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是怎样由小蜜变成亿万富姐的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坚决不当二奶 时间:2006-01-03 17:59
    引子
    现在很多人谴责二奶、小蜜,我非常讨厌这种将二奶和小蜜一视同仁的做法。二奶和小蜜的不同,等同于乞丐和投资商人的不同,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二奶受谴责我深以为然,因为她只出卖肉体,所得钱财只能任由人施舍。男人高兴了就给你点钱,不高兴一脚踢开,完全没有人格尊严,和街上的乞丐实在没有区别。不同的是,一人利用身体赚钱,一个贱卖尊严发财。就我个人的经历而言,我觉得小蜜是聪明的、机智的,小蜜的所作所为相当于一个投机商人。
    因为小蜜在出卖身体的同时,也运用了智力。小蜜层次普遍比二奶高一些,这是勿容置疑的。小蜜在使用男人钱的同时,也同时参与男人的事业。当然,投资商人是有危险的。容貌智力平平的小蜜所得和二奶没区别,甚至还要付出比二奶多得多的智力体力,实在得不偿失,奉劝这类人不如安安危危做二奶。
    真正聪明的小蜜,在得到二奶所得的同时,一步步进入男人的事业,利用男人对自己的疏忽和放心取得她想要的一切,甚至包括这个男人的财产,这才是最最聪明的小蜜,这是小蜜中的佼佼者。
    奉劝所有才有貌的女子都去做这种类型的小蜜,最后你会发现,你所得到的比你付出的多得多。小蜜并不是外人传得那样神乎其神,等你得到了你想得到的一切后,和那个男人分道扬镳,换个地方,重新开始。除了那一层膜,你仍然年轻漂亮富有,你想找什么男人找什么男人,何必要什么转为正室?
    不可否认,我就是小蜜中的楚翘。以后,我将坐在我宽大漂亮的私人别墅里,背着我现在年轻有为、高大帅气的先生,把我由一个小蜜一步步转变成亿万富姐的一点一滴与各位共享,请大家关注,谢谢。
    作者:坚决不当二奶 时间:2006-01-03 18:04
    小蜜是灵气与智慧的化身,二奶实在不可望其项背
    作者:坚决不当二奶 时间:2006-01-03 18:09
    正在写,当然做过,那段时间,是我一生最青春最美好的记忆,生命因做过小蜜而精彩
    作者:坚决不当二奶 时间:2006-01-03 18:38
    1.
    我出身在山东农村一个普通的家庭。据说八代都是贫农,也因此,我的爷爷和父亲在文化大革命时,很是风光了一阵子。可我出生时,己是七十年代未,他们的辉煌我没经历,但有一个铁的事实是,我一生下来就注定是个农村孩子。
    要是别人家的孩子,也就这样过来了,但我不同,我的父亲一直是村长,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为村里买最新的小麦品种,要到省城去一趟。我那时候还小,但省城和我所在的小村庄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世界,平时小伙伴们在一起玩,常常努力想象着省城的繁华。如果要是能去省城一趟,回来向小伙们们炫耀,那是多么光荣的事情啊。所以一听说父亲要去省城,我小小的心便蠢蠢欲动了,在父亲行程的前几天,我便嚷着要去,甚至以死相威胁。
    现在也忘记当时耍了什么花招,据母亲后来讲,是我拿着刀,以死相威胁。那时候己实行计划生育,身为村长的父亲只有我一个孩子,当然宝贝得不得了,最好可怜的父亲只好在一家人的数落声中,咬咬牙答应了。
    省城真是大啊,很多车很多人,有好多好多对我来说很新鲜的东西。可惜父亲虽然是个村长,却无法改变他是个乡巴佬这一事实。所以,尽管尽管我在繁华的都市又哭又闹,花招使劲,父亲也没钱买任何我喜欢的东西。
