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捉鬼这些年(完美情节版)绝无后悔!(已完结)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轻风乍起 时间:2010-10-08 20:35
    我是天津市某广告公司的一名普通职员,过着朝九晚五的普通生活,像大多数青年人一样,刚毕业的时候充满了无限激情,到后来却又不断抱怨着生活的平淡,人生的平凡。
    年龄的增加令我激情渐退,就在我准备碌碌无为了此一生的时候,朋友一次意外的“鬼上身”让我开始机缘巧合的接触到驱鬼捉妖的领域,在我身上开始发生千奇百怪的鬼怪的事情,让我身不由己的踏上降妖捉鬼的奇特历程。
    某日下午下班不久, 老孙打电话说小路出事住院了,我忙问什么病,老孙说他也不太清楚。
    我着急慌慌的赶去医院,老孙和小路父母还有小路家的几个邻居都在。病床上的小路直挺挺得躺在那,病床旁边的仪器上显示心脏跳动狂乱不稳,小路双眼紧闭,脸上的肌肉扭曲着,透着奇怪的暗青色,显然之前经历过痛苦的挣扎,只是被医生注射了镇定药物才使得暂时平静,但从他露出被子的裸露胳膊上的青色淤痕和脸上扭曲的肌肉来看,小路一定经历了异忽寻常的痛苦,听老孙说他是被几个邻居用了大力气扭住才送到医院的。
    这是怎么了?不象是喝多了撒酒风啊,小路酒量不错,而且酒德很好,虽然喝多了也吐,但都是从来也不打不闹的啊。望着小路轻轻的痉挛着,我冷汗直冒,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像是被一种神秘力量操控着一样。
    小路是独生子,跟父母住一起,在一家房地产公司上班,他和我还有老孙是高中同学,
    发生这样的事,小路母亲哭得泪人一般,他父亲在一旁小声安慰着,看见我来了,抓着我的手,半句话也说不出来,显然事出突然,没了主意。
    一会小路被护士推到化验室进行各项检测,我们在病房等着,让好心的邻居先回去,我和老孙这才详细问起事情的来由。
    小路父亲说,今天小路下班回家还有说有笑的呢,快开饭的时候,就听见小路房间响声大作,动静吓人,两人急忙跑过去,看见小路倒在地上翻滚着,脸色泛青,五官扭曲,一句话不说只是发出低沉的吼叫,还把头往墙上撞,他就象被什么东西控制了一样,眼神很可怕。小路父亲几次过去要抱住,但都被小路甩开,他根本已经不受控制了,这时敲门声起,小路母亲急忙去开门,是闻声而来的邻居进来才合力把小路按住。
    老孙说“小路这不是羊癫疯吧?”
    我横了他一眼,老孙立刻闭嘴,他就这点好处,知错就改,不过改了可能还犯。
    大家在一起胡思乱想也没有意义,现在医学这么发达等一会看检查结果就知道了。我看了下表,八点多点,由于是晚上,没多少病人,检查化验也比平时快了许多,该检查的都检查了,凡是医学上和小路症状相似的病症所需的检查化验统统都做了一遍,但是一张张化验单和医生诊断书上表明,小路机体一切正常。
    这下大家都有点害怕了,不知如何是好,这是全市最好的医院了,这里查不出毛病来其他医院也没戏。现在也只能看接下来小路的病情发展了。
    经过刚才的折腾,小路父母也都累了,我让老孙把他们送回家去赶紧休息,我在这里陪小路。老两口含着眼泪走了。
    他们走了以后,我坐在病床边看着小路铁青的脸,让我眉头紧锁,不禁更加担心。
    医院晚上很安静,外面风声传来,让我不禁浑身一颤,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寒毛都立起来好几回了,总感觉这个小小病房里面除了我和小路外还有另外一个人存在。
    我回头看了眼病房的门,门紧闭着,能透过门上的玻璃看见门外走廊的灯泛着昏黄的灯光,旁边的病床上白色的床单有些许泛黄,整个房间静得出奇,看着眼前的景象,我越发感觉阵阵寒意袭来,从皮肤渗到骨头里。
    我安慰自己,在特别的环境下人都会产生某种特别的感觉的。我把目光从别处移开,转到小路脸上,我一下子从凳子上弹开,后背撞上旁边病床边输液用的铁架子上,只见小路眼睛已经睁开了,死死盯着我,那是一种恶毒的眼神,一边嘴角向上翘起,一副讥笑的模样,恶毒的眼神,狰狞的讥笑,扭曲的五官,我毛骨悚然,想夺门而出。
    突然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一晃而过,我急忙回头,只见病房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一道缝,又突然“咣当”一下死死关上了。我来不及多想更不敢再看小路一眼,转身去拉门把手,还没等我手碰到门,病房的门忽然打开了。
    本来已经快窒息了的我,一下子血往上涌,向后倒退一步,手已经抄起输液架子,却见老孙推门而入,看到我手拿铁架子,吃了一惊,我连忙把手指向小路,老孙顺我手指向小路病床上看去,也被吓了一跳,急忙去喊医生。
    值班医生来后,在小路脸上按摩几下,才把小路眼睛闭上,说是因为脸部肌肉严重扭曲造成眼睛张开,等明天各医院相关主任过来会诊,就能查出小路是什么病了。医生虽这么说,但是我总感觉即使是因为肌肉扭曲收缩引起眼睛张开,但是眼神呢?那种恶毒的眼神让人看一眼永生难忘,还有刚才诡异的气氛难道都是我紧张造成的?
