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

  • 首页
  • 上一页
  • 209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七水灵 时间:2020-05-20 15:16
    二人谈得正欢,罗汉肩头“啪”一声脆响,耳听人道:
    “喊你做点事比登天还难,却躲在这块学人卖菜,今日被我逮到看你还有么话讲!”
    罗汉回头,脸腾地红起来,直打手势要大汉快走。
    汉子只当来了厉害角色,不敢多言,拱手别过。
    罗汉瞧他走去,这才说:
    “孃孃,是么哪里都有您家?大热天的我买根雪糕您家消消火。”
    朱金芳横他一眼,道:
    “冰棒吃剩到半根才想起我来!”
    又戳罗汉一指,说:
    “你那几个钱还不攒到娶媳妇!这大个人了都冇得点计划!”
    罗汉脸红更甚,说:
    “孃孃,莫点,有姑娘伢在边上。”
    朱金芳笑道:
    “哟,你还晓得要面子。”
    待转头见了白玛,呆一呆说:
    “唷!是哪里生得这漂亮的女子,真叫我瞧了动心。”
    白玛被她拿话臊得脸上红云飞起,更增娇艳。
    罗汉忙道:
    “孃孃,这是我师妹白玛,跟师父师娘从西域来的。”
    又冲白玛说:
    “芝麻,这是我孃孃。”
    朱金芳道:
    “我说么这好看,原来是西天下来的凤凰,哪是我们这些凡鸟能比的。”
    直把白玛左看右看,又抓着二人手说:
    “伢们呃,今日遇着便是缘分,都莫走,去孃孃屋里吃饭。白玛,你喜欢吃么事?”
    罗汉道:
    “孃孃,你莫把师妹吓倒了,她是修行人,好多东西都不吃的。”
    朱金芳嚷:
    “孃孃能有你吓人?少在这块讨人嫌,跟到后头拎菜,放灵醒点!”
    自挽了白玛在人流里晃,二人小声嘀咕,有说有笑,一会便熟。
    | | 83076楼 | | | | |
    作者:七水灵 时间:2020-05-22 14:44
    朱金芳指指点点,买一大堆菜唤罗汉提着,却和白玛一人两个莲蓬,剥了吃米。
    逛半天交通路,菜场走到底,白玛回头,扬扬手中大半个莲蓬,问:
    “罗汉,你吃不吃?”
    罗汉见她挺直鼻尖上几粒细汗,更增怜惜,摇头柔声说:
    “我不吃,你吃。”
    朱金芳一旁看不过,道:
    “少在这块肉麻,还不快点把菜跟我拖回去,不然一阵中午吃么事?”
    罗汉答应着问:
    “孃孃,那你和白玛么样走?”
    朱金芳说:
    “就只站把路,我带白玛穿巷子过去,认个门。你快些点,回去先把毛豆剪了。”
    罗汉原路折回,沿路瞧见莲蓬,又掏钱卖了七八个,寻着车,一阵风踩去民权路H号。



    人声寥寥。
    大脑壳踢颗圆石子,一个人在院里晃荡。
    人都去哪儿了?
    院子里没了伢们喧闹,连知了也懒得叫了,树叶耷拉着,内心越发焦躁。
    不知不觉晃到楼梯角,大脑壳抹把汗想:
    汪进要在屋里头,会不会热死了……
    走过去拍拍门喊三声“汪进”,里头没人应声,才要叹口气,却听得门缝里幽幽“喵……”一声。
    “黑炭!”
    大脑壳吓得弹起来,像黑炭般悻悻走开……
    过刘家俊门口,挑门帘悄声唤:
    “丑丑,丑丑……”
    屋里头幽黑,像魔鬼张开的嘴。
    晃晃脑壳,李江波折去院外,期望能碰到个活人。
    转出一栋,迎面见汪进含大半根冰棒,踢踢踏踏走进来。
    “汪进!”
