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神垕镇

  • 首页
  • 上一页
  • 36
  • 页码:
  • 作者:亦农亦农 时间:2009-03-08 17:53
    天啊,天上终于掉陷饼了。他奶奶的,这馅饼竟然砸中了我的脑袋!想不到我大老侯平平淡淡活了几十年,还有这么一次艳遇?有这么个年轻漂亮空前绝后的大美人陪一晚,肌肤相亲,就是让我死也不可惜了。大老侯一阵狂喜,想一把把怀里的美人紧紧搂住,但只是转念一想他又停下了。
    这是什么地方?他怎么能和一个美艳的女人在司机室里做那种只能在床上做的事情?!上官冰冰看到大老侯欲行又止,眼珠一转,忽地从大老侯的腿上站起来。“你还是害怕是吗?像你这样的男人注定一辈子只能靠手淫过日子,除了自己老婆,对别的女人只能意淫。真是可怜!”
    大老侯尴尬地嘿嘿苦笑一下:“妹妹,我,我真是有贼心没贼胆啊。我怕万一……我不就完蛋了吗?”说着眼睛忍不住回头看司机室的门。
    “傻子,不是告诉你门已经反锁了,别看那里,来,看我这里。”上官冰冰伸出手扳过大老侯的脸。
    大老侯脑袋微微向后一扬,诧异地瞪大眼睛。上官冰冰的手掌之中,竟然有一个赤裸的小女人在跳舞。那长长的头发,那丰满的小乳、那细细的小蛮腰,还有长长的玉腿、纤纤小足,完全是一个缩小了的袖珍女人。大老侯感到一股薄雾冲进自己的脑海,神经末稍微微地麻酸了。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上官冰冰手掌中的小女人,脑袋不知不觉随着她的手轻轻移动。
    上官冰冰忽地抬脚,两腿分开,一只脚站在地上不动,另一只脚却蹬在了司机室的定位盘上。上官冰冰的那只手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由上而下,慢慢移向自己的下身。忽然一股青烟冒起来,那个在上官冰冰掌上跳舞的小女人身体一纵,消失在上官冰冰的两腿之间。
    “小美人哪去了?”大老侯流着涎水,弯下腰,跪下一条腿,抬着头痴痴地寻过去。
    “GUO——GUO——”一声怪音低低地响起。大老侯突然看到一个猛然张开的黑黑的洞口,他惊惧地浑身一软,瘫坐在地上。眼瞧着从那个黑洞中伸出一条巨大的舌头,直击向自己的脑袋,叭,长舌头像布条一样,紧紧地将大老侯的脑袋裹住。因为无法呼吸,大老侯四肢拼命挣扎。但一切才刚刚开始,那条紫红色的舌头并没有停止,而是由大老侯的脑袋继续往下伸展,像巨蟒般紧紧地在大老侯脖项上缠绕一圈,接着又往下边缠绕边前行,裹住了他的胸部,又裹住了他的腹部,大腿、小腿,最后将整个脚也裹得看不到了。

    作者:亦农亦农 时间:2009-03-22 16:24
    亦农著长篇都市情感悬疑小说《美人蹄》隆重上市——


    作者:亦农亦农 时间:2009-03-22 16:26
    现在,偌大的列车司机大老侯被像用裹尸布包裹着一样,他的身体还在微微地蠕动。那条巨舌停顿了几秒钟,突然再度收缩,从里面传出嘎吱吱骨头碎裂的声音。原本粗大的一根人肉柱子,顷刻之间缩小了三分之二,接着砰的一声闷响,肉柱眨眼之间缩进了上官冰冰两腿之间。上官冰冰的腹部开始慢慢地鼓胀起来,像怀孕八九个月的女人。她用手轻轻地揉了揉肚子,仰起脖子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儿。
    就在这个时候,轰隆隆,从远处传来了一声惊天巨响。
    上官冰冰凑到宽大的玻璃窗前,瞪起一双诡谲的大眼睛寻声望去,她看到从雪地底下冒出一团火光,几乎照亮了半个天空。她脸上的肌肉开始颤抖,就像达到沸点的水,此起彼伏地往外冒泡泡,惭惭的上官冰冰没有了,粗大的司机大老侯又露出真容。
    此时,我们无法法知道,这个大老侯究竟是大老侯本人,还是上官冰冰?

