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

  • 首页
  • 上一页
  • 15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七水灵 时间:2018-04-09 14:00
    管春丽见丈夫一脸凶相似要杀人,再不敢发小姐脾气,只呆看儿子受罪,心头滴血般痛。
    “啪!”
    鸡毛掸子断作两截。
    侯军昏昏如死。
    管春丽见儿子只有出的气,冇得进的气,丈夫兀自甩了鸡毛掸子找替代品,嗫嚅道:
    “凯旋,算了吧,这伢晓得错了。”
    侯凯旋气冲冲在屋里转三圈,没找着趁手家伙,忽喝:
    “吵么事吵!还不去做饭!”
    管春丽忙系上围腰,去厨房烧火。
    侯凯旋点根烟,盯着儿子道:
    “你知错了冇?”
    侯军哆嗦嘴说不出话,只点点头。
    侯凯旋再点根烟,塞儿子嘴里,说:
    “站起来,顺个气。”
    侯军连吸几口,手脚有了劲,颤巍巍直起身。
    侯凯旋拿过枪,把子弹一颗颗上好,推上弹匣,忽举黑洞洞枪口抵在儿子额头!
    侯军腹部收缩,瞪大眼冷汗长流,想要说话,却张大嘴吐不出字来。
    侯凯旋冷看儿子裤裆沁湿,道:
    “你也晓得怕!”
    收枪接着说:
    “跟老子瞧清楚了,这‘五四’手枪是国家发来抓犯罪分子的,从今往后,你要再敢碰它一下,老子就用它亲自杀了你,为国家除害!”
    侯军只觉才从鬼门关里闯过一遭,抖手抽口烟,涕泪长流,道:
    “爸爸,我晓得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不敢了……”
    侯凯旋扎好枪,瞪眼说:
    “老子当年一把枪捉流氓,面对十几把砍刀连眼都不眨,怎么生了你这种儿子被枪比着就吓得尿流。凭你这怂样还学人在外头扯皮打架!”
    侯军不敢犟,凹着头抽烟。
    侯凯旋眼瞅烟剩小半,劈手夺过,死死按在儿子腕上。
    作者:七水灵 时间:2018-04-11 14:24
    侯军闷哼一声,撑住道:
    “爸爸!?……”
    侯凯旋闻着皮肉焦糊,捉住儿子手说:
    “跟你盖章提个醒,今天这根烟是你参加工作之前最后一根烟,若有违背,下个章直接盖在你脸上!……还有,以后再敢和人争强斗狠,老子定要你好看!”
    侯军只是点头:
    “爸爸,我再不敢了。”
    侯凯旋道:
    “你要怕丢人,赶快去厕所冲了裤子上的尿印子。”
    侯军拎桶水兜头冲下,浑身疼得直哆嗦,股背火辣稍减,长吸口气揩干身子。走出茅厕那一刻,觉得身子清爽,疼痛消退不少。
    管春丽心疼儿子,特地炸了荷包蛋加菜。
    侯凯旋说:
    “今日菜不错,喝两杯。”
    管春丽便取了花生米去炒。
    侯凯旋取三只酒杯,喊儿子:
    “来,陪老子喝酒。”
    见侯军站着不动,想是屁股肿痛,便道:
    “么样,怕疼?”
    侯军咬牙坐低,闷哼一声。
    侯凯旋斟满酒,说:
    “抽了烟,喝了酒,你就是大人,遇事要慎重,从今往后莫再学伢们行径。我和你娘就你一个,往后还得指望你养老送终。”
    言罢拿酒杯朝侯军酒杯轻轻一碰,“吱”地仰头喝下。
    侯军见老头说得郑重,默默端杯,眼泪只在眼眶里打转,放声哭道:
    “爸爸,我错了……呜呜……”
    管春丽在厨房炒得花生米噼啪炸响,听得儿子哭,以为又挨了打,忙跑回屋,见儿子流泪喝了杯酒,呛得直咳嗽,待要责怪丈夫,却见侯凯旋凶巴巴说:
    “花生米咧?酒喝完了,下酒菜还冇来!”
