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天涯头条〗《五大贼王》——天下贼术,皆出五行!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老夜 时间:2008-12-25 15:43
    引子:
    我是一个法律记者,说实话不过是个实习记者,没什么经验。今年五月份,重庆市公安局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有个犯人希望我采访一下,这个犯人很重要,是个当地的有名的小偷,除此以外,什么都不肯说,只是不断强调那犯人点名让我去见他,路费则由当地公安局报销。
    我觉得奇怪,一个小偷这么大排场?点名让我去采访?我本来有点犹豫,口头上说我请示一下,猜想请示单位领导,单位领导估计不相信也不允许,没想到下午重庆公安局就给单位发了邀请函的传真件。这个传真件我没有看到,但单位领导却显得十分重视,说让我尽快动身。
    这倒让我好奇心顿起,反正对方付费,我也就赶紧回家收拾行李,准备好第二天动身。

    到了重庆机场,公安局的人已经等着了我了,还专门派了一辆车接我,我有点受宠若惊,一路上问开车的警察怎么回事,那警察始终笑而不语,就是不断的说到了就知道。
    车一直开进了重庆第X看守所,一群警察似乎早就在门口等着我,有个自称陈国放(谐音)的领导很热情的和我寒暄了两句,就把我请到一个地下室。我们在地下室里走了半天,才算进了一个房间。开车的警察神秘兮兮的说让我等一会,很快就听到门外哐啷哐啷铁链的声音,有个犯人被带了进来。
    我算是见过不少犯人,但绝对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古怪的一个犯人!
    这个犯人全身从头到尾都是铁链锁着,手上至少有七八层的锁具,脚上穿着军靴,从脚踝到膝盖,至少还有五套脚镣,头上还带着一个大大的头盔,只露出两只眼睛。
    他那两只眼睛非常的锐利,好像从眼睛中能喷出两把刀子来,他和我对视一眼,我顿时背上一阵凉。就算是我见过的最毒辣、最阴险的犯人,也从来没有看我一眼,就能让我脊柱发凉的。
    这犯人算是被一群警察架着,悬空挪到一张椅子上坐下,警察才十分紧张的给他解开头盔,把头盔拿下以后,他嘴里还绑着铁球,合不拢嘴,说不了话。
    警察向陈国放请示了一下,他点了点头,警察才上前小心翼翼的把嘴里的铁球取出来。
    那犯人张了张嘴,哈哈笑了两声,左右摇了摇脑袋,才抬起头直直的看着我。他那两只眼睛如同有射线一样,在我脸上划来划去,似乎能把我穿透一样,看的我又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个人四十多岁的年纪,小平头,精瘦,鹰钩鼻。
    他看了我好一会,才踹了口气,说道:“你就是严郑?”
    严郑是我的名字。
    我回答:“是我,我就是严郑。”
    他似乎有点郁闷,看着陈国放说道:“哦?没弄错吧。”
    陈国放很客气的说道:“没错,就是他。”
    他哦了一声,说道:“没想到是个普通人,嘿嘿,也罢也罢,也就是你吧。”
    我有点生气,这个犯人怎么这么嚣张,但更奇怪的是,众多警察无不对他十分的客气,甚至有点敬畏的神情。
    犯人说道:“陈队长,既然人来了,就让他单独和我聊聊吧,聊完了以后,按约定我会配合你的工作。”
    陈国放眉开眼笑,说道:“好,那严先生自便。”说罢挥了挥手,其他警察居然要退出房间,连陈国放自己,都有要离开的意思。
    我一愣,怎么这人犯人也姓严?看到警察要离开,又是一阵慌乱,怎么回事?留我和这个犯人单独一起?
    我走上一步,问陈国放:“陈队长,我和他单独聊?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陈国放说道:“没事的,没事的,你们单独聊,他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放心吧,放心吧。”他嘴上说着,还是将一头雾水的我独自一人丢在了房间里。
    我莫名其妙,但我并不害怕,好奇心刺激的我脸微微有点红,心想这样的一个全身被绑的如同粽子一样的犯人,还能把我怎么样不成?
    我坐在犯人对面,从包中掏出了纸笔和录音机,说道:“你好,你怎么称呼?”
