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一个1971年出生的师专生这些年的经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liubeiwozu 时间:2008-09-15 01:27

    我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把时间往前面推四年,以便正好凑上毕业十年这个整数。
    公元2004年7月5日的中午,我从中国银行广州天河北芳草支行提取了10万元现金,胆颤心惊地想着怎么安全到达目的地——大约300米外的一家二手房中介公司。
    我从理智上明白10万元在2004年的中国,只能用区区来形容,也可以说是“蛆蛆”,和碧桂园的园主比起来,相当于一条“蛆蛆”与一座大厕所的对比。
    但是,从感性上而言,我觉得这是好大好大一包的“蛆蛆”呀,旅行袋居然鼓鼓地,好像要开裂了一般,没想到这么点钱,居然要占这么大的物理空间。要晓得,上个世纪90年代我在湖南一乡村教书的时候,每月的工资才区区380元,粗粗一算,这袋里盛着我25年的薪水,我能不紧张吗?
    谈好的那处二手房,前屋主是香港跑马场的弼马温,娶了个内地老婆,生了两个崽,如今要把家属户籍转过去,八楼上那套三房一厅的住宅作价33万6千卖与我,房子面积88平方米,价格是2003年年底谈妥的,老婆说,如果再不买,房价就要狂涨了。
    于是,我从银行里提取了首付——房价的三成。
    我提着旅行袋,好像提着自己的性命一般,看着旋转玻璃门外面的每一个人,好像每一个人都知道我的袋子里有10万元巨资。
    我担心我在大街上会被乱枪打成马蜂窝,或者被捅出360个透明窟窿,横尸街头,然后10万元血汗钱消失在冷漠的人海中。
    这不是没有可能,上次广交会就有一亚非拉黑人兄弟在取款机前被人捅了,其实他只取了几千块钱而已。
    我麻着胆子走出旋转门,低着头,咬着嘴唇,攥紧拳头,视死如归地到了街头。
    我骂了一句老婆,忙着上那几节课,也不来陪我去取款,害得我又出钱又出人工。
    正哆嗦间。
    轰————

