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是一个守墓人,让我告诉你公墓下面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愤怒的老烟 时间:2015-09-11 22:19

    楼主荣获 2015莲蓬鬼话年度十大作者
    本文荣获 2015莲蓬鬼话年度十大佳作

    我是一个守墓人,临海县公墓的守墓人。

    我叫陈爻(yao),今年二十五岁,这份工作是我刚刚找到的,我当过五年兵,是个退伍军人,本来是在一个事业单位做门卫,好歹也算是份正经工作,可是一个月前我下岗了,也就意味着我丢掉了工作,所以我迫切地需要找到一个能够养活自己的工作。

    找到现在的工作是无意间在街上看到的小广告,月薪五千,在我们这个小县城算是比较不错的收入,虽然工作的地方比较特别,不过当时我就动心了。

    第一,我现在很需要一份工作;第二,我并不觉的墓地有什么可怕的,那下面埋着的人都已经烧成了灰,还能做什么?这世上最可怕的并不是死人,而是活人,这一点我很清楚。
    作者:愤怒的老烟 时间:2015-09-11 22:20
    新书首发天涯,希望大家多支持,谢谢!
    作者:愤怒的老烟 时间:2015-09-11 22:21


    公墓是民政局下辖的单位,我打通了上面的电话,对方让我第二天去面试。

    到民政局面试的时候接待我的是个胖子,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到我有些吃惊,说这活一般都是上了年纪的来干,没想到我会这么年轻。

    我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什么样的工作我并不怎么在乎,最重要的是要让我能够养活自己。

    那胖子对我很满意,告诉我明天就可以去上班,另外他还告诉我,守墓员并不是我一个人,还有一个姓刘的老头。

    我问了一下需要注意的事项,那胖子笑着摆摆手,说这活没别的,就是需要胆子大,晚上要在墓地值班,你觉得自己能行吗?

    我点了点头,当年在部队当兵,晚上都是一个人在山上站岗,胆子我还是有的。
    作者:愤怒的老烟 时间:2015-09-11 22:23
    签好合同,我走出了民政局,公墓在临海县城最东边的一座小山上,这地方面朝大海,是个风水不错的地方。

    在墓地接待我的是个身材佝偻的老头,姓刘,他让我叫他刘伯。

    他身材干瘦,背部微驼,脸上都是皱纹,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我都怀疑刮阵大风能不能把他给吹倒了。

    刘伯把我带进值班室,说以前他本来有个搭档呢,跟他差不多年纪,可惜的是上个月得了肝癌死了,这活一般人不敢来,年轻人就更不干了,没想到我年纪轻轻的居然敢接这份工作。

    我笑着说自己从小胆子就大,从来不怕这些东西,根本就不相信这世上会有鬼。
    作者:愤怒的老烟 时间:2015-09-11 22:26
    谁知道我刚说完,那刘伯脸上的笑容就突然消失了,脸上的皱纹因为紧张都挤到了一块,对着我猛摆手,说年轻人可别乱说话,古语说了,举头三尺有神明,老头子我活了一大把年纪了,稀奇古怪的事情见过不少,在这地方千万不要乱讲话,小心冲撞了不干净的东西。

    我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像刘伯这种上了年纪的老头,总是喜欢神神叨叨的,我并没有在意。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刘伯带着我去看一下墓地,告诉我我们的工作就是每天傍晚巡视一下,然后收拾一下来上坟家属留下的垃圾。

    我发现这老头对我说话的时候有些吞吞吐吐,而且眼睛不停的乱转,我知道他一定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我看他的眼睛不停的往两面的墓上扫,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作者:愤怒的老烟 时间:2015-09-11 22:30

