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悬疑《最后一个盗墓人》(恢复更新)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Oo氤氲烟圈oO 时间:2008-03-19 12:47
    一 水鬼

    九龙口是黑水荡中央的一个湖泊,是由横贯这个黑水荡的几条河流的龙口汇集而成,这几条河流到此呈九龙抢珠之势,故得名“九龙口“。湖泊方圆数百亩,湖水呈黝黑色,虽有九条河的活水注入,但湖面毫无生气,波澜不惊。湖面终年水气弥漫,越向湖心雾气越重,听老人说湖中心大白天都伸手不见五指。


    崔大炮显得很是激动“我认为这湖底下一定是个古墓,妈妈的,九条龙围着的,说不定是个皇帝的墓。”


    “墓你个头”这小子最近盗墓小说看多了,看到个山呀水呀的,就怀疑地下有个古墓,有好多金银财宝等他去挖。说实话,水气越来越重,我是有点害怕了,我回过头,看了看小东西。


    “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信这些神呀鬼呀的,进去看看,难道鬼能吃了你不成?”小东西显的很不耐烦。


    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小东西平时挺胆小的,怎么突然胆大起来了。说实在话,男人都是不能被激的,尤其是胆量,我感觉一股热血充进大脑。


    “靠,我徐迟什么时候怕过。”说着便使劲的划了几下桨。渔船一下子冲进了浓密的水雾中。船一进水雾中,我就后悔了,这哪叫水气呀,简直就象是冲进了烟雾弹里,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了,大炮和小东西就坐在船头,离我不到一米,可是就象是消失了一样,竟然连身影都看不到。


    “你们在哪?”我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句,自己觉得声音都在颤抖。


    “哈哈,这个雾真大呀,竟然这么近都看不见了”听到大炮咋咋呼呼的声音,我感觉稍安了一些。


    “我说的没错吧,非要进来,里面没什么好玩的,咱们回吧。”话虽象征求意见,实际上我已经调转船头向回划。


    “黑色可以让人看不见,原来白色的也可以让人看不见呀,哈哈”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大炮又咋咋呼呼起来“靠,你们二个小人,向我下黑手,他妈的,谁刚才踢我?”


    “别叫唤了,谁他妈的踢你,看都看不见你”我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


    “还说没踢,又踢了我一下,靠,看我不插死你”大炮边笑边向我这靠来。


    这时好久没作声的小东西,冷冷的说了一句“别闹了,这水下面好像有人”


    “你个J8小东西,这个时候别说吓人的鬼话好不好?”


    “我也不确定,刚才我趴在船边贴着水面,向水里看,好像感觉有个人影在船下面游过”小东西顿了一下“那人好像穿着雨衣。”


    我感觉头皮微麻,感觉有点不对劲,刚才划了几下就进来了,我都死命划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出来?


    大炮也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了“徐迟,怎么划了这么久还没出去,我们进来没多远呀,你是不是没有调头呀”


    我确信我是调了船头向外划的,不对呀,怎么船感觉这么重呢?


    我低头一看,才发现我在拼命的划,但船没有向前走,船象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扯着,固定在水面上。


    “船下面真有人,它就趴在我们船底上!”这时候,小东西大喊了起来,我听得到他的恐惧。


    我不用看也知道船下面有人了,因为船底传来了“嘭嘭”的声音,象一个人用额头在船底下磕船的甲板。


    我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脑中突然想起小时候的一件事,当时大人害怕孩子落水,为了防止小孩到河边玩耍,就常恐吓小孩子说水里面有水鬼,这些水鬼会将在河边玩耍的小孩拖入水中淹死,这样水鬼就可以投胎转世,而淹死的小孩就会变成水鬼,继续寻找其他的小孩做替死鬼。


    “船底下的那个“人”不是人,是水鬼!”


    “大家都到船中间来,别靠近船边,船下的那个东西可能是水鬼!”我恐惧的大喊起来。


    我们三人都聚到了船仓里面,巨大的恐惧包围着我们,大炮和小东西一左一右手抓着我的胳膊,我能感觉到他们都在打哆嗦。


    “水鬼…水鬼…是什么东西?”大炮结结巴巴的问我。


    “我也不太清楚,小的时候听我爷爷讲他见过一次,他见过的那个水鬼身材和7、8岁的小孩那么高,浑身长着一尺多长的黑毛,脸长的和人一样,但眼睛是血红的,在水里力大无穷。当时我爷爷的左腿被水鬼抓了一把,小腿的肌肉都被撕掉了,后来我亲眼看过我爷爷的左腿,就只剩下了一根腿骨,小腿肚子就象被刀割掉了似的。”我断断续续的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情。


    “妈的,这么厉害,整一个大力水手哇!”大炮牙齿哆嗦的骂娘。


    “我们船舱里面原来有水嘛?”小东西突然说了一句。


    “我靠,我们又不是出来捕鱼的,哪来的水,你以为养鱼哪。”我没好气的回到。


    “哪我的裤子怎么都湿了?”


