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麻衣神相(悬疑、灵异、惊悚、武侠大作)(已出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御风楼主人 时间:2012-09-03 12:55
    楼主公告:网络原名《麻衣神相》,已出版实体书《麻衣世家》,中国民间最神秘的相术家族灵异传奇,全面展示博大精深的相学文化,天涯读书、移动阅读、天翼阅读、沃阅读、百度同步热载,超好看的玄学小说,总点击超1000000000次!特此感谢鬼话!





    吉凶休咎,俗称相术,学究天人,招神鬼之忌。
    在众多的相术大师派系中,有一派特别神秘,也最为高明,他们号称麻衣道派。
    一千多年前,麻衣道派的始祖麻衣道者写下一本奇书《麻衣相法》,其弟子陈抟老祖受此书而扬名天下,陈抟老祖的弟子陈义山则在集天下所有术数、堪舆、医卜、奇门、星象门派之大成后,写成了一部奇书《义山公录》,但是这本书却遗失了半部,只留下另外半部。而传说,只有通读全本的人才能成为麻衣派的领袖,即麻衣神相。
    一千年后,《义山公录》重现天日,又一代麻衣神相即将重出江湖,各路凶灵、九幽冥鬼、茅山道士、终南真人齐齐出动,一时间,风云突变!麻衣道派后人陈元方陷入其中,经历了种种奇闻怪事……
    内容涉及盗墓、夺宝、僵尸、鬼怪、法术、武功、爱情等多重因素。
    本书原已发布,但笔者后来对其不满意,于是推到重写,现在重新开贴!









    作者:御风楼主人 时间:2014-07-15 16:16
    第一卷 天书传说
    第一章 祖父之死
    我叫陈元方,是一个大学本科生。我学的专业是化学工程,但是我对这个专业的兴趣比老虎对红萝卜的兴趣多不了多少。
    我感兴趣的东西是历史,但是在父母大人的逼迫之下,我只能弃文从理。
    在父母眼里,历史这种东西在养家糊口方面一钱不值,毫无用处,但是在祖父眼里,历史却是个好东西。
    陈家村世世代代居住在中原大地上颍河的东岸,这里是我们陈姓的发源地,也就是说,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没离开过故土,我是陈家嫡亲嫡亲的纯正传人。
    我祖父是我们陈家村老陈家的族长,我老爸是我祖父的大儿子,而我是我老爸的大儿子,按照常理来说,我就是我祖父他老人家的嫡长孙,这个族长的位置迟早是由我来继承的。
    但是很不幸的是,陈家大祠堂在一夜之间,被几个顽皮的孩子放火烧成了白地,甚至连族谱都荡然无存了,爷爷大病一场后,说这是上天的警示,祠堂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天意如此,不可违,家族内从此之后也再不设家族长了。
    据说爷爷年轻时是个四处游荡的算命先生,但爷爷退休前却做了十年的县城房产管理局干部,总之,他退休之前,我很少见他。只听说他老人家在外名声不小,还有个外号叫什么“神算陈”。
    在我十五岁前,我们一大家还没有分家,老爸、二叔和爷爷奶奶都住在一个大院子里。爷爷退休后闲在家,我经常见他摆弄一堆奇怪的东西,还整天带着老花镜琢磨一本书。我总是好奇地站在一旁观看,爷爷见了很是欣慰,有一次,他老人家就说:“有朝一日,这些东西就传给你。”
    我说:“给我干什么?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爷爷指着两个盘和两本书说:“这些东西是咱老祖宗留下来的,这个是八卦盘,这个是罗盘,这本书是我手抄的《麻衣相法》,这本书也是爷爷手抄的,是祖宗亲写的《义山公录》,怎么样,想不想要?”
    我说:“要了这些有什么用?”
    爷爷笑了,他说:“这些都是咱们祖宗留下来的宝物,你应该要,要了之后可以学啊,学了以后就会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想知道什么都可以算出来。”
    我那时候只有十岁左右,我当然不相信爷爷说的话(现在还是不相信),因为老师说了,那叫封建迷信嘛。
    我就对爷爷说:“骗人!我不信什么都能算得出来!你能算出来你自己活多少岁吗?”
    作者:御风楼主人 时间:2014-07-20 03:30
    那时候,我的老爸刚好从屋里出来,听到我这一句话后大吃一惊,脸色巨变,他快步走到我面前,喝道:“住嘴!以后不准说这种话!”
    我被老爸一脸狰狞的表情吓了一跳,回头再看看爷爷,只见他的脸色也是极为难看。
    我委屈道:“怎么了,说这种话有什么要紧的吗?”
    爷爷忽而又笑道:“如果我能算出来我活多少岁,你就愿意学?”
    老爸急道:“爹,你……”
    爷爷摇摇手,打断老爸的话,对我说:“元方,你愿不愿意?”
