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嬉笑怒骂浮世绘——听茶茶讲那《醉茶志怪》里的另类怪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雨前新茶 时间:2011-12-23 14:46
    写在这里先提提《醉茶志怪》这本书。
    可能很多人都看过《山海经》《聊斋志异》《阅微草堂笔记》这些著名的志怪笔记小说,作者们以其生花妙笔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又一个奇幻的故事。但醉茶子的这本《醉茶志怪》可能不少人连听都没听过,或者就算看到了,也因为那密密麻麻的拗口的文言文而弃诸案头。
    茶茶是个喜欢猎奇的人,从小就喜欢听大人们讲一些鬼神故事,长大后尤其是喜欢志怪类文言文。当年从图书馆书架上顺手抽出的《醉茶志怪》,一不小心搬回此书,结果一夜躲在被窝里胆战心惊地看到天亮。
    对文言文这东西理解程度,其实取决于读者的脑补水平,茶茶不幸是个脑补严重患者,曾被《聊斋志异》里《尸变》一文吓得到现在不敢再翻聊斋的地步。
    依茶茶个人感觉而言,《醉茶志怪》精彩程度绝对不输于任何其他同类题材的笔记小说。
    茶茶没在天涯发过贴,但因为本着“奇文共欣赏”的心,想着能够以我这半吊子的水平,尽己之力为各位再现这位大师描绘的瑰丽诡谲的奇幻世界。
    茶茶先声明,茶茶平时空闲时间有限,所以更文很慢,但保证不会弃坑。再者,茶茶所讲的每一则故事都是原文里面有的,但是并非是照文翻译,会有一些茶茶脑补内容,如果有哪位是原文控的请绕道,谢谢。
    作者:雨前新茶 时间:2011-12-23 14:49

    先放上第一则故事——


    旅店惊魂

    祖上有位叫李珏(jue)的先人,字叫做“德珮”,是太仓的州牧(相当于现在的太仓市委书记职位)。
    这里容茶茶稍微插一句:古人其实跟现代人差不多,一个大名,字就相当于我们现代人的小名,都是长辈和同辈之间叫的,至于有些人还有“号”什么的,就差不多像现代文艺小青年起个笔名那样。
    李珏前往上任,离太仓还有百里地时候,天色已晚,李珏不得不停下来到旅馆住一晚。
    旅馆老板非常殷勤、关怀备至,邀请李珏住到偏房。无奈咱这位李少爷大约是没有吃过这样的苦,心想:好歹咱是一个堂堂州牧,居然给本大人住这种狭窄的偏房?心里不爽的州牧大人于是自己便搬到了正房的里间住下。
    来到里间,果然就连墙壁也比偏房敞亮多了。屋里摆了一张板床,床四周都用厚厚的布帘子遮了起来。李珏让随身伺候的仆人将床铺收拾妥当,便美滋滋地躺下了。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屋里的蜡烛忽然变暗了。李珏让家仆把灯芯剪去一截调亮烛光,老仆依言照做。虽然烛火还是幽暗不明,李珏倒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躺下去继续睡。刚一闭上眼睛,便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脸上一拂而过。李珏顿然感到毛骨悚然,睁开眼睛一看,原本高高在上的天花板忽然近在眼前,几乎贴着鼻子——
    李珏赶紧披着衣服爬起来,抬头一看,天花板又好好的在原来的地方了,好像根本没有移动过一样。
    李珏刚把视线从天花板收回来,又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床前面,一个披头散发、浑身是血的人跪在地上不停地对着自己磕头。
    李珏虽然被吓得不轻,好在还听过一些这类事情,于是定定神,战战兢兢地开口道:“你有什么要对我说?”那人听到李珏开口问他,似乎是怔了一怔,慢慢地爬到了床底下,再不出来。
    事已至此,李珏也不敢考虑睡觉这回事了,叫上家仆,一手端着蜡烛四下里开始搜查。果然,在床底下,找到了一张席子裹着的尸体。血淋淋的尸体身上有多处严重伤口,嘴巴和鼻子都被棉花塞住了。
    原来在李珏主仆到来之前的一天,有一位卖布的富商投宿到这家旅馆,恰好住在这个房间。旅店的老板贪图布商的钱财而暗杀了他,仓皇之间没有来得及掩埋尸体,就暂时藏到了床底下。
    李珏检验尸体完后,仍旧用席子盖好,放回原处,主仆二人假装没有发觉到尸体一样。第二天,主仆继续赶往赴地就任。
    李珏走马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命人把旅馆老板抓捕归案,一经审讯便老实交代了自己的罪行。

