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外公当年在省城洪门奇遇

  • 首页
  • 上一页
  • 8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风中泊 时间:2018-05-29 18:34
    莫非吾道:“神召道中多有心术不正者,滥用神威。其召引出来的神物多偏向阴邪凶狠,一般会有怪异腥臭之味。我总觉得今番来此醍醐境界总有些不明不白,好似系中了人圈套了。但引我入来此人究竟是什么用意?在醍醐境地内,这些神道中人再无窒碍,若然引得些什么凶狠神物,我们的命仔就真系‘冻过水’了。”

    龚镜清道:“非吾叔,难道是系有春兄引出来的?我见过他在沙基使弄过请神法,搞到自己差点埋单。”

    莫非吾道:“你没看到陈有春在殿顶上面全神戒备?那凶狠之物摆明就是冲着他来的。那些神物威岳本无善恶是非之分,全在神召者本身。若其人有狠毒本性,那神物之威自然也变阴毒。这里看来有人要与陈有春放对,相信也不是什么好人,总之大家要‘执生’啦!”说完居然一溜烟跑了开去,在殿墙旁一个角落躲在个铜缸后边,一面跑还一面怒骂道:“你个陈村种,真是无好带挈,什么不惹偏要惹些厉害阴邪之物。”也全然不顾自己与乃师也是旧识故人。

    汤姐带讪道:“这个‘开戏师爷’非吾叔原来也是个‘无胆匪类’!”

    话音未落,庆隆高声提醒道:“大家小心脚下!”只觉得脚下一阵震动,众人除了庆隆兄弟,都齐齐跌倒在地。
    汤姐带一面爬起来,一面指着莫非吾骂道:“丢那妈,你个老而不既然知道有凶险,不早点出口提醒,自己却跑了开去。”龚镜清道:“非吾叔已经叫过你‘执生’啦,怎么没有提醒你?”
    庆隆道:“大家不要做声!”说完向庆魁打个眼色。庆魁伏在地上用耳朵听了一会儿,低声道:“地下有东西在动!似乎行将要冲出来了!”汤姐带也学着庆魁的样子用耳朵贴在地上,道:“怎么我听不到有什么动静?”

    庆隆道:“此处不宜久留,我们快快离开为妙!”

    霎那间一阵狂风从殿顶刮过,上面的陈有春立足不稳,好似掉了线的‘纸鹞’一般被狂风刮起,从殿顶飘落。半路中他终于看到龚镜清与汤姐带,脸色十分吃惊,高声叫道:“千石兄,快快躲开,那‘伏地百足’要出来了!”
    汤姐带奇道:“千石哥,他说什么粥呀?难不成有人要在这里摆卖粥档摊?”
    龚镜清怒道:“粥你个大头鬼,一心挂着吃的蠢货。他说的是‘伏地百足!’有毒的那种‘百足’!晚头黑爬你床上咬‘细佬’的那种毒虫。”庆隆眉头一动,似乎对“伏地百足”这四个字很感兴趣。

    那边陈有春已经就势滚落在地,十分狼狈,肩上的衣服已经有些破烂,气急败坏道:“千石兄,你怎么还在这里,还不快找地方躲避?”庆隆上前一把扯住他道:“你所讲的神威上物‘伏地百足’是由什么人召引而来的?”
    陈有春不认得庆隆,愕然道:“你是什么人?”庆隆道:“你无须理会我是何人。但我知你叫陈有春,佛山红船请神一派的子弟。令师梁桂枝表字香远,禅城人士。你且管回答我就是了。”

    陈有春听他说出自己师父名号:乃师深藏隐没多年,面前此人居然知道其名字,他自己很是惊讶,以为此人必定系识得自己师父的故人前辈,不敢怠慢,连忙道:“哪是什么神威上物,分明就是恶毒阴邪,是由‘关帝厅’那败类‘吴公引’喚召出来的。我因阻止了他的无耻勾当,所以彼此结下冤仇。这‘冚家铲’居然敢召出邪物要害我性命。”
    陈有春道:“千石兄,你们几个快快走开,那吴公引与我有仇怨,这地下之邪物就由我来应付!”龚镜清想起那晚在沙基陈有春用半桶水功夫对付东瀛神道的那个美貌神宫千月,差点就被“华光火”损坏心神而“埋单”,连忙道:“有春兄,你莫要下巴轻轻强出头呀。”

