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默默连载,我的黑拳生涯!(真实,本人的黑暗青春)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欧阳乾乾 时间:2010-09-30 09:09
    c
    作者:欧阳乾乾 时间:2010-09-30 09:12
    过会再发,看有人看没。
    作者:欧阳乾乾 时间:2010-09-30 09:13
    第一章 黑椒牛排
    2010年,漫步在青岛的街头,临近傍晚的时候,下班的高峰期,交通有些堵塞。那些排成长龙的汽车不停的按喇叭,有些司机不耐烦的大声叱责或是谩骂。黄昏的阳光淡淡的洒下来,给他们从车窗外扔出的烟头镀上了一层金黄色。看到这样现实的场景,我有些恍惚。我感觉自己已经游离于这个世界之外好长时间。
    我复姓欧阳,单名一个乾字。出生在曹州城中一个有着深厚武术氛围的县城。曹州,曾经被评为全国著名的武术之乡。在我小的时候,耳濡目染,对武术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还在上小学的时候,我就进入了县里面的武术队,学习一些基础套路。后来在升初中那一年,我的个子长高了许多,放弃了套路,开始练习散打。这一练,虽然只是断断续续,但中间却没有中断过,一直到了大学。
    在我十八岁那年,我考入了天津市的一所大学,读艺术设计专业。我是作为一个美术生考进去的。后来有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不直接考体校。这个问题其实很好回答,练武在我的印象里一直就是一种爱好,我没有把他当作过一种专业来对待。但没想到,这个爱好,却让我度过了整整十年的别样青春。
    刚进入大学的时候,从小县城第一次进入到大城市,我还是一个懵懂的毛头小子。虽然天津在当时也够破的,号称是“被轰炸过的直辖市”,但对我来说已经是大开眼界了。一切对我来说都充满了新奇,就像忽然间在我眼前展现出了一个另外的世界。要知道,我在去天津之前,连直上直下的电梯都没有见过。十几年枯燥无聊的苦读生涯,仿佛在那一瞬间被彻底打破了。现在我还记着我的下铺,南方室友老朱曾经说过我的,“刚走进寝室的时候,两腮上还带着农村红,迎面就是一股清新的乡土气息,一看就知道是个乡下孩子。”
    进入学校之后,我得到了彻底的解放。在苦读中积攒了十几年的压抑都在一瞬间爆发了出来,人生仿佛到了尽情享乐的时候。再没人管我,再没人约束我,也不必面对升学的压力,我仿佛到了自己的新大陆。再加上美术系的课程本来就比较少,自由散漫的气氛也最浓厚,很快,我开始学会熬夜上网,喝酒,抽烟,和女同学逛街,通宵打牌,甚至连头发都染成了黄色。这在现在看来很傻。但在我那个时候,也就是十年前,却已经是非常新潮的作派。
    厚积薄发才能长久,可是我这一下子把所有的压抑都发泄出去了,疯玩了一段时间之后,便开始隐隐的感觉到莫名的空虚。当时艺术专设计业还是比较吃香的专业,不像现在,只要会玩电脑,知道什么是“PS”就敢说自己是搞设计的。我们也被其他的专业所嫉妒,说我们是毕业之后最好找工作,来钱最快的一个专业。所以,别的专业一年学费都是两千,三千,而我们的一年学费则是八千,有的学校甚至是一万。
    顶着这种“好专业”的光环,一个劲的瞎玩也不是办法。好像当时大家的心理都差不多,一进了学校,都是发疯般的玩了一段时间。当被积攒的压抑发泄的差不多了之后,大家都开始进入正式的大学生活。当时学什么最重要?电脑。
    在没上大学之前,我连电脑长啥样都不知道,也不懂电脑还分主机跟显示器,还以为那显示器就是整个电脑的全部了。当电脑热兴起来之后,同一个寝室的都相继买了电脑回来,没事就在宿舍里一边戴着耳麦听歌一边学软件。我当时挺羡慕敲着键盘“噼里啪啦”的感觉,尤其是敲着自己的电脑。因为是搞设计用,都不买品牌机,都是自己配置的。就算是很一般的配置,一台电脑下来也要四五千块钱。可是交完学费之后,我身上的那点生活费都快浪费光了,哪有钱再去买电脑?
