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风水奇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白0品 时间:2012-09-08 09:09
    我的奶奶是个巫婆,据说能通灵,鬼神附身。

    八十年代的香溪镇,有“南公北婆”之说,“南公”就是街上有铁嘴神算之称的刘瞎子,验人祸福,断人生死,那可是立竿见影,奇准无比。王家冲的王贵平生了个儿子,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情,找到刘瞎子批命。刘瞎子张口就要五十六元礼金(当时一个鸡蛋才5分钱),说这小子福大命大,开口少了,反而会掉他将来的身价。如今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当年襁褓中的懵懂幼儿,现在就真的官居至副部级。渡口村的马福生,三十不到,闲极无聊,也报上了自己的生辰八字。刘瞎子掐了掐手指,沉吟良久,说他不日将飞黄腾达,这算命钱就免了,留着晚上多打点酒喝吧。马福生自以为捡了个便宜,笑眯眯地走了。刘瞎子转背即对人说:“这是死人的钱呐,我哪敢收?”结果,第三天,马福生就忽遭车祸,当场殒命。“北婆”当然就是我的奶奶,樟树垌的陈虹鬼娘婆。在我的记忆中,每天一打开门,总能看到几个拎着公鸡、背着土特产的妇人已经焦急地守候在那里了。我父亲跟任何人打照面,都会眯笑着眼,习惯性地点点头,我相信就是那段时间培养出来的。那时我们村的小孩子,最爱唱的一句就是:“鬼娘婆,上轿啦;说胡话,把鬼抓。”
    作者:白0品 时间:2012-09-08 09:13
    一日一贴,一贴一日!
    作者:白0品 时间:2012-09-09 07:43
    这一切,在我七岁那年,戛然而止。那时我刚读小学二年级,对老师的话是惟命是从,所以死缠着父亲买了一本《新华字典》,上午在学校里询问了查字的方法,中午兴冲冲地跑回家。可家里的大人们都在忙进忙出,没有一个人搭理我。我手里拿着字典,眼睛四处游动,终于发现门口放着一张幡纸,上面用浓墨写着一行大字,我一时很高兴,因为有了用武之地。于是就在那天,我又多认识了四个字:驾鹤仙游。

    我小时候体弱多病,白天精神恍惚,晚上老是做噩梦,一直到现在,朋友们还说我有点神经兮兮。童年的一切,就像做了一场迷迷糊糊的梦,似花非花,似雾非雾,遥远而又陌生。这么多年过去了,奶奶的面目变得越来越模糊了,像越飞越远的大雁,慢慢缩小成一个黑点,乃至完全空白。但有三件事,我却记忆犹新,历历在目,恍如昨天。

    “小龙,我的乖宝崽,又做恶梦了?别怕,有奶奶在呢!”我大汗淋漓地从梦中醒来,惊魂未定,心有余悸。朦胧的煤油灯光中,只见奶奶咧着缺牙,微微笑着,用一条毛巾帮我拭去额上大颗大颗的冷汗,然后将一张折成三角形的黄色符纸塞进我的枕头下。“睡吧,一觉睡到天光光。左有尉迟,右有秦琼,保你夜夜平安!”我于是在昏昏沉沉中又入睡了,只是睡得特别安稳,带着点甜蜜,再也没做什么恶梦了。

    五岁那年,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我独自一人在村口玩耍,眼看太阳西沉,暮色四合,我刚想转身回家,忽然听见了旷野里传来一个声音,像母亲深情的呼唤,充满了诱惑,不可抗拒。我完全被迷住了,不由自主地,跟着那声音,一步一步地向野外走去,天越来越黑,我也渐行渐远。我只觉得离母亲越来越近了,我能听见她的呼吸,我马上就能投进她那温暖的怀抱了。猛地,我被一个人拦腰抱住了,在额上狠狠亲了一口,然后发疯般地往回跑,我抬起迷惘的眼睛,看见了气喘吁吁的奶奶,嘴里还在不停地咒骂:“滚远些,不干净的东西、邋遢物体、见不得光的垃圾……滚开……”当晚,奶奶盛了一大碗冷饭,摸黑到村头,撒得满地都是,然后一路呼唤着我的名字:“小龙,跟奶奶回家;小龙,跟奶奶回家喽……”

