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听海的女儿讲那些来自大海边的神奇事儿

  • 首页
  • 上一页
  • 40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玉容妍妍 时间:2018-03-17 15:40
    10多年前,在一个名叫马蹄屯的小山村里,有个铁匠姓周,打了半辈子的犁耙锄镰,累死累活,好歹给三个儿子盖起了三座青砖红瓦、宽敞豁亮的大房子。一人一座。按说,这日子应该过得不赖,但事实是,周铁匠已被气晕过去好几回。折腾到后来,人瘦得连风箱都拉不动。

    为啥生气?因由很简单,三个光棍儿子一个赛一个地败家,好吃懒做。周铁匠“咣咣咣”抡上三天铁锤赚点钱,都不够哥仨喝一顿的。更闹心的是,哥仨有酒有肉就往一块儿凑,吃完喝完,抹抹嘴便开吵开骂。

    你别不信,哥仨之所以都耍着单打光棍,就是相互拆台拆的:要娶媳妇,咱就一起娶。花一样的钱,出一样的彩礼,谁也别偏别向。老大岁数大,自然不干:你们两个瘪犊子,我是大哥!老二老三当即撇了嘴:哥个屁。跟我俩抢吃抢喝,你有个大哥样吗?老爹要敢提前给你说媳妇,可别怪我俩瞎搅和!

    说搅和就搅和,老二老三绝非省油灯,先后轰跑了好几个上门说亲的媒人。面对三个混账败家子,周铁匠气得直蹦高,却也是石板路上拉大车,没辙。所幸,连央求带送礼,总算有个媒人接了这一揽子活儿。还别说,老天开眼,好事儿真就来了!
    作者:玉容妍妍 时间:2018-03-17 15:41
    媒人一下子带来了三个女子!长相都不差劲儿,条件呢,也如出一辙:彩礼嘛,不多要,5万!

    要知道,10多年前,在偏远山村,一人5万,三人15万,可不是小数目。周铁匠一听,顿觉心肝儿直颤。这是要敲我的骨头,喝我的血啊。但颤悠过后,还是一咬牙,应了:给我半月时间,这彩礼,我出!

    咋出?铁匠铺子都撂荒一两年了。就算重打锣鼓另开张,半个月也打不出15万来啊。哥仨相互瞅瞅,唯唯诺诺开了口:爹,这可是您老一堆儿娶仨儿媳的好机会,您不会让她们飞了吧?

    讲真,别说娶仨儿媳,就是娶十个八个,和公爹有一毛钱关系?周铁匠气哼哼瞪了哥仨一眼,骂声滚,随后出门,一头扎进了深山老林。

    原来,周铁匠年轻时,曾救过一个遭熊瞎子袭击、差点丧命的道人。感念于救命大恩,道人说,人无外财不富;小钱靠攒,大钱靠运,有意教他一个聚财小法术,也便是“五鬼运财”。周铁匠听罢,婉言拒绝,没学。

    捞偏门,聚偏财,终归不是正路子。可眼下,却逼得他硬着头皮去走这条道儿。

    兜兜绕绕,在深山里走了两天两夜,周铁匠还真找到了当年的道人。
    作者:玉容妍妍 时间:2018-03-17 15:42
    一番寒暄,听罢来意,道人捻须道来,这“五鬼运财”中的五鬼,指的是曹十、张四、李九、汪仁和朱光等五位阴将,于凌晨三点到四点之间,即一日之中阴气最重的寅时,以符聚之,以咒催之,可强令他们不启人门户,不破人箱笼,而取人之财物。说着,道人嘴角浮上了一丝别样笑意:

    周老哥,我知你心地厚道,一辈子没做过昧良心的事儿。你有个法子,你看咋样?

    啥法子?周铁匠迟疑追问。

    那三个女家,张口就要5万,也着实过分。今夜,你就依法催动五鬼,运她们家的财,然后再当彩礼还回去,如何?

    不得不说,这五鬼运财之术确实神异。就在回家路上,周铁匠捡到了一只破皮包。打开一瞧,天,里面装着整整15扎百元钞票!

    这还没完,抱着皮包刚走进马蹄屯,无意中瞅见路旁有个土包。用脚尖一踢,又蹚出个黄乎乎的物件儿来。次日,拿到县城金店请人一掌眼,啧啧,居然是块纯金金条,打三个戒指和三副金耳钉,绰绰有余!

