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郑和谜航——郑和下西洋究竟深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 首页
  • 上一页
  • 19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牛八囝 时间:2017-07-02 10:26
    涯叔啊,这几天您老在老牛的楼里删了多少网友的回复,您老有数吗?反正老牛是没数了。不过,删除回复总得有个原则吧?这个原则是什么,您老能告诉老牛和朋友们一声吗?总不至于连老牛的更新也删除吧?这一页的第一楼是老牛的更新内容,老牛检查再三没发现有啥违禁或者敏感的字眼,您老为啥要给删除呀?
    作者:牛八囝 时间:2017-07-03 20:46
    於家俊提心吊胆地用工兵铲拨了拨浸在污水中的一段水蛇残尸,捏着鼻子干呕一声,瓮声瓮气地自言自语道:“这一切总该结束了吧?”
    我不忍心打破他的幻想,却也不想让他自我欺骗,只好沉吟一下轻声应道:“谁知道呢?但愿吧!”
    “别但愿了。老侯说了,‘天吊族’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直性子的王静一句话就冷酷地把於家俊拖回到现实中来。於家俊苦着脸用工兵铲在地上顿了顿,唉声叹气地嘀咕了一句:“他们还要怎么着呀?”
    仿佛是在回答於家俊,夜幕中突然再次响起了“悉悉索索”令人心悸的声音。大家条件反射般地一起抬起头来看向四周,果然发现距离营地五、六米处又冒出了一排蛇墙。
    “哼!我以为‘天吊族’还有什么新鲜招数呢,原来是旧锅炒冷饭。”我的心里虽然打了一个激灵,但还是不屑地随口讽刺了一句。
    即便是旧锅炒冷饭,大家仍然不敢掉以轻心。几个人赶忙又把侯斌聚拢在中间,听着他又一次吹出了鹰哨。
    不一会儿时间,几只老鹰如约而至。它们像前两次一样从半空中俯冲着扑向地面。但是这一次除了抓起零星几条蛇以外,这些扁毛畜生居然对其他正在蠕动的大群水蛇视而不见,只过了片刻功夫便相继飞回空中。
    这是怎么回事?大家百思不得其解,只好紧张地俯下身子做好了迎击蛇群的准备。
    首先冲向蛇群的是华沙。他大吼着挥起工兵铲左右开弓来了一个满抡,没成想却差一点把自己闪倒。他一边用工兵铲撑住自己的身体,一边回过头来对我们喊道:“嗨,大部分是幻蛇。”
    听说是幻蛇,大家不由得暗暗松了一口气。幻蛇这种把戏虽然恶心人,但好在威胁并不大,大家只要轮流上阵应付即可,看来“天吊族”已经黔驴技穷了。
    不过,在对付幻蛇的过程中,“天吊族”却时不时地吹起蛇哨。只要蛇哨一响,实体蛇便逐渐增多,侯斌也只好招来老鹰助阵,可是等到老鹰盘旋而至的时候,“天吊族”的蛇哨便戛然而止,老鹰往往连一条实体蛇也抓不到。终于,当鹰群再一次扑空之后,有一只扁毛畜生恼羞成怒,突然腾空而起,一边狂怒地嘶叫着,一边围着侯斌发疯似得扑咬起来,逼得侯斌不得不挥起工兵铲将它砍落在地,其他老鹰见势不妙一飞冲天,纷纷惊叫着冲进黑沉沉的夜空之中。
    “坏了,中计了,唉——”,侯斌望着被自己砍死的老鹰尸体募然醒悟,禁不住扔掉工兵铲仰天长叹……

    (这是前晚的结尾部分,发出后被涯叔删除了,现重新更新一遍,请朋友们帮助寻找一下是否存在违禁字眼,但愿这一段能发出来。)
    作者:牛八囝 时间:2017-07-03 22:27
    至今,涯叔在本页已经删除了18层楼,包括老牛的更新内容和部分回复。鉴于涯叔的手术刀最近磨得比较锋利,老牛今日只好再停更一天,看看第15349楼(即老牛今晚补更的、涯叔于前晚删除的本章结尾部分)能否过关再说吧,老牛向各位朋友们致歉了!