    我如鞭痕般醒目的记忆,是定格在另一个下午。我跟同伴们玩捉迷藏,不知怎么的,我老觉得躲在哪里都不安全,周围无处可藏。忽然,我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地方。我于是飞奔到奶奶的房间,一把推开,冒冒失失地闯了进去。顿时,被眼前的一幕完全吓呆了。只见奶奶披散着头发,双眼外凸,口吐白沫,全身像打摆子似的抖个不停,嘴里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那可怖的模样,酷似以前我看过的电影里的画皮。我当时还冲口而出,叫了一声奶奶,但奶奶兀自在手舞足蹈,胡言乱语,根本就无视我的存在。我吓得不轻,哇的一声,哭着跑了出去。从那以后,只要望见奶奶,哪怕她是咧着牙冲我一直在微笑,我也是畏畏缩缩,心存恐惧。
    作者:白0品 时间:2012-09-10 08:28
    奶奶死后,我的家里就开始入不敷出,而我父亲坐享其成惯了,仍然是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除了整天喝得酩酊大醉,就是打骂母亲。听人说,我本来还有两个叔叔,一个命里刑克父母,送了人。另一个人称“水上漂”,水性好得不得了,78年,湘江流域发生特大洪水,从上游漂来许多木材,我叔叔一个猛子扎进浪涛中,来来回回,如履平地,拖上岸码了一大堆,赢得满村喝彩。只是当他赤着脚回家时,却被一根微不足道的竹篾扎了下脚板,竟得了破伤风,不久就不治身亡。总之,我们家算是彻底衰败了。

    幸好我还算争气,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并且成功地走上了一条我们农村子弟梦寐以求的捷径。初中毕业后,即考取了省上一所中专学校,那时国家包分配工作,能捧上铁饭碗,吃上皇粮,可以说是羡慕死了那些整天只能修理地球的同村人。我十八岁那年,在县供销合作社上班,开始几年,我们单位近水楼台先得月,凭着垄断了全县的销售渠道,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后来市场经济的大潮席卷而来,我们部门首当其冲,转眼就濒临破产的绝境,只能发一半的工资,全靠着一点点房屋租赁收入,惨淡度日。我眼看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而且打心底厌倦这种要死不活的日子,于是咬咬牙,停薪留职,下海去了。
    作者:白0品 时间:2012-09-11 10:18
    我是个书呆子,平时嗜书如命,一天不看书,就感觉生活乏味,面目可憎。我总以为其它的人也是脱离不了精神食粮,基于这样可笑的想法,我在城东开了一间小小的书店。幸好房子是我们供销社的,每年只需象征性的交纳点租金。虽然收入还是微薄,但却不受人管束,正合自己疏懒的脾性,得偿所愿,也略算快慰。

    这样,不经意又过了两年。期间,也谈了两个女朋友,可最后都分手了,据我事后多方打听,其原因令我哭笑不得:在一起时,我常常谈点文学艺术什么的,曲高和寡,人家姑娘是被我吓跑的!

    一天,我正在数着一撂零钱,一个发问的声音传过来:“老板,有《平砂玉尺》这本书吗?”我征了一下,在脑海里快速地检索了一番:“对不起,没有!”

    “你诚心想要的话,把书名写在这儿,下星期我进货时帮你带本。”经营几年,我也学会了不少招徕顾客的技巧。我抬起了头,接着惊呀道“啊,是你啊,你是五舅!”
    作者:白0品 时间:2012-09-11 20:02
    谢谢顶贴的朋友,会渐入佳境的,呵呵!
    作者:白0品 时间:2012-09-12 09:09
    五舅名叫陈中通,不是我的亲舅舅,只是跟母亲同村同宗。每次回婆婆家,遇见时,母亲就介绍说:“这是五舅,快叫五舅,他本事可大着呢。”我一直没弄明白其中具体的亲属关系,只是小时叫顺口了,就一直沿用着这个称呼。我不止一次听过有关他的传闻,据说他是个奇人异士,一生有大半的时间在行走江湖,无人识其深浅。