    “大脑壳!”
    | | 83082楼 | | | | |
    作者:七水灵 时间:2020-05-25 15:08
    汪进把冰棍咬一半,剩半截塞大脑壳手上,囫囵道:
    “快……快吃,一会化了。”
    嘴里让冰冻得直豁。
    大脑壳笑嘻嘻望他,舔口冰棒,一丝凉气沁入心田,焦躁顿消。
    冰棒下肚,两人爬到一栋前歪脖大梧桐树上,一人骑枝横丫,学骑马样,垂足乘凉。
    大脑壳问:
    “汪进,你这些时跑哪去了?”
    汪进眨眨眼,道:
    “在外头,在外头……”
    不知望向哪里发呆,又似想起近日遭遇,眼角泛红。
    大脑壳暗叹口气,垂首瞧两只蚂蚁沿树干赛跑……
    院门口一阵喧哗,勇勇、强强、鼻涕王几个蜂拥进来。
    勇勇喝:
    “哟呵,汪苕货在这块。”
    汪进似不以为意,憨笑冲众人乐。
    强强有心撩汪进发恼,道:
    “说你苕你还笑,苕笑么事!”
    汪进一味笑说:
    “笑苕。”
    强强恼了,捡块硬土“日”地扔去,直把汪进额头砸出二郎神的三只眼来。
    汪进晃几晃强自撑住,道:
    “苕货钉么事!”
    强强低头寻土块,骂:
    “钉你个苕!”
    鼻涕王一旁说:
    “强强,你承认钉他,不等于承认自己是苕了。”
    伢们听了齐齐哄笑,强强涨红脸,寻不到趁手土块,直接捡块拳头大红砖,恶狠狠骂:
    “敢惹老子,叫你连苕货都做不成!”
    作势欲钉。
    勇勇见事闹大,忙扯劝拦着。
    强强气鼓鼓道:
    “勇勇,你帮哪头的?”
    勇勇附耳说:
    “你一砖头把他钉死了,我们以后哪有苕玩?”
    强强便由勇勇夺了砖头,指汪进骂:
    “狗日的老子今天把勇勇面子,不跟你个苕计较。”
    | | 83089楼 | | | | |
    作者:七水灵 时间:2020-05-27 15:30
    汪进不理那些,只在大树上冲他做鬼脸。
    强强气又上来,骂:
    “有种你跟老子下来,看老子不打断你胯子!”
    汪进学他道:
    “老子就不下来。”
    强强更气,跑去砖垛抽块整砖,恶色骂:
    “看老子今日不拍死你个狗杂种!”
    蓄力抬手就扔,忽听耳后风响,手上一轻,转头看个男的刹住自行车,夺了砖斜眼望着。
    强强虽瞧他是大人,仗着人多,到也不怵,拿出红卫兵小将的气势,指人喝:
    “你是哪个山头的?敢来民权路H号撒野,信不信我们批斗了你,抓你去游街!”
    鼻涕王记性好,拉拢几个悄悄说:
    “他是新搬来的卢宗义屋里亲戚,恶兆得很,老们还是小心点好。”
    罗汉偏腿靠好车,拿砖缓缓朝众人指一圈,道:
    “一群毛冇长齐的小卵子,想抖狠也不看看老子是哪个!上回有人偷了我的蚂蟥皮,放了老子的气,不知者不为罪,我不怪你们,但要哪个还想来第二回,莫怪老子对他不起!”
    说话功夫,单掌成刀,只把块红砖如切豆腐般削成四五块!剩小半截抓着,冲强强说:
    “都是一个院子的,有么深仇大恨?你要真见不得他,拿去!钉死他。”
    强强再不敢动,勇勇见状,忙从屁股荷包摸出半包皱巴巴‘大公鸡’,挑一根递过去,道:
    “拐子,拐子,都怪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您家莫见疑,往后院子里有么事,只管吩咐。”
    罗汉低头让鼻涕王点着烟,说:
    “我看你几个都是灵醒伢,聪明就莫做苕事,莫搞窝里斗,要一致对外晓得冇?”
    | | 83094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09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七水灵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323天 / 跨度2965天】
    • 开贴:2012-04-16 12:06
    • 更新:2020-05-29 13:59
    • 阅读:23668584 回复:84838 楼主:2883
    • 字数:约1018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