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余则成”在朝鲜战争——不能归来的无名英雄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4-03-01 14:54
    “余则成”在朝鲜战争——不能归来的无名英雄
    赵景泉著

    本文放在天涯杂谈,是不想让大家读得像部小说。本文讲述的是“余则成”去台湾后的1950年代的秘密战线故事。我要强调,这个王牌谍报员真实存在过,因为国家安全等无法解密的特殊原因,我也只能和大家一起,缅怀他的些许足迹和潜伏历程,以重温1950年初期爆发在朝鲜半岛那场战争中,中国特工在保家卫国战争中的卓越功勋。

    虽然他到牺牲都没能回到祖国,但他对祖国的特殊贡献,战略情报的功勋,足以彪炳千秋。不管您认为是小说,是传记,还是纪实文学,都恳请您看后,默默地在心底给这位民族英雄,这位在大陆青山绿水中连半块墓碑都没有的中国谍战之王深鞠一躬。
    如果本着消遣态度来看,你会从文中看到1950年时代真实的韩国和朝鲜,真实的汉城(首尔)和釜山,以及平壤。朝鲜战争,不管有何种争议,历史没有选择,“余则成”也没有选择。本文最大程度还原真实的韩国。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4-03-01 14:56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4-03-01 14:59
    作者:栖阳逐剑 时间:2014-03-01 15:03
    龚剑诚走出旅馆,看到服务员们在收拾家当,大概为逃离而准备。附近街区一片混乱,喊叫声、咒骂声,军警喇叭和皮靴踏地声交织杂揉,繁华的釜山山雨欲来,犹如火山爆发前的庞贝古城。
    趁空袭预警刚结束,还未实施限电之机,龚剑诚回到房间,再次打开发报机,给台湾孙立人将军发送第一份,也是十万火急的电文,通报朝鲜战争已爆发,并告知自己困在南朝鲜。随后,呼号锁定“珠江”秘密电台,连续呼叫数遍,直至半小时后,对方回应“寒风”。龚剑诚才将迟到的战争爆发消息通报给社会部的香港特派员胡勉之,另外提到釜山军港美军军舰和飞机待命的见闻。最后,他暗示自己离开台湾,代表国防部军方前往东京执行潜伏任务,目前困在釜山。
    战争都有共同规律,这一点和淞沪抗战事爆发前的上海如出一辙。下午一点左右,街上突现戴着袖章,臂膀缠白布的军人,通过喇叭对民众高喊:“国军官兵立即归队!”吉普车走街串巷,滚过一阵尘烟,而载有士兵的卡车和牵引火炮则从街上疾驶而过。
    釜山紧急动员了。报童挥舞《朝鲜日报》号外版满街散发,声称北朝鲜军队打过三八线,大举南侵,韩军与敌交战,正将敌击退中,政府号召民众踊跃参军。南朝鲜教练机盘旋天空撒发传单,煽动民众情绪,反击侵略。
    龚剑诚心急如焚。现在,他不再是看客,而是战争的一份子。战火降临,给使命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他不太能按期离开了。美军飞机在这个敏感时间点很可能不再起飞,即使起飞,也不会带他离去。龚剑诚真害怕留在南朝鲜。关于南北政党间相互清洗杀戮的传闻,早在台湾时期就灌满了耳朵。如今战火将临,一个没有强大后盾的中国人,在有着一样面孔的国家里,被流弹击中,被抓进死亡营,被当奸细处死的机会比任何国家的侨民都大。

    龚剑诚忧心忡忡。傍晚时分,吃了点泡菜饼干,想着能否上飞机的事。忽然有人敲门,打开后,是隔壁房间的外国人。这个人四十多岁,自称哈林·米勒,是美国人。白天的时候,在厕所偶尔说过话,就算认识吧,这家伙许是孤独,这么快就把老成持重的龚剑诚当了朋友。当那副矮小敦实的身躯进来时,龚剑诚闻到了一股廉价的香水味。
    这小子穿很旧的西装,领带稀松,喉结很大,如同一条吞蛋噎死的蛇,几条青筋缠绕在粗壮脖子上;面皮光亮,头发黝黑,电熨斗式的卷发让宽阔前额泛着油光,那双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调情的深邃的眼睛,似乎时刻准备和女人胡搞,即使见到一位高大男士,也会习惯性瞟上几眼。他非常随意,手抓香肠,一边吃一边嚷嚷:“龚先生,好消息!汉城广播电台的调门换了!”
    龚剑诚诧异地看他,米勒抹抹卷曲的大鬓角,指着大厅喜形于色:“现在韩国官方连篇累牍播送战报,八成是胜利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栖阳逐剑2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1466天 / 跨度1511天】
    • 开贴:2014-03-01 14:54
    • 更新:2018-04-21 10:13
    • 阅读:8579106 回复:138951 楼主:44070
    • 字数:约11236千字
    • 图片:656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