    有些墓碑前摆放着不少的水果和鲜花,这些东西都是死去的人的亲属用来祭拜的,当然不可能再拿回去,也不可能一直放在墓前看着它烂了。

    我知道这些东十有八九都被刘伯给收了,这也算是一笔收入。

    不过我对这并不感兴趣,虽然我不信鬼神,不过赚死人的钱难免有些别扭,这种事情,我是不会去干的。

    我和刘伯走在墓地里面,一块块墓碑上面有的带着照片,有的只是简单的刻上去名字,望着这些墓碑,我心中不由的有些感叹,想起来非诚勿扰里面孙红雷说墓地就像是大通铺,现在看来还真的差不多。

    活着人挤人,死了也难得清静,关键是这地方还贼贵,真不知道那些花大钱把自己亲人埋在这里的人是怎么想的。
    作者:愤怒的老烟 时间:2015-09-11 22:34
    我和刘伯围着墓地走了一圈,回到值班室,刘伯神色有些别扭的说:“咱们这没啥活,就是傍晚收拾一下家属留下的东西就行,然后晚上在这轮流值班,我没有什么地方去,所以就住这儿,你要是胆子够大,干脆也在这住得了,省的到外面还要租房子。”

    这样一来正合我意,赶紧说道:“那行,还请刘伯以后多多照顾。”

    说着我顺手塞给他一包烟,二十块的玉溪,这老头高兴地裂开嘴呵呵直笑,连说小伙子不错。

    白天没事,到了傍晚收拾完东西,刘伯把那些水果鲜花都提到了他房间里面,我装作什么都没看到,这种死人钱,我不想赚。
    作者:愤怒的老烟 时间:2015-09-11 22:42
    值班室有两间房,我和刘伯挨着,晚上我泡了一桶方便面凑合了,正准备关门睡觉,刘伯却走到了我门口,这老头满嘴的油光,也不知道吃的什么好东西。

    “小陈啊,我看你小伙子不错,跟你说个事,晚上没什么事千万不要乱跑,就是听到什么动静也别开门,这地方跟别的地方不一样,要小心点。”

    看这老头神神叨叨的样子我就感到好笑,心说这地方全都是死人,还是被烧成了灰的死人,还能有什么动静,不过看他也是好心,我赶紧对他道谢,又抽出一支烟给他点上。

    这老头看我挺上道,高兴地点点头走了。

    等他走了我关上门,躺在床上,也许是刚换了新环境的原因,我怎么也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一直熬到了十一点多,还是没有半点困意。

    既然睡不着,我也不打算睡了,起身坐在床上,点了支烟,慢慢的抽着,烟头在黑暗的房间里面忽明忽暗,外面静悄悄的,半点动静都没有。
    作者:愤怒的老烟 时间:2015-09-11 22:45
    一支烟抽完,我随手把烟头丢到地上,用脚碾灭,刚要躺回床上睡觉,却突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那感觉就像是有人在外面盯着我看一样。

    我猛的抬起头,向着窗口望去,外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

    这时候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也消失不见,我不由自嘲的笑了笑,心说自己来到这地方怎么变得胆小了,刘伯估计早就睡了,这破地方,大半夜的哪里会有人在。

    我重新躺回床上,这一次没用多久,我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醒来,我发现自己头疼的厉害,想着昨天晚上自己好像做梦了,梦里面不停的有女人的哭声,好像我的门还被人给推开了。

    我抬头望去,门好好的关着,跟昨天晚上一模一样,并没有什么变化,我松了一口气,知道那只不过是自己做的梦而已,努力的回想,只记得门开了以后有一道黑影跑了进来,那黑影看上去很苗条,应该是个女人,后面的情形任凭我怎么努力也记不清楚了。
    作者:愤怒的老烟 时间:2015-09-11 22:46
    刘伯在外面敲门,说他白天要出去一下,这里就交给我了。

    我答应了一声,穿上衣服打开门,看到这老头正推着一辆装得满满的三轮车往下面去,我知道那一定是昨天晚上收起来的祭品,他这是要把这些东西给卖掉。

    这一大车的东西,估计能卖不少钱,不过这种钱属于不义之财,别说刘伯不愿意让我参和,就算他主动拉我入伙我也不会干的。

    闲着没事,我围着墓地外面溜达了一圈,这时候陆续的已经有人来公墓拜祭,不少人手中都拿着刚买的水果鲜花,估计他们谁也不会想到,这些东西没能让他们死去的亲人享用,最后都充实了刘伯的腰包。

