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

  • 首页
  • 上一页
  • 15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七水灵 时间:2017-01-11 22:10
    小白跟随雷老多年,瞧着不对,问:
    “怎么了,师父?”
    雷破尸喃喃道:
    “难道我错了?……”
    不理姬小白,径自坐下,双手入怀,抚地划圈,嘴里嗡声不断。
    八只金钱龟分占八卦,探出头足,各自徘徊转圈。
    雷老、小白目不转睛,看卦象演变……
    姬小白占算不及师父,只看个大概。
    雷破尸待卦变七回,终于长叹说:
    “唉……老了,老了,这次真看走眼了。”
    姬小白急道:
    “师父,那灵丽可有危险?”
    雷破尸摇头,抬手遥指东北说:
    “我三苗之忧,还在那头。”
    姬小白喜道:
    “师父,如此说来,灵丽那伢问题不大咯。东北?……如今五大苗各族主事尽在武汉,师父,劫难可是指那?”
    雷破尸合掌收了金钱龟,颔首:
    “武汉九省通衢,长江汉水,阴阳交汇,更兼三教九流,卧虎藏龙,此次劫争,恐怕远不止事关三苗这么简单……五苗暂居荆楚为客,小北,你久居汉地算主,更通地利人和。”
    姬小白接道:
    “师父,您意思是?”
    雷破尸说:
    “嗯,为今之计,只有你先赶回武汉,撑住大局。为师待灵丽这头闯过‘神堂湾’,便来驰援。”
    姬小白心知师父道行高过自己数倍,既然金钱卦占算劫在东北,此地又有雷老把关,料灵丽无忧,当下俯首三拜,说:
    “恩师,罪徒十年未在身边伺奉,罪责难辞,等灵丽闯关事毕,当要她代母尽孝。”
    雷破尸点点头。
    姬小白转头就走,却听身后雷老喊:
    “等等。”
    作者:七水灵 时间:2017-01-16 23:00
    姬小白问:
    “恩师,还有什么交待?”
    雷破尸道:
    “‘情花蛊’发作,当在七七日内,如今你心蛊已让为师拔除,却势必勾得马胜利体内‘情花蛊’引发。‘情花蛊’为心蛊,千蛊千样,下蛊手法繁杂,落蛊无解,若非我熟知你与马胜利感情纠葛,纵有数十年修为,也无把握解开。”
    姬小白忙说:
    “师父,那您可得在四十九天内赶到武汉,否则我夫君……”
    雷破尸摆手道:
    “大千世界,儿女情长。欲解‘情花蛊’,须得如此,小北,你附耳过来。”
    当下详细跟姬小白讲解拔除‘情花蛊’五环节,八步骤,九手法……
    姬小白默记停当,再三叩谢,转身飞奔,眨眼翻过山梁……
    雷破尸长叹一声,倚岩而坐,渐入忘我……
    残阳西斜,‘神堂湾’里起阵风,烟云蒸腾,竟是粉色的!……
    雷老睁眼,皱眉自语:
    “桃花瘴起处,杀人不留痕。”
    话音未落,谷深处隐有人尖叫,听着像灵丽!
    雷破尸喃喃道:
    “总不能叫苗疆千年基业毁在我手上……只要不出手,便不算违背祖师遗训……唉,也只好如此。”
    长身而起,一脚踏入虚空,瞬间为粉雾吞没。



    毛弟火好,转了数道货车居然遇着个贵州的大解放,司机竟还是苗族的,老娘也曾做过草鬼婆。
    二人投机。
    一路上毛弟好烟好酒伺候,那师傅便讲苗疆掌故,如数家珍。
    毛弟有心,竟问得三苗掌族草鬼接班,须入‘神堂湾’,便笑说,想去武陵源走走,见识见识‘神堂湾’。
    作者:七水灵 时间:2017-01-18 22:01
    师傅大惊道:
    “‘一入神堂湾,神仙难回还。’兄弟,那地方不是你我能去的。”
    毛弟抬眼望天,说:
    “太不了是个死,老婆伢都没了,老子怕个鬼。”