    汤姐带道:“有春哥,你说那个什么百足就在我地脚底下?”
    陈有春道:“大家不要再在此逗留了,方才地下莫名震动,定是那百足邪祟受吴公引法咒所召御,要破土而出了。”
    对龚镜清道:“千石哥,我自幼随恩师修学神道法科,这么多年来一直不敢张扬,又受人白眼,搞到藏头露尾、鬼鬼祟祟。今日倒要在此让人见识一下我佛山红船请神道派的厉害。”
    说完半跪在地上,从怀中掏出张五颜六色的纸来。他脸上神色慎重,伸出两手拇指将之夹住,然后就如老僧入定一般低头闭目不言。
    汤姐带走过来扯住龚镜清就跑,道:“千石哥,这‘陈村种’一定系‘寿星公吊颈嫌命长了。’这个时候来在打坐。我们快点找地方躲避啦,若然你被那什么百足咬死了,我三阿姐就要守寡了。”
    龚镜清被这顽皮捣蛋星气得差点就想一巴掌扇过去,回头再看陈有春,他还是半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确实不晓得他葫芦里卖什么药,心下十分惭愧自己如此不讲义气。两人一溜烟就跑到角落处铜缸莫非吾躲藏处,莫非吾见他二人也跑来这里,道:“庆隆和庆魁二人呢?”

    汤姐带道:“那两个一看就是坏人,正好被怪物咬倒才好。”龚镜清却见庆隆、庆魁二人没有找地方躲避,不但不躲避还在打量着地面,互相交谈讨论,毫无惊慌的样子。莫非吾意味深长地道:“这两兄弟有异术在身,真是老神在在。可怜我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穷酸,又怎会如此糊涂,带他们进来这醍醐境界。”
    龚镜清对莫非吾道:“非吾叔,方才庆隆问陈村种这‘伏地百足’是什么人召引而来,陈村种答系‘关帝厅’的吴公引,还说此人是‘关帝厅’的败类。你听说过‘吴公引’此人吗?”

    莫非吾冷笑道:“不用有春贤侄说出来,我也应早猜得出是此人。唔错,这家伙姓吴,确系‘关帝厅’中人,也算是神法道中子弟。多年前他为自己起了个名号叫‘吴公引’,原来隐意指此‘伏地百足’!”龚镜清道:“非吾叔,伏地百足是什么架势来头呀?”

    莫非吾摇头晃脑道:“顾其名思其义,‘伏地百足’定是藏于地下的百足虫了,而且肯定有狼蝎之毒。神召道所请引而来的神物就如你、我之身,虚实皆有,均以现世间诸般实相现身。吴公引这厮为人向来生性阴毒卑鄙,经常勾结南、番、顺恶霸匪类欺压良善,无恶不作,无怪乎所召请的神物是以阴毒之体现相。也不知究竟是因这‘伏地百足’他才替自己起这个名号;还是此人本来生性歹毒,才会召引出神物以此实相所现。”
    汤姐带悄声道:“这吴公引为何也进得来雷公轰的‘醍醐’,又何解冲着陈有春而来?”

    莫非吾道:“有春贤侄与乃师梁香远向来侠义心肠,又好打抱不平。说不定撞破吴公引要干什么下流阴鸷之事,有春贤侄路见不平、出手阻止,所以结下了仇怨。至于这吴公引也出现在此地,就真系问起我了,我都想知道其中究竟。”说完一片心事重重的样子,但似乎并不是惧怕这什么“伏地百足”。