    彩礼有了,婚戒也有了,那就赶紧娶媳妇吧。三套锣鼓班子一请,三头肥猪一杀,三顶大花轿一抬,三个儿媳妇便进了门。当然,进的是三兄弟各自的青砖红瓦大院。至于周铁匠,则孤零零住进了破败得四处漏风的铁匠铺子。

    且说这天深夜,周铁匠睡不着,便起了床,束了腰,拉动风箱点起了大火炉。接着拎起使了一辈子的铁锤,喊着号子,照着砧板锤了下去。

    咣,咣咣,蓦地,周铁匠“噗”的喷出一口血,侧侧歪歪倒在了火炉旁。

    周铁匠死了。
    作者:玉容妍妍 时间:2018-03-17 15:43
    后来,也不知是谁从道人那儿听说,那夜,五鬼运财,周铁匠压根就没夺三个儿媳家的财运。拿人家的钱,娶人家的闺女,太缺德,不地道。还是运自己的财吧。说白了,便是提前透支自己日后的财气。谁料,周铁匠这辈子的财运,已经耗光。不然,铁匠铺也不会没生意,就此关门。周铁匠悲声问:那我还有啥?五鬼道:只剩10年阳寿。

    那就典了我这10年阳寿,给三个儿子说媳妇!

    于是,周铁匠提前10年踏上了渺渺黄泉路,去了森森鬼门关。

    生儿不孝,混账败家,是为讨债催命鬼
    作者:玉容妍妍 时间:2018-03-19 14:50
    古时,城中有位许元文员外,贪得无厌,欺压百姓,一大嗜好就是喜吃蛇,每日三餐少不得。

    许元文膝下一子,叫做许才,本以为此后会才高八斗,岂料草包一个,不沾书生气,整日借着他爹的名气在外无恶不作,害死了不知多少良家妇女,让得周围村民皆厌恶至极。

    这天,许才带着家仆去集市,忽而看见一道士摆地摊。

    许才心生一计,有意刁难这道士,故而问道:“你且看看我是不是富贵命?”

    道士一眼看去,这许才身上穿的,手中拿的扇子皆不是普通东西,明眼人肯定回答定是富贵命。

    怎料这道士却哈哈一笑,指天道:“天道有轮回,我说公子不是富贵命,更应该是穷苦命。”

    “放肆,瞎了你的狗眼。”一旁的随从双眸冷光四射,顿时厉喝一声:“这位公子可是许员外之子,试问景州谁人不识许员外,你竟说公子穷苦命,可真是找死。”
    作者:玉容妍妍 时间:2018-03-19 14:51
    道士却一笑道:“是么?我说不是就不是,头顶黑气,富贵之气早已散去,命不久矣。”

    许才顿时也笑了,说道:“狗屁道士,打一顿。”

    话罢,随从一拥而上。

    有人看见道士不紧不慢从人堆中走出,口中念叨:“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三日后,许才山中狩猎,却失去了踪迹,许元文派了不知多少人去寻子,却寻不到。

    这一日,有一人入府,竟是一道士。

    “听闻许元文老爷喜吃蛇,老道倒是可以告知一事,那翠山有一大蛇,准能让老爷满意。”

    许元文问道:“可有花斑?”

    “有。”道士开口道:“此蛇即将化蛟,不可多得,若不是看老爷喜吃蛇,我也不会告诉。”
    作者:玉容妍妍 时间:2018-03-19 14:51
    许元文顿时大喜,差人去翠山弄蛇。

    不多时,下人带来大蛇,此时大蛇浑身是伤,双眸看着许元文却是好似求情一般。

    许元文看多了这般眼神,顿时笑道:“好生看着,今晚我就要吃了。”

    傍晚时分,许元文看着大蛇被杀,兴奋不已。

    怎料刀刚刚落下,那大蛇竟是化作了许才模样,早已没有了气息。

    许元文如遭雷击,一屁股坐在地上,整个人变得痴呆起来。

    后来,许家生意越来越衰败,日渐沦落为贫苦人家。

    那许元文至此后一夜白发,变得痴呆起来。

    此后,再无人看见那道士。
    作者:玉容妍妍 时间:2018-03-19 14:56
    古时,听人言,有位游方道士,可看祸福,更是有着扎纸人的手艺,扎的纸人活灵活现,与真人无异。

    孙镇上有位叫孙旭的年轻人,做的一手好豆腐,其妻子更是被人称为豆腐西施。

    这天下午出门卖豆腐时,一位公子走了过来,取了些豆腐就走。

    “公子,您还没给钱。”孙旭连忙追了上前。

    “我家公子拿你豆腐还需给钱?滚!”一旁的随从冷哼一声。

    孙旭被推倒在地,还不忘说没给钱。

    这时候,那公子双眸微微一闪,忽然看向了一旁孙旭的妻子胡氏,轻声道:“算了,欺负他们作甚,给些银两得了。”
    作者:玉容妍妍 时间:2018-03-19 14:57
    末了,临走时,那公子还不怀好意地看了一眼胡氏。

    孙旭回家后,心中忧虑,刚刚那公子名为林坤,年纪不大,却风流倜傥,在外惹下不少风流债,只因其父乃是县令,可以为非作歹。

    “娘子,刚刚那公子眼神不对。”孙旭担忧说着。

    胡氏抿嘴道:“此人大恶,不少女子都遭其祸害了。”

