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人尸(报社记者的真实经历,每日更新,主贴在舞文弄墨)

  • 首页
  • 上一页
  • 124
  • 页码:
  • 作者:杂毛哥 时间:2013-10-30 04:39
    第一卷后记三
    铁匠

    夜里,星光掩映下,一栋两层楼的房屋楼门敞开着。深秋的穿堂风从里面刮出来,吹得门前屋檐上吊着的一块木牌转了好几个圈,引得绳子纠着屋檐的支架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越发衬得里面的黑暗幽静而深远。
    如果是在白天,这个木牌上醒目的“當”字十分显眼,鲜红的颜色刚走到路口就能看见。
    “爹!”一个十多岁的男孩在房门口一只手攀着门轴,伸出脑袋朝里小声地喊了一句。
    屋里没有人回答,只有一阵书页翻动的声音窸窸窣窣地在黑暗中响动着。这是账房的簿子被风吹动引出的动静,平时屋里但凡是有人来当当,账房就要翻动那一本厚厚的陈年簿子。
    “爹!”男孩在门口再喊了一声,依旧没有任何人回应。而往常这个时候,只要是他推门父亲总会第一个出现。
    今天早上,父亲把男孩叫到跟前,让他独自出门去远地送一张当票。走的时候男孩看到母亲独自坐在房里不吭声,而父亲则一直拉着他的手送到门口。他跑开十几步,回过头去还看到父亲穿着大褂独自一人站在那个写着鲜红“當”字的木牌下面朝他看。

    面对着黑暗中的死寂,男孩想了想,终于一只脚试着轻轻地迈进门里,立刻紧张地向两旁看了看。门后面是空的,只有平时听票的小陈叔的桌子在旁边立着,原本摆在上面的纸笔当票却撒了一地。
    男孩将另外一只脚也慢慢地收拢来,整个人走进了房里。
    当铺的柜台对于他来说是极高的,乌黑的柜台还围着栅栏,即便是他踮起脚尖也始终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现在他只能凭着耳朵听那高大柜台后面的动静,凭着想象揣度是否有什么东西躲在里面。其实,男孩也根本不敢抬头往柜台上看,他最担心的就是高高的柜台上那个方形的洞口——平时都是当当的主顾从那里将东西递进去,而这时他却害怕那洞口里又会突然伸出一个头来。
    他站着,想动一动,却老是被耳朵里莫名其妙的细碎声音所折磨。那声音就在头顶上方,听着就像是有一只手正从柜台的方格里往外摸索。
    男孩越听越真切,似乎那只手已经攀到了方格的口子上,只要自己稍一抬头就能看到。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猫叫,在静夜里听着就像鬼笑一般。
    男孩吓得一缩脖子,赶紧朝门外看去。
    门口空荡荡的,只剩下那块木牌还缓慢地在空中转着圈。
    他大着胆子抬头看去,柜台上方的方格里依旧空空的,并没有什么东西即将伸出来的迹象。
    不过,那细碎的声音确实还在。现在听来,男孩觉得这声音应该是从楼上传来。不过,隔着木质的楼板,听得不太确切,像是有人在走动,又好像是什么东西在楼上摆来摆去,发出像脚踩在木板上的那种咯吱声。
    屋里很黑,几乎看不见东西。
    但男孩却不需要点上亮光,只是顿了顿就从柜台旁边走开,准确无误地顺着楼梯向上走去,似乎眼前的黑暗在他的眼里不过就是一层薄纱。
    木结构的房屋,即使是像男孩这样轻的身体和步子,踩上去依旧发出沙沙的声响,在寂静的黑暗里被放得特别大。
    现在,他屏着气往楼上走,心里却一直希望所有的人都只是故意躲了起来,等他到了楼上小陈叔就会点亮了灯,大家伙都会一下子蹦出来逗他笑。
    “一定是这样。”男孩心想,甚至已经感觉到父亲用那宽大的手掌抚摸自己头顶的温暖。