    作者:牛八囝 时间:2017-07-04 10:26
    15353楼的朋友回复的是“支持一下!!呵呵,不错”;15354楼的朋友回复的是“我惊呆了,好帖啊,很难得的好帖”;15355楼的朋友回复根本没看到,都删了。涯叔,朋友们的这些回复有啥问题,您能明示一下吗?还有,从15342至15347,您连续删了6层楼,能给个解释吗?这一页到目前不过60层楼,您删了将近一半,老牛确实吓坏了,不敢更新了。
    作者:牛八囝 时间:2017-07-04 14:28
    @ty_天空603 2017-07-04 14:13:51
    郑和谜哪里去了,真服了,看标题进来的,牛头不对狗嘴,撤
    -----------------------------
    @ty_天空603:老牛自认还算君子,不愿动辄招惹是非,但是也绝不会容忍狗辈骑在头上拉屎,既然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那就远滚不送。
    作者:牛八囝 时间:2017-07-05 21:26



    第十九章

    离开渤林邦国两个月以后,陈祖义终于接到了陈海龙从楞伽岛罗依伽摩国派人辗转送回的书子。陈海龙在书中哭诉亚烈苦奈儿拒不发兵之无奈情状,且云自己已被亚烈苦奈儿挟为部下战将,正为罗依伽摩国抗击甘波罗国和贾夫纳国而效力,哀求陈祖义易装逃出渤林邦国前往楞伽岛父子相会,并告陈祖义:明军贪腐,只要大笔贿赂拦截兵士,则十之七八可以逃出罗网。
    陈祖义看完陈海龙的书子后悲喜交加五味杂陈。喜的是陈海龙终于逃出明军魔爪,暂时获得生机;悲的是爱子从此便要被番蛮驱为苦力当牛做马,战阵凶险,究竟能够苟活几日全凭造化,自己已然无能为力。
    至于陈海龙劝他易装而逃的主意,陈祖义只能连番苦笑:痴儿,为父已被大明朱元璋和朱棣这父子两头“猪”画影图形张榜悬赏多年,可谓西洋谁人不识君,岂能似你一般轻易骗过明卒易装脱逃?为父自然要逃,只是为父的逃法非大阵仗不能掩得,只有把阵势搞大,为父方可浑水摸鱼获得一线生机矣。
    几个月来,陈祖义已经看透郑和用心,知其根本无意答允自己归降,之所以虚与委蛇和自己假意往来,不过是想耗死自己不战而胜而已,而自己不断地与之逢场作戏拖延时日,也不过是为了等到知晓陈海龙的确切消息以作后举罢了,如今既已收到孩儿书信,恐怕大戏就要收场,到了实现自己出逃打算的时辰了。
    其实,即便没有收到陈海龙的书子,陈祖义也不得不在近几日便要有所动作了,因为郑和对他施出的压迫已经将他逼到了走投无路山穷水尽的地步。
    这段时日以来,他和郑和表面上似在洽降,实际上皆在暗地里厉兵秣马整武备战,只不过彼此心照不宣各自肚明罢了,双方都在消耗对方的耐心和家底,俱都盼着对方先行动作,以便其露出软肋后痛下杀手。
    心虽此想,奈何于陈祖义而言却是时不利兮。
    临近渤林邦国的爪哇、新三佛齐、苏门答腊和南浡里几个外邦相继对陈祖义关闭了国门,财货、粮草等一应养生之物许进不许出,这便生生掐断了陈祖义的活路。陈祖义虽已驱出国中大部老弱病残,无奈仍有大批国人坐吃山空,及至眼下已然仓廪匮乏所剩无几。
    腹空肚饿必致人心浮动。先是百姓怨声载道腹诽谩骂,继而就连自己的部下也开始为夺粮草而大打出手。陈祖义虽然接连斩了几个闹事之徒尽力弹压,怎奈摁下葫芦起来瓢,每夜竟有不少喽啰趁着夜色偷开城门逃遁而去,更有几个愣头泼货居然鼓噪哗变,欲拿陈祖义人头前去明营邀功请赏。陈祖义勃然大怒,拿住哗变之人尽数剁成肉泥扔进大海喂鱼,虽则暂时解了心头之恨,却也从此得上了疑心病,眼瞅着身边仆从皆不顺眼,似乎俱是心怀不轨之人,稍有小过非打即骂,甚或直接开销了事,唬得各等下人每日价战战兢兢如临深渊,不知何时便会命丧不测,相疑至此,陈祖义实则已然众叛亲离四面楚歌。
    作者:牛八囝 时间:2017-07-05 22:08
    几个月下来,渤林邦国已经到了穷途末路断港绝潢。粮食早就被陈祖义搜刮一空,百姓们大多瘦骨嶙峋呆若木偶,只能依靠采摘野果勉强度日,而房舍内、道路旁随处可以见到饿毙的尸体;抢来的粮食虽然被陈祖义的一众海匪瓜分一空,但也只能煮成稀粥聊以果腹,如此若是再延上旬日,渤林邦国必会不攻自破,成为郑和的囊中之物。
    陈祖义尽可不管百姓死活,惟手下人心惶惶却不可不察。他情知自己的这些手下虽然骁勇蛮横,平时无法无天什么恶事都干得出来,但节操却是狗屎,一贯有奶就会认娘,跟着自己无非是为了肥私而已,一旦自己失了势,这些手下顷刻便会翻脸不认人,反戈一击自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前一阵子的几场小小哗变虽然已被弹压下去,但是却把明火转成了暗焰,谁知道还有多少人暗中惦记着自己的人头呢!
