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超级经历--绝对真实的离奇事件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平将门2010 时间:2011-03-25 16:01
    废话不说,以下故事都是我和我身边的人的亲身经历,无半点虚假,有认识我的朋友请自己对号.

    第一件:飞起来的婴儿

    我的下巴上有块非常明显的疤痕,自己摸倒是难以感觉,别人要看到也得从我下巴往上看才可以,所以我自己知道有这么一疤还是17岁那年.初恋女友当时象发现新大陆一样告诉我"咿!你下巴有块很大的疤".
    我回家问父母,他们支支吾吾的.妈说是你自己磕的,爸说就长那样.直到前几天,老婆怀孕被送回老家,我把家乡的父母接到北京,再次问起这块疤,爸说我说了你可别害怕......
    1976年的冬天,我刚过半岁.那时家里很穷,有时连水都买不起,我出生的那个城市是个东北小城,当时自来水很少,普通人家只有喝井水,一分钱两桶,可就是一分钱,每到月底,我家也拿不出来.我爸只能去外边收雪回来化.
    那天凌晨,我爸提着水梢(东北人应该知道,铁的水桶,我们叫水梢)找了个周围没人的地方收了一桶雪回来,放在炉子上化,化着化着,就露出了一块红布,我爸拿出来一看,还挺新,就说回头洗一洗可以做抹布,随手放到了一边.然后自己就去上班了.
    那天晚上,我爸回来很晚,家里又没电,我妈就点了根蜡,准备给我喂奶,刚要抱起我,我就"嗷"的一声哭开了,我妈前几天说,从来没听我发出过那样的声音,所以当时她也觉得头皮发炸,她以为有什么东西咬我了,就一把抱起我四下里看,可炕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当她准备把我脸凑向她的胸的时候,她一下子就傻了,因为她看到我脸上有三个红红的手指印,就象一个人被扇了嘴巴一样,还起了"凛子",当时她就吓哭了.
    我爸回来的时候,她还在抱着我哭,她跟我爸一说,我爸说是不是你自己打着孩子了,行了,我回来了,没事了.
    妈喂完我后,就半惊半吓的躺下了.半夜的时候,妈起夜,就想可能来电了,去拉灯绳,拉了半天没拉到,平时一抬手就能摸到,而且是习惯性动作,即便是睡得迷迷糊糊也能在摸索几下后拉到,这次没拉到,她就把手停在那个平时习惯的位置上,这时候她就感觉灯绳好象皮筋一样抽了过来,"啪"的打在了她手上,她"啊"的一声.爸醒了,问她怎么了,她说了刚才发生的,爸说你呀是月子没坐好,身体虚,自己吓唬自己.
    (等下再写,要开个会.)
    作者:平将门2010 时间:2011-03-25 17:16
    回来了,谢谢楼上的顶帖.

    话说第二天,我妈就病倒了,本来她身体就不太好,经过这么一折腾,完全没了精神.我爸那天没上班,把那块红布洗涮了一下,就开始擦屋子,擦完就把洗干净的湿抹布铺在了炕头上烘干.
    晚上,吃完饭,他去了隔壁邻居家聊天,正聊着就听到了我家这边我的哭声和我妈的喊叫声,他马上往家跑,隔壁邻居也跟着过来了,一进门他一下子就傻了,他看到我趴在窗台边上,我妈在地上,我的下巴全是血,我妈眼睛直直的除了喊什么都不会了,我爸大声问她"你干啥呢?"她也没反应,我爸抽了她一个耳光,她才有了反应,就边哭边说,说孩子被一团红光裹起来,要带走,她过去抢,被一下推到了地上,她就大叫,然后孩子就飞到窗台那直接磕了下来.
    那时候的人皮实,也没去医院,也或许是家里实在没钱,只上了点邻居拿过来的云南白药,然后我爸就开始"审"我妈.你说,你咋整的?你把孩子咋弄的,我妈就哭着说,真的,孩子真飞起来了,这屋闹点啥,我不住了,我带儿子回我妈家......
    过了几天,我爸好说歹说把我和我妈从我姥家接回来了,第一天什么事都没有,第二天晚上又停电,我爸半夜上厕所,回来的时候又听到家里喊叫声一片,他跑进去一看,他整个人也傻了,用他的话说就是"一团红光围着你在灯绳上打悠悠(秋千)呢",我爸把我抢过来,直接冲出了屋子,跑到隔壁老徐家敲门,说家里有点事,让帮照看一下我,人家一看这大半夜的来肯定有大事,就问咋的了,我爸就说了句"家里可能闹鬼",那家的徐大爷就跟过来了,这时候,我妈整个就瘫那了,想叫都没声了,徐大爷说,你把她扶我家去,今天你们到我家住吧.