    作者:liubeiwozu 时间:2008-09-15 01:28
    原来在这里
    作者:liubeiwozu 时间:2008-09-15 01:29
    不是枪响,而是老天爷见我如此紧张,也忍不住放声起来。
    雷暴说来就来。
    雨点好像《勇敢的心》里的箭阵,铺天盖地而来,打着四面的玻璃大厦,打着坚硬的水泥地面,也打着路上失魂的行人。
    我将性命袋夹在两腿间,扭曲着身体,吃力地撑开伞。
    街上的士和行人乱窜,有一辆的士正好停在我前面10米的地方。
    为什么停了?因为有人在招手,那是个中年男子,刚刚从银行对面的百佳商场出来,全身挂满饮料罐,手里抱着大包速冻食品,招手间,已经有几包饺子掉落。
    子曰:当仁不让。
    我马上斜刺里冲杀过去,一把打开车门,连人带钱往车里面钻。
    落雨天要在广州打上的士,比认识一个25岁了还是处女的女人还难。
    我的脑袋刚钻进去的那会,手机响了。
    本来可以不接的,但好几年的新闻行业生涯,养成了我24小时不关机,有电话随时接听的职业美德。
    看看号码,不熟悉。
    我把手机夹在脖子和肩膀当中,将自己和袋子以及伞,全塞进的士里,等臀部都进入时,看见那个愤怒的中年男子,正淌着雨水跑过来,冲着我吼。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抢这个机会,恐怕要轮到在暴雨中被人乱枪打死乱刀捅死了。
    “喂,柳先生,柳总编,有空吗?”
    很夹生的一句普通话。
    “不好意思,请问是谁?喔,是苏宁电器的陈经理吗?”我关上车门,气喘吁吁地问,那个什么陈经理是湖南人,说普通话也是这个腔调。
    “苏宁你个卵呀,我是碉堡呀。”电话里叫。
    原来是武朝晖,碉堡是他的外号。
    “那你不要讲普通话好不好?我晓得你普通话水平不错,但也只是湖南师范水平而已。”
    于是,电话里恢复了那种标准地道的湘中话:“黎哈呀(哈在湖南方言里就是傻瓜的意思),过两天我们中文一班的同学在湘中城聚会呀,你一定得来呀,把你堂客带来,把你宝贝崽带来。”
    “可能不行,我没假期呢,不像以前教书有寒暑假的,我们办公室编辑一个萝卜一个坑,缺了哪个都做不成事的,你晓得吧。”
    “黎哈,你有点同学感情好不好,今年是毕业几年聚会,你晓得不?”对方开始要骂人了,和着车窗外顺着玻璃大厦打下来的闪电,挺吓人的。
    “毕业几周年?大概有个五六年了吧,怎么?很特殊吗?”我这一阵一直算着首付,月供,税费,脑袋木木的,一直没有反映过来。
    “说你宝里宝气真的是宝里宝气,你长个脑壳做嘛子用?我们1994年从湘中师专毕业,整整10年啦!”因为我的数典忘祖,碉堡悲愤地吼叫起来。
    我大学毕业10年了!
    我这么老了!
    难怪办公室那帮80后的小兔崽子们老是叫我老柳老柳的。
    一道闪电几乎刺进车来,我张大嘴巴,脖子一直,手机滑落下来。
    看着窗外翻天滚搅的雷暴,我好像被往事击中了,脑海中的画面淅沥哗啦往10年前翻动。
    10年前,那一个宁静的午后,湘中市两峰县县教育委员会…………
    我已经记不清是7月的哪一天了,只记得炎热的日头,弥漫的灰尘,嘎吱嘎吱响的自行车踏板,我像疯马似的骑着自行车从家里冲出来,往县教委的方向骑。自行车配合着我愤怒的心情从家门口长长的坡上面,像俯冲轰炸的飞机一般猛冲下来,然后借着俯冲的惯性在县城主干道——复兴路上狂奔。
    后面有爷的喊声,有娘的哭声。
    “黎伢子,你快回来,你莫激动,我们托你姑父去找县长写个条子,说不定还是能进你爸爸单位的。”娘在宿舍走廊上哭天呛地。
    爷也驾一辆自行车,一面哆哆嗦嗦上车,一面喊:“黎亭宝呀,你莫这么哈,冷静点,今晚我和你娘就去找姑父,拜托县长写个条子,回来啦,伢子。”
    我只听得耳畔呼呼风声,哪里管得爷娘叫唤,我要和县教委这帮狗官算账:我正科班出身的师范专科毕业生,我年年捞奖学金,我获得湘中师专最佳辩手奖,我文章写得那么响亮,全中文系都知道我是个才子,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不能分配到我爷的单位——县教师进修学校去?
    那时候的我们,大学毕业后是靠分配定工作的。
    这帮狗官,我要干掉他们几个。
    我在呼呼的风声中往前冲,三五两下塌完复兴路两三里的路程,左转一个斜坡,觉得自己好像垮在战马上,驾地一声,箭也似地上了坡,顺着县农机厂旁边的马路往上冲。
    自行车的两个龙头握在手里,感觉自己就如同《英雄本色》里小马哥手握双抢直杀进什么枫林阁。那时候,最最喜欢看的就是发哥的电影了,常常把这个社会比作不堪一击的枫林阁,把自己看作执枪直入的墨镜黑大佬。
    想着发哥独闯枫林阁的同时,之前几天的画面也进入脑海里,不停地告诉我一些因果关系。
    就在此前的第三天,进修学校副校长到我家来问起我的分配情况,我爷说:“拜托各位领导的照顾,我崽应该可以进进修学校的。”那副校长笑笑:“未必。”老爷子一下子紧张起来:“冒得问题吧,校长同志,我是这个学校的元老,79年返城工作就在这里做出纳,搞基建,那时候还叫五七干校呢,而且我们响应党的计划生育的号召,只生了一个崽,这点照顾总有的吧?”副校长还是笑笑:“未必。”我听得发毛起来,因为在毕业前夕我就在师专到处放言:我将会分配到老爹所在的单位去当语文老师。
    那副校长也不解释,沉默了一阵,走出去的时候回头对我说:“小柳,事情没你想像的简单,分配的事,不简单的。”
    我爷退了一步:“那如果进不了进修学校,城关镇总可以留吧?”
    副校长爽朗地笑起来,拍着胸脯:“柳老,这个就包在我卢某身上了,镇党委书记每个礼拜要同我搓麻将打牌的,我在牌桌上讲一句肯定行的。”
    我爷娘这才笑起来。
    我爷是县教师进修学校的后勤,老黄牛这种动物既是他的级别,也是他的秉性,从79年干到94年了,地位不高但威望高,凭着他的贡献,安排一个把崽进单位,应该是没问题的。
    以上是我一家人以及左右邻舍的想法。
    副校长的否定让我们蒙上了一层阴影。

