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为了给儿子凑学费,父亲去了坟地……《易道巫途》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别针扣子 时间:2014-01-29 10:17
    楔子
    商朝末年间,商纣昏庸无道,严酷的刑罚和沉重的赋税惹得民间怨声载道。
    周武王顺应民意,集结军队,准备起兵伐纣。
    但讨伐还有另一个重要目的,那就是救出他的老父亲姬昌,人称周文王,他被商纣王囚禁在安阳城内的牢房里。
    是夜,牢房之中,昏暗火光下,两位身强力壮的狱卒正手持长鞭,狠狠的抽打一位被高高吊起的消瘦老者。
    “姬昌!你个老匹夫!赶紧交出你的《易经》全本,否则我一鞭打折你这一身老骨头!”
    火把照耀下,一脸狰狞的狱卒怒吼着。
    “哈哈,我姬昌还没有老糊涂,在那商纣小儿眼中,我的命可不如那《易经》金贵,得不到《易经》,他又怎么肯杀我?哈哈……”扭过苍白面孔,姬昌脸上竟涌起一丝笑容。
    《易经》乃姬昌根据先人伏羲所画八卦图为基础而创立出来的一套占卦之法,这套占卦之法,取源于伏羲氏所创立的五行八卦,又结合星象,从天地间万物乱中有序的规律之中总结出来的,可谓断生死,料古今,破天机,姬昌占卜的每一卦都是无比的灵验。
    正是通过这先知的本领,他继承父业,建立了势力庞大的先周。
    可人算不如天算,为人忠厚的他中了商纣王的奸计,后者明明摆了一桌鸿门宴他还赴了约,结果被商纣王抓了起来,囚禁在了安阳。
    一心想得到那破晓天机的《易经》,以保大商朝万年统治,商纣每天折磨姬昌,让他交出《易经》,可他就是死不开口,这让商纣大为恼火,于是今晚他又挨了一顿狠狠的毒打。
    抽了足足两个时辰,见姬昌晕了过去,挥汗如雨的两位狱卒也停住了手,正如机姬昌所说,他们可不敢让姬昌死掉,因为到现在他们还没有得到那《易经》。
    被扔进铺满干草的牢房里,姬昌直到后半夜才逐渐醒来,缓了缓神,见四周无人,他爬到墙角,扣起一块松动的土砖,从土砖下面取出一个铜罗盘来。
    铜罗盘有手掌大小,上刻着金木水火土和天干地支以及各种卦象。
    这个愚蠢的商纣,你一直以为我用毕生心血所做的《易经》是刻在兽骨上,殊不知我已经把我的它做成了铜罗盘!哈哈!
    姬昌虽然浑身是伤,但也笑得颇为得意。
    小心的转动着罗盘,姬昌为他的儿子周武王姬发占卜了一卦。
    看完卦象之后,浑浊眸光瞥向牢窗外那如钩残月,激动的泪水竟不自觉的留下,姬昌嘴里喃喃道:“三年之后,我儿武王必灭大商!然,不出今夜,我命亦休矣!”
    暗地里,这句话却被牢头在外面偷听到,禀报给了商纣。
    闻言,商纣大怒,见得到《易经》根本没了希望,他也没了耐性,一道王命下来,动用了当时商朝最为残酷的炮烙之刑。
    让姬昌赤脚走在烧红的铜管之上,而铜管之下是熊熊烈火,当人的脚底不能忍耐赤红铜管的高温,就会跌落火池之中活活被烧死。
    不堪遭此侮辱的姬昌在临刑前,一头撞在了墙上一命呜呼了,而那个神秘的铜罗盘从此也不知了下落。
    果然,三年之后,周武王在牧野之战中打败了商纣王,建立了大周,一代占卜大师姬昌最后一卦也是灵验了。
    尽管后人关于周文王姬昌的《易经》,后来被称为《周易》,有种种记载,声称姬昌的《易经》共448句,六十四卦,然而真正的当年那姬昌堪称道破天机的占卜之法却是永远的淹埋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无人知晓。

    开新帖,保证每日更新,希望大家看得有趣的同时,帮忙顶一下!这是扣子更新最大的动力!