    这希望直到男孩踏完最后一级木台阶,才彻底地覆灭了。
    并没有人掌着灯出来欢迎他,楼上依旧是一片黑暗和死寂,只是刚刚那个细碎的声音更加清晰了,一阵阵地挠得人耳朵根子发冷。
    “爹?”男孩颤着声音问了一句,这声音细微得连自己都几乎听不见。在楼上房间的正中央,他蒙蒙眬眬似乎看到有个东西正从顶上垂下来轻轻地晃动。那东西每摆动一下就发出一阵细密的声音,像是吊着它的绳子即将断裂了一般。
    是什么呢?男孩猜不出来,在他的印象里楼上从来没有吊过如此大的一件物品。
    他停了停,开始慢慢地向这吊着的东西走过去,一路上两个手不自觉地紧紧握成拳头。

    走到近处,男孩才彻底呆住了——屋子梁上吊着的东西,居然晃动着露出一双穿着棉布鞋的脚!
    男孩显然是吓到了,他想转身跑开,却突然觉得这双棉布鞋竟然十分眼熟。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壮着胆子仔细地往鞋子上看去,才看明白这双鞋正是平日里父亲常穿的那双。他呆住了,眼睛顺着这鞋子往上看,只见在头顶上一个身穿长褂的人头垂着,脖子被吊在横梁上。
    这个人分明就是他的父亲!
    死这个字对于一个少年来说本应十分遥远,但此刻离男孩却如此接近。他看着父亲脸上抽搐的嘴角,这才发现在他的胸口还插一把锐利的尖刀。
    男孩退了两步,想大声喊叫,却无意间撞到墙边上的凳子。他转过身去,看到凳子上居然还坐着一个人。这人穿着素色花纹的衣裳,双脚平放,两只胳膊静静地搭在扶手上。
    虽然这人低垂着头,但男孩还是一眼认出这人就是自己的妈妈。
    她为什么低着头?她也死了吗?男孩现在已经不知道恐惧究竟是什么了,他一心盼望着终于有个长辈出现,自己可以好好地扑进她的怀里痛哭大叫一场。
    男孩慢慢地伸出手去,抵住母亲的额头向上抬。
    但还只抬到一半,他就看到母亲瞪大着两个眼珠像是要从眼眶里蹦出来一般。但是更让他受不了的是,头完全抬起的瞬间他看到母亲的嘴已经被人用刀从嘴角割开,而且并不停下,这刀还在往后割去,直到接近耳根。
    母亲的下颌耷拉着,呈现出一副让人恐惧的神情。

    男孩赶紧将手松开,任由母亲的头一下子又垂下去。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从胸腔里往上涌,他用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两只脚却在地上拼命地互相抵着搅动。
    这时他才发现,就在四周横着竖着躺了好几个人,不用细看他知道这些人都是铺子里的伙计,平时都像一家人一样,此刻却都成了冰冷的尸体。
    男孩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站了一会儿就去把楼上偏房里的第八格地板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个用油纸紧紧包住的东西。这是父亲告诉他的,这里藏着东西就连他妈妈也不知道。
    伸手取出油纸包,他却发现下面居然又多了一封信。男孩一并都取出来,统统塞进上衣里。
    再次从尸体旁边经过,男孩的耳朵里一直嗡嗡作响。他很想停下来至少将父母并排放在一起,但一种奇怪的催促感却压抑着他的恐惧和悲伤,让他觉得一刻都不该停留,匆匆地往楼梯走去。
    他知道该去哪儿,父亲曾反复跟他说,出了城往西边走那里有个男孩从未见过却是他叔叔的铁匠。
    下楼的时候,他似乎听到身后的阶梯上多了一个脚步声,似乎正在悄悄地向他贴近。
    刚要回头,男孩就觉得脑后生风,赶快向楼下跑。然而,少年人再快毕竟速度有限,抬脚的时候就觉得背上一阵剧痛,似乎被一只利爪连衣服带着皮肉撕去一大块。
    男孩没有回头,忍着痛三步并作两步逃到街上,放开两条腿拼命向城外跑去,边跑边大声喊着“救命”。
    然而,这条街上今晚却如此安静,男孩的声音传递开去不但没有人回应,居然也没有一户人家亮起灯。