    此时老孙手机响起,是小路的父亲,让我们过去他家,说有重要事情要跟我们说。我和老孙找来护士看着小路,两人开车赶到小路家里。
    他父母向我们讲起一些事情。让我们不禁头皮发麻。
    小路前两天回了一趟老家,参加他堂第的婚礼。小路父母因为年纪大了,就没回去。刚才回家后打电话给老家的人说了小路刚才的事情,让老家的人吃惊不小,老家的一位长者详细询问了小路的症状,听完后喃喃自语“终于又出来了,又该出大事了”。
    小路父亲听他口气似乎知道病因,急忙询问。那老者沉思后说小路这是“鬼上身”了,而且是被厉鬼纠缠上了,眼下只能让他们村里唯一一位懂得驱鬼之术的老人来给小路驱鬼。
    小路父亲听了急得不行,老人家是在那个山村长大的,后来才来了城里工作,对于老家的一些鬼怪传说自然听得多了,而且也是深信不疑。关于那长者说的厉鬼的传说更是印象深刻,他小的时候还经历过那时恐怖的年代,当时半个村子的人都死光了,都是厉鬼所害。据说那厉鬼积怨太深,道行也大,才害死了那么多人,后来请了许多驱鬼的道士法师,都不管用,反倒都被那厉鬼给害死了。
    后来来了个云游的道士,费了好大力气把厉鬼给制服了,并埋在上山一处神秘地点,一方水土方得太平。当地还特别修了一座道观,供奉道家的祖师爷。此事都过去了好几十年了,而且那厉鬼明明已经被捉住了,怎么又出来害人,而且又是怎么找上小路的,这一切都无从解释。
    小路父亲把我们喊来,让我们连夜赶回老家把那位能驱鬼的老人接来,因为老家的长者说了,如果不及时驱鬼,小路恐怕过不了今晚。

    PS: 本书Q群 144317847
    作者:轻风乍起 时间:2010-10-08 20:37
    我和老孙听了这事后,面面相觑,怎么说从小都是受的无神论教育,对这些鬼怪的事情还是持半信半疑的态度,但是医院那头又没有合理可行的治疗方案,是什么病都搞不清楚,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
    我和老孙决定立刻出发,去接驱鬼老人。
    幸好小路老家不算远,走高速大约两个小时车程,而且我们以前去跟小路去那里玩过,认识路,晚上路上清净,走起来比较顺畅,饶是如此我们心里着急,油门都快踩到底了。
    下了高速又走了半个多小时的山路,用了不到两个小时到了小路老家。老家的人在我们来之前早把驱鬼老人请到了家里,我们一到接上人马上掉头回去,回去时候雾大高速都封闭了,只好走国道,终于在半夜一点多回到城里。
    想到在医院驱鬼,医院方面肯定不同意,而且影响也不好,我们只好把小路接回家里来,老人让我做他的助手,我就在家陪老人布置东西,老孙和小路父亲招呼了邻居去接小路回家 。
    老人在随身的包里拿出一些纸片,上面画着各种符号,估计是传说中驱鬼用的符咒,另外还有几颗桃木钉。老人让我把窗户关紧,窗帘全部拉上,把那些符咒分别贴在屋子所有出口处,我看着老人佝偻的身体,弱不禁风的样子,心想,就这大爷的身板,一会鬼来了能抵挡的住么?别一会还要让我来给大爷撑腰吧。想归想还是按照老人的意思认真布置起来,心理感觉这些玩意象极了香港电影里道士驱鬼的场面。
    我刚布置好,突然见椅子上闭目养神的老人突然睁开了双眼,口中低声道“来了”说着迅速站起身来,动作的麻利和速度怎么看都不像刚才那个佝偻老人。
    窗户虽然紧紧闭着,但是窗帘却忽地飘摆起来,贴在窗子和门上的符咒,竟然自己微微急速抖动起来,我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 老人让我出去独自把小路接进来,其他人众一律楼下等候。
    我出门果然大家正抬着小路上楼梯呢,我接小路进屋,刚一开门,就见眼前一团火光,吓我一跳,向旁边一闪,摔倒在地。只听老人口中念念有词,我按老人刚才临时吩咐的连忙爬起来站到老人身边。
    抬眼看,小路圆睁双眼,那眼神和我在医院看见的眼神一样,充满了恶毒。再看老人那佝偻的身体,此时已经笔直,手一抬飞出一枚符咒,直奔小路而去,小路嘴一张,一股火焰喷了出来,那火焰鲜红至极,登时把那符咒烧着,他一点点向我们这边走了过来,老人又拿起一枚符咒,猛得掷向小路,但是还是被小路嘴里的红色火焰烧没了。
    老人此时拿起第三张符咒,还没来得及掷,只见小路双手成爪状,展开双臂从后向前一挥,屋子两侧摆放的东西生着风一齐向我们飞了过来,我和老人急忙向两旁跃开,趁这机会小路合身向老人扑了过来,老人并没有闪躲,小路两只手顿时抓住老人两条胳膊,如钩的手指掐进老人肉里,看的我心头一紧,忙抄起一把椅子,向小路飞去,那椅子砸中小路后背。
