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是喝死人骨头熬的汤长大的,说说我的故事

  • 首页
  • 上一页
  • 59
  • 页码:
  • 作者:元小山2015 时间:2015-04-12 15:28
    我看着小杂毛急切的样子,本就想开口,可想到之前这小子明明知道老杂毛要抽我的血,他也不告诉我一声,就恨得牙痒。我便没有告诉他,芳儿故意卖起了关子,对他说,这很简单呀,以你的仙缘来看,你再想想就能知道的,这个不急不急的!
    小杂毛还想开口问,可这时,爷爷已经回来了,而村长他低着头,跟在爷爷的身后,一步一步都显得十分虚弱,我连忙跑过去想搀扶村长。可村长好像有些魂不守舍,竟然好像没看到我一样,从我身边擦过,看都没有看我一眼。
    我急忙跟上去,喊着村长道:“大大,你没事吧?”可村长仍旧像没听到一样,他默默往前走,默默地回了自己的房间去了。我便问爷爷,村长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看起来好像丢了魂一样?
    作者:元小山2015 时间:2015-04-12 15:33
    爷爷没有看我,他一直背着手,一言不发,嘴里叼着的烟斗上烟雾缭绕,袅袅娜娜,好似愁绪无数。
    我还想开口,可一旁的老杂毛示意我不要说话,静静等待,于是我便耐着性子,默默地看着爷爷,像凶他脸上看出点蛛丝马迹。
    半晌,爷爷才叹了口气,说道:“道兄,今天我看就先到这里吧,还是先休息吧,孩子们都累了,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谈。”
    老杂毛点头答应,随即便端着茶壶往楼上爬去,我和小杂毛也没有过多停留。夜里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也睡不着。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那个笼罩在衣袍下的人究竟是谁?而包子店老板娘林梅和那个女人究竟在医院里面做了什么?我感觉我失去的那个一个小时好像和他们有关,甚至之后什么小宋的蛊咒,总感觉这些是有联系的。
    作者:元小山2015 时间:2015-04-12 15:37
    越想我脑子越乱,完全都没有头绪,老杂毛说那人是故意解开这个蛊咒,这些我全然不明白,其实整件事情我到现在都没明白。我只是觉得这一切似乎有个惊天大阴谋,好像那张网一直张开在我的头顶上,随时都会落下来将我网住。、
    渐渐地,心乱如麻的我开始迷迷糊糊起来,就快要进入梦乡之际,我忽然想起了那个林雪,想到了她时髦的打扮,漂亮的脸蛋,仿佛不知不觉都刻在了我的脑海里一样。最后,在我失去意识的那一霎那,我忽然想到,他究竟那会儿有没有喊我的名字?(事后我才确定,她当时是喊了我的名字的。)
    作者:元小山2015 时间:2015-04-12 15:44
    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而起也不是我自己要醒来的而是挨千刀的小杂毛把我给折腾醒来的。当我睁开惺忪的睡眼的时候,就看到小杂毛还想伸手来捏我的鼻子,我本能反应地顺手就给了他脑袋一下。
    本以为小杂毛会儿着恼,可小杂毛却腆着脸凑过来,好不在意我刚刚打了他一下,一脸神秘地冲我笑道:“小山小山,快起来,你跟我出去看看,带你去看热闹!”
    我被他几番一折腾也清醒了不少,睡意全无,便从床上坐了起来,有些不高兴地看着小杂毛,冲他气呼呼地问道:“大清早的,哪里有什么热闹可以看,就不能好好的让人睡个觉嘛!”
    作者:元小山2015 时间:2015-04-12 15:52
    小杂毛依旧不气不恼,拉着我就往楼下走,说道:“走吧走吧,什么大清早不大清早的,跟我出去看看,这个热闹呀,包你没有见过!”
    她这么一说,我还真好奇了起来。连忙问他,到底是什么热闹,就这个小小的明堂镇还有什么热闹。可小杂毛却还是那个毛病,卖起来关子起来。我发现家里除了我和村长两个人肠子是不带转弯的,别人都是一肚子的花花肠子,总爱吊人胃口。
    不过一想到村长,我就有些担心起来,也不知道昨天他到底是么了,怎么回来后失魂落魄,好像行尸走肉一般呢。不过他不说,我也想不到答案,只好用清水拍拍脸,让自己更清醒一些。
    作者:元小山2015 时间:2015-04-12 15:59
    在小杂毛的催促下,我就简单地耍了个牙,用水抹了把脸,随即便跟他出去。一出门,我就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嘈杂声,就好像是赶集一样,我连忙向南边看去,只见十字路口南边那里围满了人,哄闹声不断,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我们急忙跑了过去一看究竟,可前面全是人,根本就挤不过去。这时候听到人群中有人议论,说林梅包子铺有个包子西施,可一定要看看开开眼,那真是一个大美人呀!
    人群中一议论纷纷,我和小杂毛听着也十分好奇,可我们人小个矮,也看不到个究竟。这时候,小杂毛说让我跟着他,他有办法。
    作者:元小山2015 时间:2015-04-12 16:06
    我看着前面那群情激奋的样子,心里还真是好奇,果然,看热闹这事总会让人趋之若鹜!
    小杂毛冲我神秘的一笑,然后便往人群中一挤,他拉着我,我忽然就听到前面的人忽然喊道:“谁?是谁掐我屁股!”随即又人有人喊道:“是谁,是谁扯我裤子,哎!”随着人群中此起彼伏的怪叫声后,我竟发现,这一会儿我已经到了人群前面。
    我看到小杂毛就好像是条滑不溜手的泥鳅一样,我跟着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身旁的人就好像是被什么力量挤开了,给我让出一条道路来,我根本没感觉到怎么费劲。
  • 首页
  • 上一页
  • 59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元小山2015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7天 / 跨度57天】
    • 开贴:2015-02-13 21:28
    • 更新:2015-04-12 16:06
    • 阅读:78869 回复:1630 楼主:908
    • 字数:约281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