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 首页
  • 上一页
  • 6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詩鈐 时间:2020-03-25 21:13
    @ty_时光纵如长河 2020-03-22 23:53:01
    看了你的文章,莫名的心静。
    但是没有一定的文学功底,很多看不懂。民国的故事?
    -----------------------------
    就,当架空看吧……
    有一部分是从听来的故事整理出来的。

    忽然觉得很害羞……然后又很开心……
    谢谢谢谢Thanks?(?ω?)? | | 350楼 | | | | |
    作者:詩鈐 时间:2020-03-26 21:16
    点灯的不具名裁缝铺045重明以丽乎正(二)




    从最初的手机加搜索引擎及时对照查找,到现在已经可以相对迅速地反应判断,不能不说,人的学习能力真的是无穷无尽的,但凡事到临头,只能迎头而上。
    让月娘吃饱了,拍嗝完毕,哄她睡觉,一群人被书生叫到门外说事——也不敢离开太远,虚掩着门。
    书生把刚刚的情形细细说了一次,看着李一元。
    李一元点点头,不着急说什么,只是问了一句:“这是第一次吗?”
    “我和依依都是第一次。七忆,就不确定了。”
    “四国,你有没有经历过类似的感觉?”
    “我?我想想。”四国想了半天,摇摇头。
    “李一元,我的那种感觉,说入定也不是,反倒有点像神游太虚了。非常的,不可思议。”书生显然还没有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字斟句酌地形容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七忆,你看着我的眼睛。”
    七忆点点头,看着李一元,李一元好像要从她的眼里揪出什么东西来似的,异常专注,两人都静止了。
    “七忆,这种感觉,你有过吗?”
    “我,不记得了。”
    “你这是干什么?是她记性不好,还是你记性不好?”书生有点奇怪。
    “七忆的记忆,大概碎成了三大块,一块是在战斗中能展现出来的那种连续、直觉一样的身体反应,一块是生活中这些破碎的、持续几分钟的记忆,还有一块是被封闭起来的记忆。”
    “这是你看到的?”四国很吃惊,虽然她跟在李一元身边时间并不算短,但仍旧会感到非常吃惊。
    “说看到也行。说感觉会比较准确。”
    “那她能恢复三块都合在一起的状态吗?”四国追问到。
    “有可能可以。月娘来了之后,七忆有些变化,我说不太清楚,就像有些沉底的东西,被抓去出来,然后开始拼凑融合了,大概是这样的感觉。不过现在还是很缓慢,应该是我们还没有找到那个机关到底在哪里?”
    “机关?什么意思?”
    “嗯——应该这样说,就是触发她那些东西出来的原因。像钓鱼的时候,鱼饵能够触发鱼咬钩;喝药的时候,药引子能把药力扯出来。大概是这样的意思。”
    “这和月娘有什么关系吗?”
    “有。刚刚书生和伍依依提到的那个状态,我猜,可能就是一种引发后的效应。”
    “那个小东西有那么厉害?”
    “是啊。她真的很厉害。天生的那种。”书生接茬说到。
    “为什么那么厉害,还要被人扔到这里来?”
    “暂时,还不是很确定。但她的能耐,超过我们所有人。”李一元说。
    “一块钱,你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还是你谦虚出病来了?”
    “四国,下次,你可以试着体会看看。只是拿我当参照,不够。你可以看看书生和伍依依。可能因为书生的磁场频率和月娘会更靠近,所以他的感受会更深、更明显。依依就差一点。还有一个参照,其实这个道理,我是能懂的,但是我做不到。”
    “我不明白。李老师,您能解释一下吗?什么道理?”四国皱着眉,很恭敬地问。
    “要让沉底的东西飘起来,需要有什么?”
    “水?”四国直觉反应。
    “是。也有可能是能量。比如,光。能够让‘东西’处在悬浮的状态,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有点像拼图,甲乙丙丁放在一起,子丑寅卯送做一堆,试想想立体的三维的,甚至是更多维空间里的拼图,是那样的意思。第三步,融合,这个因该是最难的,就像烧玻璃一样,但玻璃是单一材质,七忆那些破碎的记忆是多种材质。”
    “只能是烧?”
    “四国,你放开思路想想。”
    “高温高压。”
    “对。还有一种,反方向的,碎成渣,到非常细小的级别,然后重组。就像书生刚刚说的,周围的一切,都变成超小单位了。”
    “你不要糊弄我,我不是念数理化的,但至少知道,所谓最小单位,是物质。七忆,那是精神。”
    “我来个民科版解释吧,如果万物都能够按照正负来表达,正面的东西必然会有相反的出现,加号对应减号、阴离子对应阳离子。那可不可把正负换成阴阳?”