    只得道:
    “就来,就来。”
    作者:七水灵 时间:2018-04-13 14:04
    待花生米上桌,侯凯旋见儿子酒尽,拿杯反扣在桌上,说:
    “军军,烟呛嗓,酒辣喉,人生就是这样,酸甜苦辣,么味都有,要只有个甜味,反而无趣。从今日起,直到踏入社会参加工作,烟酒你都不许沾,这是规矩。今天你受的教育多,晚上自己想想,吃了饭帮你妈把碗洗了。”
    管春丽要插嘴,却被侯凯旋虎目瞪视:
    “管春丽,你的问题,晚上再跟你算账!”
    侯军洗好碗筷,趴在里屋竹床上,忍疼想着父亲的话沉沉睡去……
    半梦半醒间,忽听堂屋里“咚咚”有声,依稀是妈妈“哎哟,哎哟……”在叫唤。
    侯军昏昏然想:
    警察果然是狠,白天打了自己,晚上还要打妈妈,以后惹毛了老头,怕是真要吃枪子。
    但听得床架作响,老娘越叫越惨,吓得偷偷撕两条纸,揉成一坨塞住耳洞。
    第二天,侯军见老头精神抖擞出门,妈妈头泡脸肿,云鬓散乱,想是昨夜吃亏不浅,偷偷对管春丽说:
    “妈,我以后听话,再也不害你被老头打了。”
    说罢去厕所拿了洗把拖地,剩管春丽望儿子背影发懵,忽似想起什么,跺跺脚满脸通红。
    自那日后,侯军准备了两坨棉球,每当黑夜堂屋里床板响动,妈妈似哭似诉,便塞了耳朵,暗想隔天不再惹大人生气。
    直到管春丽肚子挺起来,在医院生下妹妹,侯军接过襁褓,看着母亲,才想起老头有年把冇打老娘了。



    罗汉漫无目的沿小径踩车,一路想:我从哪里来?这是要去哪?
    遥见个光头陀走近,心道:
    和尚!老子早上去过归元寺!
    作者:七水灵 时间:2018-04-16 22:11
    落车抱拳,上前说:
    “师傅请了,敢问您家可是归元寺的和尚?”
    和尚慈眉善目,还礼道:
    “阿弥陀佛!我是归元寺昌明,施主有何贵干?”
    罗汉忙躬身说:
    “您家就是昌明法师,久仰久仰。”
    和尚道:
    “方外之人,哪敢妄称法师。小施主是寻我有事,还是想去归元寺看看?”
    罗汉愣住,拍拍脑壳说:
    “呃……这个……我是要搞么事来着?……”
    昌明和尚见罗汉言语古怪,亦是一愣,却见他兀自喃喃:
    “归元寺,归元寺?……对了,我是要去归元寺求菩萨打救,后来……后来又怎么到了墨水湖?唉,想不起来了。昌明法师,您家大发慈悲,搭救搭救我吧。我前些时体内奇经八脉尽断,现如今又常魂不守舍,想到前头忘了后头,怕是命不久矣。”
    和尚笑眯眯望罗汉道:
    “施主莫要说笑,我观你满面红光,额头太阳穴凸胀,精神俱足,一看便是内外兼修之人。似你这样还要人救,那和尚便是黄土埋胸的人咯。”
    罗汉听和尚夸自己,不免心中得意,说:
    “法师既有这等眼光,莫非也是练家子?”