    我担心老人瘦弱的身体和这么大的年纪不能禁住厉鬼的攻击,刚想再找东西过去帮忙,老人突然双手如电,两手已经多了两枚桃木钉,双手一送,桃木钉插进小路上臂内侧,老人口中催动咒语,小路立刻向后跃去。
    老人出手非常快,又飞出四枚桃木钉,扎在小路大腿和肩胛处,四枚桃木钉硬生生将小路订到对面墙壁上,老者双手迅速捏了个指诀,口中又催动咒语,顿时六枚桃木钉同时燃烧,小路痛苦扭动身体,不能挣脱,如此强大的厉鬼竟也无法挣脱几枚小小桃木钉的法力,这桃木钉上一定被施了高深的咒语。
    老人迅速扔给我一枚符咒喊道:“贴到他前额上。”

    我忙接过符咒,顾不上害怕,迅速奔过去把符咒贴到小路前额上,只见老人直指小路,喊了一声“分”,小路顿时狂吼,张开的嘴里飞出一个火球,火球颜色鲜艳,猩红翠绿不停变换,在空中稍一盘旋,直扑老人而来。
    老人左手又飞出一枚桃木钉,但被魔火瞬间化为乌有,那魔火迅速向前一窜,烧到老人手指上,老人明显受不了这火焰的灼烧,另一只手迅速从身上鹿皮袋里拿出一柄短刀,斩掉自己两颗被魔火烧着的手指,同时刀交左手,右手又飞快从鹿皮袋里掏出一件东西,看上去是一面铜牌。
    老人高举铜牌对准魔火,那魔火被铜牌一照,掉头直奔窗户而去,显然是想逃遁,老人口中催动咒语,房间窗户和门上的符咒立刻精光暴起,射出无数亮线来彼此呼应,霎时在房间内结成一张大网,将那魔火一下罩住。
    老人高举手里铜牌照向魔火口中念念有词,一束光笼罩了魔火,魔火登时熄灭,化做一缕黑烟,慢慢委顿到地上,老人掏出一个碧绿的竹筒,筒身上满满刻着符咒。
    他手指斩断两根,已经无法捏指决,向我摆了个指决的样子,我连忙照老人的手势,两手结了个指决,老人单掌抵在我后背上,催动咒语喊了一声“收”,那团黑烟迅速飘进竹筒内,老者把塞子给我,我急忙奔前两步,把塞子扣上。
    老人身体一歪撞到墙上,摔倒在地,显然是因劳累过度,手指斩掉来不及包扎又失血过多,刚才高度紧张,现在事情一结束,马上支持不住了。
    我忙过去扶起老人,搀扶到床上,扯碎床单包扎住他手指断处的伤口,开门招呼楼下的人进来。
    此时天已经微亮,我和老孙还有邻居等人一起把老人和昏迷的小路送到医院。其余人留下来帮小路父母收拾一片狼籍的屋子。

    我在车上把刚才捉鬼的经过简单给老孙说了一遍,老孙听得目瞪口呆,差点撞电线杆子上。
    我忙道:“你小心点,没被鬼火烧死,倒差点让你小子给撞死了。”
    老孙道“老李,真有你的,关键时刻还真能帮上忙”。
    我正色道“那是,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危急关头方显我英雄本色”。
    忽然想起手里的竹筒,忙把手攥紧,放进口袋一动不敢动,生怕那魔火从里面跑出来,感觉像抱着炸药包一样。
    老人此时已经昏迷不醒,我看那竹筒上的塞子,虽然扣着但是看起来也不是很严实的样子,万一不小心塞子掉了可就麻烦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轻风乍起5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303天 / 跨度1860天】
    • 开贴:2010-10-08 20:35
    • 更新:2015-11-12 15:15
    • 阅读:21844125 回复:62639 楼主:1989
    • 字数:约1098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捉鬼这些年(完美情节版)绝无后悔!(已完结)1图 轻风乍起5 2015-11-12 15:15 60650/1989 303/1860
    鬼话【揭秘】我是一个道士,带你们了解这些年驱魔捉鬼的真实经历9图 坟头老鬼 2015-12-17 11:20 105/879 19/24
    情感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不够完美! 南柯一孟 2008-01-20 20:58 143/276 43/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