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一个老记者12年的诡异经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胡不归1975 时间:2009-09-20 01:26
    到今年9月,做记者整整12年了,今年4月开始终于不要在第一线跑了,估计以后也没有跑一线的机会,现在比较清闲,想写点东西纪念12年的记者生涯,民生新闻做多了,已经写不了花哨的抒情文字,也没有像唐师曾那样丰富的经历可以吹,但是听说过的和亲身经历的一些比较诡异的事情还是比较值得记录下来的和鬼话的朋友们共同分享。


    先说一个关于我以前工作单位的诡异事件。我生活在南方一富庶省份的省城,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是在省城市有线电视台,1998年时候,广电局发文,要市电视台,市有线台,和各个广播调频合并成市总台,由市有线台和市电视台出资各盖一栋大楼。盖楼这事肯定是要肥不少人的,当然中饱私囊的同志也是提心吊胆,希望盖楼的过程中不能出事,尤其不能出重大的安全事故,不然一件安全事故很可能牵扯出一堆事出来。可是偏偏事与愿违,2000年年底,市台大楼已经接近完工部分投入使用的时候出了件大事,当时办公室和机房已经完工,1楼演播大厅还在装潢施工,出事当天管宣传的副市长来大楼视察,看了一圈很满意,就在她离开大楼2分钟,演播厅的顶突然塌了,据当时在现场的人说就听到了一连串的巨响,接着和演播厅相连的一楼门厅的边缘也塌了一大块,出事之后大楼别处施工的工人赶过来进去救人,做记者的没一个敢进去的。5个在舞台上做地板的工人自己从侧门出来,说可能是一个大的灯架掉下来引起的连锁反应,灯架上面和灯架下面施工的工人都砸底下了。公安和消防来得还算及时,折腾到第二天一早,又救出来8个人,埋得不深,主要是被砸伤,没有生命危险,但有一个工人找到时就已经被灯架砸死了。

    第二天一早,一个没受伤的工人找到包工头说应该还有一个人没有找到,包工头点人数发现确实少一个20岁不到小刘,当时确实是在演播厅内施工,于是又组织搜救,找了一天没有结果,直到一个星期后演播厅废墟清理完毕,依然没有找到尸体,打电话到小刘老家问,家人也说没有回来。别的工人的善后赔偿事宜都做得很顺利,死掉的工人也只赔了3万多。唯独这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小刘成了问题,当时小刘的家人已经得到消息赶到台里闹,天天一早在台门口等,只要看到车来就扑上去,不过闹了3天后就不来了,据说也是赔了一笔钱了事。当时的台长危机公关能力相当牛逼,这不算小的事故就无声无息的闷了。

    关于小刘到底是生是死,当时说法很多,有一个比较多的说法是其实他没有被埋底下,而是从另外一边的侧门通过安全梯到地下车库趁乱跑了,家里人其实也知道他还活着,是故意来讹钱的,还说他年纪小,本来就怕苦怕累,早就不想干了等等等等,慢慢的也就没有人议论这事了,直到新大楼正式投入使用。
    作者:胡不归1975 时间:2009-09-20 01:27
    出事的一个广播台的夜间节目主持人,主持的是夜间热线,从晚上11点到凌晨1点,都是些暧昧的话题,有一天下午,他和导播突然被领导叫到办公室去狂批,说你们昨天晚上是不是睡着了,为什么从11点15分,到11点30左右这段时间,一点声音都没有(在报纸电视媒体这叫开天窗。广播很少也几乎不可能出现开天窗的事故,而这个主持人倒霉,偏偏这天领导出去吃饭,回来的路上听自己台,发现没有声音),主持人和导播回忆,说不可能啊,那时候我们在接热线啊,是不是领导你车上的广播坏了。领导说你放屁,原来上午就有不少热心听众打电话来问为什么这段时间没有声音。主持人问导播当时是不是设备出问题了,导播说不可能,他眼睛就没有离开过音频表,那么长时间没有声音他不可能发现不了,于是检查设备,设备一点点问题都没有。而主持人也回忆起这段时间接电话的内容。

