
    到了北宋徽宗皇帝,崇宁四年六月,此时的钟传景不过才四十岁不到,但已然家大业大,膝下又有一对儿女,长女十八岁,幼子十三岁,真是过得惬意无比。这一天,钟氏夫妇正在园中赏石,仆人送来一封拜帖,说是有官员来访,人已经在厅堂等候。
    钟传景颇觉奇怪,拆开一看,只见上面写到“苏州应奉局应奉使——朱勔”,心里更是纳闷,寻思:“应奉局是哪个衙门,怎么从来也没听说过啊?”
    夫人沈素心在一旁,见丈夫楞在那里,便道:“爷,客人还在厅堂等候,你还不快去?”
    钟传景道:“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好端端的,怎么会有官员来找,而且是个从没听说过的什么应奉局。”
    沈氏道:“去见见不就知道了?”
    待得钟传景进了前厅,但见一名年纪三十岁上下的男子,身穿四品朱红官服,戴着璞头帽,正大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喝茶。见钟传景进了屋来,便道:“钟员外,咱们多年不见,可还记得本官呐?”
    本来钟传景一见那红色官服,便知至少五品以上,要晓得苏州通判不过才是从五品(注:“通判”为宋朝时州的实际管理者),此时又猛然间听到这一句,身上着实出了一层汗,拱手道:“恕小人愚钝,实在记不起了。”
    朱勔眯着三角眼,缓缓道:“十年前,家父曾到你府上行医治病,当时你身患痢疾。”说到这里,抿了口茶,而后续道:“可有此事啊?”
    作者:二郎神犬马 时间:2014-12-23 21:30
    钟传景猛然忆起,十年前,自己确实得了痢疾,而且很严重,后来先是请了个城里的郎中,名叫朱冲,谁知几副药下去,不但没有效果,反而愈发病得厉害了,差点没把命给送掉。然后听人说这朱冲是个骗子,专门讹人钱财,其实根本不懂岐黄之道,所以就没给医钱,着家中仆人将他赶了出去。那朱冲的的确确是个无赖,怎么也轰不走,最后不得不乱棍打跑。
    现在眼前的这位应奉局应奉使朱勔,莫非就是当年无赖郎中朱冲的儿子?要真是,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看钟传景愣在那里出神,朱勔道:“我再提醒提醒,家父单名一个冲字,是当时苏州有名的郎中。钟员外,还没想起来吗?”
    钟传景如梦惊醒,连忙道:“记起来了,记起来了。”说着,面露苦色,顿了一会儿,道:“当时在下病得厉害,脑袋不灵光,如有冒犯之处,还望应奉使包涵!”
    “无妨,无妨,那有什么冒犯的?我提这事只不过是跟钟员外你套套近乎罢了!”朱勔笑道。
    钟传景悄悄吁了口气,坐了下来,喝口茶,然后微笑着道:“应奉使今日来敝庄,真是蓬荜生辉,不知小人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
    朱勔放下茶盏,踱到厅堂正中的香案前,伸手摸了摸其上摆着的一座黄皮太湖石清供,道:“实不相瞒,当今圣上嗜爱奇花异石,而天下雅石,又以太湖石为最,所以上个月在咱们苏州,成立了应奉局,专为官家承办此类事宜。”
    说到这儿,钟传景算是有些明白了,应奉局就是专为皇帝采办奇花异石的衙门,现在到自己这洞竹山庄,那么一定是为了庄上近十几年收藏的太湖石而来。
    钟传景心下稍安,毕竟如果只是要石头,自己这里多得是,即便不给银子也没什么大碍。
    朱勔回转身来,续道:“我这是新官上任,为官家办的头一桩差事,只能办好,决不能砸。所以思前想后,整个太湖地区,还有谁家的石头能与钟员外的洞竹山庄相比呢?因此今日特来叨扰。”
    此时钟传景心里稍微有了些底,便道:“承蒙应奉使看得上,敝庄能为圣上出力自是无尚荣耀,我可以将庄上所有藏石全部领着朱应奉看一遍,只要入您法眼的,尽可以拿去献给官家。”
    朱勔不阴不阳地道:“钟员外是明白人啊。”随即话锋一转,“只是给圣上采办的东西,那可不寻常,即便石头也是如此。你庄上那些太湖石,我虽然没有看过,但大抵能猜到是什么模样。虽属一流,但却不够格进贡。”
    这话一说,钟传景委实不知该如何回答,听那朱勔继续说道:“我此次是专为洞竹山庄所藏的那块飞石而来!”
