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生不入祝由,死不下鬼门——为你讲述祝由世家背后的赶尸故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凝眸七弦伤 时间:2015-06-10 09:05
    湘西,雪峰山,林鸦寨,黄昏将至,雪落无声。
    大雪封住了进山的公路,通向林鸦寨的唯一一条羊肠小道也铺满白雪,给这条这商贩行走了几个世纪的茶马古道添了几份凄凉。古道一侧怪石嶙峋,角峰尖锐,一侧则是深不见底的断崖,寒风呼啸升腾,刮着崖壁如猛兽嘶吼。目之所极,前路白茫茫一片肃杀,如同通向九幽地狱。
    风急崎路难,雪冻马行迟。山道上一人一驴踽踽而行。男子着一身素白布袍,牵着一匹骨瘦如柴的老驴,老驴拉着一车用油布毡毯遮住的大件,老驴鼻息仓促,口吐白气,双蹄仿佛深陷泥潭,每挪一步,都得用尽全力。
    男子双唇紧闭,紧紧拽着缰绳,迎着风艰难往前,“就快到了”他安慰陪了他一路的老驴,“拐过这道山弯,就到了。”说话间,眼前果然豁然开朗,一块山坳平地隐约可见。
    山坳上坐落着一间三进两出、看不出建造年代的旧宅,老屋四周撑着木桩,似乎随时都可能倒塌,屋门前亮着两盏脏兮兮的风灯,天色渐黑,微弱的烛火在风中摇曳,隐隐映出两扇漆黑巨大的木门轮廓,一块牌匾斜斜的悬在门上,借着风灯的光亮,男子读出了匾上斑驳的四个大字“喜神客栈”。
    作者:凝眸七弦伤 时间:2015-06-10 09:06
    “应该就是这里了,”男子如释重负,正要前去却被屋前瞻一条一米来宽的小溪挡住了去路,他低头瞧见溪水清澈见底,水流潺潺,在这大雪封山的日子,没有结冰也没有断流。溪上一座人工搭建的木桥,摇摇晃晃,通向客栈。
    男子愣住了:“百阴不见冰,百死不能赎,难道这就是……”他脸上不觉生起一丝怯意,倒抽了一口凉气,朗声对着屋中喊道:“天不收,地不留,父母所生这遗体,今日收藏宝柜中。”
    等了片刻,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天要收,地要留,金柜不收无名主,有死无生莫进来。”
    男子神色一紧,高声道:“方先生,鄙人张缪受人之托,千里行尸,便是要将这恶尸托付于你祝由,若今日回去,起尸坐煞,便非张某之责。”
    屋中沉默了半晌,嘎的一声,两扇木门缓缓打开,走出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少年身形纤弱,脸色略微有些苍白,穿着厚厚的棉袄,搓手呵气道:“不管你打湘西来也好,打湘北来的也好,就算是渡洋打海外来,我们这趟脚是走不了了,我爷爷病了,祝由还有另外几家,你去找他们吧。”
    “病了?这么巧。”张缪微微皱眉,一脸的不甘心,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白布包裹的物件,道:“把这东西给你爷爷看看,他就知道了。”
    作者:凝眸七弦伤 时间:2015-06-10 09:06
    少年“喔”了一声,跨过木桥,接过张缪手中之物又折老屋,细心的张缪注意到,少年这一趟往返过桥,均是左脚起右脚收,往来皆为二十一步,一步不多,一步不少。
    隔了一小会,少年从门里探出身子,呼道:“我爷爷叫你进去。”
    张缪微微迟疑了一下,道:“这条河,我过得?”
    “我说过得就过得。”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张缪点头道谢,回身卸下驴套,将车上的黑色油毡掀开,这物件居然是一副棺木!张缪深吸了一口气,双手从底部将棺材托起,摇摇晃晃地走上了木桥。
    直到进了堂屋,张缪才将棺材放下,且见那口棺材红身黑盖,盖子上密密麻麻地钉了数口铜钉,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图形。
    屋中灯光昏暗,正中间一个火炕,炕上吊着个黝黑的药壶,药味弥漫了整间屋子,一位面色蜡黄的老者坐在木凳上,不时用火棍拨弄着炉火,看见来人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不过冷冷道:“生不入祝由,死不下鬼门,这规矩,你师父没有教过你?”
