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惊悚、悬疑、推理力作:午夜哭泣声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川西2010 时间:2013-01-05 13:56





    新婚之夜,新房内传出神秘女子哭声,是鬼哭,还是人为?哭声未解,惊恐再现,哭屋墙壁内惊现裸体女尸。年轻少妇遇害四月仍不腐败,尸体暗含何种奥秘?
    一个鱼龙混杂的市郊村落,一幢鬼气森森的出租小楼,一群寄居城市的打工人员,刑警老毕和助手小陈走进其中,他们殚精竭虑,苦寻真凶。一个又一个的疑点,一桩又一桩的怪事,纵然是神探老毕,面对诡异哭声亦一筹莫展。
    房东、闺蜜、前夫……谁是作案凶手?神秘脚印、沙哑男声、鬼祟黑影……幕后真相困惑重重!追凶路上,隐藏十五年之久的杀妻案浮出水面,一个为艺术流浪的歌手惨死异乡。一时间,凶宅风声鹤唳,谈之令人色变。
    历经重重险阻,老毕终将凶手捉拿归案;而一个细微的发现,也让他将哭声的神秘面纱徐徐揭开……

    作者:川西2010 时间:2013-01-05 13:57
    第一章 午夜哭声



    这是初春的一个夜晚,天空漆黑,夜色如墨,整座城市笼罩在残冬的孤寂和料峭的春寒中。不过,在市郊的一幢小楼里,却弥漫着温馨和喜庆的氛围:小楼二楼的一家住户,正在举办简易而热闹的婚礼。
    身着红装的新郎新娘,在一群年轻人的簇拥下,幸福而尴尬地表演着各种节目。
    “王大海,快亲新娘一下!”一个矮胖的年轻人起哄,“整了一个晚上,也没看到你小子和新娘亲热,你想耍我们呀?”
    “是呀,快亲!”两个小伙搡着新郎王大海,向新娘李小曼身上推去。
    李小曼有些羞涩,她局促不安地扭动着身体。
    “亲就亲,让你们羡慕嫉妒恨去吧!”王大海在李小曼嘴上匆匆啄了一下,故意发出很响的“波波”声。
    “偷工减料,重来!”大家不依不饶。
    ……
    晚上十点左右,贺喜的人们陆续散去。前来参加婚礼的,基本上是新郎新娘的同事,良宵一刻值千金,大家都懂得这句话的深刻含义,再加上第二天还要上班,所以大家闹腾一阵后自觉告辞走了。
    当新房里安静下来后,王大海不禁热血沸腾,心潮澎湃:为了这个新婚之夜,他已经盼望了很久很久。
    王大海和李小曼是同一个公司的员工。一年前,雄心勃勃的王大海开始狂追李小曼,在他锲尔不舍、孜孜不倦的追求下,李小曼终于招架不住,缴械成为了他的女朋友。不过,来自农村的李小曼矜持、传统。在两人风花雪月、卿卿我我的恋爱过程中,任凭王大海费尽心思,花言巧语,使出十八般招数,但李小曼始终坚守着最后一道防线。
    “走吧,咱们去宾馆开房。”热恋期间,王大海说得最多的总是这句话。
    “等结了婚,有了房子,我会把一切交给你的。”每一次,李小曼都是这样回答。
    每每听到这样的回答,王大海都会重重叹息一声,仿佛一下从天堂掉到了地狱,幸福感瞬间荡然无存,同时心里涌起一种想骂人想打人想大吼几声的冲动,不过,看到李小曼很无辜很无助很清纯的小鹿模样,王大海的那些冲动便统统烟消云散了。
    总体来说,王大海是个勤劳质朴的好青年,他没有泄气,也没有自暴自弃,而是把李小曼的拒绝当成积极向上的动力。为了新婚之夜的早日到来,王大海像上足了发条的机器,拼命工作,努力攒钱,终于在一年之后,他们在城郊租下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拿到房门钥匙的当天,李小曼不再拒绝了,她高高兴兴地和王大海一起,到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书,并邀请了十多个同事和好友前来参加婚礼。
    然而,令王大海没有想到的是,这天晚上,一个神秘女子的哭声搅乱了他和李小曼的新婚之夜,并令他们感到惊恐万分。
    作者:川西2010 时间:2013-01-05 13:58
    哭声首先来自卫生间。
    当时王大海勤劳的双手正在李小曼身上游走,在他的积极探索下,李小曼呼吸急促,脸色绯红,看上去更加美丽动人。不过,就在王大海想进一步动作时,李小曼突然抓住了他的手。
    “怎么啦?”王大海抬起头,大惑不解地问。
    “好象有人在哭。”李小曼侧着耳朵听了一会说,“没错,是一个女人。”
    王大海也听清楚了,哭声凄惨悲戚,时断时续,在静寂的午夜中听起来触目惊心。
    “哭声好象就在卫生间里。”李小曼又说话了,因为害怕,她脸上的红晕迅速消退,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王大海的激情也如退潮的海水一落千丈,他从李小曼身上滑落下来,披上衣服,走出卧室,一步一步向卫生间走去。李小曼跟在他身后,步步惊心。
    作者:川西2010 时间:2013-01-05 13:59
    哭声果然是从卫生间里传出来的。听声音,里面似乎有一个悲痛欲绝的女人,虽然隔着一扇玻璃门,但她的忧伤透过哭声,真真切切地传递出来,充溢在这套六十多平方米的房屋内。
    深更半夜,谁会在里面?李小曼清楚地记得:前来祝贺的朋友和同事在十点前便都告辞走了,卫生间里根本不可能有人!
