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郑和谜航——郑和下西洋究竟深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 首页
  • 上一页
  • 19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牛八囝 时间:2017-01-09 23:11
    威格拉玛跋达拿不知郑和心中念头,听说此马乃是大明皇上所赐,赶紧冲着郑和施礼拜领。郑和又点手指过两个甲士过来,吩咐他们:“将此马鞍子和辔头整理妥帖,伺候西王麾下上马。”
    趁着甲士整理马具的短暂机会,郑、王二人翻身上马,郑和又对王景弘悄声说道:“贵通,老洪已经和东王晤面,东王业已答允接受分封,目下老洪正和东王乘船赶来赌斑。”
    “喔?”王景弘听到此话不觉一怔,张口问道:“那岂不是东王要在此见到西王?三保不怕二王火并祸延我等?”
    “脓不挤不破。若在二王境内,咱家自是不敢掉以轻心,所以才把二王请到咱们营中晤谈。咱家就是想摆一个双雄会,给二王调和一番,免得二人缠斗不休,伤了无辜爪哇百姓。”郑和重重点了一下头。
    “三保倒是菩萨心肠,只是二王构陷已深,调和不成却待若何?”王景弘轻轻皱了皱眉头。
    “那就压服,总之是要保着分封事成。若分封不成,把这偌大一片疆土尽与一人,则必会成为我朝心腹大患。”郑和斩钉截铁地咬了咬牙。
    “恐怕西王即便被压服一时也不会臣服一世呀。日久来说,东王怕是不过徒有虚名罢了。”王景弘忐忑不安地回望一眼跟在身后的爪哇士卒。
    郑和微微点头:“咱家当然知道东王有名无实。不过,有名总要强过无名。往后,若西王太过嚣张,我等也可师出有名,这个名亦是为我朝所留。”
    王景弘眼睛一亮,顿首说道:“三保心思长远,是该为我朝留下一个口实。”
    作者:牛八囝 时间:2017-01-10 11:00
    衷心感谢版主为本帖标题加红,同时感谢各位朋友对本帖的大力支持!
    作者:牛八囝 时间:2017-01-11 16:26


    说话间,威格拉玛跋达拿已经骑上骏马,郑和和王景弘双马一闪将他让至中间,两人左右相陪,并肩向着塞勐埯河口缓辔而行,身后亦步亦趋又跟着几匹马,上面分别骑着各自所带通事。
    威格拉玛跋达拿骑在马上心里惴惴。他偷眼看了一下郑和,但见郑和神态安详执礼甚恭,于是心下稍安。虽然在麻喏巴歇会晤王景弘时,他已经就苏儿把牙村人伤人事件和爪哇军卒围截船队举动再三致歉,可面对郑和他不得不再次表示歉意:“上使大人,小邦愚人造次,兼有奸人作梗,以致伤了贵人性命。小王甚是愧疚,还请上使大人赎罪。”
    郑和微微一笑,接口说道:“苏儿把牙民乱盖因我等不谙爪哇风俗所致,原系误会。但贵邦士卒不问缘由便追拿我等船工也确有孟浪处,万幸西王麾下洞悉内情勒马止兵,未致局面于不堪。就此事,本使当禀明吾皇圣上,亦请西王麾下拜表陈奏。想吾皇圣上乃天纵英明之主,只要麾下虔心赎过,圣上定比体谅麾下苦衷,自会酌情论处,麾下不必自忧过甚。”
    威格拉玛跋达拿听到郑和话中露出转圜意思刚要表白几句,不想郑和话风一变转口又说:“说到奸人,我大明逆贼邱得用确是奸恶,不知他是如何逃脱,麾下又可曾将他拿住?”
    威格拉玛跋达拿听他说起邱得用直恨得咬牙切齿,手拍大腿攒眉骂道:“上使大人,这个奸人害我不浅。小王全是听他蛊惑才迷了心窍,原想将他绑来献与上使大人,却不知如何被他探得消息,更不知他施了何等妖术,竟被他逃了。此贼逃法诡异,小王至今不知端底,然小王已在爪哇遍结罗网索拿于他,只是现下尚未找到,还请上使大人明察。”
    “此贼竟会妖术?”虽然郑和已经从番使口中大略知晓邱得用逃跑一事,但还是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威格拉玛跋达拿眼见郑和似乎生疑,登时心里大急,赶紧不厌其烦地将发现邱得用不翼而飞的经过添油加醋絮絮叨叨又讲一遍,直恨不得把心窝子都掏出来让郑和检视一番。
    郑和听他讲完之后微微颔首,默思片刻后开口说道:“此贼不惟害你爪哇,也害我大明不浅,一日不除势必还会祸害他人。西王麾下,本使大营中尽有识得此贼的侦事人,不知麾下可否应允本使派出侦事人等与爪哇军卒并索此贼?”