    我买了只烤鸭,半斤花生米,自己又弄了盘酸炒大肠,拧开一瓶桂林三花,殷勤劝酒道:“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五舅,来,干起!”五舅相当豪爽,来者不拒,一口倾尽:“嗯,哈哈,还是家乡的酒香!够带劲,醉也不上头!”我又斟满了酒,顺便问了些亲人的近况,五舅含含糊糊,也不太明就里。我有所醒悟,看来他一直漂泊在外,所知并不比我为多。这更勾起了我的好奇,借着酒劲,我于是有意无意地撬他的口:“听说五舅一直在外发财,大口吃肉,海碗喝酒,那日子是过得神仙般地逍遥快活,如今是富贵还乡,颐养天年了吧?”五舅脸被烈酒烧得通红:“咱俩舅甥……咳……这真是一言难尽呐!”我又敬了他一杯:“人在江湖走,哪能不喝酒?能壮英雄胆,敢笑神仙流。五舅,你就别见外,都自家人,我先干为敬!”五舅酒量虽好,但毕竟五十多岁的人了,如此畅饮之下,也不禁有了醉意,那话语更是多了起来:“我说老外呐,小龙……你是读书人,国家干部,每天鸡叫一开门,工资就划拨到手了,哪里知道我们这些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人的苦处?……我都是半截身子入了土的人,也不怕你笑话。唉,一切都是命,半点不由人呐!”五舅摇了摇头,放下杯子,击节而歌:“我也曾乘肥马,衣轻裘;我也曾醉高台,眠花楼!只如今,南柯一梦,繁华烟散!”
    作者:白0品 时间:2012-09-12 21:31
    千斤顶!!!
    作者:白0品 时间:2012-09-13 07:47
    “上世纪七十年代,文革正进行得如火如荼,我那时也算个热血青年,参加了红卫兵,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有一次,我们抓了个戴眼镜的老先生,那人倔得很,任人批斗就是不吭一声,把我们的小头头气炸了,准备第二天枪毙示众,咳,反正那是个草菅人命的时代,杀人如儿戏,没道理可讲!我看他斯斯文文,心想:世上哪有戴眼镜的坏人?于是动了善念,半夜偷偷摸摸把他放了,还伪装了逃跑的现场。动乱结束后,没想到那老先生还活着,竟又找到了我,欲报救命之恩,执意收我为徒。这样,我跟老先生走南闯北,历经五年,得到了他的倾囊相授,也学得了一点点本领。先生回福建老家后,我就孤身一人闯荡江湖,习惯了漂泊不定、四海为家的生活,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有时千金一笑,有时一贫如洗,平生积蓄,唯这把老骨头耳!”

    五舅不胜感慨,我也唏嘘不已:“江湖险恶,生存唯艰,那你靠什么谋生?”

    “靠什么谋生?”五舅哈哈大笑起来,声震屋宇:“贤甥,我喝高了,头有点晕,怕是支持不住……这样吧,我不走了,中午就在你这儿躺会,下午你且看我如何讨生活!”
    作者:白0品 时间:2012-09-14 09:06
    那天下午,五舅在我书店前面,扫了一小块空地,摊开了一块写满宣传的画布,然后从背包里变戏法地拿出许多道具,摆放得错落有致。什么摸骨看相、卜筮算命、收惊画符、择日取名、专治各种疑难杂症等等,应有尽有。五舅峨冠博带,面色凝重,俨然一世外高人,令我暗自发笑不已。

    很快就聚集了一大堆人,人们好奇地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五舅正襟危坐,目不斜视,一幅与世无争的样子。人群慢慢散去,看得我都焦急了。忽然,五舅开口了:“出家人以慈悲为怀,解人厄运,渡人危难。施主有什么困惑,就不要捂着遮着,徒然受害。”我大为奇怪,摊位边空空荡荡,连个鬼影都没有,五舅在跟谁说话呢?我目光游动,只见一个面有戚色的女子,正逡巡在不远处,频频回头,被五舅这么一鼓动,方挪了回来:“大师,测个字。”

    五舅仔细审视着那女子书写的一个“礼”字,沉吟良久,说:“你是问婚姻大事吧?!”女子默然,脸上滑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哀。“字如其人,就恕我直言不讳了。从字形来看,‘礼’字有分离之象,左边头重脚轻,似木非木,说明一开始就缺乏基础,树立不了。纵然中间有心,也是一厢情愿,算是妾有意,郎无情,因为右边一方使劲向外拐,唯恐逃离不及。这预示着即使双方捆绑在一起,将来也会分道扬镳,各奔东西。依我看,这段姻缘勉强得很。所谓强扭的瓜不甜,硬压牛头不喝水,既然向前一步就是雷鸣电闪、万丈悬崖,那倒不如幡然转身,另投一片风和日丽、海阔天空!当断则断,当放则放吧!天涯处处有芳草,人生何愁无知音!”