    作者:别针扣子 时间:2014-01-29 10:20
    001 祖传黑盒
    2003年的五月,正值暮春,花红柳绿,温风徐徐。
    唐山市郊区一处平房内,周四儿和儿子周青立在自家院落的槐树下。
    在这样一个怡人的季节,周四儿却没有丝毫愉悦的心情,眉头皱的紧紧的,儿子周青马上就要参加高考了,高考之后就意味着要上大学,可这学费他却拿不出来。
    因此,他在自家破旧的院落内,愁眉苦脸的围着老槐树已经背着手溜达了十几圈。
    周青立在一旁,看着父亲一脸的纠结,他知道父亲在为自己的学费发愁,他本打算跟父亲说他先休学挣学费,可见父亲焦虑的模样,他知道这样说更加会伤害父亲的自尊心。
    良久,周四儿抬起头,好像做了一个极为艰难的决定,叹了口气,掐指算了算道:“今天适宜动土,今晚你陪我去趟你爷爷奶奶的坟头。”
    周青茫然的点了点头,不知父亲这是何意。
    是夜,夜风瑟瑟,万籁俱寂,残月如钩。
    周青和周四儿一人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走在林间的土路上,自行车的后座上用麻绳绑着一个铁锹。
    二人出了城直奔郊区外的大山骑去。
    周四儿脸色凝重,没有说一句话,后面的周青看着父亲逐渐苍老的背影,心里感慨不已。
    周青三岁时,他的母亲离开了人世,之后他随父亲一直生活在爷爷留下的祖屋里。
    这些年来,父亲没有工作挣钱,他一直在潜心研究卦学,目的则是为了周家留下的祖训,所以如今周青要上大学了,他这个当父亲的却连学费也拿不出来。
    “青儿,学费的事情马上就有着落了!”一直沉默的周四儿忽然说道,随即他将目光瞥向了不远处的大山。
    周青只是哦了一声,虽然他不知道筹集学费和来这坟地有什么关系,但他知道今晚来到爷爷奶奶的坟头,父亲是做了很大的抉择。
    约摸十几分钟的时间,二人到了山脚下,向南行了几百米,借着手电筒微弱的亮光,周青看见了前方有一片坟地。
    清冷的月光下,四周幽幽暗暗,一个个凸出的坟头在月光下显露出了轮廓,有些坟头由于年头久远,形状变的怪异,有的似人潜伏状,有的似饿虎扑食状。
    时不时,自某个坟头上又飘出一抹绿光,随风飞舞。
    周青知道,这片坟地都是老坟,年头越久的坟,磷火现象越多现。
    坟地最东边是周青爷爷奶奶的坟,一边往里走,爷俩一边扫视着坟地周围上空。
    坟地上空,一片片淡红色气体自一个个凸起的坟包中慢慢升腾出来,遂宛若鬼火般漂浮在空中。
    越往坟地深处走,这些气体颜色越来越浓郁,而且随着周青二人走动发出的异响,它们似乎受到了惊吓,猛缩了一下,待安静后才慢慢舒展,颇为诡异。
    “爸,这里的阴气很重。”望着那诡异的淡红色气体,周青说道。
    周青七岁时在周四儿的教导下每天练习气功,目的便是重开天眼,一旦看了天眼,便可见阴气和厉鬼。
    天眼位于人的头顶,人出生后三岁以前天眼都是张开的,三岁以后逐渐闭合,这也是为什么老人们一般不让两岁以前的孩子夜间出门,是担心开天眼的孩子看到不干净的东西吓到孩子。
    长大以后,要想重开天眼,便只能靠练习气功来冲开经脉,打开天眼。
    十四岁那年周青天眼打开,从此他看这个世界又是另一番光景。
    同样开了天眼的周四儿双目盯着坟地上的阴气,面色凝重的道:“这是老坟地,阴气重的很,咱们赶紧挖,声音小一点,不要刺激到这些阴气,否则凝气成鬼,咱俩就麻烦了!”



