    “我已经被你说懵了。你让我想想。”
    “比起想,不如去感受下。”
    “我其实一直想问,你从来没有怀疑过,月娘来路不正吗?”
    “四国,这个问题,书生和我有共识。”
    “不用怀疑她的来路?不用怀疑她的善恶?”
    “不,是我和书生讲过的人和事太多了,有时候觉得光是好人坏人,真的是说不清楚这的。就像方位,东南西北,不够准确再加上西南、东南、东北、西北,你觉得够了吗?至少,还有上下。原来的人,地上阳宅,地下阴宅。现在的商场地铁也有在地下的,还是阴宅吗?”
    “我刚刚听书生说的时候,我觉得寒毛直竖,是不是中邪了也会这样?”
    “这个问题我没有办法回答你。不过四国,你心里有些事,会牵引来不好的能量。就像人要生病,外邪要来,如果身体够强,什么都打不进来;但如果身体有漏洞,那就太容易了。所以,有些事,你真的要好好想想。”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四国看见伍依依在场,仍然不愿意说太多,她是那种个性上非常执拗的人,认死理,有些事一旦认准了就是不改。
    “我说过的话,你记住就好,随时等你说,”李一元顿了顿,接着说到,“你也要记住,你是防御型的,七忆是进攻型的,你们俩看着月娘,才是万全之策。”
    “什么意思?月娘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强,还需要我们?”
    “再强,现在也是肉体凡胎,更何况还是那么小的一个婴儿。不管你拥有什么能耐或者是练出什么本领,人还是人,不比人高一头、也不比别人第一头。月娘来了就是来了,如果顺利,以后的事情才有空间可以铺展开来。你的防御再好,让你回到一岁,你觉得,碰到那些事情,还有多大的可能活着逃出来?人总有需要别人帮忙的时候,我说的,对吗?”
    四国默默地点点头。
    她想到了什么,只是强制那些东西飞快地闪过去,不要停留。 | | 352楼 | | | | |
    作者:詩鈐 时间:2020-03-26 21:17
    @ty_时光纵如长河 2020-03-25 22:35:31
    害羞。。你是女孩吗
    -----------------------------
    女的,不孩…… | | 353楼 | | | | |
    作者:詩鈐 时间:2020-03-28 20:29
    点灯的不具名裁缝铺046重明以丽乎正(三)


    裁缝铺的生意都是主顾们照顾着,李一元有一堆册子,尺码都在里面,需要的时候,会有人打电话来,或者过来、或者说说最近有没有变胖或者变瘦,李一元能做出来,通常做出来也合身。
    有天,天黑了,门口来了个人,举着把桐油伞,穿着纯黑色的长衫。
    没有下雨,也没有太阳,四国很诧异为什会来这样一个人。
    来者还戴了一顶黑毡帽,帽檐压得很低,几乎看不见脸的样子。
    本来已经上好门板结束营业了,是他敲了门,四国才开小门答应的。
    看着来者这幅打扮,怕有什么古怪,就让他在外面稍等,反手关上门,到后院叫李一元。
    月娘来了之后,李一元也变得小心了很多,听了之后,和四国说,不要出来,等他过去后,把和后院相连的小门关好。
    临走出去前,还是有点不放心,凭空就把灯儿子叫了出来,悬在月娘的房间门口,让四国七忆陪着她。
    李一元开了门,门口的灯光找见这个黑影,整个影子不是虚的,是很结实的,他背手站着,在身后结了一个手印。
    那人也不说话,就举着伞,一直站着。
    对峙良久,来人一转身,往某个方向走,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
    李一元想了想,还是不去追了,就转身进了房门。
    在店铺里,安坐,垂下眼帘,凭着他的能力去追寻踪迹。
    那个黑影,似乎在追赶什么似的,或者是要抓住什么,在黑影的前面,有一团白色的影子,黑影就跟着那个白影,亦步亦趋,一直保持着距离,不多不少。
    李一元试图去辨认那个白色的影子,但仍旧无果。
    但仿佛有种感觉,说不清楚,他忽然想起什么,拿起固定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电话那头,没有人响应。
    他掐指一算,心中暗道:“坏了。”
    Today也不是十五,后院的井也没法用。
    坐了一会儿,先打了电话,把伍依依和沈柏谦叫过来;然后起身往房间里去,七忆陪着月娘。四国在一边打瞌睡。
    他把四国叫出来,说:“我有些事要去办。一个老朋友的事。我把沈柏谦和伍依依叫过来,你们务必把宝宝看好了。”
    “什么事,能问吗?”四国觉得他有点太紧张了。
    “那个朋友,可能被盯上了。”
    “和刚刚那个人,有关系?”