    不过,父亲最好还是从买麦种的钱里抠出了几块,给我买了一个漂亮文具盒。那个文具盒让我在学校风光了好一阵子,更重要的是,我是个去过大城市的人了,和村里的小孩子己不是一个档次了。
    从此,到大城市生活成了我最大的梦想。但我知道象我这样的农村孩子,进入大城市的唯一方法就是拼命学习。
    但遗憾的是,尽管我付出了许多努力,但高考时发挥失常,我只进了本市一个并不起眼的专科院校。虽然我是进了市里,但那个城市,房屋灰暗,人群也是灰头灰脸的,和我想象中的大城市绝不可同日而语,这让我极度失望。
    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我分回了乡里的中学教英语,这在别的农村女孩也许己经知足了,但我不同。当时全国都在热播港台剧,电视里,女主角们那漂亮的服饰、帅气的男友以及精致的生活都深深地吸引了我。我原来向往的大城市终于变成这些物质的实体,一次次诱惑着我。我自认为自己并不比电视中的女主角们差,青春亮丽,年轻美貌,我为什么活得不如她们精彩?我绝不要我的青春和貌美埋没在这块贫穷的土地上。
    但我只是一个中学老师,我怎样才能进入大城市享受我要的生活呢。我以为我的大城市梦从此破灭了,心情一落千丈,终日郁郁寡欢。
    作者:坚决不当二奶 时间:2006-01-03 18:40
    作者:东莞幸福 回复日期:2006-1-3 18:25:59
    是X子还要给自已立牌坊?

    小蜜也是情人的一种存在形式,你的情人是X子吗?
    作者:坚决不当二奶 时间:2006-01-03 19:15
    2.
    当时我己经21岁了,在农村,这个年纪有许多人小孩都可以找酱油了。我很多初高中同学大都结了婚。那时候高考还没有扩招,大学生仍然很稀奇,何况是一个女大学生呢。于是,很多人向我求昏,漂亮的女大学生在农村实在是稀有品种。但所有向我示好的人,最多是个县城的公务员,即便嫁了,依然只能生活在县城里,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我的心不在这儿,我不想用婚姻的绳索把自己的一辈子捆绑在这里。倘若不能穿漂亮的衣服,不能出入高档的场合,人生于我,毫无意义。那时,我虽然人在课堂上,心却象一只被囚在笼子里的小鸟,时时渴望振翅高飞。
    正在这时,高中时的同学姚敏结婚,请我作伴娘。
    姚敏长得苗挑漂亮,农村有一句话:高高大大门前站,不干活也好看。再加上她温顺的性格,所以从初中开始,便有很多男孩向她示好。我和姚敏是好朋友,也是公认的姐妹花。我们收到的情书是最多的,可对那些人,我一概看不上,冷眼相对。姚敏却在高中时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并因此与大学无缘。
    姚敏似乎并不难过,她断然拒绝了我让她继续复习的建议,和那个男孩双双回家务农。她说,她复习也许可以考得上大学,但男孩成绩差,复习两年都不会考上的。两个人分隔两地,她没法承受相思之苦。
    我由此断定,姚敏是个愚蠢的女人。一个女人,年轻靓丽,原本是上帝的赏赐,她却要将这赏赐当作垃圾,作为朋友,再痛心也是无能为力的。
    那天,看着她着一身农村的大红棉袄,脸蛋红扑扑的,一脸幸福,我真是看不起她。农村是个恶习倍出的地方,有许多所谓的传统本应该在我们这辈永远丢起历史的垃圾堆里的,但却依然以传统的面目得以生存下来。这种事情全国的农村全都大同小异。可恶的是,山东这个地方因为是孔子的出生地,这种恶习更加地根深蒂固。这让我愈发讨厌这个地方。
    我问姚敏,如此年轻,就把自己永远嫁给这块土地,象祖祖辈辈的女人一样,把生命毫无保留地献给背朝黄土面朝天的土地了吗?
