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惊悚灵异《青囊尸衣》(斑竹推荐)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鲁班尺 时间:2007-07-20 11:56
    《青囊尸衣》

    楔子
    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是夜,倾盆大雨,许昌城北死牢。飘忽不定的油灯光下,一个清癯白须的老者将一个布包交给牢头,轻声道:“此可以活人。”那牢头悄悄将布包揣入怀中。
    1700年后,有游人至江苏沛县华佗庙,庙门前一副对联曰:
    医者刳腹,实别开岐圣门庭,谁知狱吏庸才,致使遗书归一炬。
    士贵洁身,岂屑侍奸雄左右,独憾史臣曲笔,反将厌事谤千秋。
    说的是,当年三国神医华佗将其毕生心血凝著《青囊经》,临终前夜传于牢头,那人竟不敢接,华佗无奈将其付之一炬,致使该医经失传至今,令人扼腕叹息。
    悠悠岁月,沧海桑田,此事早已湮没在漫漫尘世之中了。

    作者:鲁班尺 时间:2007-07-20 13:46

    第一章 祖坟
    时值1975年暮秋,江西婺源南山脚下,一株高大的老槐树下,围着一群村民,大家都仰着脸瞧着粘贴在树干上的一张布告。
    布告上写道:根据县革命委员会指示,凡位于通往灵古洞的坟墓须于十五日内自行搬迁,届时仍未搬迁的坟墓将视为无主坟,由镇革委会组织基干民兵统一铲平,希革命群众踊跃配合。落款是婺源县南山镇革命委员会,下面盖有鲜红的大印。
    寒生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匆匆向家里跑去。
    朱寒生今年二十岁了,平日里在家中跟着当赤脚医生的父亲学徒,做些上山采药、捣臼配伍等琐事,虽然性格内向但人却老实忠厚,村里的老人们都很喜欢他。
    村东头的三间茅草房是他的家,门前种着些党参柴胡等中草药,大黄狗懒洋洋的伏在门槛上。
    “老爹,镇上来人贴了告示要限期搬祖坟啦。”寒生还未及进院就先喊了起来。
    “噢。”屋内应声道。
    父亲是村里的赤脚医生,医术一般,但医德很好,周围十里八村的老表都找他来看病,一般的病都不去镇卫生院。
    屋内光线暗淡,父亲坐在椅子上手握石杵在药缸中捣药,四下里散发出一股植物根茎的土气。
    “老爹,为什么要把灵古洞前面的坟墓都搬走呢?”寒生问父亲。
    父亲摇了摇头。
    “我们朱家祖坟葬在灵古洞那儿有好多代了吧?”寒生憧憬着说道。
    “是啊,年代太久远,我们也只能管到曾祖父那一辈儿了,让我看看,明天是庚戌日,适宜破土迁坟,我们就明日辰时去吧。”父亲手指掐算着说道。
    寒生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是父亲一个人辛辛苦苦的将他拉扯大,靠着一点祖传的医术,勉强度日。旧时的中医,多少都涉及点风水术,以前父亲也给别人相过阴宅,后来在文革中遭到了批判,说是封建迷信,打那时起,父亲就再也没有提过这档子事了。
    “老墓里能有点什么就好了。”寒生自语道。
    “咱家子穷,老墓里除了一把骨头还能有什么?别胡思乱想了,对祖宗不敬。”父亲瞪了他一眼。
    当晚,寒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挖老坟是个稀奇事,想到此,他就兴奋不已。


    作者:鲁班尺 时间:2007-07-20 16:06

    清晨,院子里的雀儿叽喳个不停,寒生早早的生火,煮了些红薯稀饭,日子艰辛,他还是多抓了把米放进锅里,今天不同于往常。
    吃完饭,他和父亲扛着锄头铁锹雨伞和几条布袋子出发了。
    婺源是古徽州一府六县之一,也是南宋著名理学家朱熹的故里,放眼望去,松竹连绵不断,掩映着白墙灰瓦、飞檐翘角的徽派明清古建筑,炊烟袅袅,静得像是一幅田园山水画。
    翻上一座山头,回眸眺望西南方向,当年朱熹回乡扫墓时亲手栽植的古巨杉24棵(寓24孝之意),至今已逾800余年,依然默默的矗立在文公山上。
    “跟上,快要七点了,别误了时辰。”父亲在前面催促道。
    寒生恋恋不舍的转身跟上,难怪有人说,婺源是中国最美的乡村,这是断然不假的。
    前面是一片碧绿的毛竹林,从竹林中穿过,就是有名的灵古洞了。这一带的山体都是石灰岩,江南雨水又多,侵蚀出许多的溶洞,灵古洞是其中最大的,据说从未有人进到底过,单单站在洞口,就会感到有一股阴风袭来,小孩子们更是不敢接近,传说那黑黑的洞口会把小孩子吸进去的。
    竹林里已经见到零零落落的坟墓了,有些墓碑东倒西歪的,那是地底下到处横行的竹鞭拱翻的,朱家的祖坟还在前面,就在灵古洞口不远的地方。
    “嘎嘎。”两只乌鸦站在荒草萋萋的坟头上望着这边。
    “到了,这是你曾祖父的墓。”父亲说着放下了扛着的锄头,那墓碑也是歪倒着的。
    寒生大喊一声,轰走了那两只黑兮兮的乌鸦。
    “寒生,你要记住,刨开棺材板时要屏住呼吸,密封好的棺材里有尸气,吸进去会生病的。”父亲举起了锄头。
    “尸气有颜色么?”寒生问。
    “有,但是一般人看不到的。”父亲回答。
    “都是什么颜色?”寒生饶有兴趣的追问。
    “嗯,一般是淡灰色,也有黑色的,像浓烟一样,很邪门,最可怕的是红色的尸气,沾上就没救了。”父亲说。
    寒生听罢,心中顿生惧意。