    作者:别针扣子 时间:2014-01-29 10:20
    按理说百年老坟地晚上是不能进入的,尤其是子夜时分,坟内的阴气凶戾的很,但周四儿念及阳气强盛的白天动坟,会有损父母坟内阴气,所以他只好铤而走险,晚上带着周青来。
    “赶紧挖?挖什么?”周青不解父亲所说。
    “一会就知道了!”周四儿面色又凝重起来。
    来到爷爷奶奶坟前,二人里住了脚步。
    面前的两座坟包和周围略有不同,一高一低,一大一小,个大那个是他爷爷的,整个坟是圆形,小的是他奶奶的,形状接近方形。
    周青听他爸讲过,他爷爷奶奶这坟不是合葬,而是两个坟在一起,是典型的阴阳坟,爷爷这个高大的称为正阳坟,奶奶那个方形的成为地阴坟,两个坟在一起阴阳调和,遥相呼应,有旺子孙后代的作用。
    周四儿拿自行车后座上的铁锹,走到父母坟中间位置,用铁锹挖了起来。
    四周寂静无比,夜风吹过,树影惙惙,偶尔从坟地外的林间传来几声乌鸦的鸣叫,把这夜间的坟地衬托得更加幽森。
    寂静的坟地上,只有周四儿用铁锹挖土的声音。
    远处,一股股阴气似乎察觉到了周青二人的存在,遂宛若幽冥鬼火一般,向二人慢慢飘来。
    “得赶紧挖,这阴气要靠过来了!”
    颇为紧张的扫了一眼慢慢聚拢过来的阴气,周四儿加紧了速度。
    周青则好奇的看着父亲,他知道一会这些老坟地的阴气扑过来是什么后果,但他更纳闷父亲在干什么,由于只有一把铁锹,他也只能在原地看着。
    不一会,周四儿挖出一个黑包,用手拔去黑包周围的土,他将黑包拎了出来,似乎黑包里的东西很沉,周四儿走路时身体都往拎包的手一边偏。
    周青赶紧过去接过了手中的包,这才知道这包确实很重。
    将黑包放在地上,周四儿小心的打开了黑包,用手电筒照进去,里面有一个四四方方的黑盒子,盒子上没有任何图案,但看上去很古朴。
    周四儿坐在地上喘了口气道:“青儿,还记得咱们周家的祖训是什么吗?”
    睁着清澈的眼睛望着父亲,周青点了点头。
    自打周青记事起,他就整天听父亲和爷爷说什么他们是商朝周文王姬昌的后代,自明朝一位叫周秦的祖上传下祖训,周家世世代代要寻找周文王当年遗失的《易经》真本。
    无论是他的父亲周四儿,还是他的爷爷,他们一直都坚信他们是商朝那个创立《易经》(《周易》),中国卦学鼻祖周文王姬昌的后代。
    自从周武王建立了大周,所有姬昌的后代全部跟着帝王之姓姓周,而且周四儿还有家传家谱为证,尽管如此,周青还是觉得这是无稽之谈。
    周文王何许人也,参透天地间万物规律之人,一代占卜宗师,又怎么能是我们家的祖宗呢,仅凭都姓周?荒谬得很呢。
    可尽管反对祖训这种观点,但尊重长辈的他也从来没有对父亲和爷爷说过什么,而且他本身对卦术却是有着极为浓厚的兴趣。
    他八岁学卦,周易六十四卦,诸葛三十二卦,梅花卦法他都如数家珍,如今十八岁的他林林总总也占卜过近万卦了,卦术水平堪称一名高水平卦师。
    回头又警惕的看了看不远处的阴气,周四儿转身拿着手电筒对准黑包内的黑盒子上,道:“其实咱们周家的家训真的一直都存在,就在这檀木盒子里。”
    说完,周四儿把黑盒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一卷发黄泛黑的绢布来。
    小心翼翼的展开绢布,周四儿给周青看,绢布上写着几列苍劲有力的小楷,内容极为简单,为:吾周家后代勿忘世代寻找吾家始祖周文王之易经真本,落款是周秦。
    “哦,还真有周秦这个人呢!”周青颇感意外,父亲手中绢布明显是个老物件,这小楷写得也很古朴有力,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周四儿点了点头,想到家训,他有些惭愧,这几十年来,他阅历了不下千本卦书,也去了一些古城,可是周文王姬昌那本《易经》他是一点线索都没有,茫茫尘世,那几乎可以道破天机的《易经》到底在哪里呢?