    犯人的神情倒是轻松起来,说道:“我姓严,名一,严一,和你同姓,放心,我和你一点亲戚关系都没有。”
    我说道:“你犯了什么罪?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吗?”
    严一哈哈笑道:“我是个贼,偷东西的,重庆市黑白两道上,都叫我火严,客气点的,叫我声火爷。”
    我应道:“哦,我还是叫你严先生吧。”
    严一笑道:“你果然是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清楚,根本不是我们贼道中人。可惜啊可惜,我还以为你是个什么人呢,老爷子这么看重!”
    我说道:“老爷子?”
    严一说道:“我找你来,其实要和你说的就一句话——老爷子想见你。”
    我满肚子疑惑,继续问道:“老爷子到底是谁?”
    严一嘿嘿笑了声,嘴巴驽了驽,喉头一响,只见一根黑色的弯弯曲曲的钢针从嘴里吐出来,叼在嘴中。
    我大吃一惊,刷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指着他说道:“你要干什么?”
    严一说道:“放心,你是老爷子的客人,我不会对你怎么样。你不要喊叫,否则我们谁都没有好处。”严一说着低下头来,不知使了个什么花样,只听咔咔咔咯咯咯几声,严一上半身的铁链齐刷刷的落下,严一身子扭了扭,一只手腕就伸到嘴前,看着我笑了声,说道:“让你看看贼的本事。”
    严一话音刚落,手上的手铐就已经脱落了。
    我站在原地,惊的目瞪口呆,一句话都说不出。
    严一捏了捏手腕,手放下去,又是咔咔咔几声,脚上的脚镣等锁具一一脱落,严一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说道:“这些锁具,也太差劲了!没意思。”
    严一看了我一眼,笑了一下,竟向我走过来,我拿着钢笔对着他,说话都不利索了:“你要干什么,干什么?再过来我喊了!”
    严一手一伸,我眼前一花,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已经将我的钢笔和上衣口袋中的录音笔拿了去。严一随手将我的东西丢在一边,说道:“我和你说的,你还是用脑子记住比较好。盗,亦有道!无论哪个行当,都是有规矩的。”









    作者:老夜 时间:2008-12-25 15:44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迷迷糊糊一个人走上大街的,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我一个人站在街头发呆。下午发生的一切,都象做梦一样。那个叫严一的犯人和我说了一番话,告诉了我一个地点,让我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必须赶到。我没有和警察说,警察甚至也不问我和严一聊了什么,只是前呼后拥的将严一再次捆好,架了出去,似乎早就知道严一一定会解开所有的铁链一样。我被警察开车送到看守所外面一两公里的地方,把我请下车,说了声回头见,就一溜烟的开走了。
    我真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呆呆的在大街上走了十来分钟,还是一点头绪都理不出来。严一说的“盗亦有道”几个字一直在我脑海中乱窜着,好像这句话我曾经听过无数次,但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
    我看了看时间,伸手打了一辆出租,说了严一告诉我的地点,出租车司机连句普通的寒暄都没有,开着车飞驰而去。

    严一告诉我的地方,非常的好找,沿着一条胡同钻进去,顺着门牌数,看到028便是了。
    这是一个十分老旧的宅子,估计是民国那时候留下的,院墙高耸,整整一面墙上也就一扇老旧的暗黑木门,连个窗户都没有。
    我看了看门牌号,没错,就是028。
    我走上前去,敲了敲木门,咚咚咚,没有反应,我又敲了三下,还是没有反应,里面静悄悄的,门缝中一丝光亮也没有。我不便高声喊叫,只好退后一步,看看有没有门铃之类的按钮,很快就在左手边的门框上看到一个似乎是个按钮的东西,我摸了摸,可以按下,就轻轻按了下去。只听门内慢慢的由小到大的传出一阵旧时音乐,估计是《夜上海》那样的曲调,但从来没有听过。
    这音乐响了约半分钟,才停下,可还是没有动静。
    我心中生疑,担心是不是走错了地方,又退后一步打量门牌。就在一抬头时,那扇木门就突然吱吱嘎嘎的开了,着实把我吓的一跳。
    门里探出一张笑脸来,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模样寻常,但看着十分的亲切,她冲我笑着问道:“您找哪位?”这话一点重庆口音都没有,倒是极标准的普通话。
    我倒是愣了,严一并没有告诉我找谁,只说让我来这里找人。我抓了抓头,生挤出一句:“我找,老爷子。”
    这妇人笑了笑,说道:“是严郑先生吧?”