    我叹了口气,每个行业都有各自的潜规则,就连我们守墓地的也一样。
    作者:愤怒的老烟 时间:2015-09-11 22:49
    我正四处溜达呢,对面走来一个中年妇女,领着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小女孩,看两人手里拿着鲜花水果,应该是来上坟祭奠去世的亲人。

    她们刚好在我跟前走过,我赶紧侧过身子给她们让路,那小女孩扭头对我甜甜的一笑,礼貌的说了声谢谢。

    我心说这这小孩真懂事,谁知道她又接着说道:“叔叔,你旁边的姐姐长得真好看。”

    听了这小丫头的话我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己身边真的有人呢,赶紧左右看了一眼,除了身后的两块墓碑,哪里有半个人影!

    我抬起头,想要问问那小丫头是怎么回事,可是她已经走远了,回过头来对着我做了个鬼脸,手指头向着我左边指了指。
    作者:愤怒的老烟 时间:2015-09-11 22:50
    虽然站在阳光下面,可是我的冷汗还是不由得流了下来,我慢慢的转过身子,自己左边除了那块墓碑,什么东西也没有。

    我看到墓碑上有一个年轻女孩的照片,她好像也在望着我一般,嘴角上翘,轻轻的笑着。

    我觉得自己的头皮有些发麻,赶紧离那块墓碑远了点,由于紧张,我连那墓主人的名字都没有看清楚。

    虽然有阳光照在身上,可是我还是觉得浑身有些发凉,我身边明明没有人,为什么那小女孩要说我旁边有个漂亮的阿姨,难不成她是在逗我玩?

    可是那小女孩看上去不过五六岁大,不可能会用这种无聊的玩笑来吓唬我,难道她真的看到了什么?

    以前在老家,听爷爷说,小孩子身子干净,眼睛也干净,所以小孩能够看到很多大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鬼!

    我一直不相信这世上有鬼,可是现在身上的鸡皮疙瘩还是忍不住起了一层,再也不敢在墓地里面闲逛,赶紧跑回了值班室。
    作者:愤怒的老烟 时间:2015-09-11 22:51
    今天的更新完毕,明天继续,大家多顶顶啊
    作者:愤怒的老烟 时间:2015-09-12 22:16
    虽然被那小女孩弄得我有些不舒服,不过她毕竟是个小孩子,这事我也没放在心上,路过刘伯的房间,我无意的望了一眼,只见这老头的房门上挂着一把大锁,锁的结结实实,就连窗子里面都拉着窗帘,根本看不到房间里的一点东西。

    我心说这老头房间里面不知道弄了多少好东西,才会这么小心。

    这工作有些无聊,一天基本没什么事,到了傍晚,刘伯才骑着他的破三轮车赶回来了,这老头应该卖了不少钱,居然买了不少熟食,还弄了几瓶啤酒,一看到我就丢给我,说“晚上咱俩好好喝点”。
    作者:愤怒的老烟 时间:2015-09-12 22:18
    大家看的时候回复一下吧,总感觉像是在玩单机..........
    作者:愤怒的老烟 时间:2015-09-12 22:19
    趁着天还没有黑,我和刘伯赶紧把墓地打扫了一遍,那些祭品当然又被他抬到了自己房间里面。

    我在房间里面等着刘伯,可是过了好久也没见他过来。

    我有些等不及,来到他门口,刚想要抬手敲门,突然听到房间里面传来刘伯的声音:“快,快把这些东西都吃完。”

    我听得出来,刘伯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的兴奋,甚至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愤怒的老烟5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23天 / 跨度201天】
    • 开贴:2015-09-11 22:19
    • 更新:2016-03-31 09:20
    • 阅读:4468769 回复:13171 楼主:540
    • 字数:约839千字
    • 图片: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