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红尘如烟爱如烟》穿越轮回历史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狐狸fox96 时间:2006-11-13 11:37
    一、
    又一个北京的秋天要到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在秋天伤怀。北京的夏天虽然炎热而又潮闷,但街头的红男绿女却是分外妖娆,就如同北京夏天街头的红花绿树一般清新艳丽。可一场秋雨一阵秋风的肆虐之后,街头的姹紫嫣红便会在一夜之间消失殆尽——树叶落了,花儿残了,姑娘的裙子收了,小伙子的肌肉藏了。北京变得苍茫而又没有生机。有人说过,北京的夏天是疯狂的季节,北京的冬天却如同礁石般冰冷。我感觉到了,感觉到了北京秋天带着冬天的冰冷在一点一点地走来,夏天的绚烂在一丝丝的死亡。
    每个秋天来临的时候,我是遗憾的,遗憾没有好好的享受夏天的疯狂,遗憾没有好好留住一点点美丽。因为我是一个失败的人,一个失败的女人,空有一身才华无处显露,空有一腔柔情无人来听。
    3岁的时候,我百病缠身,奄奄一息之时老家来了个风水先生求父亲帮忙,因为他得了食道癌,想多活几年。到我家正好看见病怏怏的我,说:“留不住的,迟早要走,别费劲了,早走早好。”
    母亲啼哭着说:“砸锅卖铁也要把孩子养大。”
    先生摇摇头说:“强求不得,她哭的时候眉心便会有一颗心型的红色胎记显现,注定不是这世上的人,定数啊!”
    亲戚朋友劝父母:“一个骗子为骗口饭吃才看风水的,自己都得了癌症活不长了还在这胡说,别信他的,你们俩全是医生还救不活个孩子?孩子不哭的时候不是没有胎记吗?那是哭多了累的。”
    也许是父母太过无助,还是央求先生想想办法,最后先生在父母的哀求下给我父母一块奇怪的石头配饰,通体透明,只有一丝血红异常诡异而又逼真,中间有个小洞,仅可以穿过一根丝线。他临走时说:“这颗鸡血石不是一般的石头,我这么多年靠它的灵气庇佑,唉,也是我的劫难啊!……记住,贴身挂在脖子上千万不可离身,保一年是一年吧,你们俩这么多年行医也为家乡的父老乡亲干了不少好事,积德了。不过……孩子在这世上福薄缘浅,怕是该走的时候还是要走的。”
    ——————————————————————————-———
    砖头只管来,偶脑袋硬
    作者:狐狸fox96 时间:2006-11-13 11:38
    二、
    据说,那位风水先生回老家后没多长时间就去世了,我的病也奇迹般地好了起来,我痊愈之日便是先生过世之时。这要命的巧合使得父母如神明般地感谢着先生的赠予,一直将先生的话当作圣言,所以我的脖子上一直挂着那样一颗奇怪的石头。日子长了,我也渐渐离不开它了,时常在无聊的时候和它说话。到后来上大学了,同学们都戴项链什么的,我也不舍得换下来。这并不是因为我如同父母一样迷信,而是并不太喜欢花里胡哨的饰品,石头的质朴也正符合我清淡的本性。
    每次别人告诉我这个关于风水先生以他一命换我一命的故事时我都嗤之以鼻。我的命是我自己的,能活下来是父母和医生的功劳,那个什么风水先生就是个骗子,他要是真能上通天下通地的话自己还能得了癌症?如果他的石头真那么厉害,他还真舍得给我,自己偏偏死了?他自己本来就是食道癌晚期,要死的人了,而我本来是经过治疗要痊愈的人,所以他的死和我的活各不相干。骗骗爸爸妈妈就成了,想骗我?没门,怎么也是个当代大学生呢。也不知道他在哪随便拣了个奇特的石头钻了个眼就说成是有灵气的宝贝了,估计本来是打算卖了骗钱的,却让我父母给误打误撞上了。算了,我也不想和一个作古多年的死人计较了,也没骗去我家的钱财,最多是爸爸搭了点给他的药,估计还没用上就“走”人了。
    作者:狐狸fox96 时间:2006-11-13 11:43
    三、
    但是我仅仅是嗤之以鼻,并没有诅咒那位先生,这么多年羸弱的身体的确给我造成了很大的麻烦,最大的麻烦就是生性的清淡与多愁善感。这便是父母和哥哥最担心的地方。在这样一个社会,我是很难生存的,空有一身才华却不知道有何用,空有一腔柔情却不知道谁人来听。相貌平淡性格淡漠的我没有人来注意……

