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

  • 首页
  • 上一页
  • 212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七水灵 时间:2020-06-22 14:46
    罗汉指水面道:
    “看!你们冇看到么?”
    旁边一个接嘴说:
    “我们么事都冇看到,就看到你绑着铁锚要跳江。”
    罗汉急道:
    “那大的东西你们都冇看到?”
    人群里挤出个小个子,说:
    “我看到了,才将好大条江鲢一蹦,怕有几十斤重。”
    “噢!这伢原来是想捉鱼。”
    “小伙子,钓鱼要用钩,你就算拿铁链把它砸死了,又么样钩得上来?”
    “不就是条鲢鱼么,值得把命搭进去?”
    众人说说笑笑,看罗汉不像自杀的样,各自走开。
    罗汉把锚链丢在舱内,暗想:
    未必是老子看花了眼?不对呀,船舷外挂的胎上明明留着丑八怪的鬼爪印!可船上这多人,为何又偏偏没有一个人看到它?唉……可惜才将那一下冇砸到个狗日的,不然今日也叫这些人瞧瞧长江里的稀奇古怪。
    斜眼瞥见锚链端头,血红一块,凑近细瞧,红中泛蓝,明显不是人血!
    狗日的这江里水怪缠着老子作甚?……听它意思,是要我办么事,可究竟是么事?……
    罗汉跍在角落细想,只觉脑壳里千丝万缕,不知头绪,直想到头痛欲裂,耳边忽听个尖细声音道:
    “老家伙跑了,跑了……”
    竟有人答腔:
    “是啊,跑了就该听我们的了。”
    罗汉抖起来,像坠入冰河,右眼异光掠过,筛一阵软倒在角落里……
    “呜……呜!”
    长笛响过,白玛出得定来,心神稍宁,左右不见罗汉,却看船舱那头围群人七嘴八舌冲地指点。
    | | 83155楼 | | | | |
    作者:七水灵 时间:2020-06-29 15:13
    白玛缓步过去,但听人言:
    “怪得这伢要跳江,看这样子,八成是得了重病,活不长了。”
    不由分说,越众拉起罗汉,伸掌在他天灵盖轻拍三下。
    “嗯?……”
    罗汉白眼翻转,左右瞧瞧,道:
    “咦!小芝麻,你么样在这块?这是哪?我怎么睡着了?……芝麻芝麻,快拉我一把。”
    白玛娥眉微蹙,不及细想,伸手去拉,巧不巧罗汉半身悬空,轮渡靠岸恰擂在趸船上,“咚!”二人立足未稳,罗汉听得白玛尖叫,忙一把搂住,双双跌在地上。
    周围一阵哄笑,有不三不四的坏笑:
    “哎呀,我也昏了,妹妹快来扶我一回。”
    白玛羞红脸挣扎站起,又觉天旋地转,只扶着铁栏不敢动弹。
    罗汉阳气回还,使个‘鹞子翻身’跃起身来,一拳将身边铁栅擂弯,喝:
    “哪个要再图嘴巴快活,看我不撕了他的嘴!”
    周围人识得厉害,趁舱门开启,一窝蜂涌下船去。
    罗汉转头见白玛面如白纸,忙问:
    “么样了,芝麻?你莫吓我。”
    白玛闭眼抓着罗汉衣角,道:
    “扶我下船,快。”
    罗汉有心去抓她手,想想终是不敢,只好口口声声提示,像牵盲人般一步步携白玛上岸,出得中华路码头,方说:
    “可以睁眼了。”
    白玛睁眼轻抚心口,道:
    “天旋地转的好吓人,我可再不敢坐船了。罗汉,你刚才是怎么了?”