    迫不得已,我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当我喊出“爸”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距离上一次打电话回家都已经过了快一个月了。
    我爸听完我的话之后,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妈阑尾炎犯了,做手术花了一千多块钱,住了几天院,又买了一些药。那个电脑,你再等一段时间买吧。”
    在那一瞬间,我难受的几乎要掉下泪来。我妈做了手术,我居然都不知道这一回事。家里的经济也一定很困难,否则我爸是绝对不会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来的。在那个时候,我忽然羞愧的要死,捧着电话筒的双手都在颤抖。我不想让我爸听到我有些哽咽的声音,说了两句之后急忙挂掉了电话。
    那天我的心情非常失落,晚饭也没有吃,就在校园里面呆呆的走着,有个篮球砸在了我的身上都没有反应。过来捡球的人推了我一把,说道:“欧阳?你咋了,被人给煮啦?”
    我抬头一看,是机电系的王辉。这小子瘦骨嶙峋的,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估计一百多斤刚出头。就他这体格还打篮球,也不害怕被人撞死。王辉是天津本地人,比我高一年级。在新生入学的那天,他负责接待新生,带着我找宿舍,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也刚入学的东北哥们。那个东北哥们很明显继承了女真人的血统,看上去就很野,皱着眉头非常蔑视的瞅了王辉一眼。王辉天津本地人,怎么着也不能被外地人给吓住了啊,当时两个人没两句话就推搡了起来,王辉差点挨揍。幸亏我及时把两人劝开,这东北哥们看我出头,伸出手来就想把我推倒。我抓住他的手腕,一翻一拧,就把他给摁那了。等我松开手之后,这东北哥们瞅了我一眼,二话没说就走开了。从那以后,这哥们每次遇到我都跟我打招呼,跟熟人似的。这事以后,王辉也成为了我的一个“土著”朋友。
    我看了他一眼,随便糊弄了一句:“没事,我就溜达溜达。”
    “怎么了?看你这死样吧,跟养不活了似的。”王辉也不打篮球了,把球朝篮球场里面一扔,跟着我溜起校园来:“到底咋了,跟兄弟说说。”
    这事我咋跟他说啊。我总不能说我觉得自己没钱,家里还有事,心里一团乱麻。我就随口说道:“没什么,就是一些杂事,郁闷。”
    “郁闷个鸟啊!大好青春,你瞎郁闷什么?”王辉丝毫不理解我心中的烦闷,竟然拉着我往回走:“跟我出去一趟,玩去!我三叔给我的几张免费券!丽达的!”
    丽达是本地的一家夜总会,在市内挺出名的。我早就听王辉说过,他三叔是这家夜总会的投资人之一,也是道上混的很开的。每当说到这里,王辉都要恨恨的说道,当初要不是那东北哥们及时收了手,非要叫些人弄残他不可。我对于这些东西很不感兴趣,那些夜总会我一次也没去过,但电视上经常看到,里面又是唱歌又是跳舞又是不知所谓的摇头晃脑的吸毒。因为从来没有接触过,我对这些明显带有资本主义色彩的“堕落文化”带有一种天生的抵制和惧怕心理。我摇摇头说:“不去!”
    王辉拉了我半天,我执意不去。最后,王辉忽然问我:“你还没吃饭的吧?”
    我点点头,我确实没吃饭。
    “这里面可有免费的套餐票。”王辉晃了晃手中的券:“黑椒牛排,吃过吗?”
    我承认,当时我感觉自己的双眼瞬间亮了。
    “走吧,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你的心。”王辉念着歌词,拉着我就走了。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饥饿的黄昏。黑椒牛排,就是这四个字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作者:欧阳乾乾 时间:2010-09-30 13:21
    第二章 牙狗

    丽达夜总会座落在河东区的繁华地带,距离我们学校也就不过半个小时的路程。跟我们学校门口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这个夜总会门口停着一溜排的小车,还站着两个穿制服的保安,一片肃穆,好像市政府似的。而我们大学的门口,则是熙熙攘攘的摊贩和生意异常火爆的煎饼果子,每当中午或者傍晚,出校门只能步行,你推着自行车都走不出来。那个时候的城管还没有现在这么为患,恐怕现在学校门口也已经被肃清了吧。好久没有去过丽达夜总会,现在全国都在大举拆迁,恐怕它也已经不复存在了。
    那是我第一次进入夜总会,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有些期待,又有些惧怕,说不出来的感受,好像这里代表着我所不知道的另外一个世界。一进入夜总会,往里走了没有几步,我就立刻被强劲的喧嚣所覆盖了。震人心魄的音乐,一股混合着烟酒的味道弥漫。暗红色的大厅内七彩灯光闪烁,配合着强劲的节奏,舞池内的人们忘情的扭动着自己的躯体。对于一个十八年都生活在不开化的小县城的我来说,这一切就好像一针肾上腺激素一般狠狠的扎了我一下,让我有种恍惚的窒息感。
    “那帮人真疯狂。”我拽了拽王辉说道。他的神态很自若,应该是这里的常客。
    “你说什么?!”王辉转过头朝我吼道。我刚才的声音太小了,马上就被音乐给埋没,他没有听到。
    “我说这里的人真疯狂!”我跟他一样大声喊了起来。
    王辉用手指了指那些忘情的男男女女,朝着我吼道:“都嗑了药的!”