    茶茶点评:这件事算是满惊悚的,杀人越货的根源永远是“利”字当道啊~至少也提醒各位看官,记得人在外“财不外露”的道理。


    作者:雨前新茶 时间:2011-12-23 14:56
    茶茶是第一次写文,每个故事标题都是茶茶看完故事之后自己想的标题,茶茶对自己水平没有多少信心,还希望各位多提意见。
    下面放上第二个故事——

    偷香窃玉双刀客

    太仓有一位富翁,家中有位千金大小姐,生的是美丽又聪明,琴棋诗画无所不精(唉,古人夸女子聪慧必定是少不了这几样吧?话说回来,除了这几样还有什么可说的么?怨念……)。就这么一个宝贝,还这么出类拔萃,富翁夫妻自然对这个女儿是千依百顺、宠爱有加。
    时光如梭,转眼这位小姐转眼到了十五岁待嫁的年纪。
    提起小姐的未婚夫,倒也非寻常人家,还未迎娶过门,便已经斥资为她建造了一座华丽的别墅,将其安置入住,并且派了一个老嬷嬷和一个侍婢照顾小姐的饮食起居。

    只是这夫家虽是好心,却不想扔下这么一个青春年少的姑娘家整日呆在偌大个宅子里,连个可以说话交心的对象也没有,不憋出问题才怪呢。
    什么、您说还有一个丫鬟在?
    开什么玩笑——您不想想,让她这么一个饱读诗书、六艺皆精的大小姐和一个能把“一”字认作扁担的村姑谈《高山流水》和诗词歌赋?这和对牛弹琴有什么区别?
    我看弹棉花还差不多。