    张缪笑道:“教过,只是这一趟是师父亲自吩咐来的。他说十八年前,您欠下的债,现在是时候还了。”
    老者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缓缓走向那副棺材,少年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搀扶着,生怕他一不留神跌倒。老者抬手亲亲地在棺木上抚摸,眼中露出悲戚的神色,感叹道:“十八年了,你们到底还是找上门来了。说,要我做什么?”
    张缪眼珠子一转,道:“我师父托您走一趟脚。他说了,这趟脚,祝由中除了方家家主方歌吟,谁人都走不得。”
    方歌吟垂头打量了一番那人带来的棺材,道:“是她吗?”
    作者:凝眸七弦伤 时间:2015-06-10 09:08
    来人重重地点了点头。
    方歌吟叹了口气,道:“阳人不欠鬼债,这活我接下来了。”
    似乎卸下心中重负,张缪对着老者做了一个古人一般的揖,道:“那么,我龙虎山拜谢了。”说完将目光转向一旁的少年,问道:“这位小哥如何称呼。”
    “他是我孙子,叫方巍。”
    男子眼睛一亮,道:“一山压魏,好名字。”
    见方歌吟无动于衷,那人也不再逗留,转身离开,方巍出于礼貌出门送客,男子走到溪边之时,忽然停下脚步,对着方巍嘿然道:“引生死河,修白骨桥,小伙子,看来你的命没那么好吗?难为你爷爷费了这么大功夫把你养到十八岁,不过以后……嘿嘿……”
    方巍一愣,正欲细问,那人已匆匆踏桥离去。
    作者:凝眸七弦伤 时间:2015-06-10 09:10
    方巍回到屋中,瞥见爷爷抽着水烟,正在炕前端详着一块玉佩样的物件,见方巍回来,连忙将东西收入怀中。
    方巍责备道:“爷爷,您不是五年前就答应我不再走脚赶尸了吗?怎么又接下了这桩买卖,走脚是力气活,您身体不好,这趟脚如何走得了!”
    “这趟,不是走脚,而是还债。”方歌吟打量那副棺材,眼神中满是悲戚,“就算豁了老命,我也要去啊。”
    “我倒要看看这里面到底装了什么,难不成是千年老尸不成!”方巍愤然上前,手向着棺木上摸去。
    “别动!”方歌吟一声爆喝,吓得方巍赶紧收手。
    “唉……藏不住了。”方歌吟撑着膝盖慢慢起身,眼神有些涣散地看着方巍,忽然没来由地说了句:“我祝由弟子,三岁烧头香,七岁过三关,十六岁行尸千里,方算勉强入门,而你现在十七岁了,我却从传你半点祝由之术,可曾想过为什么。”
    作者:凝眸七弦伤 时间:2015-06-10 09:11
    方巍不觉低头,有些委屈道:“我知道,是因为我自幼体弱多病,爷爷心疼我,所以才……”
    “你知道你名字的来历吗?”
    方巍答:“爷爷用心良苦,我方家乃是祝由旁支,一直以来被宗门魏家压制,爷爷为我取名方巍,是希望我方家有朝一日能够压过魏家一头。”
    “魏、王、方、邬。”方歌吟扳着指头道,“祝由四大宗门中,我方家排行老三,现在更是门庭凋敝,嫡系也只有你这么一个人还在了,也许当真是时候了。”
    “什么是时候?”方巍不解。
    方歌吟清了清嗓子,似乎在宣布一个重大的决定:“是时候带你去见见世面了,明天你就跟我一起去走脚吧。”
    “我真的可以去走脚了?”方巍整个人都有些兴奋起来,道,“可是爷爷您身体支撑得了吗?”
    “老毛病了。”方歌吟道,“还死不了。”他颤颤巍巍拿来一个盛满了油的油灯,点燃后放在棺木的下方,吩咐道:“还是和往常一样,今晚你来守夜,别让油灯熄了。千万记住,这副棺材无论如何也不要碰!”