    我懵懂的点了点头。只是到很久之后我才弄明白,“嗑药”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王辉领着我在昏暗的大厅内往里面走去,那里还有用餐区。狂躁的音乐传到这里之后,分贝已经小了好多。这里有几个服务生都认识王辉,见了王辉之后都点点头说道:“来了,辉哥。”
    “你挺有面子啊。”我说道。
    “是我三叔有面子。”王辉笑笑。
    那是我第一次吃传说中的“牛排。”这个东西我很早就知道,但亲口吃上还是第一次。其实之前我就假想过,这个“牛排”到底跟我们家里卖的烧牛肉有什么区别,不都是牛身上的肉吗?或许是场合的不同,也或许是那天我确实饿了,十七八岁的年龄,就没有吃饱过的时候。反正那多汁的黑椒牛排上来之后,我学着王辉的样子切了一块放进嘴里,感觉确实是美味佳肴。比老家的烧牛肉好吃多了。老家的烧牛肉跟这比起来又干又硬,跟柴火棒子似的。
    我正喝着饮料呢,看到一些穿着讲究的人进来之后,没有停留,径直往二楼去了。我感觉挺奇怪,就问王辉:“二楼还有场?”
    “我也不知道,我从来没去过二楼。”王辉摇摇头说道。
    “那咱们上二楼去看看呗。”吃饱喝足,谁也不服。我开始怂恿他。
    王辉第一次带我来玩,肯定也不想折面子,就领着我要上二楼。到了楼梯口那个地方,有两个穿着黑衣服的安保,直接伸手制止了我们。看来是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我三叔,王海群。”王辉直接报上了他三叔的名字。
    “那也不行,除非叫你三叔来。”那个安保非常尽职。
    王辉有些生气,就拉着我去了夜总会的办公室。那天也正巧,碰到他三叔在这里。他三叔四十多岁左右的年纪,胡子拉碴,身材胖胖的,带着一幅黑框眼镜,既有江湖匪气,还带着一些艺术气息。我本来以为他三叔近视,后来才知道,那眼镜是平镜,专门用来装的。
    王海群,也就是王辉的三叔,听完他的要求之后,直接摇了摇头:“你去二楼干嘛,那上面没什么好的。”
    越是这样说,就越发激起人的好奇心理。估计那个时候王辉比我都想上去看看了,死活缠着他三叔想上去看看。他三叔没办法,最后说道:“好,我带你们上去看一会。可是你们听着,出去以后,在这里看到的什么都不许对外说出去。”
    “放心吧。”我跟王辉都点了点头。
    他三叔王海群带着我们上了二楼。过楼梯口的时候,王辉用颇为得意的眼光还瞅了那两个安保一眼。上了二楼之后,并不是一个开放的大厅,而是有几个进出的门。这时我才发觉这里的隔音效果真是不错,一楼的喧闹和嘈杂,在二楼一点都听不到,安安静静的一片。
    他三叔又看了我们一眼,再次叮嘱道:“记住,这里看到的一切,都不要说出去。”
    “知道了,三叔你别磨叽了。”王辉都有点不耐烦了。我心里也是莫名的好奇,这里是什么,难道是跳脱衣舞的?说实话,那个时候我忽然一阵莫名的激动。
    他三叔推开了门,我们走了进去。刚进去,里面并没有我想象中的火爆场面和喧嚣场景,也没有音乐和镭射灯。屋内光线昏暗,只有中间一个四方形的拳台,上面数盏日光灯照耀着,一片明亮。我当时就一愣,这里还有打拳的?