    22岁的我今年大学毕业了,别的同学都找到了工作,但我却还在游手好闲。很多大单位看到我的简历都很感兴趣,但面试时一看我身体瘦弱、相貌平平、又没有泼辣的个性便不再考虑了。并不是单位挑剔,而是现在的大学生太多了。我,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考研究生继续深造,要么找个小公司将就上班。说实话我不想再读书了,十几年已经读够了,而去小公司上班工资少得可怜,还不知道家里的人怎么笑话我呢。
    看来今天的面试又没希望了,总共要3个编辑,报名的却有100多号,哪能轮到我呢?我站在北京秋天的街头越想越烦,于是就打电话给好朋友姗姗。
    “宝贝,你今天的面试怎么样?”姗姗一听见我的声音就开始审问,真受不了大家这样的关心。
    我很无奈的说:“估计没希望,现在怎么这么多的‘文化人’啊?3个编辑的名额100多人抢,我脑袋削尖了也进不去啊。你几点下班?我们去阳光会所游泳去吧!我都要闷死了。”
    姗姗笑着说:“奉陪到底,6点在游泳池见吧。”
    —————————————————————————————
    其实狐狸不会游泳…………
    作者:狐狸fox96 时间:2006-11-13 11:44
    四、
    游完泳后,我的心情大爽起来,便拉着姗姗去隆福寺吃小吃,当然是姗姗请客了,谁让我是无业人员呢。吃完一大圈,就高高兴兴各回各家了。回到家妈妈没问工作的事,真的感谢细心的老妈,要不多尴尬啊。
    热热乎乎洗完热水澡,我轻快地边哼着歌边梳头,忽然发现脖子光光的——石头不见了!完了,老妈知道要火了,她那么迷信,而且还是那么迷信的一样东西丢了。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好玩摘下来拿在手里玩都被老妈一顿收拾,现在不见了还了得。真不知道她作为个医生还那么迷信,不过说回来,石头丢了我非常心疼,毕竟跟了自己快19年了。我仔细想了想,估计是游泳的时候丢的,本来那石头过一个月会在妈妈的监督下换根新丝线,怕旧的磨损了,最近忙着找工作忘记了,估计是线断了我没感觉到。算了,明天找找去,先别让父母知道,要不就麻烦大了!

    但是,第二天我已经找不了了,因为当天晚上就开始发烧了。我半夜渴醒来时,头疼欲裂,口干舌燥。我想想父母睡觉了就没再打扰。我经常发烧,都已经有经验,于是就跌跌撞撞走到哥哥的房间,摇着哥哥说:“哥,我发烧了,送我去打退烧针吧!明天还要面试去呢!” 哥哥一骨碌爬起来摸了摸我的脑门,穿上衣服抱起我来就跑,边跑边问:“晚上游泳的时候感冒了吧?这么凉的天还去游泳,自己的身体自己不知道?你又和别人不一样。”我头疼得不想和他答话,就闭着眼睛靠在他身上。我一直胖不起来,个子很矮,体重很轻,一直80斤左右,但即使这样,哥哥也已经气喘吁吁了。我听着哥哥的心跳声慢慢失去了意识……这是那天晚上我最后的意识。
    —————————————————————————————
    一个这么爱自己的母亲,还真舍不得穿越啊,还是多在现代待会吧

    作者:狐狸fox96 时间:2006-11-13 11:45


    五、
    迷糊中听见妈妈的哭声,头疼,渴,浑身乏力。
    “……嗯……”我本来想说句话,谁知道发出来的却是呻吟。
    “青青!”
    “青青!”
    ……
    努力睁眼,病房,妈妈、爸爸、哥哥都在,我使劲挤出一点笑来,说:“我没事了。”
    “还说没事,你都昏迷两天了,高烧不退,要不是你哥送你及时就麻烦了。阳阳,给你妹妹买点牛奶去。”妈妈边哭边说。
    “那不是有吗?”哥哥说。
    “让你去买新鲜的!”爸爸忽然冲哥哥发起了脾气。
    哥哥出去了。奇怪,今天这是怎么了,爸爸妈妈平时都是很和善的。正琢磨着,爸爸和妈妈都把脑袋凑到了我跟前,很严肃的看着我。
    “青青,石头呢?”妈妈问。
    “哦,那天游泳不小心丢了,没事,改天我去找。”
    爸爸妈妈的脸上瞬间露出了绝望的表情。
    爸爸想了一下边走边说:“我现在和阳阳去找!”就出去追哥哥了。
    爸爸和哥哥一出去就是一整天,而我是一阵清醒一阵迷糊。他们俩晚上回来时,我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没找到,就笑着说:“丢了就丢了吧,没事,别听别人胡说。”
    大家都没再说什么,一家人在病房里吃了点东西,说了会话。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觉得这样在一起的日子好象快没有了,而且还有种莫名其妙的想和哥哥说点什么的欲望,就叫过哥哥悄悄说:“以后要辛苦你了!人家说我在这里福薄,总该有不薄的地方吧?”
    哥哥惊讶的看着我,我微笑着看着他,我想他能明白的。我并不相信那些,但万一呢?笑着笑着,我就觉得要睡过去了……


    作者:狐狸fox96 时间:2006-11-13 11:46
    六、
    还是头疼欲裂,还是口干舌燥,为什么人一发烧就会这样呢?不知道爸爸妈妈是不是还在担心?哥哥不会又去找石头了吧?赶紧醒过来,别再让大家为我而操劳……
    我虽然还在昏迷中,但意识在不断地给自己做暗示,于是我听见了自己发出的一声呻吟。