    我赶忙回答:“哎!是我,是我!”
    妇人说道:“严先生请进,老爷子等候你多时了。”
    妇人将门拉开,请我进去,我尴尬的笑了笑,迈进了这间老宅。

    于是,关于五大贼王的故事,那不可思议的盗术,防盗术,以及绝不会为人所知的一切,拉开了沉重的帷幕。

    作者:老夜 时间:2008-12-25 15:45
    待续,明天更新!~
    作者:老夜 时间:2008-12-26 11:51
    一、国之重器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十月,京城,夜深人静。
    颐和园的一扇侧门飞快的打开,随即三顶软轿跨入,尽管只是两人把持的轿子,可一看就知道绝不寻常,显然轿子里坐着的是皇家极为尊贵的人物。只是奇怪,方圆百步之内,竟见不到几个兵卒,就算是开门迎轿子入内的兵勇,也都是神色紧张之极。那三顶轿子进了颐和园,随行的不过六个轿夫,一个太监,三五个带刀侍卫,而那几个侍卫,竟也是穿着罕见的黑色常服。
    三顶软轿在黑暗一片的园子里火速前行着。天空黑压压的一片,连颗星星都看不见,而诺大的颐和园竟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灯光,一路上连个兵卒也没有,整个园子鸦雀无声,仅仅能听到这一行人的脚步声。
    抬轿的人都是极好的轿夫,肩膀不见耸动,脚下却如同风火轮一样小步疾行着,就算如此,前行的速度仍然不是很快,显然轿夫对轿子的平稳,十分的在意。第一顶轿子旁边,一身着太监服饰的瘦小男人一边擦着自己满脸大汗一边不断催促着:“快点,快点!”
    两轿夫听着,拼命加快了脚步,可遇着台阶,轿子仍然无法保持平稳,颇有些颠簸。
    那太监又喊:“慢点,慢点,你们倒是稳着点啊!”
    第一顶轿子的轿帘微微揭开,里面一个女子十分费力的咳嗽两声,那太监赶忙侧身问道:“老佛爷!您还好吗?”
    那第一顶轿子里坐着的就是慈禧太后,此时慈禧已经病入膏肓,不久于世了。
    慈禧十分费力的说道:“莲英,不用管我,切勿耽搁了时辰!”
    那太监便是慈禧身边的红人李莲英。
    李莲英十分悲苦的说话,几乎要滴下泪来:“老佛子,奴才心疼您的身子……”
    慈禧哀声道:“我这身子比起大清国来,又算什么!不用管我!”
    那三顶轿子,便在颐和园里加快一倍的速度疾行而去,奇怪的是,轿子并不是向着颐和园里的万寿山慈宁宫,而是绕着昆明湖向对岸更深远处的林中行去。

    三顶轿子先后停在一密林中的一间小院中,那小院十分的狭小残破,孤零零在院中只有一间佛堂似的屋子,看着也象是年久失修。三顶轿子停在院中,已然占了个满满当当。
    那佛堂中有亮光一闪,似是有人划着了火柴,随即亮起蚕豆大小的灯光。佛堂里迎出两人,一人穿戴着一品顶戴花翎的官服,而另一个人则是一身土黄色的长袍,面无表情,垂手而立。
    那一品大员便是载沣。载沣乃是溥仪之父,光绪皇帝之弟,三岁年纪的溥仪就位后,载沣和光绪皇后隆裕共同摄政。
    载沣抢一步赶到轿前,慈禧太后已被李莲英扶出,慈禧一脸病态,却一丝不苟的穿戴着太后服饰,这架势绝不是简简单单的出行,显然是有极重要的事情来到此处。载沣正要上前搀扶,慈禧说道:“我还能走动,你去扶着皇帝吧。”
    载沣连忙应了声,赶去第二顶轿子前,那轿子中的人也被侍卫们慢慢扶下,不是别人,正是大清皇帝光绪帝!只见光绪帝也是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面如死灰,双眼无神,嘴唇乌青,似乎已经命悬一线。就算如此,光绪帝也和慈禧一样,穿戴的极为隆重正式。
    载沣赶忙上前扶住,低声道:“皇上,您还好吧。”
    光绪嘴唇微颤,挤出几个字来:“还……撑的……住……走……”
    载沣扶着光绪向前,目光却向第三顶轿子看去,只见轿子上也已走下一妇人,手中牵着一个三岁年纪的孩童。这个妇人便是光绪皇后隆裕,她手中牵着的,就是载沣之子,未来的天子,清逊帝——爱新觉罗•溥仪。隆裕皇后也如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一样,衣着正式。
    慈禧、光绪、隆裕三人,穿戴的都如登朝理事,出席皇家盛典一般,却密密匝匝挤在这颐和园里破陋的小院中,而且光绪、慈禧都是垂死之人,平日哪能这样颠簸折腾,这让他们此行更是奇了!难道这佛堂中有什么天大的秘密不成?