    作者:liubeiwozu 时间:2008-09-15 01:31
    我以为这层阴影可以轻轻抹去,结果越来越浓密。居然轮到我单刀闯教委了。
    进修学校分配名单上没有我的名字,我被划进了城关镇学区。
    两峰县城关镇地盘大得要命,最近两年将附近铁牛乡的几个村也划进来,如果分到这几个乡,那和分配到穷山僻村没有任何区别。
    于是,我悲愤地单车闯教委。
    一阵风似地进了教委,教委大院里吵吵嚷嚷,本年度毕业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正拥挤在分配办公室的窗口拿派遣单。
    不用问,不是湘中师专的就是湘中师范的,湖南师大的骄子们是不会回这个偏僻的小县的。
    看着这些涌动着的芸芸众生,忽然有种恶鬼们站在阴阳界,拿着指令去投胎的感觉。
    大学毕业确实如同一次投胎,重新开始人生。
    投胎到县城教书的,算是成仙成佛了;投胎到县城郊区教书的,虽然结局不满意,但总算还有改过自新,结束妖怪生涯,踏进县城修成正果的机会;投胎到偏远山区教书的,也还有些等级,女老师如果长得不是太难看,那就还有嫁人改变命运的机会,如果是男孩子,而且又长得不帅,哎,那就等着死吧,有一点可以肯定:吃商品粮有工作的老婆是找不到的了。
    我不知道自己将投胎到哪里?

    作者:liubeiwozu 时间:2008-09-15 08:40
    请原谅我们这些70后初期出生的师范生,我们真的没那么崇高。后文革时期洗脑经被洗得傻傻的,如今却要丢下那些洗脑剂去社会上拼了,崇高能当饭吃吗?
    记得毕业前夕,师专为培养我们的师德而给我们放映山区教师奉献精神的记录片时,没想到起了反作用,几十个女生吓得哇哇大哭:“我不要去那种地方,我不去呀,妈妈呀。”好像被强迫进窑子一般。我们宿舍的十条汉子看完录像,没有一个高兴的,脸全都比平时长三寸。
    我浑身呈火苗状跳动,眼睛皮子红红的,脸色红红的,血管红红的。
    这是一个正拿着派遣单的外语系校友告诉我的:“喂,哥们,你浑身怎么这么红?和谁生气了?”
    这家伙是个成熟型小白脸,带着箩筐大的眼镜,张开箩筐大的嘴巴,浑身灰扑扑的,裤管上全是泥土。
    大名吴存贤,外语系九一级的。
    “莫要问我为什么这么红,因为我浑身喷射着愤怒的火焰,我要杀他教委几个狗官。”我挥舞着拳头,将自行车扔在地上,也不上锁,直接往办公楼的一楼冲。
    “哎,哥们,你分在哪里呀?”
    吴存贤追在后面问。
    “我这就去问那帮狗官,你分在哪里?”我一面交代,顺便问他。
    他扬了扬手中的派遣单:“跑马镇第3中学。”
    “啊————”我惊了一下,没想到他下乡了还精神气色这么好。
    我的幼稚和冲动很明显地被他的沉稳对比了出来。
    “我不打算去,先去浙江湖州那边找点事情做,同时准备考研。”吴存贤交代自己的去向,真是个有志青年。
    考研?
    我被他的大志给吓得发懵了。