    诸般情势已然逼得陈祖义不得不动了。
    反观郑和却是坚若磐石稳如泰山。
    数月以来,郑和与陈祖义的每次信使往来俱是不急不躁,但施给陈祖义的迫力却是越来越大。陈祖义无论送来渤林邦国山川图形、百姓名册还是牲口野味、财货珠宝,郑和一概照单全收,临别只问一句话:陈祖义何时遣散武备并执邱得用来见?
    来使唯唯诺诺没法应答。郑和也不逼问,只反复交代来使:若不遣散武备并执邱得用来见,本钦差对陈祖义概无话说。
    除了反复传话以外,郑和并在旧港以外的海面上夜以继日地操练人马,没白没黑地将战鼓敲得震天响,号角声、呐喊声此起彼伏直达九重,即便是陈祖义躲在宫中亦可清晰耳闻。他不止一次地登上城头驻足察看,但见明军战船在辽阔无垠的大海上四散驰骋往来逡巡,船帆和旌旗遮天蔽日漫卷西风,士卒们挥刀舞剑杀气腾腾,不时扯掉炮衣开上几炮,弹丸落处火光四射烟雾冲天,被炸死的大鱼长可几丈,俱都开膛破肚气息奄奄,任凭其他同类撕扯噬咬而毫无招架之力,被鲜血染红的波浪更是一排接一排连绵不断地涌进旧港,望之煞是触目惊心。
    到了晚间,明军战船上灯火齐明,数不尽的光点倒映海面,随着浪花起伏闪烁不止,好似九天繁星尽皆落到了凡间,直晃得陈祖义目眩神摇不能自己。陈祖义偷眼打量站在左右的众海匪,但见这些平时为非作歹心狠手辣的凶徒居然个个脸色蜡黄噤若寒蝉,不消说已被吓破了胆。
    “大势去矣!”陈祖义心里不由哀叹一声。
    作者:牛八囝 时间:2017-07-06 20:57


    就这样硬撑了几个月,待到陈祖义收到陈海龙的书子后,他在心里终于如释重负般地松了一口气:他奶奶的,总算是熬到头了,鱼死网破就在眼前,既然爱子犹在,老子死而无憾矣!
    他当然怕死,可是事到如今怕也无用,他也早就盘算好了脱身的法子,但是这个法子若需施为唯有哄着手下拼命一搏,他才或有可能趁着混乱逃出重围。
    此时已是永乐五年桂月,正值西洋雨季。陈祖义又将陈海龙的书子反反复复读了几遍,一边读一边涕泗横流难以自持。读罢之后,他又仔仔细细地将书子折好,揣进贴身的小衣里面踱到宫外抬头望天。他在汪洋之上闯荡了十几载,观天之能堪比术士,但见港外天际处似有层云堆积,料定明日晚间必有狂风暴雨,于是唤过一个心腹死士窃窃密嘱了半个多时辰,这才命令手下四处传令:“着各部头目进宫议事。”
    不多时,拉拉踏踏二十几个海匪头目无精打采地进到宫中侍立候命。陈祖义脱掉锦衣穿上一副铁甲走进殿内向着众头目扫了几眼,“咯咯”一声冷笑后狞声说道:“各位弟兄,你等跟随老子纵横汪洋东拼西杀,老子原想顾怜诸位找个歇脚之处,是以才占了渤林邦国休养生息。谁知,我等在渤林邦国方才安生了几年,朱棣这个猪崽子就惦记上了我等,派出郑和这个阉货督率偌大船队前来围剿,意欲将我等弟兄斩尽杀绝。我知诸位弟兄多有怪我坚守不出者,谓我畏敌如鼠坐失良机。只是,本王驰骋海疆十几年不曾有失,何故?非勇也,乃谋矣!老子亦知诸位怪我宠信邱得用,其实老子何曾对其言听计从?不过用其所能罢了。今敌势大,我等寡不敌众,坐守孤城不过以待援军矣!几十日前,老子已派犬子海龙孤身潜出明军营垒前往锡兰山僧伽罗国搬请救兵。现海龙回信,言明僧伽罗国番酋亚烈苦奈儿已派出精兵五万余前来助阵,目下大队人马已在旧港以外五十里远近处设伏接应,与我约定明日夜间里应外合围歼明军。老子决心已下,与亚烈苦奈儿联手破明。自今日始,老子不做这个屁眼大的鸟国王了,复归本色,仍称‘海王’。”
    说到这里,陈祖义摇头晃脑地从贴身小衣里摸出陈海龙的书子向众位手下晃了一晃,又装模作样地捧起书子胡诌几句,无非是要手下相信自己所言不虚罢了。诌完之后,陈祖义也不将书子传示众人,而是将其赶紧合拢起来,小心翼翼地再次贴身藏进怀中。
    一众海匪听完陈祖义蛊惑果然精神为之一振,一扫垂头丧气的颓废模样大声欢呼起来:“海王英明”、“若有援军,我等便有救了……”
    也有海匪为明军武势所惧,冲着陈祖义嗫嚅问道:“海王,我等目下船不过几十,兵卒不过六、七千,可能冲出明军包围?”