    话毕,方歌吟像往常一样早早回到里屋休息,只留下方巍一人看守,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方巍用膝盖枕着头,在火炕边打着盹儿。
    自从五年前不再赶尸走脚后,方歌吟便在老屋里开了这家赶尸客栈,接引走脚的祝由弟子。行尸走脚,昼伏夜出,必须在黎明前赶到赶尸客栈休息,否则喜神见光,便有走煞的危险,方歌吟身体不好,需要卧床静养,五年间只要方巍放假在家,基本上由他来守返乡灯,早就轻车熟路,从未出过任何问题。
    炕旁暖和,迷迷糊糊中,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屋里一片漆黑,正中亮着的一盏小油灯映出那副红木黑盖的棺材的轮廓,睡意正浓时,一阵穿堂风掠过方巍的脊背,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神智一清。
    哧溜哧溜,棺材处传来一阵响动,方巍下意识叫道:“谁?”
    喜神怕光,所以赶尸客栈堂屋里,连电灯都没有装,光凭着棺木下一盏返乡灯来照明,灯光黑暗,方巍依稀看见硕大一支老鼠在棺盖上行走,探着头想钻进去一般。
    作者:凝眸七弦伤 时间:2015-06-10 10:04
    顶过贴呗 顶一下又不要钱
    作者:凝眸七弦伤 时间:2015-06-11 19:19
    “如果耗子钻进了棺材里面,咬了喜神怎么办?”方巍心头一紧,赶忙拿着烧火棍子上前,想把耗子赶走。
    那耗子惊觉人声,吓得从棺材上跳了下来,咚,只听见一声脆响,那只老鼠居然整只砸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方巍忙凑了过去,借着微弱的灯光,他瞧见老鼠好像被冻僵了,身上覆着厚厚的冰层,它的尸体砸在地上,就像一块砸碎了的冰,连血都凝住了。
    虽是寒冬,但也不至于冷得这么夸张吧?这棺材里面到底有什么古怪?
    方巍的好奇心顿时升起,一时间忘了方歌吟的再三叮嘱,试探着将手按在棺盖之上,果然,一阵寒气从手心传来,直传到方巍的脚底,如同触摸者一块寒铁,冰冷刺骨,方巍浑身汗毛倒竖,连忙把手收回来,再看时,掌上居然结了一层薄薄的寒霜。
    “这棺材好古怪!”方巍思忖,因为打小在赶尸客栈长大,方巍见过不少喜神,胆子绝非一般少年可比,加上明天就要赶尸走脚了,心中的兴奋之情难以抑制,早就想将棺木掀开,看看自己第一趟走脚的“客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这不同寻常的一摸,更生了好奇。
    作者:凝眸七弦伤 时间:2015-06-11 19:20
    但他心里,理智还是占了上风,方巍知道喜神走煞绝非小事,三年前若不是爷爷及时出手,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赶尸匠就很可能死在自己的喜神手上,方巍对着棺材磕了个头,喃喃道:“人死为大,虽然我不认识你,但是还是希望你能够早日升天,来世投个好人家。”
    说完,便要返回火炕边,正在此时,一个莫名的声音飘来:“方巍……方巍……”
    方巍吓得连忙回头,道:“谁……”,身后却空无一人。
    没走出两步,那个如泣如诉地声音又传来了:“方巍……方巍……”这一次方巍听得一清二楚。
    可是屋里分明空无一人,门也关的好好的。
    就在此时,一阵寒风吹来,两扇宽大厚重的门板嘎嘎作响,似乎要被风吹破了一般。
    那个阴森恐怖的声音又响起:“方巍……方巍……”
    这一次,方巍不仅肯定自己没有听错,而且清晰地分辨出了声音的来源。
    这声音,正是从堂中的红木黑盖棺材里发出了的!
    方巍心中一寒,不由自主地攥紧手中的烧火棍,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副棺木。
    “过来,快过来……”声音又响起来。
    “爷爷……”方巍害怕,便想唤来爷爷,但是心中一想,爷爷身体不好,每天八点准时上床,不许打扰。再说自己明天就要跟着爷爷赶尸走脚了,如果这点小事就吓得尿了裤子,爷爷还会让他跟着去么?
