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妖精撰·温柔乡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猫洗澡22 时间:2012-11-03 19:46
    妖精撰是个系列,先有越女,后有阿黄,接下来是温柔乡。一直想写一个女子,长生、孤独、决绝的独立于这蓝色星球。一直想给这孤独女子一个陪伴,想过兔子,但有兔子的那是嫦娥;想过狐狸,可惜狐狸比女人更孤傲;想过一只可爱的狗,但狗跟女人容易让作者把握不好方向,把个玄幻故事写成情色人妖恋。看来也只有猫,一只妄图修炼成仙的猫妖,才配得上这孤独而长生的女子。
    《八尾阿黄》跟《越女》都签给了中移动手机阅读网,只是半年下来几乎没看见一分银钱。我还是更喜欢天涯鬼话,喜欢白姬,喜欢闻香榭,也喜欢鱼馆幽话。希望有一天我的《温柔乡》也能在这里赢得筒子们的喜爱。
    废话不多说了,也不矫情,最后想说的是,写这个,在这里发,就是奔着实体出版去的。谢谢,非诚勿扰!
    作者:猫洗澡22 时间:2012-11-03 19:49
    开更!
    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

    温柔乡?鹤冲天
    一、妖精开会

    东京汴梁城,自太祖匡胤黄袍加身,佣兵做了皇帝,后来又借口一首《虞美人》,毒死了南唐后主李煜,接着又请客喝酒,用杯酒释了当初拥戴他黄袍加身的武将以后,算是心里踏实了。



    没了兵祸,百姓自然安居乐业。



    俗话说得好,饱暖思淫欲,这人手里一有了银钱、宝钞,自然是吃喝玩乐,聚赌嫖妓。



    汴梁城里最繁华的地方莫过于东西市的酒肆、勾栏、赌坊。



    且不说那些来自各地的商客如何做买卖,赌坊里的客人们输赢之后兑银钱,就说那勾栏里的莺莺燕燕,白脸红唇,显得这座城生机盎然。



    在勾栏最繁华的地方,立着一座华丽丽的牌楼,上书几个大字——“温柔乡”,门口的小厮都穿的干干净净,楼上的倚栏上坐着几个涂脂抹粉的姑娘,虽然算不得国色天香,倒也各有各的美貌。拿着绢帕,对着楼下过往的商客、书生时不时抛个媚儿眼,又或者彼此对着某个过往的男子指指点点,交头接耳,低声浅笑。



    楼下匆匆而过的男人们,有的抬头向她们咧嘴一笑,有的听见动静,知道是指点自己,则碍于白天人多眼杂,便面上一红,低头匆匆而去,心里去盘算着如何在晚饭之后,骗过自家娘子,来这温柔乡里,风流快活一番。



    楼上的女子们似乎是听见这些男子的心声,有的就收了脸上的笑意,嘴角露出鄙夷之色,有的则眉目一挑,心里暗自发笑,脸上也似春风吹开桃花面。



    “你们这些个小妖精,大白天不好好的修行,晚上好卖力干活儿,都扎作一堆,指点什么呢?”众女子回头,见说话的是一只黄白相间的猫儿,都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她们知道这是勾栏里的管家,也是老鸨养的宠物。平日里总被妈妈倒屐着软拖,四处追打,她们都是院子里新来的妖精,不是太知道行市,只是觉得这只受气包,今儿怎么这样闲。还管起闲事来了。



    其中一个叫绿袄的小妖就挤兑这只猫儿,“哟……您今儿没被妈妈追打啊,合着闲啦,要不今儿换俺们追追你……让你也尝尝小娘的香鞋儿与妈妈的有何不同?可好?”说着,就伸手去提溜那猫妖的后脖颈……



    只是一晃神的样子,猫妖就已经在别人的怀里了,绿袄抬头,正撞上那人的下巴,只见她是个三十岁上下的妇人,嘴边生者一颗芝麻大的馋嘴痣。正是这温柔乡的当家人——越妈妈。



    “我的猫奴,什么时候轮到你来伸手。哼,就算是给你,你要是能追打的上,就算你本事。”说着劈手将怀里的猫儿扔向绿袄。



    绿袄猝防不及,被猫儿一爪子扒花了脸,破损的地方,并没有鲜血流出,只是些透明的液体,比水厚重些,却同水一样透明,伤口也随即渐渐愈合。



    “喵,主人,你怎么能这样,人家好歹是成了仙的九尾猫,这刚才要不是小人反应块,今天的晚餐就吃素炒藕片了。”



    “要吃你自己吃吧,爷不吃素,回头好好带带这些个新来的姑娘,告诉她们咱温柔乡的规矩,别以为来这里是白捡便宜的。”