    天没亮,徐大爷就带着我爸去了南市郊,找了个姓曲的女人,我爸就把事情的原委一讲,她二话没说拎起个大布兜子就跟了我爸他们到了我们家,后来这个曲大娘跟我们家算是结了缘,我长大后看到的很多事也算借了她的光,这是后话,暂且不说.
    曲大娘到了我家,往地上撒了很多白灰一样的东西,然后就拿出一把木头剑砍我家的炕沿(那时候东北的土炕边上都有一块木头,就是砍那里)边砍边说话,说你从哪来啊到哪去啊之类的话,后来说着说着就开骂了,没一会儿她出来了,拿了一瓶深黄色的酒,让我爸和徐大爷一人含一大口,说等会儿我在里边再砍炕沿的时候,你们俩就进去,四处喷就行,说完她就回到屋子里去了,没一会儿砍炕沿的声就传出来了,我爸和徐大爷俩人就冲进去四处喷嘴里的酒,我爸前几天说他们都听到有哭嚎声.随后,曲大娘又烧了几张黄纸,然后问我爸,说你是不是捡到了衣服啥的啦,我爸说没有啊,她马上说不可能,你再想想,我爸一下想起来那块红抹布,就说是,是块布不是衣服,就掀起褥子,把那块已经烘干的抹布拿了出来,曲大娘就说,别给我,拿到外屋地(厨房)烧了.我爸烧完后,她拿出一枚满是黄锈的铜钱,栓在了我家的灯绳上,喝了点水,就走了。
    后来,我爸买了很多东西去谢她,问她怎么回事,她就说你捡那块布是个死了的年轻女人的衣服,刚死,坟就给人扒了,衣服也被扯碎了,有怨气了,就找上你家了,而且你家孩子是个"红兔",她就偏要抱着气一气你们,孩子的下巴磕到她不是故意的,就是看你老婆喊的厉害,想吓吓她没想到把孩子磕了.
    没过多久,爸调动工作,就把那房子卖了,地址就在车辆厂大门正对面.

    上面这个事,我是亲身经历,但没有记忆.下面这个事,是我长大了的亲身经历,而且所有细节都一清二楚.
    作者:平将门2010 时间:2011-03-25 17:45
    前边提到的曲大娘,他丈夫跟我们家是本家,也姓宋,所以跟我爸后来处得非常好.就大哥兄弟的这么认了个干亲.每年寒假暑假我都去他们家玩,他们家在郊区,相当于农村,到处都是农田,我夏天喜欢跟他儿子去偷瓜偷包米.冬天就喜欢骑没鞍子的马,有时候扎得裤裆血淋淋的,也还是乐于此事,而且那时候除了女人没骑过,几乎比我大的动物骑了个遍.
    我上五年级那年的冬天,马上快过年了,我还泡在他们家享受骑马骑驴骑猪骑狗的乐趣,我爸来接我,我说不回去,我要在宋大爷家过年,曲大娘也说,你们两口子一块儿过来吧,热闹,咱这什么都有,把你家哥兄弟都叫过来一样够吃.我爸就说,行,那就在你们家过个三十,初一我们就回去拜年,说完回去接了我妈,开始了我人生的第一个农村新年.