    我想了想说:“你要是算的准,我就愿意学!不过我怎么知道你算得准不准?”
    老爸大怒道:“你个混蛋,老子打死你。”说完就把我按在地上要动手。
    老爸平时不打人,而且对我很温和,但是这不代表他不会打人。他系统地学过武术,在高中毕业后又做过武警,出手很重,所以说,他轻易不肯出手打人,一出手就容易伤人,但是这次居然对我动了手。
    没想到爷爷也发怒了,爷爷站起来大骂道:“陈弘道,你个兔崽子,你今天敢打元方一下,我就废了你!给老子滚一边去!你不继承老子的衣钵,还不想我孙子学吗?你个不孝子,亏老子给你起了一个好名字!白瞎了!”
    老爸被吓了一跳,诚惶诚恐地退到屋里去了。
    二叔陈弘德从外面回来,进院子里后发现气氛不对,便问道:“怎么了,都一脸郁闷相?”
    爷爷立即对二叔咆哮道:“你也给老子滚!”
    二叔吓得一缩脖子,抱头鼠窜,临走时还不忘嘟囔一句:“我怎么了,连我也骂。”
    爷爷对我说:“你站在这里别动,等爷爷一会儿,爷爷就能算出来自己能活多少岁,等爷爷死的时候,你就知道准不准了。”
    我点点头。
    爷爷走进屋里,换了一身干净的深蓝色麻衣,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又抬了一个香案摆在正屋门前,桌上摆放了一个老香炉,桌下铺了一个蒲团,爷爷翻身跪倒,燃上三柱香,朝天念念有词。
    没多久,念诵完毕,爷爷将香插入香炉,然后起身,又从内屋拿出来一个黑漆盒子。他打开盒子以后,拿出来三枚老铜钱,还有一个刻满了字的龟壳,放到香案上。
    我不知道爷爷要做什么,却见老爸居然面露惊恐地站在屋里盯着爷爷看。
    老爸一向胆大包天,居然会害怕,那一刻,我变态般地感觉这事情很有趣。
    爷爷又向天念诵了一会儿,然后抓起铜钱轻轻一撒,又摆弄起龟壳,许久,我看见爷爷的额头密密麻麻布满了汗珠,那还是农历九月天,天气根本就不热。
    爷爷琢磨了很久,直到三炷香焚烧殆尽,爷爷擦了擦额头的汗,从地上爬起来。我老爸赶紧去搀扶他,并且轻轻地问了一句:“怎么样,爹?”
    爷爷不自然地一笑,道:“没事。”然后他推开老爸,朝我喊了一声,说:“元方,爷爷算好了,你也要记好,爷爷只能活到七十二岁。”
    七十二,这是我童年里记忆最深的数字。
    作者:御风楼主人 时间:2014-07-10 09:16
    我十岁那年,爷爷已经是六十二岁了,十年之后的2000年,当我在念大二的时候,爷爷也快七十二岁了。
    那一年冬季,在我期末考试结束,快要放寒假的时候,我忽然接到老爸的电话,老爸说:“你爷爷去世了。”
    这一个消息无疑是晴天霹雳,我根本不能相信!
    因为在这一学期刚开学的时候,爷爷还送我来学校,那时候爷爷还强壮地跟个老虎似的,他能轻而易举地把我给举起来,转个圈,再放下来,面不改色,要知道我也是一个身高一米八,体重一百四的精壮小伙子啊。但这还不算,爷爷还经常在家里面举石墩,据说那石墩将近二百斤。
    我们家族的男人都很高大,我身高一米八,已经算是矮的了,我老爸和二叔的身高都在一米八三,我爷爷的个头更是有一米八五左右,体重将近二百斤,是真正的虎背熊腰,而且身手矫健,行动灵活,丝毫没有老态龙钟的样子,他怎么可能忽然之间就去世呢?
    但是,爷爷现在居然去世了,打死我都不信!
    当我急匆匆返回家的时候,爷爷的丧礼已经办过了,遗体都要送去殡仪馆火化了,我恰好是赶上了见他遗体的最后一面。
    爷爷的脸很安详,没有什么痛苦,好像是睡过去了一样,这让我安心不少。
    作者:御风楼主人 时间:2012-09-03 13:00
    去殡仪馆的路上,我质问老爸道:“你为什么不早通知我?”
    老爸说:“这是你爷爷的意思,他不让我通知你。”
    爷爷的意思?没理由啊,我一直可是爷爷最钟爱的孙子,虽然说我还有两个堂弟陈元成和陈元化,但是我却是爷爷三个孙子中最聪明的一个。
    于是我说:“为什么呀?”
    老爸摇摇头说:“你爷爷的意思,我不知道。”
    我想了想说:“那爷爷给我留下什么话没有?”
    老爸依旧摇摇头说:“没有。”
    我顿时十分失望,难道爷爷弥留之际竟然忘了他还有我这么一个孙子吗?