    “有。我不太确定现在的情况。这一趟还是要去的。”
    “多久?”
    “尽量快,先去看一眼。”
    “好。”
    说话间,门外敲门声,伍依依先到了,她家离这里近;伍任也跟过来凑热闹,放暑假了,没什么大事。
    李一元交代书生,让他照应好,只能放沈柏谦进来,然后就关好门。
    他拿起常用的小包,里面有些符令,还有一些小的法器;这次,他把铺子公用的手机带走了。伍依依在,可以用她的联系。
    出了门,就往黑影的方向去。
    不一会儿,在几条街外的一处房子,停了下来。
    这个院子也是独门独户,并不大,手巾寮的样子,在其他人家都已经改建过的情况下,这家人家的宅子非常好找。
    李一元去推门,没有上锁,一下子就进去了。路灯都留着,有几个房间也有灯光。
    他往里头走,房子有些安静;倒不是初来,熟门熟路地来到小天井旁的一个房间。仍旧轻轻推门,进去了。
    地上倒着一个人,屋里没有光亮、黑漆漆的,他过去查看,还有鼻息。
    他连忙打了电话叫救护车。
    在救护车来之前,他定下心神,开了天眼看看四周围的情况,果然,那个黑影就在墙角。他将一个红包袋装进了那人的口袋里,默默在边上迈开步伐来。
    看着像是随意的,每一步,却都有道理在。
    救护人员来的时候,问他是怎么回事。
    他说,是过来找老朋友聊天的,没想到等没开,房门也没锁,一进来就看到人躺在地上了。
    医馆来的人,初步做了检查,就把人往医馆拉,让他跟上,他自然是要去的。
    旁边那个黑影,仍旧步步紧跟。
    一路上,医生们还在问,认不认识这个人的家人,或者其他可以联系的人。
    李一元说,他的孩子不在本地。那个房子其他的房间分组给一些房客了。
    再详细的,就不是很清楚了。
    到了医馆,办完各种手续,人从急诊过了一圈,就去了加护病房。
    李一元是现在已知的联系人,很自然,所有的文件、医馆免责,都要他来签署,医药费,也是他出的。
    医馆,是李一元不喜欢来的地方——怎么说,能免则免吧。
    救死扶伤的地方,本身就有很多死伤。
    以前的人,并没有这样的概念,住院、集体治疗等等。
    这些都是新派的做法——其实也算不上太新了,许多人一出生就是这样的形态,怎么能算得上新呢?李一元给这个人的孩子打电话,当着医生的面。
    电话那头,说着会尽快往回赶。最快最快,回国,也要12个小时以上,拜托他帮忙。
    医生问李一元,怎么认识这个人的。
    李一元说,是自己铺子里的客人。
    医生问过往病史。
    李一元说自己并不清楚。
    送进重症监护室了,也没有办法陪bed或者其他。
    他问了医生,目前病人的情况。
    医生说,血压有点低,其他一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如果用通俗的话说,就是昏倒了,可能昏倒的时间有点久,也是很奇怪遇到这样的情况。无从判断。
    李一元点点头,就往回走。
    到家的时候,先打了电话叫他们来开门,一群人都到齐了。
    “先生,这是出来什么事吗?”伍依依问到。
    “我的一个老朋友,被盯上了,被人施了法。差点出大乱子。”
    “那个黑影是谁?”四国问到。
    “对方派来的。其实不是人。”
    “那它怎么可能到铺子门口,还敲门——我是听到敲门声才开的门。”
    “他都能要人命了,敲门算什么?”
    “那为什么到这里来了?”
    “那个老朋友,有几件衣服在我这里,准备改好了拿回去穿。估计是循着衣服的痕迹来的。”
    “下一步要怎么办?”
    “看看能不能醒过来。醒过来就有救。醒不过来就没办法了。” | | 355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6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詩鈐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86天 / 跨度2083天】
    • 开贴:2014-07-15 22:09
    • 更新:2020-03-29 21:37
    • 阅读:11646 回复:384 楼主:676
    • 字数:约400千字
    • 图片:7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