    车入湖南境,山势突兀,鸟鸣兽嚎。
    师傅劝道:
    “兄弟,你瞧这绵绵大山荒无人烟的,寻人比捞针还难,我看你还是跟我到长沙再想办法吧。”
    毛弟心知不妙,问:
    “哥,这是哪?”
    师傅说:
    “武陵源快过了,这块是张家界。”
    毛弟喝:
    “我的哥,你可害死我了,快停快停!”
    不等师傅刹稳,摸半盒烟扔在驾驶台,飞身跃下。
    师傅探出头,扔毛弟几个馍馍,道:
    “兄弟,记着大路,实在找不到,回到路上,可以搭车。记住,莫逞强,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说不定你回武汉,老婆伢都回去了。”
    毛弟眼眶泛红,说:
    “拐子,我晓得了。”
    师傅道:
    “保重,日后到贵州去找我玩。”
    手一扬,又扔团东西。
    毛弟看车轰隆隆开走,伸手接住,细看却是包整烟。
    掏根烟点着,抽几口稳住神,毛弟暗忆师傅沿途所讲,朝神堂湾去。



    在山里钻了两天,馍馍早吃光了,沿路遇到过三回山民,毛弟但问神堂湾怎么走,山民面露惊恐,支吾跑开。
    毛弟无奈,只得朝无人深山去。



    又行二日,毛弟爬上危崖,四顾白云茫茫,已饿得两眼发花。
    云深处似偶有兽吼,不知是虎是豹。
    毛弟听声音竟像冲自己来,暗叹:
    想不到老子今日命丧于此,小白、灵丽,今世无缘,来世再见了……
    作者:七水灵 时间:2017-01-20 11:21
    冲山谷大喝数声:“小白!灵丽!……姬小白!马灵丽!……”
    怎奈饿得乏力,连山谷回音都含混不清。
    再叫几声……
    “咕噜噜……”
    腹叫肠鸣,直饿得人天旋地转,差点让山风卷落悬崖。
    危急中毛弟勾住崖边老藤,脑壳被山风一扫,背心里冷汗一片。
    稳住神慢慢缩回身,双手入怀,摸出瘪烟盒里最后一根烟,拢手划火柴点燃,倚岩壁吸口烟细思脱困之计……忽道:“是了!”
    从贴身处摸出半张废报纸,仔细展开,露出里头一片黄纸,上头写满红符!
    毛弟自语:“天灵灵,地灵灵,大仙师傅您家快显灵!”
    点火烧了符,眼瞅火熄,那符化缕青烟升空……
    毛弟见没动静,心里将信将疑道:“大仙啊大仙,关键时候,您家不会哄我玩吧?”
    正想着看崖谷里起阵风,带起朵云,直朝这边来!……到身前丈许,就地盘旋,带起遍地尘沙,直将云雾混成土黄一片……转一会云雾退散,独剩里头立个老道,笑眯眯望着毛弟,正是黄大仙!
    毛弟眨巴眨巴眼,伏地拜道:“大仙救命,大仙救命!”
    黄大仙却笑:“才将还嫌我哄你玩,如今又喊我救命,我怎晓得你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毛弟忙道:“大仙恕罪,小子肉眼凡胎,不识仙家法术厉害,不知者不罪。”
    黄大仙笑说:“好说,好说,拿烟来吃便是。”
    毛弟拍腿道:“该死,该死,大仙,才将最后一根烟让我抽了,要不等我下山再跟你买。”
  • 首页
  • 上一页
  • 15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七水灵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079天 / 跨度2045天】
    • 开贴:2012-04-16 12:06
    • 更新:2017-11-21 21:13
    • 阅读:21224291 回复:80083 楼主:1267
    • 字数:约831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