    “这……”,听悉郑和意思,威格拉玛跋达拿不禁有些踌躇。
    “西王麾下,依本使心意,只要是在爪哇捉到此贼,本使概将功劳奉与麾下。若是如此,吾皇定比龙心大悦。彼时,麾下不惟可以赎过,还可得百利而无一害矣!”郑和似乎看透了威格拉玛跋达拿的胸腹,微笑着甩出了杀手锏。
    威格拉玛跋达拿心头一震,陡然明白郑和是在送他将功赎罪的机会,脑筋疾速转了几圈之后欣然回道:“上使大人眷顾小王,小王焉能不识抬举?就依上使大人主意,请上使大人派出侦事探子与我爪哇士卒并行索拿此贼。”
    作者:牛八囝 时间:2017-01-11 21:42
    郑和听他虽然说出“并行索拿”几个字,却也情知他心里打着埋伏,不过自己的目的既已达到,是以向威格拉玛跋达拿拱手说道:“本使就依西王麾下,我等合力并拿此贼便是。”
    说罢,郑和顺势瞥了王景弘一眼,王景弘会意地微微点了点头,示意郑和已经明白他的用心。
    说话间,众人已然转过一个山丘,前面赫然便是塞勐埯河口。虽然早就听探报和素木脱等人绘声绘色地说起过郑和船队的庞大规制,但是当威格拉玛跋达拿抬头撩了一眼靠泊在口外的船队后还是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脑袋里“嗡”地响成一片,头皮一阵“嗖嗖”发麻,瞬间就把眼睛瞪得溜圆、嘴巴张得老大:湿婆大神呀,这是船吗?世间何人却能造出此般巨舟?
    此时,跟在几人身后的威格拉玛跋达拿亲随卫队和仪仗行列中也“嗡嗡嘤嘤”传出一阵骚动,众人俱被船队的巨大阵势唬得心惊胆战浑身起栗,免不得交头接耳鼓噪一番。郑和和王景弘不以为意,只彼此递一递眼神会心一笑,继续气定神闲策马而行。
    威格拉玛跋达拿咽下几口唾沫强摄心神,冲着郑和讪讪问道:“上使大人,上国舟师确是壮阔,不知修造此等巨舟可得花费几多时日?”
    郑和微微一笑伸手指了指王景弘:“本使船只俱为王大人督造,麾下可问过王大人。”
    作者:牛八囝 时间:2017-01-11 22:30
    威格拉玛跋达拿赶忙转头看向王景弘,王景弘淡淡一笑反问威格拉玛跋达拿:“以西王麾下猜度,修造这般舟船可得几多时日?”
    威格拉玛跋达拿凝眉攒目细思良久,抖了抖马缰犹疑说道:“依小王猜度,怕是得十载上下。”
    王景弘闻听哈哈大笑,将脑袋摇的拨浪鼓一般。他伸出一根手指在威格拉玛跋达拿面前比了比,嘴里说道:“说与西王麾下知道,咱家修造这般船队满打满算不过一年耳。”
    “一年?”威格拉玛跋达拿险些惊掉下巴,他不由得勒住马缰张开大嘴乜呆呆地盯着王景弘久久无法合上。
    “确为一年。队中各船皆在船尾烙有造成年号及官匠姓名,西王麾下若是不信可随意验看。”王景弘笃定地向威格拉玛跋达拿拱了拱手。
    威格拉玛跋达拿只觉得心头一阵“突突”肉跳,缓了缓神才松开缰绳放马而行,心里不住自忖:湿婆大神啊,大明一年便造出这等船队,若是它发力造上三年五载,这汪洋大海岂不是得塞满大明巨舟?幸亏本王识得事务未曾与大明开战,否则岂不死无葬身之地?
    想到这里,他偷偷擦了一把头上冒出来的冷汗,禁不住又把邱得用暗自骂了个狗血喷头。
  • 首页
  • 上一页
  • 19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牛八囝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422天 / 跨度667天】
    • 开贴:2015-05-29 12:49
    • 更新:2017-03-26 16:43
    • 阅读:1062026 回复:31569 楼主:1544
    • 字数:约1196千字
    • 图片:11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