    要说这农村过年,真是有气氛,大院子里到处都是红灯笼,墙上挂满了各种风干的年货食品,扎成辫子的大蒜、红旗一样舒展的辣椒、将近人高的冻鱼、白净透亮的猪肉拌子......
    他们家也来了几个亲戚,其中有两个男孩儿,一个大点的,估计有16、7岁的样子,看上去傻傻的,但说起话来可一点都不傻,嘴那叫一甜,"婶儿你长得真好看""叔,你今天咋那么帅呢?"这些肉麻的话,我到近年才在电视上看到,让我自己说打死我都说不出口,如果谁家孩子跟我说,估计我也会给丫一巴掌,"孙子,你大爷长什么模样,大爷心里有数,别你吗在这跟我臭贫."
    这次的事就发生在这倒霉孩子的身上,分开这么多年了,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做什么,会不会也在浏览天涯的鬼话,不管怎样,还是不提他的真名了,就叫他"傻球子"吧,这还真是他的外号,只是第一个字不是"傻".


    今天先到这里,下班了,要回家陪老爹老妈吃饭,放心,哥们儿完全是自娱自乐式的回忆,没人顶也照发不误.
    作者:平将门2010 时间:2011-03-25 23:24
    多谢顶帖的兄弟姐妹。

    不知道有没有人见过东北农村的大院子,都是那种豁开了,可以跑马射箭的所在。宋大爷家的院门永远敞开着,走个几十米,左手边就是养牲畜的地方,它的斜对面就是厨房,它们的中间是一口井,井的上边一架辘轳,一个大木桶倚在辘轳边上,桶里放着一块暗黑的大石头。厨房的右手就是正房,正房的墙上和窗户上就挂满了过年的吃食。
    三十儿一早,娘们儿们就开始忙活起来,劈柴的劈柴,洗菜的洗菜,厨房里冒出浓浓的蒸汽,好象那已然是仙境一般。下午3点多,菜已做妥,一盘一盘的端进屋里,男人一桌,女人和小孩儿一桌,留下一些备好的食料放在厨房,以防菜不够了继续加菜。
    东北吃年饭的时间很长,从天亮一直吃到月亮挂当空,我们几个孩子早早吃完了,宋大爷的儿子榔头就领着我们出去放鞭炮,一人5个二踢脚,50的小鞭,自己拿着香或烟点着放,放完就只能看着别人在那过瘾。傻球子贼性,他不放自己的,一会儿说帮这个放,一会儿说帮那个放,等大家的都放完了,他就开始慢悠悠的拿出来自己的,边谗我们边享受着那“啪啪”的脆响,我们几个不干了就追着他要他也拿出来给我们放,他就跑,跑出院子就没影儿了,我们也没再追,就都回了屋子。
    男人们的酒是干喝不醉,菜下的也快,到了11点多的时候,有的菜已经见底了,宋大爷就吩咐曲大娘去再整几个菜,曲大娘已经上炕摆起了扑克,她的弟媳就自报奋勇说她去做,一转身就出去了。
    出去不到一分钟,就满脸煞白的回来了,说不好了,姐啊,快出去看看吧,傻球子疯了,曲大娘头都没抬,就说了一句,我永远都记得她这句话,因为在以后发生在我爸身上的另一件事她也说了这么一句---------“阳气亏啦,谁说扑克不准?”说完她就下地了,男人们或许有点喝多了,没人搭茬,继续胡吹海喝着。
    我妈拉着我跟着曲大娘走了出去,远远的看见傻球子在厨房昏暗的灯光下正在胡乱的往嘴里添东西,我真的只能用添这个字眼,我们走到他身前,他突然变了一副模样的看了看我们,因为他平时看上去傻傻的,眼神也特木那种,可这会儿完全变的像另一个人,眼神特犀利,而且满眼的不屑。
    曲大娘说,你别在这儿吃,要吃进屋吃,傻球子回了一声“滚”,由于他的嘴被塞满了,声音从鼻子里发出,所以听上去有点尖利,曲大娘说你跟我得瑟是不是,你不知道我干啥的吧,你去打听打听这片谁不知道我,我让你永远成孤魂野鬼你信不信,我们小孩儿一听全傻了,什么和什么啊,就鬼神的,我妈有点知道了,就拉着我往屋里走,我回头看傻球子的时候,傻球子不再往嘴里添东西,而是使劲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然后我就听到一声刺耳的“我草你妈。。。。。。”那绝对不是傻球子的声音。