    难道是鬼?想到这里,她感到一股寒气从脊背上升起,身体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为了壮胆,她悄悄打开了客厅的大灯。
    灯光照亮了整个房间,几乎在同一时间,卫生间里的哭声突然停止了,周围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宁静。
    前后不过半分钟时间,一切显得是如此的诡异和不可思议!
    作者:川西2010 时间:2013-01-05 14:00
    “我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王大海壮着胆,轻轻推开卫生间的门,并顺手摁亮了里面的灯。
    惨白的灯光下,卫生间里空空荡荡,一个人影也没有!
    “卫生间里怎么可能有人?”王大海打了个哈欠,不以为然地说,“可能是外面传进来的哭声——走吧,咱们赶紧去睡!”
    李小曼不放心,她让王大海陪着,仔细检查了卫生间的每一个角落,确信里面没人后,这才和他一起回到了卧室。
    躺到床上,王大海的手又不安份起来。在他的带动下,李小曼内心深处的激情又一次潮升潮涨。
    “呜呜呜呜”,就在两人即将迷失自我的时候,那个神秘的哭声再次出现了。这一次,女子的哭声更加响亮,她似乎就在与卧室一墙之隔的客厅里哭泣。
    作者:川西2010 时间:2013-01-05 14:01
    “她,她离我们更近了……”李小曼骇怕至极,她紧紧抱着王大海,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王大海的内心也涌起了强烈恐惧,不过,他明白在这种时刻自己不能退缩,他要安慰和保护心爱的女人!
    “别怕,有我哩。”王大海轻轻推开妻子,打开卧室门,不顾一切地冲进了客厅。
    哭声悲切,令人惊悚,那个神秘女子仿佛就在面前!王大海哆嗦着摸到电灯开关,然而,就在电灯亮起的一瞬间,女子的哭声再次神秘消失了。
    客厅里没有一个人影!
    “妈的,你究竟是人还是鬼!”王大海骂了句粗话,冷汗湿透了他的衣衫,一种前所未有的骇怕和恐惧感笼罩了身心。他赶紧回到卧室,将门严严实实地关了起来。
    这天晚上,王大海和李小曼打开卧室里的灯,他们在床上坐了整整一个晚上,然而,奇怪的是,神秘哭声再也没有出现。
    作者:川西2010 时间:2013-01-05 14:20


    上午八时,老毕的身影准时出现在市公安局门前。只要不外出办案,这位重案组负责人每天都会提前半小时到达办公室,稍事休息后,便精神抖擞地开始一天的工作。
    办公楼异常安静,除了业务值班部门需要二十四小时值班外,机关人员上班相对比较守时。此时,离上班还有半小时,楼道里静悄悄的。
    老毕的办公室在二楼最左边,他刚刚踏上二楼的走廊,习惯性地往楼道里扫视了一下,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这小子,刚下去没几天,便偷偷溜回来了。”老毕微微一笑,大声喊道,“小陈,一大清早,你跑到市局来干嘛?”
    随着喊声,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从老毕办公室伸出头来,他揉了揉眼睛,嘟囔着说:“喊什么呢?人家刚睡着就被你吵醒了。”
    作者:川西2010 时间:2013-01-05 14:21
    这个个子高高、长相帅气的年轻人,就是老毕的徒弟兼助手陈冉。小陈一直跟着老毕在重案组工作。几个月前,市局选派一批年轻人到基层锻炼,局党组征得老毕同意,将小陈下派到西郊派出所当了副所长,挂职锻炼时间为期一年。
    “好家伙,你不在所里上班,到处瞎跑?”老毕摸出一支雪茄点上,美美地吸了一口说,“你昨晚值夜班了?”
    “是啊,困死了。”小陈伸了下懒腰,有些疑惑地说,“毕老,我今早来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你怎么知道我进了你办公室?”