    “飞石?”钟传景不解道:“什么飞石?”
    朱勔眼中露出狠色,道:“钟员外想装聋作哑,可没什么好处。我这差事是奉皇命,你可要想清楚。”
    钟传景急道:“朱应奉,我确实不知什么飞石啊!能否讲明白些?”
    “你庄上有一块飞石,大小如磨盘,其形若峰峦,只要知道里面的门道,这石头便能随着人的意愿,随意飞动,因此该石又称作浮岛。”朱勔顿了顿,“这些,我可都是打听切实了才过来的。”
    钟传景连连摆手,道:“哪有的事,哪有的事啊?五六年前,确实盛传太湖里出了一块您说的这种石头,我当时也听说了,所以到处打探,想重金购藏。可最后发现,只是缪传罢了,根本没有的事情。天下哪能有这样的石头?”
    朱勔怒气腾腾地站起身来,甩手道:“钟员外,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要砸了本官的差事,我也须得让你明白违抗皇命的下场。我们替官家办事,按照市价收购,又不是匪寇大盗,不给你银子。何以如此扭捏,惺惺作态,舍不得拿出来?”
    “我是真没有啊,朱应奉。”
    “好了,我也不与你多说。给你几个时辰好好考虑,今天下午便有差人过来。你如果主动交出飞石,不但捞个敬奉圣上的美名,还能有银子,什么都不亏;但如果执意想要抗旨,有什么后果你等着瞧罢!”
    朱勔说完,大袖一摆,便走了出去,留下目瞪口呆的钟传景。夫人沈素心这时进了厅堂,见状问道:“爷,刚才那应奉使怎么个说法?”
    作者:二郎神犬马 时间:2014-12-24 22:18
    钟传景往桌角上重重一拍,满脸忿忿道:“这个没听说过的应奉使,竟然是当年被我们乱棒赶走的无赖郎中朱冲之子。今天来说要为官家搜罗奇花异石……”
    沈素心见丈夫说得着急,听至此处便插嘴道:“那就给他些太湖石不就得了,爷您收藏了那么多石头,送出去几十件,权当买个太平。”
    钟传景更加着急,道:“他如果肯要我庄上的石头便也罢了,但人家要的是会飞的石头,就是前几年传闻太湖里出的那块浮岛。还撂下狠话,说下午便要派差人过来,如果不交出石头,便要让我们见些颜色。”
    沈素心这时也皱起了眉头,钟传景续道:“这不是明摆着公报私仇,讹人嘛!”
    沈素心只得安慰丈夫,道:“我们一来没有触犯大宋律例,二来确实没有什么飞石,官府捕快抓人定罪还得要真凭实据、有个说法呢,他应奉局也不能随便抓人不是?爷您别太担心了。”
    这时,小儿子钟耀南手里提着一只用草编成的蝈蝈,从外面进了屋来,见父母均是眉头紧锁,道:“爹娘,你们怎么了?”
