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外公当年在省城洪门奇遇

  • 首页
  • 上一页
  • 9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风中泊 时间:2020-01-14 20:52
    有个人站在龙行水身旁,声音不大,说道:“贵山中‘黑鬼温’大人都说过,那幅图就在这小楼内,但方才已经有这么多士兵在这里,说不定已经被搜走了。”
    龙行水语气显得十分佩服:“杨老弟真是厉害,连‘黑鬼温’这种厉害人物也认识。”

    龚镜清听到龙行水身旁之人说话时,已经觉得非常熟悉,见龙行水这样说来,醒悟过来,低声对斗零乐道:“这个人是‘姑爷仔’杨从善,本山大人王叔达系他保家。”这个杨从善以前已经看龚镜清不太顺眼,这一两年来王叔达得势,他更加小人得志想方设法逼害龚镜清。也正是拜他所托,龚镜清连在莲香楼做个“大茶煲”的工作也丢了,万不曾料到今晚在此遇见这家伙。

    斗零乐点点头,他自然知道王精明王叔达,但对“黑鬼温”三字却打了个冷战。龚镜清连忙问他究竟,斗零乐一面留意龙行水、杨从善的动静,一面道:“这个‘黑鬼温’系本山‘客家堆’中有职司的大人,嘉应温氏精通客家大戏,我听闻此人也是神道中人,但他多行邪道,拜请召奉的‘神异’系客家中的‘黑瘟神’,所以在本山中得了个‘黑鬼温’的名号。不知他对‘姑爷仔’所说什么图幅是甚名堂,居然会在总统府的小楼中?”
    | | 4295楼 | | | | |
    作者:风中泊 时间:2020-01-28 19:46
    有个人站在龙行水身旁,尽量压低声音说道:“贵山客家堆温大人跟我讲,那图幅多半就在这小楼内。但方才已经有这么多士兵来过,说不定已经被搜走了。”龙行水道:“那也未必。”

    龙行水语气显得十分佩服:“杨贤弟真是厉害,连本山中‘黑鬼温’这种了得人物你也能够搭上关系。想我在长堤多年,大小也算是个人物,都未曾巴结得到此人。”

    龚镜清听到龙行水身旁之人说话,觉得非常熟悉,听龙行水称呼对方姓杨,猛地醒悟过来,低声对斗零乐道:“与水龙说话之人系‘姑爷仔’杨从善,本山大人王叔达系他保家大哥。”这个杨从善以前就看龚镜清不太顺眼,有“牙齿印”。近来王叔达得势,他更加系小人得志,想方设法逼害龚镜清。也正是拜此人所赐,龚镜清在莲香楼“大茶煲”的工作也丢了,万不曾料到今晚在此遇见这冤家对头。

    斗零乐自然识得王精明、王叔达,但对“黑鬼温”三个字却不由得打了个冷战。龚镜清对他的反应很是奇怪,斗零乐一面留意龙行水、杨从善的动静,一面道:“本山开堂时有开家‘十三堆’,‘黑鬼温’就系内中‘客家堆’有职司的大人,籍属嘉应。多年前曾听先生驹提过:嘉应有温氏精通客家请神大戏,‘黑鬼温’就是温姓中神道高手。但这‘黑鬼温’生性阴鸷,拜请召奉的神异之物为客家神道中的所谓‘黑瘟神’。你听到这个名堂就知道我方才因何打冷战了,所以这家伙在本山中就得了个‘黑鬼温’的名号,真名反倒没什么人知晓。‘黑鬼温’对‘姑爷仔’提到的什么图幅究竟是甚东西,居然会在孙总统居住的小楼中?‘水龙’这‘契弟’似乎是奉命前来找寻,居然不是一时起意要来趁乱打劫的,真是出我意料之外。”

    龚镜清也奇怪为何杨从善会和龙行水一起出现在总统府处,又如何勾结在一起。斗零乐所讲不错,这两个坏种结伙合作,冒险来至总统府定是奉命而来。

    斗零乐道:“也没什么出奇,那王叔达出身莞、宝,多年前就与东江人士相熟,同潮、梅地籍更甚有交情,也不知当初为何他会拜在‘兴顺山’香堂内。‘姑爷仔’这个家伙既然系王叔达的手下门生,奉王叔达之命。‘骨精明’为人机变深沉,此次定有重大图谋。‘姑爷仔’也是个好色无耻之徒,跟龙行水可谓臭味相投、坑瀣一气,正好今晚一起结果!不过他们提到的什么图幅倒真是要留心,那‘黑鬼温’既是神道中人,莫非这图幅会与‘细眼皇帝’有关连?”