    话题扯回来,却说这一天,咱这位寂寞无聊的大小姐终于忍受不了豪宅里单调枯燥的生活,满腹苦水地跑回娘家准备好好诉一诉苦。
    大小姐这里兴冲冲地进门,却被告知母亲在接见一位化缘的小尼姑。
    这倒奇了——
    家里都知道母亲是出奇的宠爱自己,如今居然为了一位外客,放着她这个许久未曾见面的宝贝女儿不理会,却去陪一个小尼姑?
    大小姐这心里原本就委屈,加上这回,这心里那叫一个气啊,想也不想地冲进会客厅——她倒要看看究竟是哪家庙里的大菩萨,敢跑她的地盘抢香油钱来了?!
    冲动归冲动,大小姐这多年的教养不是白瞎唬人的,纵然心里不爽,但还是举止翩翩,仪态万方的。
    初见之下,没想到这小尼姑倒是生得十分俊俏。
    大小姐自然没有忘记来这里的目的,二人见礼之后,大小姐便开始语中带刺地和小尼姑交谈起来。
    小尼姑自然是不曾料到有机会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大家千金,果真如传闻般明艳动人,心里暗暗欢喜。虽然察觉到对方似乎对自己有敌意,小尼姑倒也不担心,应答之间就不着痕迹地把大小姐夸赞了一番。
    再说这小姐,本是有心找茬,却发现这小尼姑竟然颇懂文墨,而且为人机巧玲珑,加上外貌又着实讨人喜欢,原本心里那点别扭早就抛到爪哇国去了。
    一番交谈下来,二人皆是相逢恨晚,大小姐自然不用说是高兴得不得了。
    小尼姑识得些字,特别会下棋,与大小姐对局,几番下来之后,居然互有输赢。大小姐愈发觉得捡到了宝,对小尼姑更加喜欢,二人越发亲近,结成闺蜜。
    来往的多了,自然也熟悉起来,渐渐地就互相开起玩笑来。一天晚上,两个人靠着枕头躺在床上谈心。老嬷嬷和侍婢忙碌了一天,都已经困顿疲倦而睡下了。小尼姑对大小姐说:“处女也会动情欲吗?”
    接连问了几次,大小姐就是不吭声。小尼姑于是把手伸到大小姐怀中说:“这么好的鸟窝空着,不如让我家的小鸟住进来。”大小姐咯咯笑道:“蠢尼姑,你傻了啊你?你也不过是个空鸟窝,哪里来的小鸟?”小尼姑回答:“我本来就有小鸟。”
    大小姐只当她是在开玩笑,于是顺着问,你的鸟在哪里。尼姑说:“就在这里。”大小姐笑着说:“如果没有,看我不连你的鸟窝一起骂到烂掉。”于是大小姐笑着伸手按到尼姑的下身,果真是一只直立的小鸟在那里。大小姐脸色陡然变了,惊讶不已:“我原以为你是个尼姑,想不到你原来竟是一个和尚么?!”大小姐起身就要逃走。
    小尼姑抱住她,哀求道:“姑娘你不要担心,我其实是双性人。平时和女孩子没什么两样,然而对女的动情就会变成男子,对男子动情就会变成女儿身,一般人是不会知道这其中变化的奥秘的。况且现在是夜深没人知道,有什么好担心呢?”大小姐一来好奇,二来禁不住小尼姑苦苦哀求,于是答应了。
    一番云雨,好事完毕,小尼姑让大小姐检验,果然又恢复成了女儿身。大小姐笑道:“神出鬼没,还真是会挑准时间的好东西啊。”从此二人你来我往,更加亲密无间。
    大小姐的婚期渐渐临近,而大小姐的肚子却渐渐隆起,有了身孕,见无法隐瞒,大小姐于是欺骗父母说是生病造成的。
    没过多久,夫家迎娶完毕。没想到,大小姐婚后三个月后居然生下了一个孩子。
    做丈夫的觉得非常丢脸,要求休妻,大小姐不肯接受,喝毒药自杀死了。
    大小姐的父亲心痛爱女的死,于是将女婿告至公堂。
    再说这审案的官员却是一位糊涂怕麻烦的主儿,凭着经验,也不去细细调查,便将大小姐的丈夫关入大牢,准备将他秋后处斩以抵罪孽。
    结案后半年后,那位官员升迁,新任官员李珏(旅店惊魂一节的主人公)接手所有案件。
    李珏审阅到这桩案件卷宗后,觉得疑点太多,很可能是个冤案。于是找人把富翁抓来问话:“明明是你自家女儿不守妇道失去贞操,为什么你还要反过来控告你的女婿?”
    富翁说:“我女儿一向住在绣楼中,终年不见男子,怎么可能怀孕?如果(女婿)抓到奸夫,我女儿死也是咎由自取,我又敢厚脸皮诬告他?”
    李珏让富翁回去,秘密地找来卖花的老婆婆偷偷地查访,得知以前和大小姐交情最好的有一个小尼姑,然而自从大小姐出事之后,再也不见此人踪迹。
    衙差把小尼姑带到公堂上,检验后,果然是女尼。小尼姑又羞又臊,气愤之下拿话讽刺李珏:“你这样昏庸也配当父母官!哪有两个女人同住就能生孩子的?”
    这句话一说出来,在场所有人都惊讶不已。
    李珏顿时猜到了其中原因,于是笑道:“你的恶劣行迹已经被我识破,还要砌词狡辩不服么?”于是叫官媒牵了只小狗过来舔舐其阴部。片刻之后就看到躲在洞里的虫子出来一般,小尼姑的男性象征于是暴露在人前了。
    小尼姑害怕得脸色都变了,把事实全都招认了,连连磕头求饶。原来他和大小姐私下结交两年之久这件事根本没有人知道。
    最后小尼姑被绳之以法。