    沈素心将儿子拉到怀里,摸着他的小脸,疼爱道:“没事儿,下午有人要来咱们家搬东西,你到时候跟姐姐待在房里别出来就是了。”
    钟耀南此时才十三岁,眉清目秀,自幼十分懂事,可以算得上较为稳重和听话,不似别的男孩子那般调皮。但骨子里却十分倔强,特别是当遇到比自己年龄大、力气壮、身材高的大孩子欺负时,钟耀南竟然往往打起架来不要命,似乎对手愈强,愈是能激发起他的反抗意识一般。但在平日里看起来,却有时甚至文静得像个小姑娘,而且钟耀南三岁才学会说话,三岁之前连爹娘都不会叫,那时候真是吓坏了大人们,以为他天生聋哑,最后不得已,在钟耀南的耳边敲锣打鼓,甚至放爆竹,看这小孩子到底有没有反应,最后幸亏能识得声音,大人才多少放了心,但也直等到满了三岁,才渐渐开始学会了讲话。
    钟耀南正准备问爹娘人家要来搬什么,这时老仆福生赶进正厅,禀报道:“爷,外面来了一位老道。”
    钟传景不耐烦道:“道士?这档口来凑什么热闹?给几个钱,让他赶紧走。”
    福生道:“那道爷不是来化缘的,他说跟爷您去年在安徽灵璧县有过约定,今日云游至此,特来拜会。”
    钟传景恍然大悟,道:“哦,我知道是谁了,你快去请他进来。”说完,对着妻子道:“一定是去年在灵璧县遇到的那位石真人。”
    沈素心道:“石真人?爷你可从未跟我提起过啊。”
    钟传景道:“这位道长姓石、名泰,道号翠玄子,又号杏林,因此称他为‘杏林翠玄真人’也是有的。”
    沈素心奇道:“遮莫是金丹派的那位翠玄子?”(注:金丹派在历史上,乃是与北方“全真派”相对的道教派别,因地处南方,故后世也称其为“南宗”。而“北宗”即由王重阳创建的全真道。)
    “正是。去年我到灵璧县寻石,所住的客栈中有几名契丹使者,自恃我大宋每年需向他辽国纳岁币,因此便觉得高人一等,好不耀武扬威。我看不过去,便上前与他们理论几句,谁知那几名契丹人竟然拔出刀剑,光天化日之下在我大宋境内,便欲行凶。幸得石真人出手相助才化险为夷,后来我设宴款待,交谈得知他竟也是为寻灵璧石而去,因此结为忘年石友,约定今年在苏州再会。”
    说话间的功夫,福生已经引着一名道爷入了大厅。这老道鹤发童颜、仙骨清癯,一席白色的道袍与寻常道士的蓝灰道袍很是不同,宝石蓝的袖边及领口,衬托出贵气;道袍外罩着一件黑色薄纱状的罩衣;玉带下方的裙摆上,绣着太极图案。
    钟传景迎了上去,拱手喜道:“石真人,石真人,去年灵璧之约,我一直在心里惦念,不知道您老何时才能仙游至苏州,实在未曾想到今日能得见,哈哈。”
    石泰还了个礼,微笑道:“贫道去年能在灵璧寻着混元石,还多亏了你。此番到苏州,是慕太湖石之名而来,当然少不了到府上走一遭了。”
    宾主落座,下人上了茶,钟传景便将妻儿给石泰介绍一番,石泰盯着钟耀南,道:“这小孩子长得很好,外表看起来稳重,但眼睛里却透出神气。”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二郎神犬马3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58天 / 跨度938天】
    • 开贴:2014-12-22 20:30
    • 更新:2017-07-18 16:46
    • 阅读:1171479 回复:5845 楼主:355
    • 字数:约366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花石纲(“道君皇帝”宋徽宗的特殊癖好) 二郎神犬马3 2017-07-18 16:46 5490/355 258/938
    杂谈花石纲(“道君皇帝”宋徽宗的特殊癖好) 二郎神犬马 2016-05-31 07:18 3109/463 31/35
    煮酒宋徽宗的花样和草样年华80图 寒江雨雪隐2 2011-09-15 03:38 953/1183 425/1004
    煮酒三国演义之1120年代—宋徽宗的光辉岁月 庸木刘 2012-01-21 17:16 1254/496 112/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