    “打开,快打开……看看姐姐,看看姐姐……嘻嘻……”棺材里的越发清晰,方巍甚至可以分辨出里面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声音十分好听的女人。
    像是被一股魔力召唤着,方巍鬼使神差一般向着棺木走近,手中用来防身的烧火棍也掉落一旁,他把手放在棺盖之上,冰冷刺骨的寒意倾泻而上,可他却中蛊了一般,没有将手拿开!
    作者:凝眸七弦伤 时间:2015-06-11 19:22
    棺材里的声音也有些兴奋,甚至带着微微喘息般的呻吟:“快,把棺材盖上的钉子拔掉,快……拔掉……听话……”
    方巍的脑袋里一阵混沌,他明明知道不能这么做,但仿佛被某种力量侵蚀了一般,开始机械地用手把钉在棺盖上的钉子一根一根拔出来,钉子钉得很深,方巍的指甲磕破了,血渗出来,布满了双手。可他似乎感知不到疼痛一般,拼尽全力将钉子一根一根硬生生拔出来。
    十八根,每一根钉子都是三寸长,小拇指粗细,全铜锻造,却透着一种古怪的红,铜钉看上去年代久远,却没有丝毫生锈的痕迹,光亮入新,特别是在钉尖上,闪着诡异的寒芒。
    要知道这十八根铜钉,就算是成年人用上了工具,拔出来也得耗费一阵子,方巍不知哪里来的本事,居然徒手将铜钉全部拔了出来,此时,他的双手已经鲜血淋漓,伤痕深可见骨。
    拔出铜钉,诡异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语气中带着几分欢愉:“好弟弟……你做得真棒……现在,快帮我把棺盖打开……打开了,你就可以见到姐姐了……”
    意识模糊的方巍神色木然地将棺盖揭开……
    一股冰寒彻骨地冷风从棺材里面透了出来,仿佛某种神秘的力量要破土而出。
    作者:凝眸七弦伤 时间:2015-06-11 19:40
    一股冰寒彻骨地冷风从棺材里面透了出来,仿佛某种神秘的力量要破土而出。
    终于,方巍看见了棺材里的“东西”。
    白天,方巍不是没有想过,这棺材里面到底是什么?或许是一个腐烂发臭的老年人,或许是一个刚刚死去不久的年轻男子,甚至他还想像过是电影里那些穿着清朝官服一蹦一跳的僵尸。
    但他万万没想到,里面会是一个漂亮的让人几乎窒息的女人。
    女人一张精致的脸庞尤如白璧般洁白无瑕,轮廓仿佛工匠精心雕琢出来的一般,乌黑的秀发随意散落在垫在棺木中的一个枕木上,性感的红唇微微上翘,形成荡人心魄的诱惑力。除了皮肤微微有些惨白之外,这张脸几乎可以用完美来形容,比时下走红的任何一位“女神”都要美。
    她身上穿着一件认不出材质的长裙,一双光洁的脚踝露在外面,趾甲上涂着鲜红的甲油,足弓型弯成一道完美的弧线。
    她看上约摸二十五六岁,正是一个女人最好的的年纪。
    方巍的目光几乎无法从这个女尸的身体上面移开,这么漂亮的女人,却死的这么早,真是红颜薄命,霎那间,方巍模糊的神智清醒了不少,回过神来,他察觉到开棺验尸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慌忙要将棺盖盖上。
    来不及了,女尸从棺材中坐了起来!
    起尸坐煞!?寒意从方巍的脚底直冲上脑,各种血腥诡异的场景不断浮现在他的眼前,“跑啊!”方巍在心里喊道,可脚下却如同生根了一般,扎在地上,半分不能动弹。
    女尸用手圈住了方巍的脖子,一股冰寒的气息从她的口中吐出,闯进方巍的口鼻之中。
    “怎么,这么怕姐姐?”美艳女尸格格地笑起来,她笑得很美,可在方巍看来,却显得格外地恐怖,因为在她的两颗突出来的犬齿,森白,尖利。
    方巍骇然,这个女尸,不是鬼,是僵尸!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凝眸七弦伤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352天 / 跨度587天】
    • 开贴:2015-06-10 09:05
    • 更新:2017-01-17 16:37
    • 阅读:1909876 回复:6425 楼主:1250
    • 字数:约103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