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神鬼,超自然,超能力,中国机密组织精英的十年---密卷,17处的10年

  • 首页
  • 上一页
  • 22
  • 页码:
  • 作者:明镜谷人 时间:2012-12-19 01:04
    笔者又怠慢了,零零碎碎事情总把一天拖没了,要多多鞭策自己,更加勤奋和利用时间。在本章中,有一位重要人物会离开,各位不妨讨论竞猜一下
    作者:明镜谷人 时间:2012-12-21 17:31
    笔者回到了父母的家里,虽说并不相信末日,但是陪着父母还是好的,马上奉上一贴,感激等待
    作者:明镜谷人 时间:2012-12-21 17:43
    “这真是个大发现,这在物理界绝对会是颠覆的事件。”程远丝毫没有被现实所动,他沉浸在自己的发现里无法自拔,“程同志,我希望你能够记着你还是一个军人。”于建国说着拿出了最开始罗博士给我们每个人的那个纸条:“老罗已经预见了这里的情况,他在我的纸条里面写着侦察寺院内部的情况,小程,你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说罢把纸条顺手丢进了旁边的火里。程远直视着他的眼睛说道:“我想,作为一个严谨的科学家,这点我不会遗忘的。”话音刚落,一个皱皱巴巴,部分被汗浸透的,显然被读过数十遍的纸条从他的手心露了出来,二人在同一个队伍里面相处许久,队伍特殊的氛围和特定的默契自然不言而喻。我尴尬的转过身,打开口袋中的纸袋,取出里面纯白色的纸片,更纸内就如同藏地高山的积雪那样,纯白如洗,我的任务纸条,是空白的。

    我不明白罗博士为何要在我的纸包内留下空白的字条,天目走了过来对我们说:“现在不是嬉闹的时候,罗首长给我的命令是侦测内部僧人的魂魄情况,方才我观察了这些人,魂魄皆黯淡无光,周边被黑气所困,可以说,他们都成为了这些黑气的生产者,他们本身已经没有了独立的意识和思考的能力,无论是谁做的,这些人都被剥夺了作为人的基本的权利,仅仅成了一个待宰的牲畜。他们的认知里只有死亡和毁灭,而只有将这种情绪植入他们的思维,他们就会永远被包围在怨恨和绝望当中,从而源源不断的制造着自己的负面情绪。无论在哪种世界,这样的行为也是不可饶恕的。”天目走到那些僧人旁边,试着将他们唤醒,可是外来的力丝毫并没有打断他们的哀嚎,似乎五种感官已经无法体现在他们身上。天目摇着头,虽然被眼罩覆盖,但是怜悯和愤怒依旧能够清晰可辨的写在他的脸上。我们整顿了一下,向那个没有燃烧的屋子走去,我们刚走到门口,突然于建国半蹲身子将走在最前面的程远一下拉到身后,可也就是这一瞬,门旁倒塌的残垣中蹦出一个浑身伤痕的喇嘛,手中的前端削尖的长棍狠狠地刺到了刚才程远所站的位置。于建国转身一脚将喇嘛撂倒在地,程远飞身夺过他的木棍,横过来抵住他的脖子,僧人吃力挣扎在地上,我望过去,他的双眸噙着泪水,怒火从瞳仁中肆无忌惮的喷射出来。
    作者:明镜谷人 时间:2013-01-22 22:06
    笔者惭愧的回来了,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坏消息就是笔者这么久都没有写,实在都不敢回来面对各位看官。好消息是这段时间笔者去了笔者女人的家乡,去见了那边的亲戚,这实在是一个非常残酷的过程,每个经历过的男人相信都会有感触,放心,笔者不会停笔的,这段时间虽然没有写,但是一直在构思整个文章的走向。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笔者会继续努力!