    龚镜清听到与“细眼皇帝”有关,自然更加上心。
    杨从善说道:“小弟有什么厉害,真正有本事的系我荐贴保家、叔达哥。叔达哥现在已在市政厅里面当官做了参议,连黄其昌这等昔日威震省城的人物都被吓得落荒而逃。先几日叔达哥替我引见了贵山中两位大老,再牵线之下因而结识了温大人。”说话中越显志得意满。

    龙行水问:“哦,王叔达替你引见了哪两位大老?”杨从善很是得意,笑答:“就是贵山‘客家堆’元帅、余洗鹤大人,还有掌旗金山发大人。”

    龙行水默言片刻,才语气凝重答道:“杨贤弟居然和这两位搭上了交情,嘿嘿,认真了不得,以后要靠老弟多多看顾了。”语气上立即恭敬了许多。

    龚镜清问斗零乐:“我识得金山发,而且还照过面。这坏人曾在珠光街假扮绿衣警察来骗我,还在‘生死片’上要加害‘其昌先生’。那余洗鹤又是甚大来头,连龙行水这等人物听了都要对杨从善这‘契弟’如此好礼?”

    斗零乐道:“他就是本山山主‘神仙余’同宗共族的兄弟:兴义山内有不少客家籍兄弟,客家堆于本山中自然举足轻重,均归余洗鹤统属,势力颇大。我听闻本山名册‘海底’就由他来掌管,所以此人从不轻易走动,惯在粤东盘桓。听姑爷仔这样讲来,余洗鹤大驾光临省城,绝非凑巧,与金山发、王叔达必有重大事情谋划,讲不好山主也在其中,这图幅是什么如此重要物事。”

    龙行水道:“自从在太平南‘生死片’后,我‘水龙’在长堤本已难立足,多亏山主与鹤大人看得起,为我牵桥搭线在东江军中混了个职位才有今日。杨老弟,看来你的保家大哥王叔达与本山山主交情至好,特意派我二人到总统府见机行事。以后说不定你跟住王叔达在政府中做个高官,前途不可限量呀,哈哈哈。”

    杨从善听了更加得意,自吹自擂了一大番,直听得过道下龚镜清青筋尽现,恨不得立时冲上去结果了这契弟。
    过了片刻,龙行水的手下爪牙回报,说毫无发现。杨从善急道:“那真是麻烦了,若找不到如何向叔达哥交差?”

    龙行水安慰他道:“老弟无须心焦,若这图幅容易找到,不见得你我二人的本事了。”杨从善问:“水龙哥有何好办法?”龙行水把手一指,他有两个手下带了个人过来,是个二十余岁的年轻人。

    杨从善奇怪道:“这个是什么人?”龙行水笑道:“今晚‘反水’自然要做好准备功夫。我早就奉命打探总统府内的消息,知道此人就是军政府伍部长手下其中一个秘书。不过这家伙喜好赌上两手,欠了不少赌债,只好投靠于我了。”杨从善高兴起来:“伍部长正是总统的左右手,这位秘书先生理应知道不少事情呀。”龙行水洋洋自得:“就算‘黑鬼温’无同老弟你提过,我也知道总统府内原来藏着个大秘密。”说完对着带上来的这个人说道:“田秘书,你同我讲过:伍部长曾向孙总统请求要在粤秀山南边山麓开挖,就是同那图幅有关?”

    这个叫田秘书的连忙道:“总统根本就无将此事放在心上,而且那图幅已经被下令烧毁。”龙行水哼了声:“你不早跟我说?岂不是浪费我们今晚一番功夫?”田秘书惊慌起来,颤声说道:“伍部长确实跟孙总统提过,似有重大隐秘就在此粤秀山下,因此伍部长希望孙先生可以批准在南边山麓动工开挖,但总统忙于北伐军费及与总司令间的大事,根本就无暇理会。而且孙先生听了之后很是生气,还训斥伍部长了一番,要他烧了那什么图幅。”
    | | 4296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9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风中泊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56天 / 跨度3585天】
    • 开贴:2010-09-17 15:05
    • 更新:2020-07-11 21:29
    • 阅读:811179 回复:4322 楼主:601
    • 字数:约657千字
    • 图片: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江山丝语:情深不寿——所以活不到长篇的几个小中篇43图 无理数娃娃鱼 2018-07-30 16:04 60/338 96/2054
    杂谈留学美国的艰辛生活(欧美不是天堂) 滇藏线 2008-12-28 00:28 561/116 37/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