    作者:牛八囝 时间:2017-07-06 22:12
    陈祖义“嗵”地一声在案上砸了一拳,诡秘回道:“正是为了我等船丁稀少,是以明晚之役只可智取,不可硬撞。”
    “哦?海王欲如何智取?”众海匪齐齐发问。
    陈祖义咯咯冷笑,扭头问向一个海匪头目:“那个劳什子‘清净仙人’现下还算清净?”
    被问头目秉礼答道:“回禀海王,‘清净仙人’似平常一般,并无异常。”
    “好。”陈祖义重重地点了点头,狰狞说道:“你等且给老子仔细看好了他,莫要让他听到半点风声,更不准让他无端逃了。这个屁的‘清净仙人’便是明晚打开明军水师的钥匙,老子要用他的命来换我等兄弟的命。”
    自从邱得用入伙以来仗势欺人飞扬跋扈,不惟变着花样散尽陈祖义府库,更是坑死了二把舵黄炳水,早就被众海匪恨之入骨,如今听说陈祖义终于要弃这个祸精无不拍手称快,纷纷问道:“不知海王有甚妙计用他换取我等性命?”
    “哼!”陈祖义撇着嘴拧起了眉毛,一边轻轻地以手击案一边得意说道:“郑和不是向我屡索邱得用吗?明晚我等就以归降为名,把这个没了卵蛋的杂种绑到船头上权作献礼赚开明军营门,趁着明军松懈不备,我等一鼓作气拼死冲出重围,老子不信咱的十停人马还冲不出三、四停?只要有了这三、四停人马做本钱,我等迟早还会翻过身来。不知众位弟兄意下如何?”
    这帮海匪俱是一群亡命之徒,整日价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刀头舔血,虽然明知明晚凶多吉少,可是各自都抱着一个侥幸心思:困守孤城的下场除却坐以待毙再无其他。既然坐等也是死,何妨拼死一战获取一线生机?再大的网也有漏掉的鱼,凭啥咱家就不会成为漏网之鱼呢?
    想到这里,这群海匪纷纷冲着陈祖义叫起好来:“海王神机妙算必会马到成功”、“邱得用那个杂种算计了半天还是逃不出海王的手掌心,到底还是被海王算计了”、“如此最好,就用这个没了卵蛋的家伙给我等换命……”
    听完众海匪拍马奉迎,陈祖义将手摆了一摆,脸上挂出笑容对着一众海匪继续说道:“弟兄们,亚烈苦奈儿原欲迎请我等前往楞伽岛僧伽罗国入伙。可是老子知道诸位弟兄不甘拘束,是以对其只是假意应承。只要咱们突出重围,就把明军和僧伽罗船队全数甩掉,另寻他处逍遥快活可好?”
    此话正合海匪心意,一众海匪俱都兴奋地拍掌跺脚叫起好来。陈祖义又摆了摆手,倏地将面孔凝成冰霜,切齿再说:“只是,明晚一役必是恶战,死伤势必不少,老子还望诸位弟兄破釜沉舟拼死一搏。彼时死生各安天命,弟兄们不可畏敌怯战。若生自不待言;若不幸身死,生还者当奉养其家千秋万代,有违此誓当遭天打雷劈,各位弟兄可愿同本王共发此誓?”
    二十几个海匪揎袖攘臂一片喧哗:“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全凭老天爷做主就是”、“我等愿与海王起誓”、“大丈夫死则死矣,强过活得这般憋屈……”
  • 首页
  • 上一页
  • 19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牛八囝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609天 / 跨度1120天】
    • 开贴:2015-05-29 12:49
    • 更新:2018-06-22 23:45
    • 阅读:1927895 回复:44309 楼主:1995
    • 字数:约1530千字
    • 图片:14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