    “你明日一大早去娘家休息几日,这几日我来卖豆腐。”孙旭想不出好的主意来。

    胡氏点了点头。
    作者:玉容妍妍 时间:2018-03-19 14:58
    翌日天未明,胡氏就出了门,直奔娘家而去。

    果不然,孙旭发现街上有着几位不怀好意的人时刻看着他。

    一连三日,孙旭总感觉背后有人跟着。

    这一日,妻子胡氏夜晚归来,让得孙旭又担心起来,说道:“娘子,那家伙好像真的起了祸心了。”

    正在两人担忧之际,忽而有着一道声音传来,说道:“你们且去西塘避一避,可保你等性命。”

    孙旭一眼看去,正是祖上留下的一对纸人,这纸人大有来历,说是先祖因缘而得,可保一家性命。

    孙旭连忙抱拳感激不尽。
    作者:玉容妍妍 时间:2018-03-19 14:58
    一夜太平,孙旭带着胡氏回来时,家中早已被翻乱,听人言,昨夜村里来了山贼。

    再说那林坤,自此那一日得见胡氏,那可是日思夜想,于是与山贼相通,准备将胡氏强抢过来。

    那一日胡氏从娘家回来,林坤属下得知,林坤就通知了山贼夜间动手。

    此刻,林坤看着房中一动不动的‘胡氏’,心中早已乐翻了天:“娘子,切莫害怕。”

    哪知刚刚掀开盖头,却是那上头派来县中巡查的大人,此刻被绑的严严实实,双眼满是怒火。

    不一会儿,林坤房门被撞开,一群衙役将林坤活活抓住。
    作者:玉容妍妍 时间:2018-03-19 14:59
    原来,这巡查大人本在家中睡觉,却不想醒来时自己却被绑的严严实实,动弹不得。

    好在随从发现的早,又听那随从说,夜间耳旁有人传话说大人被林坤抓了,去晚了大人可就没命了。

    一时间,林坤入了狱,巡查大人下村访问村民,将林坤与其父亲的罪行列出。

    最终,林坤与其父入狱,落得斩首的下场,至于那山贼竟是鬼使神差一个个自己在衙门前自首。
    作者:玉容妍妍 时间:2018-03-19 14:59
    后来,有山贼说那日抓来两人,送走‘胡氏’后,那‘孙旭’竟是将众人说的感天动地,让得人心悲伤,仿佛看见了自家父母,一个个都甘愿放下武器自首。

    事后,孙旭再也寻不到那纸人,只是听村上老一辈说,孙旭先祖本是农户,因缘救得一个道士,那道士看孙旭先祖黑气盖脸,恐有大难,特意扎了两个纸人,说道:“此纸人可保一家平安,算是感谢恩人救命之恩。”

    后来孙旭先祖并未遭难,那纸人也就传了下来,后有人得知那道士可有大神通,可变纸人为活人。

    想来是孙旭一家遭了大难,这纸人方才出现吧。
    作者:玉容妍妍 时间:2018-03-20 16:38
    李成二十岁的时候,和刘家的姑娘拜堂成亲。

    由于他书读得好,很有未来金榜题名的可能,因此镇上的富人纷纷和他交好。在这些富人的周济下,平时的生活也算过得去。

    李成差一点儿就成为孤儿,他爹很早就不在了,娘在李成十岁时也得过一场大病,正在奄奄一息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个道人,那个道人不知道用的什么办法,竟然手到病除,让李成娘第二天就完全康复了。

    李成娘病好之后,白天辅导儿子的学业,晚上拼命的给大户人家干粗活,赚钱。一天下来,他娘几乎睡不了两个时辰。李成已经懂事了,自然不忍心娘这样玩命,就劝她说,“娘啊,我们除了吃喝,几乎不花钱,您就少做一些活儿吧。您的身体禁不住这样消磨的。”

    他娘说,“李成啊,你将心思放到学业上就好了,放心吧,我没事儿,我心里有数。”

    转眼间十年过去了,李成二十岁了,已经成大成人,不但一表人才,还满腹诗书,许多大户人家纷纷上门提亲。

    他娘帮他选择了刘家的姑娘,劝他赶紧成婚。据他娘说,想要亲眼看着儿子结婚。

    这句话引起了李成的警觉,连忙追问是怎么回事儿。他娘没有回答,只是说等他完婚后再告诉他。

    忙碌了几天后,李成完婚了。就如同事先预见一样,李成娘病倒了,而且病势沉重,眼看着就不行了。

    李成跪在病床前,眼泪止不住地流淌。他娘说,“儿啊,别难过了,其实,十年前我的寿命就到头了,只是为了你,我才不得不用了法术。”

    李成一愣,“娘啊,你在说胡话吧?”

    他娘摇摇头,“这件事还得感谢你,这十年,实际我用的是你寿命。”
  • 首页
  • 上一页
  • 40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玉容妍妍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43天 / 跨度2566天】
    • 开贴:2011-03-11 14:53
    • 更新:2018-03-21 11:11
    • 阅读:349627 回复:2338 楼主:631
    • 字数:约18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