    罗汉说:
    “我能么样了,八成是中暑了吧。小芝麻,我看你九成是晕船。这样,哥哥我买根雪糕你压惊解暑么样?”
    | | 83172楼 | | | | |
    作者:七水灵 时间:2020-07-01 15:10
    白玛道:
    “吃冰棒可以,你要不再芝麻芝麻的乱喊就更好了。”
    罗汉皱眉拍脑说:
    “那叫么事?叫白玛太正经,叫白白、玛玛都像是喊长辈,麻麻……芝芝……干脆我以后就叫你芝芝吧,多好听。”
    白玛甩开他径往前行,罗汉买了雪糕,嬉皮笑脸递白玛道:
    “芝芝,快接到,免得化了。”
    白玛由得他喊,剥了雪糕纸,问:
    “你怎么不吃?”
    罗汉把手里冰棒舔舔,说:
    “我就爱这个味。”
    二人说闹,穿粮道街拐到胭脂路寻到赵麻子家,麻子抬头,啧啧道:
    “是哪里来的姑娘伢,这般灵醒。”
    罗汉报出孃孃名号,递上料子,说明来意。
    赵麻子说:
    “哦,是青山金芳屋里的,我早看出她是个有福的,冇想到一晃眼就搬到汉口享福去了,还讨了这神仙一样的侄媳。”
    白玛听罢,俏面羞红。
    罗汉忙打圆场道:
    “赵师傅,这是我师妹,不是……”
    赵麻子打断他说:
    “师妹师妹,晓得几多夫妻都从师兄师妹变的,后生伢,麻子我一生量人无数,你敢说你对你师妹一点想法都冇得?”
    罗汉脸也涨红,忙摸烟跟赵麻子点上。
    赵麻子见二人样,乐得仰天打个哈哈,吐道圆圆烟圈,道:
    “世间事,还是不说破的好。”
    又把白玛再三打量,说:
    “嗯,天生的衣服架子,这身材不用过细量我也清楚。”
    罗汉心知孃孃的料子值钱,怕耽误了,道:
    “师傅,您家还是上个手过细些。”
    | | 83180楼 | | | | |
    作者:七水灵 时间:2020-07-03 14:21
    赵麻子低“哼”一声,取半截铅笔在废纸上写一行数字,又让白玛过来细量,果然分毫不差。
    白玛忙说:
    “师傅的眼睛像大雪山上的神鹰,没有您瞧不见的。”
    赵麻子这才笑道:
    “女娃娃人长得像仙女,又会说话,哪个娶了,不晓得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这伢,听口音你不是本地人吧?”
    白玛便说从西藏来。
    赵麻子与她投缘,把压箱底的图册搬出来,由她挑看,待二人选定样子,拍胸口道:
    “麻子我就这点板眼,多的不说,我包你一个礼拜之内穿上最时髦的连衣裙。”
    罗汉便付钱取了孃孃衣服,携白玛欢欢喜喜去了。
    两人沿解放路走到曹祥泰,罗汉几回想牵白玛的手,终归不敢,只偷想着傻笑几回,白玛侧头问他笑么事,总被支支吾吾过去。
    到曹祥泰,排队的人站转了弯,二人排到队尾,罗汉见白玛翘鼻上冒几颗细莹莹汗珠,道:
    “等到。”
    挤出人堆,寻卖汽水的,撬了两瓶香蕉汽水,付过押金,兴冲冲把汽水塞到白玛手里,说:
    “你喝喝,这是我们武汉最好的汽水了,一瓶得一毛五呢。”
    白玛道:
    “像这样花钱,还过不过生活了。”
    罗汉嘿嘿笑说:
    “今日是孃孃请客,平日里我节约得很。”
    周围人当是小两口斗嘴,相视而笑。



    上午厂里事不多,丫头忙完手里活计,跟同事打过招呼,背起个背包便走,才到厂门口,让刘晓云拦住。
    晓云笑道:
    “上班又溜号,当心我打你小报告。”
    | | 83186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12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七水灵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335天 / 跨度3003天】
    • 开贴:2012-04-16 12:06
    • 更新:2020-07-06 14:42
    • 阅读:23719501 回复:84946 楼主:2896
    • 字数:约1027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