    我用手一摸,骂了一句“不好”,水下的那个怪物,真是力大无穷,船舱已经被撞裂开始漏水了。


    “现在怎么办呀?”小东西声音中明显带着哭腔。


    船底下的撞击声越来越大,突然“嘎巴”一声,完蛋了,估计是船舱的木板裂了。看这个样子,还没等水将船淹沉,水鬼就将船撞散架了。


    正在我们快绝望的时候,船下的“嘭嘭”的声音嘎然而止,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整个水面一点声音也没有,只听到我们三人急促的呼吸声。渔船也一下子轻了,失去了控制,滴溜溜得在水中打转。


    “快,快,水鬼走了,我们快划出去。”我大声喊着,慌乱得拿起手中的桨,扑到船边使劲的划起来。


    “我操,你们俩干什么呢?快帮忙一起划呀。”


    “死了呀,怎么不回话?”我大怒,这个时候谁还有心思开玩笑,我将手中的桨向船中央他们坐的地方使劲的打过去,本以为会打中他们其中一个,可是出乎意料的,我挥了一个空,由于用力太猛,桨飞了出去,我一个跟头栽在船舱里,脑门磕在船板上,疼得我一阵晕眩。


    “你们不要开玩笑呀。”我已经恐惧到极点,用手向大炮和小东西刚才坐的地方一摸,没有人!


    大炮和小东西不见了!
    作者:Oo氤氲烟圈oO 时间:2008-03-19 12:48
    二 千尸湖
    人呢?怎么会几秒钟的时间就消失了!难道……


    我的脑袋一下子空白了,只感觉强烈的恐惧让我的胃部里开始痉挛,我萎缩在船舱里不停的干呕,满嘴都是苦胆汁。


    突然,那个“嘭嘭嘭嘭”的声音又来了,这次我能明显感觉到水下的那个东西力气更大了,而且更为严重的是,渔船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了!


    见鬼,水下的那个怪物在摇我的船!


    我已经没有力气试图去控制不让船翻掉,恐惧让我全身不停的在打着哆嗦,突然间一个巨大的力量猛得掀了一下船,船翻了,冰冷的河水一下子灌进了我的鼻腔和嘴里,我暗自叫了声苦,这下子我的小命要报销了!


    人在最危险和最慌张的时候,平时学的任何逃生技巧其实都用不上,能救命的就是人的本能。由于我从小是在水边长大的,水性非常好,小的时候就可以在水里闭气半个小时,这是来自遗传,听爷爷说我们这个家族从有家谱以来就有这个特殊能力,更为奇怪的是家族中的男性有这样的能力,女性是没有的。我被水呛了一口,便本能地屏起了呼吸,同时极力的睁开眼,水里非常的昏暗,几乎什么也看不清,出于逃生的本能,我拼命地向上游去。但一使劲我发现了一个要命的事情,我的双脚被什么东西死死的抓住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下完了,被水鬼抓住了人根本是逃不掉的,不用再做无谓的抵抗了,我索性闭上眼睛一动不动的等死!可是抓住我脚的东西并没有把我向水下拖,反而感觉抓的力量松了。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心里面的恐惧感登时消失了很多,我用手慢慢的摸到脚上,果然我是被水草缠住了。


    说到这里我想讲一个大家可能不是很清楚的常识,通常情况下一般落水后被水草缠住,会恐惧地拼命挣扎,想死命的浮出水面,如果是在水边长大的,就会知道在水里被水草缠住时,千万不能挣扎,因为越挣扎水草反而会缠的越紧,这时候必须身体放松下来,缠着你的水草就会松开,将缠着的水草慢慢的清除后,用双手向下击水慢慢就能浮出水面,这时候千万别用脚蹬水,以防再被缠住。这样说着好像很简单,但没经过训练是绝对做不到了!

    我感觉到缠着我双脚的水草比较宽大,心里面不禁轻松了一下,落水的人最害怕被又细又密的水草缠住,越宽大的水草越容易挣脱。可是很快就证明我错了,这该死的水草虽然宽大,但奇怪的是水草表面非常滑溜,象长着一层很稠的粘液,我根本用不上力,昏暗中我看到这是一根巨大的水草,象一根布带似的一直通向着深不见底的水下,我突然想起身边带着的防水手电,忙从腰间口袋里掏出来打开,本来很明亮的手电在昏暗的水里也不过能照不到十米的距离,我仔细看了下缠住我双脚的水草,墨绿色的叶子竟然有二个手掌宽,叶子有一指宽,上面有一层粘乎乎液体,可以肯定的这不是我们这一带水里常见的水草,但却非常的眼熟,肯定在什么地方见过,而且还是能经常见到的。我没有心思去考虑这个问题,怎么解脱才是我现在急需解决的。