    ……
    朱星龙并没有死,只是被震晕了。过了许久,朱星龙才醒过来,费了很大力气才将压在自己头上、身上的雪块推开。他感到浑身酸痛,但仔细查看又没有受伤。
    徐若琪、霍大师呢?朱星龙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急步往前寻找:“徐若琪,霍大师,你们在哪里?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他们不可能走,那么巨大的爆炸能将自己震晕,他们也不会好到哪里。朱星龙向前跑了十几米,估计到了徐若琪、霍天功的位置,开始拼命挖雪。他不敢用无邪匕,生怕弄伤了两个人。
    就在这时,他前面一步远的地方,雪慢慢鼓起来,从下面伸出一只手。朱星龙一眼认出是徐若琪的手。他过去小心地把徐若琪拉出雪窝,接着也救出了旁边的霍大师。
    寒冷冻得三个人都嘴唇发青,浑身哆嗦成一团。
    忽然,叭的一声枪响,一发子弹贴着朱星龙的耳朵飞过去。朱星龙吓得一缩脖儿,扭回头看到十来个高大的身影。朱星龙暗想:这回真的要完蛋了。
    “喂,都别动,再动就打死你们!”有人厉声叫喊。

    作者:亦农亦农 时间:2009-04-25 12:15
    亦农:有关我的签名书的声明

    前天参加一个活动,遇到两位来自外地的朋友,他们算是亦农的书迷,各带了三本书,两本是让我看的,一本是要我签名的。
    让我看的书,是我出版的《石佛镇》第一部、第二部;需要我签名的是我的新书《美人蹄》。据两位朋友讲,《美人蹄》是他们从王府井书店和北京图书大厦买的。我很荣幸地在两本《美人蹄》上签两名。然而,看了他们的《石佛镇》,我却笑不起来——
    因为,两本《石佛镇》上的签名,都不是我的笔迹,虽然有所模仿,但我还是一眼看出来,并不是我本人的签名。问他们从何处买的签名本?回答说:在一家网上书店。
    我很生气,但生气又有何用?生活里我们该生气的事太多了,生气真的没有用。
    想了想,还是做个声明:
    非常感谢长期关注并支持亦农的朋友们,也感谢你们购买我的书。但如果你需要购买签名本,请通过以下两个途径:

    途径一:
    请登陆淘宝网:亦农世界书盟002
    http://shop35350048.taobao.com
    通过该网店购买。

    途径二:
    通过QQ:517021561
    联系直接邮购。

    不要相信其他途径的所谓“亦农签名售书”!




    作者:亦农亦农 时间:2009-06-05 15:12
    “这里有三个,终于找到他们了。”叭,又一发子弹从朱星龙肩膀上呼啸而过。
    “喂,什么人?你们看清楚了再打枪!”朱星龙一把将徐若琪和霍大师压在身下。从对方的行动和叫喊中,朱星龙判断他们应该和自己是同类。
    “停,别开枪!他们是人!”一个声音急忙呵止。走过来的正是吴镇涛一行。
    朱星龙长舒一口气:“嗳呀妈呀,我还以为是鬼婆子的手下追过来了!”
    “朱星龙,徐若琪,是你们吗?”吴镇涛仍不放心地问。
    “在这冰天雪地里,除了我们还能有谁?你们是什么人?”朱星龙看着吴镇涛。
    “我们是邓列车长派出来找你们的,我叫吴镇涛。请问这位老先生是?”吴镇涛说。
    朱星龙刚要答话,被捕异师打断说:“我是这一带砍柴的老汉,年老昏花迷了路,正好碰上这位徐姑娘和小朱。”
    “天啊,你们快瞧,小镇,大街,还有一排一排的房子!”一个队员突然惊呼。
    众人扭回头,果然在刚才炸开的雪坑开始一直到远方,隐约显出了古镇的一部分。这就是传说中的神垕镇吗?!
    朱星龙竟然发现了铁匠铺的门面:“喂,瞧,我就是从这里进到黑魔穴的。”
    “快,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霍天功提醒大家。
    “为什么?我们终于看到了它的真面目!”朱星龙想再回头去神垕镇看个明白,吴镇涛的几个队员也跃跃欲试。
    霍天功说:“说实话吧,我是一位捕异师,我知道这里埋藏的凶险,你们面对的不是一般的对手,而是一个非常邪恶可怕的吸血鬼王。赶快离开这里,不然我们一个也别想活着出去。”
    已经失去十几个兄弟,心有余悸的吴镇涛点点头。此时,他不得不重视这个还不曾谋面的对手:“听这位捕异师的。我们抓紧时间离开这里。”
    众人准备往回走,但面对茫茫白雪,又无法辩清方向,如何找到回去的路呢?正在犹豫中,有人看到遥远的地方有灯光闪烁。霍天功说:“走吧,有光明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去处。”
    “是那盏长明灯!列车就在前面!”徐若琪又惊又喜。