    十多年后,湖南益阳。
    1938年,快接近立秋的时节,有个收竹货的商人带着一个伴当,走进了一个村子里做生意,或买或换,用一些村里缺少的日用品、药物换取村民的土特产和竹制品。
    行商在当地算是常见,村里家家户户都作准备,哪怕不缺东西,也有村民愿意跟远来的客商套套近乎,聊聊远近的见闻。尤其在战火纷飞的当下,这样的消息或许还会挽救不少人的生命。
    村里唯一的铁匠家里也在张罗,这些年来只要有行商路过,铁匠都会拿出自家的东西去看看。
    铁匠将一堆东西搬出来,招呼正在空地上耍的儿子过来,让他带着去行商哪里看看。铁匠的手工很不错,打铁出来的东西经使,做的竹器也很精美,更何况铁匠细心还在每件自己做的竹制品上刻上方形的印记,说是好招揽回头客,村里的人都夸他有脑筋。
    晚饭的时候,儿子和小伙伴蹦跶着回来了,说是客商现钱使光了买不了,就用自己的东西作了交换。别人换的东西都不好,唯独铁匠的做得精致,因此客商拿出了身上最贵的东西。
    儿子如此告诉铁匠说,当着伙伴的面前,脸上不无骄傲。
    “换了什么?”铁匠一边看着熔炉里的火一边问。
    儿子把手伸到他面前展开,手心里躺着一只进口的钢笔。“还说让我回家给爹妈,路上别打开弄坏了。”儿子说。
    看到这钢笔,铁匠的瞳孔收缩了一下,轻轻地接过来仔细收在上衣袋子里,回过头去让儿子赶快进去吃饭。
    听着屋里响起摆弄碗筷的声音,铁匠用通红的钳子翻弄了几下火堆,那里面居然露出一个方形的印信,衬着火焰的颜色浑身漆黑。
    铁匠又想到了那一年,终于见到这个从未谋面的叔叔时,他当着自己的面拆开父亲的油布包,里面就是这个黑色的印信。
    “爸,进来吃饭!”听儿子在里面喊叫着,铁匠赶紧重新摆弄了一下钳子,把印信盖住。

    …………

    数十年后的一个傍晚,一辆漆着军绿色的解放牌卡车终于停在益阳这个村子的路口上,当车上的人都下来以后,在满是旅途倦意的男人中,一个长相秀美的姑娘十分惹人注意。

    …………
    作者:杂毛哥 时间:2013-10-30 04:39
    瞎子这一下出手极快,周围的人虽然近在咫尺却也几乎没有看清他的动作。略停了一会儿,领头那人突然喊了声“上”,同时猛地站起身来朝面前的桌上踢去,瞎子却不急不忙地将手往桌上按去。领头的这一脚虽然重重地踢到了桌子上,那桌子却纹丝不动。
    周围的几个人也不出声,或挥拳或伸腿几乎同时向瞎子身上招呼。
    几个人显然是练过,姿势凌厉,拳脚迅速,尽往人身上要害处打去。然而,瞎子却十分冷静,闪躲腾挪之下始终没让一拳一脚打到自己身上,全在面前身后尺寸之处落空。
    空隙中瞎子挥动竹竿,不时向来人中点去,时不时有人大喊着暂时退出圈子,却又有人立即补上。
    动手之初众人没有瞧清楚路数,瞎子以一敌四略占上风,还能抽手还击。过了数十招,上来的四人动作越来越快,招数也越狠,瞎子只能全力抵挡已无还手之力,败象展现无遗。
    再打了一阵,街上猛地响起“砰”的一声,瞎子被惊得一呆,小腹立刻吃了拳头。刚要勉力再战,却觉得后背被一根小指粗细的管子抵住。
    后面领头那人的声音恶狠狠地说道:“招子放亮点,不想横尸街头就跟我们走。”
    俗话说得好,拳头再硬,硬不过手指头一勾勾。瞎子只能丢掉手上的竹竿,被押进了车里。
    直到车走远了,墙角里那个缩着的年轻人才哆哆嗦嗦地走出来,在众人围着散落一地的算命用具议论纷纷的时候,他默默地弯下腰去将瞎子扔在地上的竹竿捡到手里。