    作者:鲁班尺 时间:2007-07-20 16:47
    祝贺你得到了沙发~~~~~
    作者:鲁班尺 时间:2007-07-20 19:41

    竹林里雾气沼沼,一团团的伊蚊煽动着翅膀,虎视眈眈的盯着这两个热血的人类,寒生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这种蚊子咬人无声无息,叮的包不大,但是奇痒,你恨不能把那块肉都抠出去。
    父亲一锄锄的掘着土,额头上冒出汗珠,寒生递过毛巾,顺手抢过锄头干了起来,毕竟是年轻人,体力壮,速度明显快了许多。
    父亲坐到了一边,抽起了烟,香烟味儿弥散开来,蚊子群退回到了竹林里。
    寒生用力的刨着,四周已经堆起了高高的土,就在这时,突然手下感觉有异,“咚”的一声,锄头一沉,手腕翻转用力,竟硬生生的扯出一块黑褐色的木板来。
    “有黑气,躲开!”身后一声暴喝,父亲凌空跃下,一手扯住寒生将他推了上去。
    寒生回头望去,只见父亲身体摇晃了几下,一只手从怀里摸出了个药丸塞入了口中,原来父亲已有准备。
    寒生躲在圈外,仔细瞧着坑内,自己却是什么也看不见。
    父亲继续清理着浮土,然后用力撬开棺材盖,随即跳了上来,张着嘴大口的喘息着。
    “老爹,我看不到黑气呀。”寒生搀扶住了父亲。
    “当然,你还没学过堪与观气之法,自然看不见了。”父亲说道。
    寒生踮起脚,向土坑内看。
    “等等尸气散了再下去。”父亲又点起了一支烟。
    “老爹,曾祖的棺材里怎么会冒黑气呢?”寒生不解的问。
    父亲叹了口气,说道:“你曾祖也是个郎中,大概是怕有人盗墓,里面放了蟾蜍曼陀粉。”
    “蟾蜍曼陀粉?这东西也能产生有毒的尸气?”寒生问道。
    “这味药只是有麻醉的功效,一旦结合了尸体分解时的腐败气体,便会产生剧毒的黑色尸气。”父亲解释道。
    “那么最厉害的红尸气呢,是怎么出来的?”寒生感到越来越刺激。
    “老爹悬壶一世,至今还没有遇见过。”父亲说道。
    此刻辰时中,一缕阳光斜斜的射下来,照到了土坑里。
    父亲跳了起来,抓起雨伞,站在土堆上,把雨伞撑开遮住了阳光。
    “先人的骨殖见不得太阳光的,寒生,尸气已经散尽,你下去替曾祖敛骨吧。”父亲鼓励寒生道。
    寒生拿起一条布袋,壮着胆子跳下了坑。