    感慨片刻,将家训揣进怀里,周四儿拍了拍黑包里的黑盒子道:“青,这盒子是檀木的,是和这家训一起传下来的,你爷爷下葬时,我给埋在这里的。
    现在古玩市场檀木很值钱,明早你把这个拿到胡同口收古玩的老李家,卖给老李,至少能卖八千,够你两年学费了,后面的我再想办法。”
    见父亲一脸不舍,周青终于知道了前者今晚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挖这黑盒子,于是他摇头道:“爸,不能卖这盒子,这可是咱家的祖物!”
    “好了,别说了!就这么定了,老李也是爱物之人,盒子放他那我放心,大不了以后有钱赎回来!”周四儿把心一横,不在理会周青了,回头只顾一脸警惕的瞭望着向他们靠拢而来的阴气。
    子夜,阴气最为强盛,攻击性也最强,此时他们在的还是百年老坟地,阴气凶戾的狠,若是被这阴气上身,轻则疯疯癫癫,重则丢了命去见阎王。
    明知道很危险,但孝顺的周四儿并没打算走,将周家祖传盒子卖掉这么大的事,他必须要跟过世的二老打声招呼,他起身自自行车把上挂着的黑袋子里取出火盆和纸钱,在坟前点燃了。
    覆盖着皓白月光的坟地上幽静无比,纸钱燃起的滔滔火光尤为的显眼。
    橘红色火光映衬在周四儿惭愧的脸上,他道:“爹,娘,四儿不孝,十几年来仍旧没有找到我们祖宗的《易经》真本,临了,你们孙子青儿上大学我还得变卖祖上留下的盒子,我周四儿愧对祖上在这里四儿给你们磕头了!”
    说完,周四儿在父母坟前梆梆磕起头来。
    见父亲磕头,周青也直接跪在坟前,梆梆磕了几个响头。
    呼——
    猛然间,坟前火光在周围没有一丝风的情况下窜起一米多高,随即火中发出嗤嗤的响声。
    鬼吹火!
    周青心里惊道,给先人上坟烧纸,若是先人有什么意思要表达,则会通过干扰火焰来表达,原本平静的火焰就好似有人用嘴吹一般,因此得名鬼吹火。
    这鬼火一下子窜起这么高,可见爷爷奶奶听说爸要卖了祖上的盒子他们很生气。
    “爹,娘,四儿我实在是没办法啊,你们也不想你们孙子上不成大学吧!”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周四儿又磕了几个响头,把父母气成这样他心里也不好受。
    还好,周四儿这一席话说完鬼火终于是减弱了,又恢复了之前的状态。
    重舒一口气,周四儿抹了抹额头的汗,看来二老是消气了,他们也心疼孙子啊!他心里想着。
    “爸……我看着盒子还是别卖了……”见爷爷奶奶生那么大气,周青心里也不舒服。
    “青儿,后退!”周四儿并没有听周青的话,他脸色陡然一紧,一把把周青拽到身后,遂一脸惊恐的望着前方。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别针扣子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70天 / 跨度71天】
    • 开贴:2014-01-29 10:17
    • 更新:2014-04-11 10:00
    • 阅读:16349 回复:994 楼主:592
    • 字数:约51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