    龚镜清连忙道:“有春兄果然条好汉,我定要助他一臂之力,搞定这个吴公引。”
    莫非吾冷笑道:“后生仔真是‘下巴轻轻。’你怎么对付那‘伏地百足’?听它名号就知道非同小可了。还有你看地底下的动静,‘万事皆因强出头’,莫要白白断送自己少年性命。”龚镜清和汤姐带对望一眼,均道:“非吾叔,你怎么和沙基的‘缩骨全’全叔说话一样?”
    莫非吾道嘿嘿笑道:“沙基‘缩骨全’也是个聪明人,我们说的都是至理名言。”
    | | 4237楼 | | | |
    作者:风中泊 时间:2018-07-12 18:33
    莫非吾看着陈有春,有些不解道:“这陈村种是佛山法咒宗的神召子弟,一向修习大戏神咒运持,何以现下用符咒来出手?”龚镜清道:“非吾叔,你说有春兄手上拿着的就是请神符咒?”
    莫非吾点头道:“和那‘雷公轰’当票一样,都是神召符咒,我猜必定也就是其‘符根’。有春贤侄是赌上自己性命,用本身精魄运使神召符根。若然敌不过对手,‘符根’法破,他的小命就难保了。”
    龚镜清听到这里,义气为重,如何能眼见陈有春送死,把心一横就冲向陈有春。莫非吾气急败坏高声劝阻道:“你这千石仔,真是鲁莽粗疏。陈有春已经结下符法,你冲过去徒增凶险!”
    汤姐带见龚镜清冲了出去,虽然心下害怕,但是他系自己姐夫,总不能袖手旁观,骂了句:“你这老而不贪生怕死,枉为洪山中人。洪英弟子,有前无后、打死罢就!”说完起身也冲了过去。莫非吾被他这一骂,顿时就愣了一下,没有反应,也没有阻止他。
    龚镜清将要冲到陈有春身前,突然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扑到在地上。他还没反应过来,汤姐带已经在身后叫道:“千石哥,你脚下刚才有只,有只手!”
    龚镜清听他莫名其妙叫来,十分奇怪:“你个大头鬼,什么脚下有只手?胡说八道”汤姐带此时冲到他跟前,道:“我方才明明看到地上伸出只手来,一把抓住了你的脚掌,你才扑倒在地上的!”

    龚镜清道:“地上怎么会伸出有什么手掌?莫不是见鬼了?”说到此处,他自己心里打了个突,方才好似真是有人用手捉住自己脚掌,这才踉跄跌倒,再往地上看去却无任何异样。
    庆隆道:“你们看陈有春身上!”龚镜清和汤姐带连忙向陈有春看去,见到他还是半跪在地上双目紧闭,双手还是夹住那多色纸符,但不知何时他身上穿的已经不是那件粗布破衣,而是变成一身袍甲,纹蟒雕绣、光艳流彩。一看就知断非凡物。汤姐带对粤剧大戏系家学负笈,立即看出道:“丢那妈,这可是件披银大靠呀,看手工等闲一般戏班绝不可能有这么好的袍甲。”
    一旁的庆隆听到汤姐带说完,立即点点头道:“姐带贤弟年纪轻轻但见识过人,这件乃是两粤大戏班中武生头角才有资格穿的‘雪蟒帅靠’,十分少见,果真是造工一流,令我大开眼界。”
    再看陈有春,虽然他是半低着头紧闭双目,但还是能看出其脸上已经变了样,居然已经好似‘开了面’,上了彩,完全不见其本来面目,整个人好似立即就能上台唱戏一般。那边厢莫非吾叫道:“这是佛山神道的‘飞虎班’咒法,召引琼花会馆飞虎武班‘神英’控于其身,不过十分损耗心神,撑不了多久,最多就维持‘一个字’的时间。待那纸符咒上色褪尽,法破神虚,他条小命都不一定保得住。”
    莫非吾所讲“一个字”也就是省城人所谓五分钟的时间,龚镜清听到此处刚要出声,就觉得地下又一阵巨大震动,这次的震动较之先前的还要剧烈许多,他刚要被震倒在地,庆魁已经稳稳地扶住他与汤姐带。龚镜清心下暗暗佩服庆隆、庆魁,此二人果然身手不凡,而且遇变不惊、淡定从容。
    汤姐带一手捉住龚镜清紧张道:“千石哥,你看陈村种身上有些怪东西!”
    龚镜清此时也看得分明,陈有春身上已经有好几只像人手的东西从地下伸出,将他捉紧。再仔细看去,那些“手”既像人手但又生得十分古怪,那手臂看上去倒像是什么虫豸的肢体。龚镜清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眼花,平生以来第一次看到如此怪异又可怖的情景,虽然说是要来助陈有春一臂之力,现下反倒真有些吓到,哪还敢上前,满腔豪情万丈顿时化为乌有,顿时自觉“伍财记”讲得无错:英雄豪杰也不是人人都当得的。
    从陈有春身下的地面还不断伸出这些“怪手”,转眼间就将陈有春裹在其中。汤姐带悄声对龚镜清道:“千石哥,我们应该怎么办?是救还是不救?”