    “你跟了我几年,身上的气味我还不熟悉?刚才一上楼,我就嗅到你气味了。再说,这楼道里的大脚印,除了你还会有谁?”老毕不满地指了指小陈的脚,“你是从所里直接过来的吧?你看你的鞋,把这么干净的楼道都污染了。”
    作者:川西2010 时间:2013-01-05 14:22
    “没办法,我们那个所附近正在搞拆迁,街道脏兮兮的,我自从下去工作后,鞋就没干净过。”小陈不好意思地把鞋上的灰土蹭了蹭,说,“没错,我今天是从所里直接跑步过来的。”
    “嗯。”老毕点了点头,“我猜你今天跑步来的目的主要有三个:一是锻炼身体,二是看望一下我这个老家伙,三嘛,肯定是为了工作上的事情。”
    “那我也就不隐瞒你了,”小陈说,“今天上午七点左右,市局‘110’指挥中心转给我们派出所一个报警电话,说西郊的一幢出租楼里有人报警,报警人是一对新婚夫妻,他们语气惊恐,声称昨晚新房内出现神秘哭声,似人非人,似鬼非鬼,扰得他们一夜无眠。”
    “是吗?”老毕眼里亮光一闪。
    作者:川西2010 时间:2013-01-05 14:23
    “我们所接到指令后,赵所长认为这个报警电话有些莫名其妙,很可能是一些无聊人报的假案,他的意思是可以不予理会,但我觉得这个报警者不像撒谎,神秘哭声有可能隐藏着深层的含义,所以坚持来市局找你,我知道,你对这个哭声一定很感兴趣。”
    “你给报警人联系过了没?”
    “联系过,但手机关机,一直没有打通。”小陈说,“我给机主发了一个短信,让他有情况及时与我联系。”
    “手机关机,一般有两种情况,其一就是你们赵所长所说的,这是一个假案,报案之后,报警者因为害怕而不敢开机;其二,报警者的手机没电了,因为新房内如果真的出现神秘哭声,那他们除了报警之外,肯定还会给亲朋好友打电话述说,从而导致手机电量耗尽而自动关机。”老毕说,“走吧,咱们去鉴别一下这个电话的真伪。”
    作者:川西2010 时间:2013-01-05 14:29
    两人来到办公楼后面的“110”指挥中心。值班员小张一见到他们,立即起身,毕恭毕敬地叫了一声:“毕老!”
    “光招呼毕老,陈哥就不招呼了吗?”小陈故意做出一副委屈样,叹息一声说,“人走茶凉,寒心啦!”
    “刚才我们已经通过电话,用得着再客套吗?”小张咯咯一笑,“陈所长大驾光临,还把毕老也请出山,是冲着那个报警电话来的吧?”
    “没错,那个电话录音了吗?”小陈说,“快给我们放一下。”
    小张摁动录音开关,报警者和“110”接线员的声音清晰地传了出来——
    作者:川西2010 时间:2013-01-05 14:29
    报警者:“你那里是公安局吧?我们要报案!”
    接线员:“这里是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有事请讲。”
    报警者:“昨晚是我和爱人新婚的大喜日子,没想到半夜里,新房内出现了一个女子哭声,就像鬼哭一样,好恐怖啊!”
    接线员:“你们希望警察过来调查吗?”
    报警者:“是呀,你们快点来吧。这里的地址是西郊光明村街20号附2号。”
    接线员:“请问一下:你们为什么现在才报案呢?”
    报警者:“开始我们光顾着害怕了,忘了报案……”
    接线员:“喂,喂,怎么不说话,还在吗?”
    录音到此结束,很显然,是报警者挂断了电话。
    作者:川西2010 时间:2013-01-05 14:30
    “正像你分析的那样,报警者的电话突然中断,很可能是手机没电了。”小陈看了老毕一眼说,“他留下了明确的联系地址,应该不会是报假案吧?”
    “这个可难说了,”小张插话说,“过去我们也接到过不少报假案的电话,编得跟真的一样,地址什么的也留下了,结果出勤的警察赶去后,才发现上当受骗了。为这,有些同志还专门跑到指挥中心来找我们算帐,要求请客赔偿他们的损失哩。说实话,我们比窦娥还冤。”
    “这个接线员已经下班了吧?”老毕轻声问道。
    “是的,她上午七点半交接完班后,已经回去休息了。”小张回答。
    “根据你的经验,你觉得这个报警者会不会是报假案?”
    “这个我也不好说,现在有些报假案的家伙,表演的水平真不一般,假假真真,真真假假,让我们很头疼。”小张摇了摇头。
    正说着,小陈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立刻兴奋地叫起来:“毕老,他终于来电话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川西20103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22天 / 跨度1963天】
    • 开贴:2013-01-05 13:56
    • 更新:2018-05-22 18:49
    • 阅读:483504 回复:5102 楼主:655
    • 字数:约169千字
    • 图片:1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