    声音还在,人却早没了踪迹,只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小妖姬们,跟一只趴在绿袄胸口上的猫咪,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好半天,绿袄才回过神,怯怯地说“那个,猫管家,您真的是九尾吗?猫妖修炼到九尾不就成仙了么,您怎么还在这勾栏里……”“厮混”两个词思付良久,也没敢出口。自己不过是个修了四百多年的小菡萏,怎么敢随便跟有着千年修行的老猫妖说那种话,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来“温柔乡”之前是个耗子精介绍的,说开这勾栏的是个有来头的妖精,漫天神佛都让她三分,若是能得到她的庇护可躲过五百年一次的天劫。



    当时来的时候,只是见了老鸨一面,没觉得有冲天的妖气,神态自若,轻衫薄裘,松松散散的挽着大宋朝女性常见的已婚妇人的发髻,简简单单斜插一支金步摇,乍眼看去还以为是哪家的贵夫人在自家的后院纳凉。



    来的这些日子,也没神马特别交代,只是说白天睡觉,晚上接客,但只需收客人的银子,不能吸人的阳气。



    只是破银子对于妖精来说,怎比得上男人的阳气。自己还是偷着吸了几次,难道被发现了?当时也没说吸人精阳会怎么样吧。还是说了因为白的了便宜,尽顾得高兴,没太听仔细?



    猫管家叹了口气,松开爪子,从绿袄的身上纵身而下,一个恍惚,化作个穿白色对襟长衫的普通男子,笑咪咪一张大饼脸上俏生生的立着个巧鼻头,和和气气的摸样,只是眼神略显怪异,仔细一看,却是碧色的。



    “绿袄,你身上的泥腥味真重啊。”男子忽而捏起鼻子,一脸闻见臭大粪的的样子。



    “额……回大仙的话,小妖本就是泥潭里修行的菡萏,自然泥腥味重。”绿袄被那双碧色的眸子看得有些不自在。



    “是吗?你是说我分不清泥潭里的味道跟泥人身上的味道了?”男人有些不悦。



    “不……奴家不是……没有这个意思”



    男子看着这些个狐狸、桃花、柳树、耗子们变成的姑娘,忽然很想把她们按倒挨个揍一顿的冲动。



    她们身上隐隐浮动的妖气,都是最近或多或少吸食了客人的阳气所致。



    “你们也是快到天劫的妖物了,主人收留你们,也是因为上天有好生之德。(猫妖在此腹诽道,我现在也修炼到说瞎话脸都不变色的程度了?!!)让你们平日多修炼,来的时候不是一人给了一颗内丹么,为何还要吸食人的精阳?”



    所有的妖精都你看我,我看你,全然没了刚才的高人一等的气度。



    最后还是绿袄说话:“回猫大人的话,内丹固然是好,但毕竟是异物,需要功力炼化,而吸食阳气,则方便,效果明显……”



    “哼,一群无知的蠢物。你们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其实,到头来害的还不是你们自己。不信就走着瞧吧。”



    说完,猫妖否袖而去,留下各种妖精面面相觑。但只是片刻,男人又返回,说道:“忘记叮嘱你们了,我是这里的管家,你们可以称我为黄总管。别猫大人,狗小人的叫了。还有,我在慎重的告知你们一遍,要吃人,就离开温柔乡,爱吃谁吃谁,别给主人找麻烦,要修行,躲避天劫,就好好的回屋子去炼化给你的内丹,不懂的地方可以直接来找我!”



    “是……”众妖精目送猫管家远去,都松了口气。



    绿袄经过刚才那么一折腾,脸上有点挂不住,径直要回房去,却被个狐狸精拦住了。



    “哟,妹子,来,让姐看看你的脸。”说着,就伸出一只纤纤玉手去摸绿袄的脸。



    绿袄往旁边一闪,伸手挡住了狐狸精已经变成原形的毛爪子,“哼,都说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按好心,你这狐狸精又打的什么鬼主意”。



    “哎呀,我的妹子,你可冤枉姐姐了,姐就是想看看你的脸好了没有。不让看,就算了。”说着,狐狸精又收回了爪子,依旧一双白生生的玉葱指。



    “没事,姑奶奶可不伺候了。”说着绿袄就要走。



    “等等,妹子,你之前抢了姐的王掌柜,愣是把个二百斤的胖子,吸成了不到百斤的麻杆。你说,这种事情要是让黄管家知道了,会把你怎么着?”狐狸精说话间还飞了个媚眼给绿袄。



    “哦,说了半天是怪我抢了你的食儿。”绿袄有些不屑,这只狐狸精也不过修了三百年,只是祖上是青丘之国的后裔,有血统证,自然占些便宜。“你还想告密,也不看自己有多贪心。上个月包你月的陈公子,听说得了癔症,家里正请道士做法呢,早晚会追到这里的,到时候看你怎么跟妈妈交待。”



    狐狸精忽然面色一紧,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跟我斗,我成人形的时候,你的毛还没褪完呢。”绿袄看着狐狸一摇一摆地里去,心理暗自啐了口吐沫。也转身回房去了。



    其他的妖精也没了热闹可看,都三三两两地散了。自门廊的柱子后面,转出已经离去的黄管家,一张包子脸都瘪成了苦瓜样:“唉……没一个省油的灯!”