    二楼的场子比一楼稍小一些,不过也算挺大了。里面没有座,大家都是站在那里,只有距离拳台最近的地方有一排座位。拳台不高,只有五十公分左右,比正规的拳台低了一半,但视野还算清晰。拳台上的四根白色的围绳上斑斑血迹,一看就知道好久没有做过清理。一个赤着脚,光着上身穿着运动裤的人正在那里做热身运动,身材还算结实,戴着一幅红色的拳套。
    “这是……打黑拳呢?”王辉有些吃惊的问。
    “嘘,小声点。在这里别乱说话。”他三叔立刻低声呵斥道:“在这光看就行了。”
    这时一个穿着白色背心,身材有些稍胖,看起来极其彪悍的家伙上了拳台。这家伙膀大腰圆,戴着一幅蓝色的拳套。他刚一走上拳台,本来挺安静的台下忽然热闹了起来,有说话的,有吹口哨的,一片嘈杂。还有的大喊“牙狗,揍死这家伙!”
    “哪个是牙狗?”我低声问王辉他三叔。
    “那个光身子的。”他三叔低声回答:“那个穿背心的胖子叫二豹。”
    没有裁判。当“二豹”踏进拳台的那瞬间,就宣告比赛已经开始了。两个人立刻摆好了架势盯着对方移动了起来。
    还没移动两步,两个人就像斗狗一般扑到了一起,双方都狠狠的挥舞起拳头朝着对方砸去,一时间红色拳套和蓝色拳套在空中纷乱飞舞,伴随着低下此起彼伏的喊叫声。有替牙狗加油的,有替二豹加油的,不过为牙狗加油的人数明显居多。
    双方缠斗了大约半分钟,二豹显然坚持不住了,拳头的速度败下阵来。我看的清清楚楚,牙狗一记并不标准,但力量强劲的右勾拳狠狠的打在了二豹有些肥硕的下巴上。灯光之下,二豹口中喷出一蓬口水,然后身子靠着围绳软绵绵的倒了下去。牙狗见状接着冲了上去,要继续朝着倒下的二豹挥拳。这时从台下立刻冲上来一个人员分开了二人,制止了比赛。台下已经是喧嚣声和叫好声响成一片。牙狗兴奋的朝着台下大吼了几嗓子。
    “打的不错吧?”王辉转头问我。
    “按照专业的角度来说,很一般。”我当时是实话实说:“步伐太乱,站架也不正规。双方就是一味拼拳,也不知道控制一下距离。有点像乱打架。两个人都是野路子。”
    “哦,你还懂这个?”王辉的三叔转过头来看我,不过却是不屑的语气。他或许是觉得我这个第一次来这里的新人在装模作样。
    “三叔,欧阳有功夫。”王辉说道:“他练散打的。”
    “练散打的?”他三叔还是一副不屑的语气:“打过擂台?”
    “高中的时候参加过市里的锦标赛,黄河杯。”我说道。那次市里举办的锦标赛有好多县城的散打队参加,我在自己的级别里还得了个第二名。
    “哦,想不想上去试试?”他三叔朝着拳台怒了努嘴。
    我看着拳台上嚣张不可一世的牙狗,摇了摇头说道:“散打跟这个不一样。”
    “哼……”他三叔干笑了一声,好像在嘲笑我的托辞,接着说道:“打赢了,就有三千块钱。”
    我当时心猛然一动。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欧阳乾乾6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64天 / 跨度441天】
    • 开贴:2010-09-30 09:09
    • 更新:2011-12-15 16:55
    • 阅读:989993 回复:6656 楼主:207
    • 字数:约189千字
    • 图片:1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杂谈默默连载,我的黑拳生涯!(真实,本人的黑暗青春)17图 欧阳乾乾6 2011-12-15 16:55 6449/207 64/441
    鬼话食人族(终于完了)4图 清新的竹6 2010-08-03 09:28 1039/124 65/1393
    杂谈擦!我的黑拳生涯!(真实人讲真故事,默默连载)7图 欧阳乾打架 2012-05-18 09:38 2532/425 89/164
    舞文孤独的铁血佣兵 铑钯铂金 2014-07-07 17:12 94/251 51/54
    情感[余情杂感]十年,红树林之爱3图 雪尘子20103 2013-03-12 09:21 700/283 83/823
    杂谈我的16天看守所经历,告诉你一个真实的黑暗世界1图 太行精神 2011-11-25 16:24 1557/355 89/151
    舞文[长篇]来我家的女文学青年 wingwantfly2 2005-09-26 22:15 383/192 38/101
    舞文我想我应该爱上了你95图 J的小喵 2016-05-02 21:50 14456/4737 113/138
    舞文《孙悟空的血泪史》- 最颠覆的西游,舍得错过吗?57图 京都狼5 2015-07-24 12:18 1094/952 47/268
    舞文[长篇]唐僧走镖 江叠浪_2 2006-12-26 13:33 254/191 91/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