    作者:鲁班尺 时间:2007-07-21 11:02

    一副完整的骨架,呈黄褐颜色,不过姿势却是十分的怪异,那具尸骨是头向下爬着的,脊背朝天。怎么会这样?当地从来都没有这种风俗啊。
    寒生皱了皱眉头,目光扫视了下棺内,也没有发现任何的随葬物品,棺材底部有一些极细的尘土,掩埋了部分骨殖。他嘟囔了声,蹲下开始敛骨,平生第一次钻进了棺材里,心里慌慌的,忐忑不安。
    骨殖一根根的装进了布口袋,骨骼之间的筋膜早已消失了,所以连接处都是分离的,拣起来很容易,最后捧起骷髅头,小心翼翼的塞进口袋里。
    “老爹,拣完了。”寒生喊道。
    江南的晚秋,天气变化无常,刚才还有阳光照下来,此刻却是乌云蔽日,哗哗下起雨来了。
    “寒生,辰时已过,我们回去。”父亲看了看铅灰色的天空,摇摇头说道。
    “那其他的墓怎么办?”寒生问。
    “再找吉日吧。”父亲拉住寒生的手,拖了上来。
    父子两人照原路返回,等赶回村东家门口时,浑身衣裳都已经湿透了。
    草屋前的大香樟树下,站着几个人,焦急的四处张望,一见寒生父子,赶忙迎上前来。
    “朱医生,我家婆娘就要生产了,麻烦您赶紧跑一趟。”那为首的中年男子焦急地说道。
    “好,我收拾一下就去。”父亲进屋去取药箱。
    “寒生,今天不一定赶得回来,你在戌时把遗骨清点一下,然后用白布条扎紧放在西屋壁龛上,记住点上三炷香。”父亲背起药箱,叮嘱寒生道。
    “知道啦,老爹早去早回。”寒生应声答道,走进西屋放下布口袋。他知道,接生不同于看病,有时产妇折腾一两天还生不下来,父亲就得在那里随时看着,今晚肯定又得自己独自吃饭了。
    晚上掌灯时,寒生自己胡乱扒拉两口饭,看看时钟已经七点,戌时到了,他来到西屋壁龛前,取下布口袋,开始遵照父亲的嘱咐在油灯下清点骨殖。
    自幼就跟着父亲行医,十多年的耳闻目染,寒生对人体并不陌生,他知道人体大大小小有204块骨头,但是听说外国洋人有206块,他们的第五脚趾骨比我们多一块,不过父亲也没见过。
    “175,176,177……”寒生口中念叨着,咦,怎么没啦?他倒过袋子,里面空空如也,一根也没有了。
    缺失了哪些呢?一共少了27块,他想了想,干脆摆起来看。说干就干,寒生将所有的骨头按人体的顺序拼了起来,戌时尾,当钟声敲打九点钟时,人体骨骼拼接完成了。
    曾祖的骨架安静的躺在了西屋的地上,唯独缺少了一支右手掌……。


    作者:鲁班尺 时间:2007-07-21 18:45
    第二章 金井术
    寒生望了望窗外,雨已经停了,云缝中可见寥寥星辰,月光散射,山间一片朦胧。
    缺失的手骨一定还在棺底的尘土之中,只怪自己当时粗心大意,曾祖啊,不是我对先人有意不敬,而是……不行,我要去把它们取回来。
    寒生想到这儿,站起身来,取出手电筒,另拿了只布袋子,扛着铁锹出门。
    村里的人家早已经拴上了门,由于村庄还未通电,为了节省灯油,村民们一般的都是吃罢了晚饭,早早的上床休息去了。
    山间的小路崎岖不平,月光时隐时现,竹林中时不时地传出“咔咔”的响动,寒声知道,那是毛竹拔节的声音。学医的人一般是不大信鬼神灵异的,但是一个人行走在黑漆漆的竹林中间,心里头还是发怵,寒生此刻真的开始后悔了。
    他把电筒光柱晃动着射向林梢间,赫然发现好多乌鸦蹲在竹枝上,睁着红色而邪恶的小眼睛盯着他,他赶紧快行几步,不敢回头看。
    总算出了竹林,白天挖开的墓穴还在那儿,土堆曾被雨水冲刷过,留有几道小水沟。
    寒生蹑手蹑脚的走近土坑,月亮此时又隐入了厚厚的云层里,天地间骤然暗淡了下来。
    手电筒的光线很微弱,电池已经用了很久,父亲总是把用旧的电池搁在火塘边上烘烤,尽可能的延长其使用时间,今晚可千万别熄灭啊。
    得抓紧时间了,寒生不容多想的跳入了坑内的棺材里。
    棺材里有一点点的积水,与尘土搅合成了粘稠的泥浆,寒生一只手握着手电,另一只手则小心翼翼的扒开稀泥,在棺材的中部底板上,他发现了掌骨的端头,总算找到了,心中一松。
    他轻轻地捏住掌骨的一头拽出整个指骨,微弱的光线下,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口露了出来。
    金井!穴之魂……
    听父亲说过,以前有钱人花重金聘请风水师寻找一块好的阴宅地,但大多数也只是择吉葬下去了事,只有极厉害的风水师才懂金井术。
    寒生怔怔的望着棺材底板上的那个垂直的洞,一股阴凉的气味儿自洞内透出,那可能就是地气了。
    父亲说,金井内都有墓主人平生喜爱之物,如珠宝之类的东西投入进去,当年慈禧太后寝殿棺椁的脑后位置就有一口金井,内里珠宝无数。
    曾祖,一位穷江湖郎中,居然棺内有口金井,那里面能有什么呢?
    寒生想着竟自兴奋起来。


