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

  • 首页
  • 上一页
  • 20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七水灵 时间:2020-01-06 15:07
    过循礼门铁路,栏杆放倒,行人伸脖盼火车快过。
    罗汉指宽阔车站说:
    “小芝麻,你看,以前做小伢的时候我们常在这块混。”
    白玛看铁轨上火车成排,道:
    “这么多火车,不危险么?”
    罗汉说:
    “不危险不危险,火车进站开不快,从前下午不上学,我们常从滑坡路扒火车过来,玩一下午再扒火车回去,还到过车站路那边。”
    白玛摇摇头:
    “爬上爬下的有什么好玩。”
    罗汉道:
    “这你就不懂了,扒火车不光好玩,运气好碰上运苹果运香蕉的火车,能卯吃一顿,想当年我们隔壁班有个苕货,只顾到吃,被火车拖到武昌去了,哭着走了一晚上才走回来,还被他老头用皮带把屁股抽得像花皮球。”
    一旁行人听得直笑,白玛眨巴眨巴大眼睛,勾头看火车会从哪边来。
    罗汉不管她听不听,自顾自吹嘘:
    “为了火车上这点好吃的,我们老在这块争地盘,打群架,唉,要不是师父收了我,我不是打死了人只怕也被人砍了,反正是活不到今天看到你了。”
    白玛到也调皮,说:
    “你要死就死远点。你们这里是不是都这样说?”
    引得周围一阵哄笑。
    罗汉到不以为意,厚着脸皮道:
    “我要死也死在你跟前,做鬼也不离开你,一辈子缠着你。”
    白玛不理他,眼瞅火车喷着白烟,“呜呜”呼啸而过,行人急不可耐,穿铁路各奔前程。
    罗汉复悠悠蹬车,一路指点江汉路楼堂门店,这里是中心百货大楼,那边是璇宫饭店。末了想起梅朵嘱咐,停车要带白玛逛中心。
    | | 82848楼 | | | | |
    作者:七水灵 时间:2020-05-06 14:40
    江汉轶事这帖子,原是写来纪念童年岁月,本没打算写太长,发在天涯上,渐渐结识了些读者,慢慢有了新人物、新构思……丫头、罗汉、冉小北、姬小白、梅朵、白玛、麻木、刘晓云、REC等等一众兄弟姊妹或取真名,或用网名,各随所喜,一点点在文章里鲜活,这是让人欢喜的状态,从此小说便天马行空,我也乐得信笔由缰,但无俗事,也随心而更。
    年初,疫情肇始,也叫人看到在险情里逆行的我那些可爱的兄弟姐妹,他们不再是存活于网络的侠士,他们存在而且真实,也许,这也算是这篇不知何时完结的小说的一点点殊胜功德。
    “武汉是座英雄的城市。”
    它没有惊天动地的大英雄,却不乏无数倔强而可爱的人。
    立夏了。
    该过去的总会过去……
    ~~~~~~~~~~~~~~~~~~~~~~~~~~~~~~~~~~~~~~~~~~~~~~~~~~~







    白玛摇摇头道:
    “百货商场没什么活物,不爱逛。”
    罗汉说:
    “小芝麻,你想看稀奇,看活物,早点说嘛,拐子我带你去逛交通路。”
    白玛道:
    “我前些时和梅姨去过。”
    罗汉说:
    “交通路稀奇古怪多,每天都不一样,再说你跟师娘去了又没跟我去过,走走走,就在前头。”
    脚下生风,飙到交通路,停好车看市场里人摞人水泄不通。
    罗汉把白玛拉在身后,也不见他如何使力,挤将进去,只把人擂得东倒西歪。
    有人发恼,破口欲骂,回头见罗汉块头,遂把言语生生咽下,凹着脑壳寻菜。
    罗汉伊人玉手在握,又瞅众人惧怕,让开条路,心中未免得意,遥指菜摊,跟白玛讲哪是山珍,哪是河鲜……
    白玛见不再挤,轻轻甩脱罗汉,紧跟他一家家往下逛,忽指道:
    “这是不是麻雀?”
    罗汉顺指望去,地摊上一堆麻雀,拿索子捆着,血迹斑斑,约莫有百十来只,时不时有雀子搐动,显是新打不久。
    摊主穿件黑油背心,腰间扎条宽皮带,斜插把弹弓,牛皮筋又宽又长。
    罗汉上前搭白:
    “好麻雀枪!这些都是你打的?”
    摊主道:
    “昨日打了一下午,今日来的路上又打了些。”
    听他口音,是外地的。
    罗汉伸手说:
    “借来看看?”
    那人蒲扇大手掌按向腰间,道:
    “吃饭的家伙,不能随便看。”
    哪知罗汉笑笑,右手闪电探出,后发先至,一把将弹弓抄在手里,说:
    “莫这小气,我就看看,又不要你的。”
    | | 83017楼 | | | | |
    作者:七水灵 时间:2020-05-08 17:17
    那人尤高罗汉一头,急伸手来夺,却被罗汉左手擒住手腕,连推数下推不动,知遇到狠人,只得由他看弓。
    罗汉拿麻雀枪把玩一会,待要向白玛吹嘘弹弓如何好,却见她跍着不语,心道白玛定是想吃,便还枪那人,道:
    “麻雀么样卖?”
    汉子把弹弓插好,说:
    “八角一斤。”
    罗汉跍下问:
    “芝麻,你想不想吃?想吃我跟你买。”
    见白玛不答,待要再问,却见她死死盯着麻雀,两眼空洞,黑眼珠仿似无底深渊!
    罗汉大惊,忙“白玛、芝麻”一通乱喊……
    见她不理,伸手欲推,不想白玛掉头望来,直瞧得罗汉浑身僵直,脑壳汗冒,一跤坐倒!
    卖鸟大汉暗笑:
    苕大的个子,却原来是个怕老婆的怂货。
    正待取笑,却见白玛扭头望将过来,不知怎么一张嘴就僵住,身子渐渐似也木了。
    白玛微笑问:
    “大哥,请问这麻雀一个多少钱?”
    汉子如沐春风,醒转答道:
    “一个麻雀才几大点肉,称斤把该能炒一盘,您家想要,大不了我称红点,多把些你。”
    罗汉摇摇脑壳爬起来,插嘴说:
    “芝麻芝麻,你要想吃,我买两斤烧了给你跟师娘下酒。”
    大汉忙堆笑道:
    “还是拐子疼人。”
    拿出称来,直把麻雀往称盘上堆。
    白玛急说:
    “哪个说我要吃!我就问麻雀单卖多少钱?”
    汉子暗忖白玛心疼钱,讪笑道:
    “原本冇打算单卖,既然您家执意要,就算八分钱一个吧。”
    | | 83027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0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七水灵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337天 / 跨度3007天】
    • 开贴:2012-04-16 12:06
    • 更新:2020-07-10 14:29
    • 阅读:23725511 回复:84966 楼主:2898
    • 字数:约1028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