    作者:狐狸fox96 时间:2006-11-13 11:48
    七、
    还是头疼欲裂,还是口干舌燥,为什么人一发烧就会这样呢?不知道爸爸妈妈是不是还在担心?哥哥不会又去找石头了吧?赶紧醒过来,别再让大家为我而操劳……
    我虽然还在昏迷中,但意识在不断地给自己做暗示,于是我听见了自己发出的一声呻吟。
    “痴儿,还不回来?”一个轻柔、悠远、似不食人间烟火般飘逸的声音传来。这样的声音只应天上有吧?听得我浑身舒爽而又带着无限的敬畏。而这样的声音也让我不得不醒来,因为她的声音带着某种威严与不可抗拒的力量。我睁开眼睛……
    天!这是哪里?我置身在一片雪白的冰海之中,环顾四周,目光所及之处全是连绵起伏的冰山雪海,再看看自己所处之地,是这片冰山中的最高峰,天地间不停地飘着洁白的雪花,每片晶莹剔透、花瓣清晰可见。看看自己的身上,仅仅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白纱却丝毫不觉得冷,与天地间的雪白溶为一体。这是在做梦?那个声音呢?我除了惊恐还是惊恐,难道我已经死去变成一个孤魂野鬼了吗?
    “痴儿,心窍还没开吗?”那个声音在我的身后传来。我回头看,一个飘逸、端庄而又透着威严的女子不知何时站在了我的身后。她看似30来岁,秀发轻挽,身着和我一样奇怪的黑纱,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般可望而不可及,面如桃花,肤如凝脂,身上落着片片雪花,虽然同样是女人,也看得我目瞪口呆、心跳加速。这样的女子人间有吗?如果有的话那些大明星看来都要老死市集了,如果有的话世间的男人还不都得疯狂了?
    这一定是在做梦,我使劲揉揉眼睛——她还在那里微笑着看着我。她的笑胜似春风、胜似桃花,又带着些许爱怜……这笑容世间会有?我还是不能相信,便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即使她是精灵是妖魔,我只要摸一把便知足了,即使摸到她是真实存在的,下一秒死去也毫无怨言。我伸出手,摸向她的脸庞……
    她轻笑着闪开,那速度快得惊人,即使是武侠片中的轻功高手也要自愧不如。我再摸,她有些爱怜地看着我,不再躲了。我终于摸到她那冰凉的脸,便很快放手了。因为冰凉彻骨,如同摸到的是冰雕,但又透着柔软,手指间的温柔与滑腻是那样真实。我就这样呆了……
    作者:狐狸fox96 时间:2006-11-13 11:49


    八、
    “痴儿,你的痴性还是不改!”她依然微笑着。我无语,她的说话方式好象古装片,难道她是一个长生不老的古代精灵?
    “唉~~~~”她看着我,长叹一声,一挥手,便从不远处的冰洞中“飘”出一名童子送上一个柔软的坐椅,然后又用同样快的速度消失在冰洞。她臃懒地半坐半卧下去,说:“本以为你如此走一遭便能看清,谁知你如此晶莹剔透的人儿一旦错了,心窍也便难再开了。我本惜你如命,但……”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她的脸上静静滑下,又惊艳得让我一阵心脏猛跳。“盛世本最助你修身养性,但我还是高估了你,心窍未开谈甚修身?只会图增你痴迷罢了。”她示意我过去,伸出如同春笋般光洁的手,手心里正躺着我那块石头,我惊讶地拿了过来。
    她继续说:“痴儿,你既为石头而来便带着你的石头去吧,我强留也难,不如不留,你命中本亦有此番使命,你心性至此,我也无从为你化解,走一遭也好。切记,难由心生,悟得此理,便可保你平安了。”
    从始至终我都没有说一句话,但她似乎能看透我心中的想法。但此刻她不再说话,也不管我心中的疑惑。她低眉静思了一会,轻声叫道:“枫儿,你也出来吧!”
    我向洞口望去,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飘”了出来。他一袭青衫,发髻挽起,腰佩宝剑,剑下的红色荷包分外刺眼。这样的装束我也只在古装剧中看到过。
    他一直低着头,不看我一眼,但那身姿那面容总觉得似乎能唤醒我心中最柔软的部分。他是谁?
    在我沉思间,那女子又一声轻叹:“罢!罢!你的痴性越发严重了。我也不必再怜惜你。”我心中一紧,但仍然没抓住那丝惆怅。
    她望向那男子,说:“枫儿,休怪为师心硬,有如此结果也是你的一丝贪念所至。雨儿这遭是躲不得了,她依然紧握你的石头便是她的定数了。你既佩得她的荷包,便也该陪他一程。 也难得你的心性淡漠,仍晓得将自己的元神合于石头上护她数年,但妇人之仁,误你害她啊!若无你此举,便也不会有今日之劫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狐狸fox962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61天 / 跨度640天】
    • 开贴:2006-11-13 11:37
    • 更新:2008-08-14 20:33
    • 阅读:408219 回复:1584 楼主:417
    • 字数:约47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