    我不死心,又问老爸道:“那爷爷给我留下什么东西没有?”
    “没有。”老爸淡淡地说。
    “真的没有?什么都没有?”
    老爸看了我一眼,然后用很古怪的表情说:“你想让你爷爷给你留下什么东西?”
    我说:“那爷爷总不会什么都不给我留吧,我可是他嫡长孙!”
    老爸冷笑道:“我还是他嫡长子呢!”
    我顿时无语,但心中却明白,老爸那是诡辩,而且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事情,他是瞒着我的。
    我这个人自打记事起就没再流过泪,但是去殡仪馆火化爷爷遗体的时候,我们一行人跪在地上为爷爷送行,看着爷爷魁伟的身体被送进炼化炉里那一刻,我鼻子一酸,泪水就涌了出来。
    那么魁伟的一个躯体进去了,待会儿出来的就是一盆骨灰,而我的这么近的一个亲人,竟然说没就没了,人生之无常,生离死别之悲伤,不能不令人潸然泪下。
    正在我伤心的时候,跪在我旁边的堂弟陈元成忽然冷冷地说:“你装什么装?还哭鼻子!”
    我愣了一下,然后怒道:“我装什么了?爷爷去世了,难道我不伤心?”
    陈元成“哼“了一声道:“你知不知道,爷爷就是被你害死的!你是凶手,还会伤心?”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就蒙了,我呐呐道:“我害死了爷爷?”
    作者:御风楼主人 时间:2012-09-03 13:05
    第二章 爷爷的遗物
    陈元成的话让我晃了一下神,还没等我回过味儿来,旁边的二叔却“啪”的一巴掌打在了陈元成的脸上,呵斥道:“乱说什么?闭上你的鸟嘴!”
    跪在二叔旁边的二婶推了一把二叔,埋怨道:“你打孩子干嘛?”
    陈元成捂着脸哭道:“谁乱说了?是你跟我妈说的,哥哥当年非得让爷爷给自己算命,爷爷才算死自己的。这些话我都听见了!”
    又是一声晴空霹雳,惊得我恍若隔世。
    我恍惚间想起了十年前那一幕,想起了爷爷给自己算命的经过。
    当年,爷爷确实说,他只能活到七十二岁。
    而且当时确实是少不更事的我让爷爷算的命,这就是爷爷去世的真正原因?而我就是害死爷爷的凶手?
    我的背上一阵发凉,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我抬眼看看二叔,二叔一脸尴尬地看着我,嚅嗫道:“元方,别听你弟弟胡说,那都是假的……”
    我又看看老爸,老爸则是一脸怒气地瞪着二叔。
    我喃喃道:“爸爸,怎么回事?”
    二婶忽然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你不知道吗,这是咱家的祖训,算命的人最忌讳的事情就是给自己算命,有道是算命莫算己,算己死无疑!”
    二叔怒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还有闲心说这种事情,不怕咱爹怪罪你?”
    二婶不服气地说:“本来就是这样嘛,我又没说什么瞎话,咱爹也不是我害死的,我一守妇道,二守孝道,他凭什么怪罪我?”
    二叔气道:“你个败家娘儿们,回去再跟你算账!”
    二婶毫不示弱道:“你在咱爹灵前骂我,咱爹还没走远,他都瞧着呢!”
    “你!”二叔顿时为之气结。
    二叔他们的争吵让我烦闷异常,我的脑海里不停地翻腾着二婶刚才说的那些话。
    算命莫算己,算己死无疑?祖训?算命人最忌讳的事情?
    我曾经听爷爷说过,给别人算命这种事情,是泄露天机的行为,算的越准,泄露天机的罪过就越大,上天就会越不满,这样是有损阴德的。给别人算命是泄露天机,给自己算命就是窥伺天机了,这样的罪过更大,自作孽,不可活啊。
    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人才不能给自己算命,尤其是算寿命?那我岂不是真的害死了爷爷?
    但是,算出来自己的命,又在算出来的时间上去世,怎么说都应该是寿终正寝,怎么能说是我害死的呢?
    我的脑袋乱成了一锅粥,十年前老爸的疾言厉色和祖父的不忍神色又回到了眼前,十年前祖父的话也响在了耳边——如果我能算出来我活多少岁,你就愿意学?
    对了,爷爷当年不顾老爸反对,坚持要算自己的命,就是为了让我学什么东西。
    那爷爷究竟想让我学什么呢?
    那个八卦盘,那个罗盘,那本《麻衣相法》,那本《义山公录》,还有那个黑漆盒子里的铜钱和龟壳顿时浮现在脑海里。
    这些东西到哪里去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御风楼主人7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646天 / 跨度1306天】
    • 开贴:2012-09-03 12:55
    • 更新:2016-04-02 12:14
    • 阅读:28459551 回复:125244 楼主:3605
    • 字数:约2368千字
    • 图片:4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