    茶茶点评:嗯,阴阳人啊,还真方便作案啊。不过,这种人大抵做事情只是凭着本能吧。只是可怜了那位丈夫:“金屋藏娇戴绿帽,休妻不成反坐牢”。如果不是遇到李珏,大概还得被砍头、断绝香火吧。
    这种阴阳人,还真是要断绝所有人的生路呢。
    作者:雨前新茶 时间:2011-12-23 15:00
    希望各位看完故事之后能把心得和茶茶分享一下,茶茶也好有动力继续写下去。
    作者:雨前新茶 时间:2011-12-23 15:11
    第三个故事放送——


    关键时刻,选衣服还是信手足?——一个马车夫的悲剧

    下面要讲的是一个交友不慎的故事。
    话说晋朝年间,有一位姓苏的马车夫跟随到外地当官的主子前往辽东就职。下面为了表述方便就称他做小苏。
    虽说小苏只是一个小小司机,但因为后备箱里装的货物身价不是一般人可比,身份自然也就比一般马车夫高了那么一个档次,这也可以理解为“同样是轮子,买轮子的人不同,推轮子的人也就高低贵贱起来了。”
    咱们这里说的就是这位小苏在陪伴荣升的主子上任之后,也正式升任为“公务员专用司机”后发生的事。
    这一晚,小苏从主子那里回来后,心里万分不痛快。
    白天驾车时候与一辆不起眼的马车擦边相撞,原本想看看是哪个不长眼敢和朝廷过不去,不料对方居然是当朝大司马的二姨太的小舅子的叔叔的第四房姨太太的马车。结果不仅弄得主子亲自上门赔礼道歉,还折进去不少钱银。主子心里有气,自然要找人晦气,自己作为司机,自然难逃一顿臭骂。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位姨太太虽然可恨,但的确是美色诱人,天生尤物,完全把自家主子屋里那几个闲花野柳给比下去了。一想到那张让自家主子看得呆傻半天、足以称霸情妇二奶界的脸,小苏一时间竟然痴痴傻笑起来。
    正在小苏犯花痴的功夫,忽听得有丫鬟喊自己名字。
    小苏心里愈发怨念:这大半夜的,又是抽的哪门子风啊这是!
    怨归怨,这脚下却不敢丝毫怠慢,忙地扮起了笑脸:“是,敢问主子又有什么指……”
    小苏不说话了。
    你问为啥?
    当你大半夜看见一个活色生香的美人对你投怀送抱你也会说不出话的!
    “郎君莫要害怕,妾身乃是狐女,你我今世本有一段情缘,妾身今日特来相见。”眼前的女子身着红艳艳的裙子,上身蓝色披肩,容貌娴静雅致,竟好像大家闺秀一般。但小苏还是清楚,只是像罢了,没有那个大家闺秀会说出这种惊世骇俗的话来。
    小苏心想,既然你肯送上门,身为男人我没道理不吃,管你是狐还是仙。
    这厢里小苏刚欲动手,没想到这狐女倒先推开了:“您如果真的对我有意,那么就请您明天一个人到后面的小楼等我,我自然会去找你。”
    佳人有约,小苏一天都乐呵呵的,搞得主子都不禁暗自感动了一把:咱家小苏那是真的忠心啊,昨天被我骂成那样今天还心态这么好,这得提拔啊!
    晚上吃过晚饭,小苏乐颠颠地奔到小楼等着。半夜狐女果真来了。
    于是二人成就好事。越是近看,小苏越发觉得这狐女当真是闭月羞花,低头含笑的风情,真是旷世难寻这样的美丽佳人,于是对她更加是难舍难分,夜夜流连。
    有半夜巡查的打更老仆人,听到楼里传来男女的调笑声,怀疑小苏背着主子公然将妓女招到家里来了。原本就看不惯小苏的嚣张的老仆二话不说上楼敲门盘问,结果却见到小苏一个人坐在房内。
    老人非常惊讶,立刻就猜到是遇到妖怪了,当即劝他赶紧和那妖物断绝往来。而小苏和狐女正在浓情蜜意的阶段,又怎么会听他的劝告?
    就这样,半年过去了,小苏的身体和面貌都憔悴不堪。同辈的朋友都劝他注意,一心眷恋着狐女的小苏只是回答:“我没生病,只是太累了而已。”
    没过多久,小苏开始吐血下不了床了,终于也开始害怕了,拉着狐女的手说:“我从前容光焕发,现在就快死了,我家里就我一个儿子,将来谁来养活双亲?希望你能留我一条贱命好返回家乡,我会对你感激不尽的。”说完,眼泪就纷纷落了下来。