    作者:liubeiwozu 时间:2008-09-15 12:21
    一个师专生怎么考研呀?
    这个话题我们宿舍的人不是没有商量过,最后大家的结论是:这是一条没有指望的路。不说别的,光是那英语入学考试就是我们师专生永远也过不了的槛,因为我们师专生英语只要求过3级,过四级的人还得去邵阳赶考,在我们羡慕的眼神中去邵阳师专赶考。如此无望地读书,还不如花点心思搞调动吧。
    我刚刚懵了一下,心底的怒火再度涌上来,这怒火指引着我找到一个办事员,对他吼:“教委主任在哪里?老子找他。”
    那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后生没有表情地说:“在206开会。”
    我哼了声,连鼻孔都带着火一般。
    这气势,真有点武二郎问西门庆去处的感觉。
    我豪气干云地跑到狮子楼——206门口,一脚踢开门。
    里面的人跳起来。

    206办公室坐了一大堆人,随着门被我踢开,一个人惊跳起来。
    我双手伸出,但手里既没有小马哥的枪,也没有武二郎的刀,只是一双拳头,而且是无缚鸡之力的拳头。
    “先生,到啦。”
    的士司机一句话把我从1994年的湖南打回2004年的广州。

    作者:liubeiwozu 时间:2008-09-15 16:48
    楼上的客气客气
    作者:liubeiwozu 时间:2008-09-15 16:53
    想起往事,我的心情还是很暴,车窗外的雨也很暴,大雨中几个要搭的士的人打着车窗玻璃更暴。
    我先向司机索要的士票:“师傅,有没有20元以上的的士票?”
    “你快点找找吧,先生,你快点啦,我要做生意啦。”
    我不顾车窗外的暴雨声和暴打声,不厌其烦地从打票机上一张一张地寻找,一张一张地撕。
    后车门已经打开了,一个大胖子把自己塞进来,扯着嗓门喊:“去广元路。”
    的士司机对着我喊:“先生,麻烦你快点啦。”
    我在一片怨声中终于找到3张费额20元以上的的士票。
    我们办公室每个编辑每个月可以报销400元的晚间交通费,但必须是20元以上的车票。如今买了房,积蓄花光了,还得月供2300元,能省则省,方法之一就是:每晚搭39路公共车回家,交通费用不过1元5角,然后多搜集些的士票以备报销,能白白赚300多元,像此次坐的士连表都没有跳,不过区区7元,却拿了75元的票,不亦乐乎?
    想起当年在湖南当乡村教师,为了表示对山---村---教育的关怀,每个教师一学期报销150元交通费,哎,人生无非多争取些报销而已。报销越多,级别越高,如果能发展到工资基本不动,老婆基本不用的地步,那算是我前辈子积德了。
    这种勾---当,我干了一票---又一票。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liubeiwozu2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1440天 / 跨度3283天】
    • 开贴:2008-09-15 01:27
    • 更新:2017-09-12 00:54
    • 阅读:1288963 回复:27153 楼主:8234
    • 字数:约1943千字
    • 图片:7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舞文一个1971年出生的师专生这些年的经历74图 liubeiwozu2 2017-09-12 00:54 18919/8234 1440/3283
    杂谈一个中专生的深圳八年漂泊实录 傻B青年20092 2011-12-14 20:30 20379/1098 479/1007
    鬼话818一个平凡小女子关于前世今生的神奇经历15图 北冥王爷 2017-08-07 16:39 10947/1106 303/908
    八卦雷死不负责,当医生这些年所见雷人事件(慎入)1图 520naven 2011-03-19 13:01 25990/139 25/185
    鬼话地铁诡事——八一八近些年地铁发生的灵异事件和传言……2图 秦弃疾 2016-07-13 18:52 6882/1703 243/370
    鬼话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1图 圣旗轩 2016-03-29 18:40 6253/1469 333/904
    经济〖天涯头条〗晒晒70-90年出生的财政状况!6图 阉割tianya斑猪 2013-01-16 22:30 7140/446 12/13
    鬼话《秘术之天下无双》-----我与一个茅山女术师的经历 语夜听澜4 2016-09-01 21:36 1562/4526 217/521
    情感一个艺术系女大学生的堕落历程 大一女生2013 2014-01-29 11:37 5057/160 25/327
    杂谈一个正规高校考古系毕业生的考古生涯431图 我与堂姐手牵手 2012-01-04 12:44 3718/1445 204/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