    “主人,我看咱这勾栏还是别开了。当初让你找些官判的女婢、歌姬来充充场面就好,您非要找些个快遭天劫的小妖精们来。您自己去看看,没一个省事的。回头都让天雷给劈死了,这事情对官家不好交代,对天界也说不过去。”



    “哎呦,你还真是当管家的命。爷就是想吃个烧烤,懒得自己动手罢了。天雷爱劈谁就劈谁,爷才管不着呢。自己的福分自己修。你不也给爷当了好几百年的管家才混到不用挨雷劈的地位么。别操那么多闲心了。赶紧掌灯,让小厮都精精神神的,姑娘、哥儿们接客吧。被耽误爷挣银子。”



    真是奇怪,一个只喜欢吃妖物的老妖精,怎么贪上银钱了。每天还对着个账本,拿着个算盘,噼里啪啦的拨打,那声音怎么听怎么透着古怪。



    九尾没办法,只好吩咐下去“掌灯,开市,接贵客喽……”

    作者:猫洗澡22 时间:2012-11-03 19:51
    啊,死了,搞错了,少发一章,算了明天来重新发了,这难道说传说中的出师不利啊?
    作者:猫洗澡22 时间:2012-11-04 15:03
    @_美人卷珠帘_ 3楼
    过瘾………
    来自UC浏览器
    -----------------------------
    真的吗?谢谢捧场!!
    作者:猫洗澡22 时间:2012-11-04 15:04
    涯叔 不要乱开偶的玩笑!

    %%%%%%%%%%%%%%%%%%%%%%%%%%%%%%%%%我是重新开始的分割线%%%%%%%%%%%%%%%%%%%%%


    妖精撰?温柔乡



    三十三重天,仙府空旋在飘渺的云雾间,这些仙府在人间世人的眼中都是遥远而闪耀的星星。只有身处其中才能领悟人间仙境的孤寂与漠然。虽然这里四季无风无雪,但除非有必要的往来,否则仙人们的鼻孔都是冲天长的。

    第二十九重天,与别处略有不同,这里是西方诸佛、天庭有职位的神仙们避讳来的一重天,因为,这里被王母划分成了禁地,偌大的仙府,只住了两位仙人,他们此刻正在聊天:

    “八尾,你是不是又在偷懒!”先发言的是那位头戴金步摇,手执芭蕉扇的仙子。她一脸的不信任的责问。那副表情似乎做惯了上万年。

    “没有啊,主人,某在做你最喜欢吃的龙肉啊。只是这河里的蛟龙腥气,用了半缸琼浆才压住味道。”回答她的那位仙人清脆的声音如仙乐绕梁不绝的从一扇珍珠卷帘后面传出了出来。让人惊讶的不是他的音色,而是他居然称她作主人耶!

    “八尾,你上次回家探亲,其实不用再回来我这里了。”仙子摇着芭蕉扇,这可是从别的仙人那里顺手牵来的,听说还是个神器。其实这二十九重天着实冷清的不像话,她着实应该给自己加个羊绒披肩才对。

    “母亲已经没有了,某的兄弟姐妹也都失散多年。家乡对某来说是陌生的,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不改鬓毛催……还了他们的“眼儿媚”,两清,不回来又能去哪里?”仙人似乎还在厨房里忙碌。

    “呦呦哟,又拽上了。八尾阿黄,不,现在应该称呼您为九尾上仙……九尾,爷已经呆腻了天庭,既然你回来了,不如咱们就去凡间做点小生意吧。现在是泥人的大宋年间,貌似风调雨顺,妖物也多多啊,这些天龙肉吃的爷现在看都不想看……”什么,龙肉,这难道不是天庭么?怎么还有仙人敢吃荤,还是龙!这话换了天庭哪路神仙听了都要打个寒战多思量。

    “做生意?你我能做什么生意?开饭馆?”说话间,一个男子从珠帘后闪身出来。真是天上人间难寻的美男子,不但皮肤白皙,面目英俊,居然还长了一双碧色的眸子。
    “说你是吃货你还顶嘴,开饭馆有什么意思,爷要重操旧业,开勾栏……”说话的仙子一脸的不耐烦。

    啪挞……男子的下巴掉到地上了,碧色的眼珠外凸,一条布满倒刺的舌头从嘴巴里滚了出来。

    仙子仰天大笑:“你这个傻猫儿,开家勾栏,就给你吓成这德行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猫洗澡222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73天 / 跨度1328天】
    • 开贴:2012-11-03 19:46
    • 更新:2016-06-24 09:52
    • 阅读:194722 回复:4090 楼主:645
    • 字数:约207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