    姚敏竟傻乎乎地问我:“这有什么不好呢?怎样的生活不是一种生活,几千年的祖宗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我心里嘀咕了一句:“愚昧。”和她再也无话可说。
    新郎家不远,到他家,又是一阵热闹,但这热闹是不属于我的,望着一群穿着土里土气的人全都聚在新郎家简陋的家门前迎接新娘子,我假意笑着,心里极度厌烦。新郎也是我以前的同学,所以并不拘束。
    我没有加入向新郎讨喜烟的另几个伴娘之中,目光漫无目的地飘进人群,旁苦无人。
    忽然,我的眼光定格在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身上。男人身着一身深蓝色西装,英俊挺拔,目光深邃,正含笑望着我。那笑容如此灿烂,我的心无端地一颤,这样的男人,不是我一直喜欢的类型吗?
    后来我才知道,这男人叫杨宇,是新郎的堂哥,去看大学毕业,因为舅舅的关系,现在县宣传部做干事。
    作者:坚决不当二奶 时间:2006-01-03 19:19
    谢谢大家看贴,但请不要粗口
    我保证,我说的全部是事实,我有现在经营很好的公司为证
    作者:坚决不当二奶 时间:2006-01-04 08:21
    多谢各位支持,马上更新
    楼上的,我怀疑你是不是女人?
    作者:坚决不当二奶 时间:2006-01-04 08:50
    3.
    虽然一直以来,进入大城市是我强烈的渴望。但我毕竟是一个农村女孩,女人传统的道德观念还是深入骨髓的。特别是山东这地方,儒家思想好重,老师从小就教导我们,我们要以是山东人为荣。自幼,就连村里的老爷爷老奶奶也能张口闭口三从四德、宅心仁厚。
    所以,遇到杨宇后,我进入大城市的想法便不再强烈了。因为躺在角落里一直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和我进入大城市进入了强烈的斗争,那就是:遇到一个我理想中的男人,并且,我和他的爱足以让我心甘情愿地留在我并不喜欢的本地。
    杨宇相貌堂堂,玉树临风,举止得体,身着深蓝色西服的他看起来气宇轩昂,丝毫不比港台电视中那些男主角逊色,我心里十分欢喜。
    农村娶亲的形式很是复杂,同去的伴娘迟迟不下车,终于讨得了她们想要的每人两条烟。虽然我自始至终只是保持假意的微笑,但我也得了一份。烟其实是新郎家早就准备好的,伴娘们的蛮横也是为了图个热闹,但不能要得太多,否则,别人就会说她们太贪。伴娘们如愿以偿了,外面响起了劈劈啪啪的鞭炮声,车门打开了,姚敏一脸娇羞地被我们簇拥着下了车。
    很多大人孩子过来推搡取笑新娘,姚敏始终一脸甜蜜幸福的笑,抬头看了装扮一新、胸前别着红化的新郎一脸,笑得更甜了。平心而论,新郎长得确实不错,今天新衣一装,更加威武。但总归,他祖祖辈辈是个农村,没考上大学,就注定他一辈子与土地为伍,一辈子无法走出家乡。嫁给这样的男人,也就是嫁给了土地,嫁给了永远贫穷苦难的生活。
    但此刻的一对新人,是断断想不到这些的,他们在婚礼司仪的高声喊叫中,对着一堆燃着的松香和大红的“喜”字,拜着祖宗,拜着父母高堂,拜着天地。我站在人群中,冷静地想:可怜的姚敏,她是那么年轻漂亮,现在全完了。
    拜天地过后,一对新人被拥入洞房,婚礼主事人便安排伴娘们入席吃酒。农村人的婚姻方式,除了媒人介绍,每一场婚礼也能促成许多对,特别是伴娘们。挑选伴娘也是有讲究的,一定要是年轻的未婚女孩,且不能未婚有孕,倘若女孩不好意思说,等她嫁了人生了孩子后,要被人家唾骂的,她送过的新娘家要是出了什么不吉利的事,统统赖到她身上。
    想想,多丢可笑的风俗,一家人的健康平安怎么能由一个女孩肚子中未出世的胎儿来主宰呢?