    作者:明镜谷人 时间:2013-05-09 01:00
    低调回归,久等的老面孔们,笔者回来了
    作者:明镜谷人 时间:2013-05-09 01:05
    原谅笔者消失许久,封笔的后果就是丧失了忠诚的读者,这个是笔者自己承担的结果。创作的状态至关重要,而催产的结果必将是文字的贬值。笔者忙于自己的事情,也走了好多的地方,之前也提到过,非职业的写手时间也好,状态也好,都是有限的。但是写作是生命中的部分,唯有全身心的写,才可赋予文字生命。生命不息,笔尖不停吧,各位晚安
    作者:明镜谷人 时间:2013-05-09 13:52
    晚间奉上沉淀许久的文字,拜谢等待
    作者:明镜谷人 时间:2013-05-09 18:50
    我们一怔,他同之前所遇见的僧人不同,虽然表情同样的痛苦与绝望,但是清澈的眸子昭示着他的清醒和盛怒,而我盯着他看了不一会,那种愤怒的情绪似乎渐渐感染了我,我开始被他身边环绕着的淡橘色的怒感染,胸中似乎堵上了一层厚厚的布,一口恶气慢慢地涌上了喉咙深处。未等我泄愤,方才半蹲的于建国从后兜掏出把微型注射器,快速的将其插进喇嘛的脊椎上,而天目抓住我的后背,运力将我迅速甩开了刚才所站的位置,在我后退的刹那,我似乎看到了自己身边冒起的丝带状漂浮的橘色,而方才盛怒的情绪也烟消云散。于建国站起身,手中的注射器推进了三分之一:“麻药,本来带了一支,看这情况,必须省着点用了。”再看那个已经昏迷的僧人,周围依旧萦绕着橘色,只是这抹烟云从之前围绕在其身边开始缓缓向四周散开,如同从口鼻中喷出的烟,融入透明的环境中。“有意思有意思。”程远爬起身踏上前去,用指尖小心的点着僧人紧皱的双眉和七窍,我凑上前,但见其手指所划之处,皆有极小的,丝丝半液体状晶体的浓赤色从皮肤内渗出来,而当它们呈出接近完整的球状时,便迅速挥发到空气中,成为之前所见的橘色烟雾。

    “如果我没猜错,这个世界的情绪是有着直观的物理形态。”程远说着便取出开口极小的三角瓶紧紧地盖住一处正在渗出红色晶体的皮肤,隔绝了空气的液体随着瓶身缓缓滑入瓶底,程远迅速的盖住瓶口,掏出蜡点燃将瓶口封死。“看来这种物质能够更好地在我们的大气环境下保持,这个瓶子里面封着西藏的空气。”程远用黑纸包住了瓶身,然后将其别在了腰间。一直沉默天目盯着这个僧人和瓶子看了许久,缓缓地说:“鄙人观其魂魄,与我们相比,其精魄确实少了几分内质。受方才程同志所说情绪启发,世人魂魄皆呈球状,而戾气也好,温顺也罢,其性情影响的魂魄的旋动。至怒之人,魂魄如爆发之火药,至温之人,魂魄动如清风拂松,而此人之魂魄,如同自转之球体,并未受盛怒所影响,反倒这杯中之物,竟如剥离本体之惊魂,看似小而无物,实则在被封住后怒不可遏。看来这世间,身为凡人的我们,参破的,只不过冰山一角。”我愕然,如果说方才那抹橘色是愤怒,那被其感染的我也随之将我的怒气以可见的形式散播到了空中,情绪这种无形之物竟然如此的直观可见,这个世界的逻辑,到底又是怎样。天目突然偏过头对我说:“小王,可还记得在当阳你曾清楚地觉察敌对的情绪?”我怎能忘记那种猛烈的不安和恶意袭来的感觉,点了点头。“果真如此,看来即使我们能见之物不同,存在即存在,那时敌人的情绪必是喷射至你所察觉的范围之内,只是集天时并地利,你才可拥有此种感知之能。”程远接下了天目的话:“这点我很同意,而且造成这一现象的,极为可能是我们的视觉与之前世界不同。”“视觉?”我问到,心疑着难道穿过了黑域,我们每人被赋予了天目一样的眼睛了么?“没错,但是确切点说的话,是光。”程远摘下鼻梁上的眼镜,深邃的眸子在他的眼眶中发出晶莹的光泽:“没错,这个世界的光谱与我们大不相同,或者说,这个世界光的组成,完全颠覆了我们之前的认知。”说罢他将手中的眼镜斜过来,用靠近镜框的厚维度的玻璃对着被云层遮住的阳光的位置,“正常的阳光可以在镜面上折射出多彩的光束,但是这里丝毫没有任何的颜色从白光中散射出来,而我们肉眼所能见之物均为光线从物质中反射到的眼睛呈像,加之刚才的情绪,这里的光能够照射出我们文明里深埋在脑海中的事物。情绪也好,思想也罢,当我们的眼睛适应了这里的光,也许欺骗这个词,便可从字典中抹除,真是讽刺啊。”
    作者:明镜谷人 时间:2013-05-12 21:34
    我沉默,是啊,如果一切秘密变的透明,人与人之间的目光不再是纯粹,而是尖锐的如同尖刀刺入心房,那这,究竟是好是坏,我们的