    作者:亦农亦农 时间:2009-06-25 20:30
    31长明灯

    众人走过去细看,果真是长明灯。霍天功忽有所感,望着黑铸铁柱、莲花灯,眼泪扑嗖嗖地落下来,仰天大呼:“大哥,多谢你一片苦心,如果你在天有灵,等我为你报仇雪恨。”
    朱星龙不明白问:“霍大师,为何在这里又想起你的大哥?”
    霍天功说:“有一盏孤独的长明灯在这里,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
    朱星龙挠头:“我倒没有觉得,它离铁轨不远,我一直以为是铁路护工们安置的。”
    霍天功摇头:“长明灯,长明灯,佛灯一柱为长明,有缘见时得一见,无缘见时皆是空。我哥哥特在此设一长明灯,为的是给后来有缘者设立。如果无缘,你根本看不到它。你们仔细看,这铸铁柱子上还刻有大字--‘佛灯长明’,便是我哥哥的字体。”
    众人围聚过去,发现果然不假。吴镇涛暗暗在心中称奇,如果没有长明灯,自己这十几个弟兄要想回去,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凶险在前面等着,不由得对这位捕异师多了几分敬重。
    霍天功又扭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歪脖树,以步代尺,向歪脖树走了十三步,又绕着歪脖树走了半圈,停下来掐指算了片刻,再向着长明灯的方向走了十二步。众人都疑惑不解地看着霍天功,不知道他这是在做什么。
    霍天功扭脸对吴镇涛说:“吴队长,我体力不行,能否请你的兄弟帮忙,顺着这里扒下去,看一看有没有东西。”
    吴镇涛点头。吩咐两个年轻精壮的队员过去,从腰里抽出匕首扒雪,很快扒出一个雪坑,再往下就是湿润的泥土。又挖了半米深,突然发现一个黑布包裹。霍天功又惊又喜,接过来打开,里面全是一些捕异师常用的工具,灵仪定位盘、追魂勾、索命牌、玉佛手、捻珠等等。霍天功叹口气:“我大哥考虑得仔细,可惜他再也用不着了。”

    作者:亦农亦农 时间:2009-08-21 13:42
    众人这才返回到列车上。
    霍天功拉住朱星龙说:“小伙子,你先给我找个僻静的地方,我得先喝点姜汁调理一下。另外,不要到处去讲说我的身份,多说有害无益。”
    朱星龙看霍天功身体极度虚弱,点头说:“你先到我们列车长的休息室去。”于是徐若琪扶着霍天功去邓和平的休息室。朱星龙和吴镇涛一起去列车长办公室找邓和平。
    徐若琪搀抚着霍天功往列车长休息室走。霍天功忽然发现地上一道道浅白色纹路,就好像蚯蚓爬过后留下的印迹。霍天功伸出食指在一道痕迹上轻轻粘了粘,用舌头一舔,脸色忽然变了:“坏了,它们已经来了。”
    徐若琪急忙问:“霍大师,你说它们,是谁?”
    霍天功说:“蚯蚓走泥纹--在19世纪著名的中国巫师孔嘈冥著《巫术心经》中,有关蚯蚓走泥纹的记载,吸血鬼在吸食飘过阴界的白雪之后,会成为变异吸血鬼,核桃型的脑袋,身体如蛇如蚯蚓,爬过之后,就会留下这种痕迹,在捕异业界被称之为蚯蚓走泥纹。如果用舌头品尝试,有一股淡淡的苦味,好像中药甘草,眼前这种痕迹就是标准的蚯蚓走泥纹。”
    “啊?!”徐若琪大吃一惊,回忆自己在上厕所时曾经看到过这种痕迹。那么,是不是变异的吸血鬼早就神不知鬼不觉地入侵这趟列车了呢?
    霍天功沉默片刻:“变异吸血鬼可以用很多种方法进入体,摄取人的灵魂,控制人的行动。这时候人的身体就成了它寄存的营养体,这个人实际上已经不存在,而成了可怕的吸血鬼传播者。当务之急,就是马上阻止这种变异吸血鬼在火车上的迅速漫延,否则用不了多久,整个列车上的人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吸血鬼王的臣民,最终成为你在魔穴地宫见到的一个个黑漆鬼奴。”
    “天啊,那怎么才能阻止这种变异吸血鬼在车上的快速漫延呢?”徐若琪焦灼地问。

  • 首页
  • 上一页
  • 36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亦农亦农5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35天 / 跨度506天】
    • 开贴:2008-04-01 20:46
    • 更新:2009-08-21 13:42
    • 阅读:39266 回复:526 楼主:245
    • 字数:约199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