    所以整场婚礼,除了新郎新娘,我们几个伴娘是所有参加婚礼的人目光集中所在。当然同时,身着一身合体的深蓝西裤浅蓝色高领毛衣扎着马尾巴的我,别人也一眼看出我的与众不同的,我不时能小时听到周围人的指点和赞美,心里十分甜蜜。同时,我也感受到杨宇总聚在我的周围,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我。
    很快,我们四个伴娘入席了,作为陪客,新郎家请杨宇与三个年龄相仿的未婚男人陪同我们。同伴们当然会意,眼光轮流在在四个男人身上扫来扫去。当然,她们很有自知之明地忽略过了杨宇,就如我只看杨宇一样。因为,我们的衣着气质,注定我们不是属于农村的人。
    不知是有意还是巧合,杨宇正好坐在我身边,我的收不由突突跳起来,害羞地低着头,莫名心慌。
    作者:坚决不当二奶 时间:2006-01-04 10:24
    4.
    那三个男孩长得也很不错,说来也怪,我们这地方比较非常贫穷,这从地里长的庄稼就可以看得出,土地不肥活,庄稼一点也不茁壮。但男孩子一般都高大槐梧,气宇轩昂,举手投足均有一种说不出的大气。但女孩子们则大多粗壮矮胖,憨头呆脑的,很不体面。更重要的是她们的穿着,我看过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现在的女孩子穿的似乎还是那个时代的衣服,没什么变化。
    我的西裤是我自己特意让裁缝做的,我的毛衣是我自己按照编织书上的样式学的,款式十分新颖独到。再看看她们,不错,她们的毛衣也是自己编织的,在农村,因为毛线很便宜,又能编织出不同的花样,所以农闲时候,几乎每个女孩都在不停地织啊织,看电视聊天也不例外。比如几个女人做在一起,每人怀里抱着一件毛衣,她们不停地讨论着花样织法,十分壮观。
    但奇怪的是,仿佛是固定的格式,女人的毛衣一律是小圆领,男人的毛衣一律是V型领,老人的则是对襟。本来这两种款式也不是不好看,但好多人同时穿一个式样,走在一起,不清楚的还以为是制度呢。
    现在,我的三个女伴们穿的就是这种毛衣,和我的高领一比,立刻相形见绌,毫无新意了。女孩们倒也大气,不停地和男孩子们拼酒,但那三个男孩的目光和杨宇一样,始终有意无意地瞟在我身上。
    无疑,在这些土气的农村女孩中,我的穿着,我的气质,是非常出色的。一个人,倘若足够优秀,想不出色都难。
    伴娘桂花是个伶牙俐齿的人,她很难喝酒,于是不停地嚷着要和那个叫李斌的男孩拼酒。李斌显然己喝得高了,用手挡开她的酒杯,望着我说:“你,你叫秋颖吧,怎么你滴酒不沾呢?”边说边把酒瓶向我这边一递。
    我一点也不诧异他知道我的名字,他肯定是新郎的哥们,在新娘确定要找我做伴娘时,新郎一定早就把我们四个人的名字透露给了最好的朋友,为他们今天的进攻做好准备。
    自始至终,因为杨宇坐在我边上,我一直很小心地保持着优美的姿势,秀气的兵着菜。我知道,一个嗜酒如命的人,男人更多的是把你看成哥们,而不是心仪的对象。那几个傻女孩,显然想不到这点。
    但李斌拿着酒杯的手就在我面前,按照规矩,我不喝是不礼貌的,我非常尴尬,只好站起来,手足无措地望着他,不知如何是好。其实酒,我是很能喝的,因为我们这地方的男人个个好酒,不喝酒的男人是要被人看不起的。我因为心情不好,经常陪父亲喝的。
    但是现在,心爱的男人就坐在身旁,我怎好放肆地不顾淑女仪态,喝下这酒?忽然我灵机一动,就和李斌碰了杯,李斌非常高兴,一高兴干了个底朝天。我小心地抿了一口,甘甜淳烈,不愧是喜宴,真是好酒啊。但我还是装作被呛着了,立刻弯下腰,脸红气粗地剧烈咳嗽起来。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坚决不当二奶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67天 / 跨度72天】
    • 开贴:2006-01-03 17:59
    • 更新:2006-03-17 15:42
    • 阅读:3661785 回复:12946 楼主:363
    • 字数:约210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