    主持人回忆说打电话进来的是个年轻小伙子,说自己18岁,还没有谈恋爱就快要死了,主持人以为他要轻生,就语重心长的劝啊劝,这个年轻人只是低低的哭,问他为什么死也不说,寡哭,主持人说如果你是失恋了那不值得死,如果你是得病没有钱治,我们可以发动热心观众捐款,年轻人就挂了电话。主持人的播音室就在5楼,就在出事的演播厅的正上方(演播厅高,入口在一楼,实际空间占了四层)主持人越想心里越发毛,当天就请假。这个传闻很快变成“冤魂电话”在台里传播,说打电话的人就是小刘,其实他当时是死了,被埋了废墟里,楞是没有人发现,现在打电话来申冤。一时人心惶惶,晚上过了8点,楼里面贼空,除了保安,鬼影子都找不到一个(电视台没有正常作息时间,一般9,10点后有一大帮人)。而很快就有更多的传闻,比如用得好好的磁带莫名其妙的丢磁,电梯自己运行等等等等,一栋好好的楼简直成了猛鬼窝了。毫无疑问这大大影响正常工作,一个后来成为我领导的老记者当时是跑公安口子的,他不信邪,私下里请公安查当天那个时段打进来的那个电话。(这种事情没有办法报警,只能动用私人关系)
    作者:胡不归1975 时间:2009-09-20 01:28
    查出来的结果更让人费解,打进来的电话就在新楼旁边不远,是供电局一个即将搬走的变电所的房间里,房间里是放置的变压器,门窗锁得好好的,没有被人闯入的痕迹,而外面的小房间里值夜班的保安是个50几岁的老头子,如果真有人想进去,老头肯定能发现,老头指天发誓说不可能有人进去的,那么老头就成了唯一的嫌疑人,可是一个50几岁的老头有什么动机打这个电话呢,如何把声音化妆成年轻人呢?又有什么本事让那段声音不被播出了?我这个领导说他当时也很郁闷,原本以为能露把脸,牛逼一把,却弄出这么个结果。

    查不出结果,但问题还存在,恐惧心理还存在。直到一天两个可爱的动物到来,台里才算平静了。2001年夏天,两只泰国柚木整雕的大象被“请”进了新楼的一楼大厅,大象没有摆门口,也没有摆大厅正中,而是摆在演播厅的入口,演播厅入口比较靠里面,你刚进入一楼大厅是不大能看到了,所以这两只可爱的,张开笑口,抬起右前脚的象是起不了任何装饰作用的。我相信在电视台里新闻八卦流传的速度快过别的任何一个单位,象爷入台的当天就有传闻,这两只象是从泰国请来的神象,原来是泰国某寺庙里镇寺的。台里斥资200万请来的,作用嘛当然是镇压邪祟。也许是心理作用,也许是神象显灵,象爷入台之后,就没有再发生过什么诡异的事。晚上加班蹭网蹭空调的人逐渐多起来。但是我们可怜的主持人却再也不肯住持那个夜间热线,后来他几经辗转,竟然从广播跨越到电视台,另辟一番天地,这也是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半年后又发生的事情不知道算不算这个故事的结局:台里三个副台长由于建台涉及到得经济问题下马。保下来两个没有坐牢,进去了一个判了7年。进去的那个正是负责6个演播厅装修和设备购买的。这也不知道是斗争失败呢,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呢。
    作者:胡不归1975 时间:2009-09-20 01:31

    接下来的这个故事其实是个爱情故事,但是诡异非常,每次我想到就觉得怪怪的,很难受,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2006年我去市区最南边的一个区采访当地一个派出所的所长。这个区在我们市算是非常富得,靠拆迁富了一大批人,这种区一个派出所所长当然油水是足足的。白天采访完,晚上非要留我们吃饭。两杯五粮液下肚,所长大人说,记者同志,你们记者见多识广,我们这个地,最近出了件事想请教请教。我以为他无非是喝点酒,说点乡村鬼话之类的老套故事助兴。而事实上他说的故事让我大吃一惊。直到现在想到还觉得不大缓得过神来。


    每个城市都有一种特殊的医院:精神病医院。大家都不由自主的歧视精神病医院的病人,比如如果你所在的城市精神病位于东安路,
    那么这个城市有一种骂人的方式就是“你是东安路出来的啊?”我所在的城市有两所精神医院,一所是治疗轻度精神病人的,顺带被人们用来骂街。一所很多人不熟悉,叫“某龙山精神病院”(某代表一种颜色,说出不方便,见谅)在郊区,是治疗重度精神病人的,与其说是治疗不如说是关押武疯子之类的人物。

    2004年夏天,某龙山精神病院来了一个新员工,一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真名就不说了,叫她李婷吧。就是我们这个市的人,大学刚毕业,考公务员,考上了民政局,谁知道分配到某龙山精神病院工作锻炼(某龙山精神病院是归到民政局口子下面的,带一点慈善性质),她开始死活不肯干,那时候考公务员已经比较火了,家里人轮番劝说,并且也找了关系,关系答应她锻炼一年,调到市慈善总会工作,她才勉强答应。我想她家里人后来一定很懊悔让她去。