    慈禧在前,光绪在中,隆裕、溥仪在后,一行人十分艰难的向佛堂走来。那一直站在佛堂门边,动也不动的土黄长袍男人不跪不拜,如同见若不见,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向佛堂内做了个请的手势,引着众人步入佛堂中去。
    佛堂里豆大的烛光微晃,只听得咔咔咔连声机关做响,佛堂正中的佛龛下,慢慢显出一个洞口来,能容三人并行而入,向下看去,似乎有漫长楼梯蜿蜒而去,看不到尽头。
    土黄长袍男子还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率先步入洞中,走了两步,那洞中便逐渐亮起柔和光芒。小溥仪紧紧拉住隆裕的手,奶声声的说道:“娘娘,我怕。”
    隆裕说道:“不怕不怕,皇上,额娘,都在呢。”隆裕尽管这么说,也还是心中战栗,身子微微颤抖起来。
    慈禧和光绪倒见怪不怪的样子,李莲英却犯了愁,一脸冷汗,盯着洞中眼睛都不敢眨。
    慈禧说道:“莲英,走吧。”
    李莲英喉咙发紧,难说得出什么,只能强行镇定着说道:“是,是!”这李莲英常年跟在慈禧身边,也算是见闻多广,没事还能给慈禧讲讲江湖中的奇闻轶事,但一路上见到这般诡异情景,还是心中惴惴不安,惊到脚跟发凉。除了慈禧和光绪帝以外,载沣等一干众人无不神色大变,一时间竟都呆住了。
    光绪帝本是一脸病容,见那洞中亮起光芒,神色一振,抖擞着站直了身子。
    慈禧看在眼里,不禁哼了一声,转回头去,跟着那土黄袍的汉子,径直向那洞中走去。众人见慈禧先行,也都硬起头皮,很快一行人都走下洞中。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老夜3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20天 / 跨度1083天】
    • 开贴:2008-12-25 15:43
    • 更新:2011-12-13 18:52
    • 阅读:90522987 回复:161017 楼主:1581
    • 字数:约2119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舞文《送葬人》说说触犯葬礼上禁忌引发的灵异事7图 尸身人面2015 2017-02-10 21:38 4889/1686 170/536
    舞文[长篇][青春最酸楚回忆] 温莎的树林(长篇小说) 温莎林 2008-05-04 05:33 322/57 43/49
    情感我也有个东京爱情故事12图 蒙牛宝 2016-07-12 21:57 90/688 176/877
    煮酒从古至今,旷世奇才为什么都是道家人物?18图 u_99706734 2017-01-14 20:16 3473/996 89/637
    贴图6000个QQ表情,7000个QQ头像,绝对精彩好玩332图 xiaoxiaosir 2009-11-06 13:58 3068/482 252/392
    贴图漫画日记——与癌共存的日子(连载中)231图 jetogo 2011-07-13 14:21 746/625 253/1437
    贴图在英国这个大乡下游荡(超级有空主妇楼主持续更新)1324图 英国小主妇6 2011-03-15 18:44 1700/1943 96/480
    舞文德国留学生活情感纪实--《情断德意志》56图 情断德意志 2014-09-09 13:02 1953/540 176/294
    情感被我尊重的人却与我~~10图 姑苏城里的乔乔 2014-10-10 19:32 1803/685 131/204
    鬼话我住的地方有鬼,我们暂时和平相处,请大师指点后路5图 逆水畅游 2010-11-23 10:24 639/184 4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