    狐女见他这样,于心不忍,于是安慰他说:“我藏有一颗灵丹,明天带给你吃了,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小苏认识主人同僚手底下的两个仆人A和B,小苏于是把这件事告诉了这两个家伙。听完后,A说:“唉!你惨了,先是吸干了你的精血,现在再加上毒药,这是要你死得更快啊!”吓破胆的小苏哭着问有什么办法。A于是说:“她会隐身,你有什么办法?”小苏老老实实回答:“突然之间碰上的时候,身形是没法隐藏的。”
    A在楼外面系了只铃铛,让小苏牵着铃铛的绳子,绳子移动铃铛就会响。听到声音A和B就会冲进屋来。
    第二天晚上,狐女准时来了。狐女倒了半碗水,从嘴里吐出一粒红色药丸,放入水中溶化后端给苏饮用。小苏心里害怕,连忙拉动绳索,早就等在外面的A和B瞬间飞奔而至。
    狐女惊讶地站起来,问:你们要干什么?!
    B说:“你有什么怨恨,非要杀害我的朋友呢?”
    狐女更加疑惑:“生病本就是经常有的事,治好了就能恢复如初,怎么说我是杀他呢?”
    B见狐女长得美丽,垂涎不已,于是故意抓住狐女衣襟说:“你藏了凶器,不是想杀人又是什么?!”
    狐女反问:“凶器在哪里?”
    B此时已经是色胆包天,居然大言不惭:“你裙子里藏着双剑,我刚才已经摸到了!”B说着伸手就往狐女下身探去,狐女死命抵挡。A乘此间隙将碗中的药汁一饮而尽。
    狐女一见此情形,脸色剧变:“你这回是真的害死我的夫君了!”盛怒之下,狐女伸手用力将B推到地上,然后狐女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小苏看着此情此景,忽然间悔悟,破口大骂两个人狼心狗肺。A和B自觉惭愧走掉了。
    狐女再次出现,握着苏的手痛哭不已:“我一直仗着自己有灵丹妙药,贪图欢乐,最后害你如此狼狈。如果吃了丹药,就可以长命百岁,而且脱去肉体凡胎,我和你自可做得长久夫妻。谁想得到你竟然对我产生猜忌之心,你设下机关,反倒因此送命了。五天后你必死无疑,我为了你也免不了雷霆劫数。怎么办……”
    小苏听了这番话更是悔恨交加,泣不成声。心有不甘的小苏劝说狐女去找二人报此仇。狐女一脸悲哀之色,叹道:“祸是我们咎由自取,现在连性命都保不住了,还提什么报仇呢?”
    小苏愤愤地说:“他吃了丹药成仙,太令人恨得牙根痒痒!”
    “他心术不正,哪里能得道成仙?只不过是多活几年罢了。”说完,狐女悲悲切切哽咽得不能自已。
    五天后,苏死亡,狐女出钱安葬了他,随后消失不见。
    后来,A头发胡须由白转黑,八十岁了还能如壮年一般精力旺盛,拥有少年人的容貌。

    茶茶点评:都说“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小苏给我们上了很好的一堂课——手足虽好,如果不属于你,关键时刻就变成了落井下石的黑手;衣服虽鲜,不知道保养,穿多了也还是会烂。嗯,意思差不多就这么多,如果能理解我说的就好了。
    啊,还有一句应该提出来的——“不听老人言”是真的要吃大亏的。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雨前新茶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08天 / 跨度639天】
    • 开贴:2011-12-23 14:46
    • 更新:2013-09-23 00:53
    • 阅读:71737 回复:2058 楼主:613
    • 字数:约337千字
    • 图片: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