    作者:鲁班尺 时间:2007-07-21 20:42
    正在努力填着呢~~~~~~
    作者:鲁班尺 时间:2007-07-22 10:32

    夜已深,乌鸦们大概已经睡去了,竹林里寂寥无声,偶尔看得见一两处到处游荡的绿芒,那是鬼火,墓穴中尸体腐烂时分解出来的磷,在空气中自燃。
    寒生不敢直接伸手到金井内,手电光也越来越微弱了,照不到那洞有多深。他从坑里爬上来,走到竹林边,撇了根竹枝,捋去竹叶,握着这一人多长的竹竿又重新回到了坑里。
    寒生小心的将竹竿轻轻的插入金井内,慢慢放下去,就在竹竿将要没到顶时停住了,看来洞深也就在一人左右。怎么办?手电筒即将没电了,四下里黑沉沉的,一个人也没有,静寂得连心跳都听得出来。
    漆黑的夜空,云层裂开了,月光透了下来,照得坑内明晃晃的,十分清晰。
    寒生好奇心占了上风,说干就干,他关掉了手电筒,抄起了铁锨。
    借着月光,一锨锨的土甩了上来,寂静的山林里,只听得见寒生呼哧呼哧不停的喘息声……
    他沿着金井里的竹竿向下挖掘了近一个多时辰,坑越来越大,但是金井里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哪管有个什么金戒指或耳环手镯也好,唉,他叹了口气,咬紧牙关继续铲下。突然见,听到了一种空洞厚重的声音,铁锨头触到了与土壤不同的物体。
    寒生蹲下来,用手拂去浮土,月光下,露出一层白森森的东西,取下来一块托在掌心细瞧,原来是白色的石灰膏,厚约两寸。
    寒生精神大振,下面一定有东西!
    他奋力铲碎石灰封面,扒拉到一边,伏下身再瞧,下面赫然又是一口棺材!
    棺下墓……他一屁股坐在了那儿。
    自古以来,选择阴宅尤为忌讳棺下压墓,此乃万分的不吉利,迷信的说法,被压之墓怨气上升成煞,不但毁去风水,而且迁怒上面墓主的后人,甚至带来血光之灾。
    可是曾祖的墓地是经过了高人指点的,甚至还设了金井,怎么会建在他人的墓穴上面呢?
    听父亲说过,墓棺埋在土里每年都会有一定的沉降,有的下降毫厘,有的寸许,随土质的密实结构而有所不同。此地处于山间,土壤极密实,若是自然下沉至两三米深,岂非需时上千年?如此说来,曾祖择穴时根本就没有发现其下有墓,金井也只是吸地气只用,此地看来定是一风水宝地,事隔千年,竟有人点中同一穴口,实在是机缘巧合啊。
    寒生此刻已经断然不疑,这是一座千年古墓。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鲁班尺5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493天 / 跨度3384天】
    • 开贴:2007-07-20 11:56
    • 更新:2016-10-25 05:28
    • 阅读:79299638 回复:225563 楼主:2557
    • 字数:约1593千字
    • 图片:31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惊悚灵异《青囊尸衣》(斑竹推荐)314图 鲁班尺5 2016-10-25 05:28 223006/2557 493/3384
    鬼话惊悚灵异——《鬼壶》(青囊尸衣续集)101图 鲁班尺5 2016-08-17 05:34 109006/894 283/2584
    鬼话青囊尸衣4《蛊人》——鲁班尺263图 鲁班尺5 2016-08-17 05:35 122992/857 206/255
    鬼话青囊尸衣3《残眼》——鲁班尺109图 鲁班尺5 2016-08-17 05:35 118722/1328 126/829
    情感青囊尸衣4《蛊人》——鲁班尺 鲁班尺 2015-11-25 21:22 72114/1 1/0
    鬼话青囊尸衣5《虫师》——鲁班尺223图 鲁班尺 2017-05-27 17:22 103591/613 219/306
    鬼话诡异新作;《饕餮娘子》(斑竹推荐)14图 道葭 2017-01-05 19:48 31064/1178 538/3135
    舞文麻衣神相(悬疑、灵异、惊悚、武侠大作)(已出版)40图 御风楼主人7 2016-04-02 12:14 121639/3605 646/1306
    鬼话大漠苍狼——地质勘探中的故事(斑竹推荐) eyesone 2009-05-15 00:07 23383/228 59/459
    鬼话长篇推理言情小说《风的预谋》(斑竹推荐) 鬼马星9 2008-06-13 10:18 49332/1501 148/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