    那女子有了莹莹泪光:“大师神通,都说到我心坎里去了!谢谢你为我指点迷津,唉,当断则断,当放则放,我又何必为一个无情无意之人,枉费青春!”说完,放下二十元钱,飘然而去。

    我大为叹服,对五舅顿时刮目相看。
    作者:白0品 时间:2012-09-14 09:48
    @sc_mr_luo 2012-9-14 9:15:00
    支持。收藏。
    来自UC浏览器
    -----------------------------
    xie xie!!
    作者:白0品 时间:2012-09-14 20:39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作者:白0品 时间:2012-09-15 19:13
    卦摊上又拢上了三五人,我注意到其中一个神情倨傲的男子,一直守在那里,似有所图。等到围观的人变多了,众目睽睽下,他忽然伸出了左手,开口说话:“不是猛龙不过江,不是大侠不嚣张。这位大师既然夸口说会摸骨看相,那不妨卜断一下我这个眼前活物。断得准了,酬金加倍;断得错了……哼哼,我劝你还是趁早走人,免得在此丢人现眼!”

    有好戏上演,看热闹的人一下子就围满了。我虽然相隔有那么远,但还是感觉手心渗出了细细的冷汗。

    五舅哈哈大笑起来:“忧喜在于容色,贵贱取于骨法,有生意上门,不亦乐乎!”只见五舅仔细端详着那个人,又摊开他的手掌,有模有样地拿捏了一番,然后沉声说:“这位朋友既然有约在前,当着大家的面,我也不妨将话先挑明了!鄙人摸骨看相,秉承师门,皆以眼前事实为依据,就事论事,是福即说福,是祸即言祸。正所谓直言无罪,对错尚在其次。说到福时你先别喜,论到祸处你也别怒,是福跑不掉,是祸躲不了……”这番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众人情不自禁地点头称是。五舅一字一句道:“这位朋友头圆足方,胸宽背厚,骨骼清奇,颇具慧根,智识过人,能力极强!”那男子鼻子里“哼”了一声。“相法云:‘鼻为嵩岳峻极天,泰华朝拱发中年。颧插天仓号驿马,此人决不居人下。’我看朋友天庭耸阁,颧骨突兀,眉高鼻秀,此主官贵,当有实权,朋友理应是单位里的掌舵人物,能够一锤子定音,说一不二。”男子睥睨之情,大半消减。“耳有垂足,口如含丹,是谓生财有道,能够日进斗金。只是……”男子连忙道:“直言无罪,但说无妨……”五舅摇了摇头:“只是皮松肉弛,筋不束骨,是谓气散而神枯,近段时间当有处心积虑之大事。”那男子木然而立。“可惜你性狭而情偏,心高而气傲,色厉而内荏,外强而中干,恐怕所取钱财,多为不义;所行事实,大昧良心。如今印堂带黑,面薄似纸,诸般祸患,已现端倪!只怕不日之内,你将有回禄之灾,到时落个人财两空!”

    说完,五舅开始闭目养神,那男子已经冷汗涔涔:“胡说!真是一派胡言……我……”不过,他看了看围观的群众,很快转怒为笑:“大师论断,错得离谱,但也确实花费了不少心力,我就不跟你作一般计较了……”说完,丢下一张百元大钞,仓皇而去。

    此时,人群中有人鼓掌大笑:“说得对!说得好!那个就是主管咱们县房地产的龙局长,手脚历来不干净,听说上面正在查处他……”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白0品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43天 / 跨度195天】
    • 开贴:2012-09-08 09:09
    • 更新:2013-03-22 21:02
    • 阅读:35197 回复:696 楼主:291
    • 字数:约118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