    我和我妈进了屋子,我妈说了外面的事,傻球子他爸披了衣服就出来了,几个男人也都跟出来了,边走边劝:“都是孩子,没事儿,大过年别动手。”没一会儿,傻球子就被这5、6个男人架进来了,当时的场面我完全傻了,你想他一个刚成熟的孩子,那几个男人可都是青壮年,而且都是那种干重体力活的人,竟然撕扒着勉强地制住他,而且他嘴里全是脏话,特恶心难听的那种,声音也完全不是他的声音,而像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只不过带了些沙哑,但音量可是不小。没一会儿曲大娘捂着脑袋拿着她的大布兜子进来了,后来知道,傻球子拿水瓢抡她脑袋上了,出了很多血,曲大娘说我叫你作妖(折腾),看我怎么收拾你,就从布兜子里拿出一把木剑,然后喝了一大口白酒,叨咕了一堆我听不懂的话,最后一句特别清楚,她喊了一嗓子“请XX祖师(真的忘记什么祖师了,好象是什么通要不就是轰)上身”没一会儿她也好象变了人,变了一副男声,说“把他放开,我看看他有什么道行。”
    几个男人刚一松手,傻球子就跟脚底下按了火箭推进器一般弹了起来,三蹿两跳就撞开了窗户,曲大娘转回身追了出去,我们也跟在曲大娘身后,生怕傻球子杀个回马枪,只见傻球子边蹿边抓着一捆辣椒往嘴里塞,跑到牲畜棚子,被马和驴一通踢,一般人估计早人事不醒了,他跟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又蹿了出来,就蹿到了水井跟前,一个标准的307B就下去了,正月的东北,零下近30度,水井里的冰虽然经常捣但也很快又会结上一层,就听咚的一声,然后是扑通的水声,傻球子算是完成了他的全部动作。他妈急了,就喊“儿子,你快上来啊,儿子”,他爸也拿了个大杆子过来,刚要走近,又蹿上来了,满身的水,可脸上竟然带着笑,在月光的映衬下,现在想想只能用狰狞来形容。接着就从破烂的窗户又蹿回到屋子里,我当时就在想,幸好跟着曲大娘,这要是和我妈躲屋子里,还不被他吓死。
    几个男人拿了块破毡子把烂窗户堵上了,我们跟着曲大娘又回了屋子,傻球子抓着各种剩菜就往嘴里放,连嚼都不嚼直接咽下,曲大娘拿着木剑照着他脑袋就是一下,他嘴里的菜吐了一地,然后骂了几句草你马之类的话就又继续抓东西吃,曲大娘拿出一个纸包,里边装的都是红面,用木剑沾了一点就往他头上轧,傻球子妈就跑了过来喊“不行啊,要出人命啦。”宋大爷把她拉到了一边,跟她说“你没看你家球子中邪了吗。”
    木剑扎在傻球子脑门上,他啊啊的叫,但手里动作一直没停,还是不断的把撒在桌子上的和盘子里的菜往嘴里塞,曲大娘折腾了半天,看傻球子什么事都没有,就一下瘫倒了,声音很弱的说“送XX祖师。。。。。。”紧接着又说“你们还是把他摁住吧”。
    这会儿几个男人根本上不去前了,傻球子一推谁谁就一个跟头,一起过去,他就一起给掀出去。
    曲大娘说话了,就说“你要啥我们给你啥,你把孩子放了,”傻球子也不说话,还是吃,桌子上的吃完了就吃地上的,我妈她们几个女的加上我们几个孩子都吓傻了,曲大娘跟宋大爷说你把她们送隔壁老沈家去,然后又偷偷给了宋大爷一个眼色,宋大爷就说走走,我们几个男的在这儿,你们女人孩子去隔壁呆会儿,我们在这跟他唠,说着就推着我们去隔壁院子,到了那家他就跟榔头说“你快点去你姥家,让你姥把你三舅爷叫来,就说家里出大事了。”榔头骑个破自行车就去了。
    接下来那边发生的事,就都是后来听我爸说的了。
    今天写到这儿,该到睡觉的时间,明天有空继续回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平将门2010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69天 / 跨度728天】
    • 开贴:2011-03-25 16:01
    • 更新:2013-03-22 18:29
    • 阅读:1659545 回复:3714 楼主:370
    • 字数:约13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