    昌明方丈摆手道:
    “哪里哪里,和尚双手无缚鸡之力,于武学一道,全然不知,能瞧出点皮毛不过是有几个武林朋友罢了。”
    罗汉来了兴趣,问:
    “大师,您家那些玩武的朋友都有谁?说来听听,看我有认得的没。”
    昌明说:
    “和尚不玩武,武术界方外之友不过两三人,不提也罢。”
    作者:七水灵 时间:2018-04-18 15:03
    罗汉磨道:
    “大师,您家说说,说不定叫我想起些么事,也算您家度人功德一件。”
    昌明奈不何,说:
    “我能认得么人,不过是武昌的段天荣,少年宫的柴勇几个而已。”
    罗汉道:
    “您家果然是大师,认得的都是武林巨匠。晚辈不才,正是柴勇先生座下弟子。”
    昌明合掌说:
    “长江后浪推前浪,果然是名师出高徒。”
    罗汉好胜心起,问:
    “法师,您家既是天荣师伯和我师父旧交,依您家看,他们哪个功夫强些?”
    昌明和尚微笑道:
    “阿弥陀佛,闻道有早晚,悟道有迟疾。小施主,如来佛是佛,药师佛也是佛,都为入世度人,哪分什么高下。段天荣和你师父亲似兄弟,武术造诣都是宗师境界,哪还理会俗世名分。”
    罗汉心想:
    你这和尚到是圆滑。
    也笑说:
    “昌明法师,武术是杀人技,若都不分胜负,学来有何用。”
    昌明和尚见他好胜,道:
    “施主,武者,止戈也。想来先贤研究武术是要平息战争的。不过,人非仙佛,再怎么练也难逃天道循环。似你师父这般年纪,纵然常人不能拢身,可他若到百岁年纪,只怕比寻常人强些有限。所以你们武术界也说,拳怕少壮。嘿嘿,如今是你们的天下了。”
    罗汉忙摆手说:
    “哪里哪里,我连师父一拳都接不住。”
    昌明和尚道:
    “年轻人何必过谦,我往日听你师父讲,他有个徒弟,天赋奇高,是学武奇才,好像叫什么丫头,可是阁下?”
    作者:七水灵 时间:2018-04-20 14:22
    罗汉双眉微蹙,旋又笑说:
    “您家说的是我师哥,我冇得他有板眼。”
    和尚问:
    “那你师父衣钵可是传与他了?”
    罗汉道:
    “师兄醉心习武,不想管杂事,把‘开极门’掌门的位置当包袱丢给我了。”
    昌明说:
    “可喜可贺,后生可畏。唉……前阵你师父驾鹤西归,贫僧俗务在身,未能见你师父最后一面,总是憾事一件。回去转告你梅师娘,说贫僧改天有空去看她。她若得闲,顺道来归元寺坐坐。”
    罗汉拱手称谢,道:
    “大师,那我先走了,改日陪师娘来看您家。”
    和尚称声:
    “阿弥陀佛!”
    看罗汉远远骑去,自回山门。



    罗汉独自蹬车,暗想:
    要不要去找拐子?……噫!我是不是早上才见过他?……唉,看到拐子说些么事好呢?那事,那事总绕不过去。
    稀里糊涂想着,一路踩过江汉桥,却不想回中山公园,掉头拐到河边,信马由缰往龙王庙去,一路上昌明方丈的话不断回响,不由暗道:
    师父,我么样就不如丫头了?既然我接了您家的班,总有一天,要让外界晓得,我罗汉不比哪个差!
    想得心潮澎湃时,脚下暗暗加力,自行车风一般飚过龙王庙。
    恰到江汉公园口子,忽看个人蓬头垢面冲到马路上,罗汉刹车捏得嘎吱响,惊身冷汗。
    那花子样的人冲他呵呵一阵傻笑,忽放声嚷:
    “石头猪,石头猪!你今日遭殃了,哈哈哈哈……”
    罗汉怒道:
    “狗日你骂哪个?老子今日遭殃就是遇到了你!跟老子站到,站到!”
  • 首页
  • 上一页
  • 15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七水灵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169天 / 跨度2349天】
    • 开贴:2012-04-16 12:06
    • 更新:2018-09-21 16:21
    • 阅读:22324134 回复:81889 楼主:2727
    • 字数:约901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