    人也在黑暗和恐惧中会失去思考能力,毕竟大家都不是什么特种兵受过危机训练,能够临危不惧。因为有了光亮,心中的恐惧也稍减,才想起身上天天带着的水果刀。很容易我就割开了水草,将缠着我双脚的水草拨开,割开的水草一条条的浮在身边,象一条条海带丝似的。突然我脑中火光一闪,我靠,这水草不就是我们常吃的“海带”嘛!这种海草怎么会长在淡水里?这是个什么鬼地方,怎么这么邪门?我突然想起曾经在“DISCOVERY”频道中看到的海底海带长成树林的那种壮观场面,难道这里面也是个“海带”林?我忙用防水手电向前方照去,果然每隔一米多远就是一根巨大的“海带”,极目望到手电光的尽头,真的是一个巨大的“海带”森林。应该说这么巨大的“海带”林,应当感觉非常壮观,但我却感觉到一种莫名的诡异,因为这些“海带”象孕妇一样,都挺着一个“大肚子”。





    这些“大肚子”不是真的肚子,而是每根“海带”中间都缠着一个全身赤裸的人,或者不应该叫人,准确的说是死人!由于这些人被淹死的时间不同,有得还没腐烂被水泡得全身浮肿象一个巨大的白色肉球,有得是处于半腐烂状态,白生生肥大的内脏全漂在外面,有得已经只剩下骷髅,上面长满了水藻,呈现出恐怖的绿色。这个湖有几百亩的面积,按照每根“海带”的间距,至少这个“海带”森林有几千根“海带”,如果每根上都缠着一个尸体,天呀,难道这个湖里有几千具尸体?我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没想到这个在江淮地区再平常不过的一个小湖泊里面竟然隐藏着世界上最阴毒的“千带缠尸”阵?这湖底究竟隐藏着多大的惊天秘密和诅咒?


    我的手因为恐惧在不停的发抖,手中的用防水手电的光线也跟着在四处乱扫,我的目光也恍惚的跟着光线胡乱移动,各色死相恐怖的尸体映入眼帘,突然我眼角余光扫到右边不远的二根“海带“上缠着的尸体与别的尸体有一种奇特的异样,我一时并没能明确的辨出究竟什么不一样,大家可能多多稍稍都有这样的经历,人在恐惧时思维会比平时迟钝很多,我壮大了胆将手电的光线移动到其它尸体上,再移回来到那两句尸体上,我的天,这两具尸体果然和别的尸体不一样,这二个尸体是穿着衣服的。



    我心中涌起一股巨大的不祥感,内心中极力的避免一个念头出现,但人就是这么奇怪,你越想不去想,那个念头反而更加清晰,他们可能就是大炮和小东西!


    我承认此时的我已经恐惧到极点,一秒钟也不想待在这个鬼地方,但大炮和小东西是我最要好的二个朋友,不管是死是活,我都必须要搞清楚,我游向了其中一个,从体性看我知道这肯定是大炮,但不知道是出于侥幸还是什么,我还是将尸体拉转过来,果然是大炮,看上去象是被活活掐死的,脸色铁青,眼珠上翻暴突在眼眶外,舌头全部伸在外面。我感觉浑身在抽搐,心脏象被重锤敲了一下,一口苦胆冲入我的嘴里,虽然在水里,但我感觉到眼泪涌出我的眼眶。另一个“海带”上系着的肯定是小东西了,我想游过去确认一下。我还没有转身一个不祥的感觉突然充满了大脑,我操,是错觉吧,怎么感觉大炮的眼珠转了一下,我忙定睛看了下大炮的眼睛,我发现刚才还向上翻的眼珠正死死的盯着我的身后,与此同时我感觉的后脊梁上一阵冰冷,我本能的回过头一看,一双眼睛正盯着我,我知觉告诉我,这不是一个人,因为这双眼睛是血红色的!

    这双眼睛长在一个象猴子一样的脸上,那张毛茸茸的脸离我的脸竟然不到半尺!我遇到鬼了,而且还是个水鬼!我没来得及多想,本能的将手中的防水手电用上吃奶的劲砸向那个鬼脸,我能听到“吱呀”一声惨叫,我想那个水鬼肯定被砸的不轻,但我的防水手电也吃不消这一下,也报销了,水里一下又进入了混沌不清的状态。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一双大手强有力的叉住了我的脖子,祖辈遗传给我的是闭气,叉住脖子一时半会不呼吸没什么问题,但要命的是叉住脖子上的大动脉等于是断了大脑的血液供应了。我死命的想扒开叉住脖子的手,但那双手力气非常的大,根本扒不动,这下我死定了,妈的,我徐迟怎么也没想到,死也要死的很有创意,竟然要成为一个系在“海带”上的死人了。


    那双手越叉越紧,我感觉我正慢慢失去知觉,我的双手已经失去了所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Oo氤氲烟圈oO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83天 / 跨度519天】
    • 开贴:2008-03-19 12:47
    • 更新:2009-08-20 14:55
    • 阅读:1412004 回复:5961 楼主:269
    • 字数:约226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