    李婷报道后,被分配在图书馆工作(估计也是找的关系),这个工作很少直接接触病人,而且能到图书馆看书的病人病情都是比较稳定的,她家里人也比较满意,而李婷自己开始抱怨了一个月后也不抱怨了,似乎工作得还很认真,本来每个周末都回家,后来一个月才回一次家,也不提什么时候调离的话了。家里人觉得有点不对,这单位一周只工作3天半,她居然一个月才回家一天,家里人就问她是不是谈恋爱了,她开始不肯承认,后来就默认了。
    家里人很担心,估计是和医生谈上了,在那地方工作总让人觉得怪怪的,能把李婷调回市区就很不容易了,再调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家里人找她谈话,她不听也不肯说到底是谁,干脆表示不调回市区了,家里人急了到某龙山精神病院查,结果所有的领导同事都说小李没有谈恋爱的迹象。家里人查她的话单,也没有收获(这年头谈恋爱不用手机简直不可能)。

    结果2005年过年的时候,李婷家人偷看她手机,在手机里看到了三张男人的照片,35,6岁的样子,长相一般,笑眯眯的,身上穿着精神病人穿的蓝白条的衣服。

    作者:胡不归1975 时间:2009-09-20 15:51
    朋友们这不会是一个太监贴,不过我现在在单位,马上回去发!我整理了一下 大概11 12个诡异的事情!今天一定更新!
    作者:胡不归1975 时间:2009-09-20 17:34
    感谢朋友们得支持,吃饭前在线把第二个故事写完。如果晚上没有牌局,饭后来说第三个故事。
    李婷家里人看到照片当时就要疯啊,难道女儿会看上一个精神病人,女儿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也不至于口味如此独特,怎么想也觉得不可能,倒是有可能是医院的医生穿衣服玩的呢。于是先没有问女儿,而是没有等过完年李婷父亲就去医院查,看完所有医生的照片,没有找到这个人。万般无奈只好看病人的照片,结果果然发现了这个哥们。
    作者:胡不归1975 时间:2009-09-20 17:37
    他父亲当时似乎没有和医院的人说真相,只是了解了下这个病人的情况。病人姓徐,我们且叫他徐大,家也住这个区,父母都在,还有个弟弟,靠拆迁分了四套房子,经济条件应该还不错。徐大中专毕业,在外地打了几年工就回了老家。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疯了,天天在墙上画些鬼啊,怪的,然后用棍子砸墙,说鬼要害他,他要先把鬼打死。家里人也烦不了,反正养得起,就养着呗。后来这哥们发展到一有空就去别人家的墙上画,谁敢阻止他就狂骂,还打人,邻居不堪其扰,父母就把他锁家里。后来弟弟大了,父母怕影响弟弟讨媳妇就把徐大送到某龙山精神病院,哎,这哥们一到医院,就不画鬼了,整天在病房里发呆,看到人笑眯眯的,也不说话,很像个正常的哑巴。在医院住了一年多,弟弟也结婚了,老两口又把徐大接回去,谁知道一回去就故态复萌,住了三天,只好又送回来了,他第一次入院是1998年,李婷进医院时,他已经住了6年了。
    作者:胡不归1975 时间:2009-09-20 17:47
    你可以想象李婷父亲当时有多么崩溃,但是还存在一丝侥幸,希望是自己胡猜。大年初七李婷说要去上班,这个单位放假比一般的事业单位都长很得多,应该要放过正月15的,父母就不肯她去,问她去干什么,她也不说,就说去上班,父亲当时就忍不住了,说你是不是去看徐大,你跟他到底什么关系。李婷一听就哭了,但也不肯说什么。第二天就溜到单位去了。父母着急得要跳楼,又不敢和外人说,怕影响孩子的将来。后来实在忍不住了,过了正月半就直接去找到医院的院长说这个事情,要求女儿尽快调离这个单位。院长说大过年的你们老两口拿我开涮吧,想女儿调到市区也不用找这个借口,后来看两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院长有点将信将疑,想想也是大过年的李婷来医院加什么班啊,干了20几年,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员工,就找李婷了解情况。李婷依然什么都不说,不承认也不否认,好嘛,一下子把这个在治疗精神病领域工作了20几年的老院长推到了发疯的边缘。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胡不归1975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76天 / 跨度653天】
    • 开贴:2009-09-20 01:26
    • 更新:2011-07-06 01:11
    • 阅读:6796087 回复:10723 楼主:515
    • 字数:约239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