    一扇日式推拉门在瞎子面前打开,两个身穿和服的女子跪坐在门旁朝瞎子鞠了一躬,待他进去后妇人出去又跪着将门关好。
    房间里的矮桌上端端正正地放着一个黑色匣子,桌子后面跪坐着一个身穿西服、身材微胖的男人。
    男人伸了伸手,用不太标准的汉语礼貌地要瞎子坐下。
    瞎子依旧站着,巍然不动。
    “先生,我请你来,问问路,不要太紧张。”男人彬彬有礼地说。
    瞎子依然没有反应,只是站着。
    “先生,礼貌的是贵国传统,请你坐下。”那男人又说。
    “礼貌是对人,对畜生我们从来不讲礼貌!”瞎子淡淡地说。
    男人一巴掌重重地拍在桌子上,突然吼道:“恬不知耻!”
    瞎子却笑了,说:“你们不就是要地图吗?我身上没有!”
    “你!告诉我!”中年男人生硬地说道。
    “告诉你?好,我告诉你,你们那几个人来的时候地图还在我手里,可押着我上车的时候,地图就已经交给别人了!”瞎子说。
    “胡说八道!”中年男人冲着瞎子喊。
    “瞎,哈哈哈!我可是从没瞎过!”瞎子笑着摘下自己的墨镜,一双饱经沧桑的眼睛直视着面前的中年男人,“倒是你派的那几个人瞎了眼,你问问他们当时我手上是不是拿着一根竹竿,那里面就是地图。”
    “喃尼!”中年那人站起身来,几步冲过去一把拉开门对着外面吼着。外面一阵脚步声,几个人匆匆忙忙地往外跑。
    “没用了,这个时候竹竿已经到别人手里了。”瞎子笑着,任由几个壮汉将自己拖了出去。

    “你不说,也不能让你跟别人说!”这是瞎子被雨水浇醒前最后听到的一句话,那个人说完拿着一把小刀向他走过来。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儿,只觉得躺在积水里,四周都在哗哗地下着雨。
    他现在已经真的瞎了——两只眼睛被生生挖去,现在什么也看不见。不但如此,手腕和脚腕处也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他想撑着站起来却根本感觉不到自己手和脚究竟在哪里。他想张口喊,这才感觉喉咙里火烧一样疼,舌头已经被割去。再大的痛苦,他也只能发出不成调的嘤嘤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他感觉要再次昏迷前,自己却仿佛被人抬了起来。
    再次清醒过来,他眼前依然是一片黑暗,但身下软软的感觉却告诉他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
    耳边有个女人在说话,听声音像是年龄不大。最后,那女人似乎是在对旁边的人说:“算了,他不过就是个递信的,而且这个样子不能说不能写……唉!”语气中好像极为惋惜。
    这话在瞎子听来似乎是一种解脱,却不知为何又觉得好笑,终于张口嘤嘤地沙哑着笑了起来。那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飘来飘去,显得极为鬼怪。
    女人的高跟鞋在屋里的地板上踩踏着响了一圈,似乎在犹豫着什么事情,最后终于下定决心走了出去,门被轻轻地扣上。
    瞎子知道这屋里还有一个人,因为他听到另一个沉重的脚步在向自己走过来,接着一段冰冷的金属管贴到了自己的脑门上。
    瞎子想闭上眼睛,但其实眼前早已是一片漆黑……
  • 首页
  • 上一页
  • 124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杂毛哥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71天 / 跨度614天】
    • 开贴:2012-02-23 06:00
    • 更新:2013-10-30 04:39
    • 阅读:1546563 回复:25271 楼主:1280
    • 字数:约666千字
    • 图片:2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我跟看不见的他有了感情14图 什么都不想最好3 2015-10-25 02:51 503/1292 227/849
    鬼话长篇惊悚悬疑————《考骨》40图 穿越天堂的手3 2011-11-20 09:47 6196/475 132/902
    鬼话长篇历史惊悚悬疑小说《第二本能》3图 凉尧魃 2006-11-28 19:41 4056/415 77/152
    八卦古装男神--谁才是真正的盛世美颜?555图 乐游逍遥 2018-11-07 02:37 3150/133 9/12
    杂谈嚼得菜根者,百事可做 云中俊 2018-11-05 11:57 82/338 20/50
    情感家庭之乐「育儿篇」2937图 ljpsunny2 2015-10-20 22:09 18793/16750 995/1190
    八卦劈腿出轨被三?同一个坑栽两次真是蠢得无可救药49图 ty_119114357 2017-03-28 18:12 310/108 7/68
    杂谈老千凶猛 一个专业老千的真实经历28图 龙的手 2010-11-15 02:24 14989/264 107/249
    舞文散文随笔集《笔墨缘》每日更新1图 耿家强14 2017-12-31 11:31 13390/2931 798/810
    鬼话令人目瞪口呆的神界秘闻——另类解读《搜神记》(连载) 席晓优2 2013-05-28 14:00 1438/717 4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