    庆隆道:“千万不要轻举妄动,这些怪手应该就是那‘伏地百足’的手脚。寻常‘百足’都有毒,何况这神召而来的‘伏地百足’,自然非同小可,我等万不可大意。”龚镜清道:“那有春兄岂不是小命冻过水!”
    庆隆道:“陈兄弟身负神道绝技,我地无须太过担心。且看佛山神道与这‘伏地百足’分个高下。”说完倒真像是来看戏一般,满脸兴奋、聚精会神地欣赏起来。龚镜清倒觉得此人像是平时市井打架嫌不够热闹的看客。
    话音未落,一阵衣袂风声刮过,从祖庙正殿内冲出了七条人影,站在了陈有春身旁。这七个“人”均是戏班武生打扮,袍甲鲜艳,手执兵刃。
    汤姐带看到拍烂手掌,道:“祖庙哪里来的戏班武生,看这身架当真了得。”龚镜清啐他道:“你也不用下你个猪脑子,当此情势哪来什么戏班?你不看看清楚这几个武生的面目?”
    庆隆点点头,道:“这几位的面目都是纸扎笔点的,并非是真人。只是其双目有神,又似真是人一样,实在稀奇!”汤姐带一听到又是纸扎人,立马想起在广利舞台的怪事,吓得不敢出声。庆隆又道:“看它们的打扮和身架,都是大戏班中的‘飞虎班’小武,此定就是莫先生所讲的‘飞虎神法’了,今日有幸睹见,不虚此行。”
    那七个飞虎班纸扎只站了片刻,突然间就从地面上消失不见,连一直捉住陈有春的那些怪手也不见了踪影。龚镜清揉揉眼睛,道:“丢那妈,它们哪里去了?不是出来手的吗?”庆魁在一旁冷冷地道:“它们都进去地下了。”
    就看到陈有春所跪之地下,霎时像有什么巨型之物在涌动一般,地面传来阵阵剧震,真似地动山摇一般。龚镜清和汤姐带被震得连滚带爬,天旋地转。这下庆隆与庆魁见势不妙,也急忙拖着龚镜清、汤姐带躲到殿阁旁的角落。龚镜清这才缓过神来,暗道厉害,想不到地底动静如此巨大,纵是庆隆、庆魁二人都要躲避。
    又听得地下“砰”地一声巨响,好像是连天炮仗燃放似的,直震得大家耳朵生疼。一直跪在地上的陈有春双目睁开,“扑”地一声吐出了口鲜血,仰天就跌倒在地。
    龚镜清大惊失色,与汤姐带二话不说就扑上前去,将他扶了起身。但见陈有春脸上“上面”油彩已经完全消失,手上握着的那张纸符已经变成了碎纸,但身上还是披着那件雪蟒“帅靠”,他双目紧闭,面如金纸。龚镜清伸手探其鼻息,出气多入气少,怕是凶多吉少。
    莫非吾此时居然也走近前来,顿足道:“坏了,坏了,定是他驱御的‘琼花飞虎’神法不济事,符根已破,性命怕是保不住了。”

    | | 4244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8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风中泊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39天 / 跨度2892天】
    • 开贴:2010-09-17 15:05
    • 更新:2018-08-18 20:40
    • 阅读:791034 回复:4263 楼主:299
    • 字数:约601千字
    • 图片: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我外公当年在省城洪门奇遇9图 风中泊 2018-08-18 20:40 3964/299 139/2892
    杂谈我外公当年在省城洪门奇遇 风中泊 2012-10-22 18:01 386/158 59/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