    世界,能经得起这样的变革么。正思考着,突然一声刺耳的吱呀的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于建国已经持枪弓着腰打开了那扇尚未损毁的房门。我们迅速跟上,而得知情绪可以被观察到之后,我仔细打量着打头阵的于建国,他身边沉淀着一层很薄但浓郁的蓝色,岁月打磨的沉稳与冷静赋予了这个男人低温的气质,临危不乱,处变不惊。木门被他半推开刚好够一人行进的宽度,而他宽硕的后背瞬间融入了黑暗的室内,与其说光线的黑暗,不如说是一股黑云从敞开的门内汩汩而出,任何的视线都被挡住。程远紧随其后,他手里攥着微型手电,但是光线完全无法穿透这浓郁的黑色,就在我要进入这房间的时候,突然室内深处传来一声闷响,旋即黑云迸发般炸开了房顶与窗户喷涌而出,未等进门的我们被其重重弹飞。我迅速调整重心,抱住快要落地的天目一块扑倒在了地上,四周火焰燃烧柴火的噼啪声被破碎的瓦砾和泥石坠地声音取代,我爬起身,只见又一股极为集中的一团黑色似乎被某种怪力重重击飞,光线通过敞开的天篷和破碎的窗户驱散了黑云,肆意的洒在挺立着的于建国的身上。这个坚毅的男人半边脸已经被鲜血染红,左眼的眼白粘着红色,身上的深蓝已经不见,而紧握的右拳被蓝色包裹成了紧致的球形,整个下臂发出湛蓝色的光芒。

    身后的天目发出了啧啧的赞叹:“竟然能够看破异世的规则,并如此娴熟的掌握和控制,特种兵烙下的特质,是岁月都无法改变的啊。我等无法驾驭的情绪竟在阁下手里应运自如,鄙人能够看到你拳间所握乃剥离自原魂而成的你的特质,沉稳与冷静。而你也能将其化作自身的力量,打破陈规,首当其冲这些果断也是让阁下离开军队,来到我们这里的缘故吧。”于建国右臂几乎看不出形状,就如同一个硕大的深蓝色圆摆,他的脸上几乎看不到任何的表情,只是淡淡的回道:“田兄过奖了,但我更认为当下应当想想怎么对付这个罪魁祸首。”天目面带微笑的表情瞬间凝滞,似乎仅仅是一个姓氏,就足以给予这个迷雾般身世的男人惊涛骇浪的震撼。程远从残破的房子里钻了出来,他的头上沾满了灰尘,活似一个刚下班的矿工,而身上的衣服似乎被火烧过一般,整洁的衬衫被灼成条条发黑的布。与想象中羸弱的书生不同,几乎赤脯的程远竟有着健美的身材,他的眼镜裂开了深深的裂纹,而摘掉镜子和上衣的他,俨然一名久经沙场的角斗士一般,一摆往日学者形象。程远仔细的打量着面前被浓浓黑气包裹的人,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闷哼:“不出所料,既然情绪有形态,那么其必然就会有能量,所以身处这个世界下的我们也不得不去遵守这里的规则。适者生存,我们不去学着适应,那我们只是待宰的羔羊么。而且,视觉与晶状体没有直接的联系了,我在这里,并不近视。”说罢,他把手中的眼镜塞进了裤兜里,而当他把视线定格在被黑云围绕的人身上时,赤裸的上身慢慢浮起了淡绿色。于建国并没有耗费过多的时间来僵持,只见他半蹲身子,方才在手上的蓝色顺着肢体快速的集中在双腿上,他微微运力,竟爆炸一般的冲了出去,力道之大竟将周围地面上散落的石子悉数弹飞。特种兵径直飞向黑气的位置,他的头顶到肩膀已被蓝色覆盖,似乎他的沉稳已经与本体共鸣并操控自如,而就在即将碰撞的时候,那股黑气突然从紧紧包裹散开到降落伞般大小,中心处隐约可见一个极其纤瘦的被极薄黑云裹住的人影,旋即,这张开的黑云迅速形成一个凹面,并且快速合拢,而飞速冲来的于建国,径直被这团黑色裹住,其冲力引发的爆炸,使原本较小的黑团由内涨成巨大的球体,除了闷闷的一响,再无任何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 首页
  • 上一页
  • 22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明镜谷人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83天 / 跨度262天】
    • 开贴:2012-08-23 00:55
    • 更新:2013-05-12 21:34
    • 阅读:167657 回复:2818 楼主:256
    • 字数:约11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