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这里外来务工人员回家了。一到晚上街上很安静,就像过年那几天一样安静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而立中大 时间:2015-11-16 11:31
    首先讲一下本人身处东南沿海地区,也算是改革开放的前沿。经济主要以制造业为主,外来务工人员比较多,经济发展历来也比较快,算是中国比较发达的地区了,不过现在好像形势发生了一点微妙变化。
    本人首先注意到我这里外来务工人员不少回家了。一到晚上街上很安静,就像过年那几天一样安静。要知道在我这个地方,外来务工是比较多,白天要上班,到了晚上很多外来务工的往往都喜欢上街买东西吃夜宵啥。可是特别是今年以来街上越来越冷清,那种熙熙攘攘的景象已经看不到了。
    当然新闻报道都说现在经济衰退,不少工厂都倒闭了,没工作,外地人回家自然多了,但是感觉确实形势确实比较严重,好像一夜之间很多厂倒闭了,还有很多饭店也关门了,而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
    本人也是工薪族,所在单位最近也是很不景气,工资也被拖欠啦。与一些客户聊,他们说从去年开始外地人就少了,工厂没活,他们外地人在本地生活成本太高要么换地方要么回家了。 我想一想也是我们这里城东菜场门口一外地人开的炸油条油团的,最近关店了,纸头上写:回家过年。。 可是现在才11月,回家也太早了吧!
    昨天中午听饭店老板跟我说,确实人少了好多了,晚上10点钟,人气就一点也没有了。明年过完年外地人还要少,街上开店的至少关一半,现在效益这么差搞不好过几年咱们本地人都要外出打工去了!
    想一想也是啊,破旧的厂房人去楼空,整栋转让的房屋随处可见,而业已建成的新楼盘也人迹罕至。人口流失、资本流失正深深困扰着我们这个曾经富裕的地方。
    上次一个出租车司机跟我聊天时对我说,以前本地人与外地人的比例大概能有一比一,但是今年春节之后开始,外来人口突然就走了很多,感觉大概少了三四成;店铺关门的也不少,差不多也有三四成,而且很少再有新开业的店铺。
    一个开店的朋友也跟我说:现在关店的有30%左右,剩下的70%则在赔钱。
    也许经济寒冬还远远没到来!苦日子还远远在后面,哎!


    作者:而立中大 时间:2015-11-16 11:36


    德意志银行警告称,全球贸易放缓将持续数年,是全球经济疲软的迹象,表现在两方面:G20贸易增速在金融危机后降幅更大;全球贸易与产出比下降,连续第七年低于2008年峰值。经合组织在9日的报告称,全球贸易流已危险地降至接近全球衰退时的水平。



    经合组织(OECD)11月9日公布的半年度全球经济展望报告将2015年增长预期下调至2.9%,而9月预期为3.0%。这是2009年以来增长最乏力的预测,也远低于长期平均增速。此外,经合组织还把2016年全球增长预期从3.6%下调到3.3%。
    而全球贸易急剧下降,让经合组织深感忧虑。报告称,全球贸易流已危险地降至接近全球衰退时的水平。
    上周末德意志银行解释了为什么全球贸易下滑对全球经济增长是一个糟糕的迹象。德意志银行称:

    贸易疲软,健康警示接踵而来。经合组织本周指出,全球贸易增速2%,缺乏活力,预示着全球经济衰弱。对经济的忧虑完全合理的。过去20年的时间里,发达经济体以及30个最大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的变化,将近一半是因为贸易增长的差异。

    德意志银行表示,全球贸易下降令人担忧,并指出周期性放缓将持续更长时间。为此,德银强调以下两方面:

    首先,相比金融危机前,G20的贸易增速在危机后降幅更大,这暗示着,危机前的贸易扩张出现系统性回滚。
    其次,全球贸易与产出之比下降,连续第七年低于2008年52%的峰值。历史告诉我们,这一比例下滑仍将持续。需要16年的时间,贸易与产出之比才能回到1980年的峰值,60年后这一比例才能重回一战前的水平。

    经合组织首席经济学家曼恩在报告中表示,今年全球贸易估计仅增长2%,在过去50年里仅有5次降至这一水平,而且当时分别恰逢1975年、1982至1983年、2001年和2009年的经济低迷时期。曼恩称“这让人深感担忧”,因为“世界贸易往来已成为全球生产的动力”。
    大宗商品价格非常疲弱。布伦特原油价格已从本月高点下降了至少15%。铜以及其他基本金属价格降至六年来的低点。



    作者:而立中大 时间:2015-11-16 12:27


    新浪财经
    【国泰君安:大量建材企业可能过不了年】华尔润、山水水泥相继破产清盘,建材行业两大龙头倒下。按目前的水泥价推算,大部分企业在现金成本附近,且山水事件可能令银行全面收贷,当下天气的原因令未来4~5个月出现大规模保增长项目开工的概率很小,大量建材小企业可能过不了年

    10月底至11月中旬,建材行业重磅级两大龙头企业的倒下:曾经最大的民营玻璃企业华尔润(目前行业第三)宣布最后生产线全部停产进入破产程序,长江以北最大的水泥企业山水水泥(港股上市)11月10日20亿元超短融违约,并触发存续51亿元债务交叉违约,已申请破产清盘;

    我们按照目前的水泥价格推算,大部分企业在现金成本附近(海螺10月份吨毛利创历史最底的52元),且考虑到山水事件可能令银行全面收贷,当下天气的原因令未来4~5个月出现大规模保增长项目开工的概率很小,行业大量的小企业可能“过不了年”





    作者:而立中大 时间:2015-11-16 12:28


    凤凰财经
    【钢企衣衫单薄地苦熬寒冬 资不抵债钢厂已出现】又一年的冬天,寒潮裹挟风雪提前而至。企业害怕高炉一停工就再也开不起来,一旦银行抽贷,资金链断裂,整个企业就破产了。风雪之中,众钢企衣衫单薄地苦熬寒冬,失血最快的也许就是下一个海鑫钢铁。


    又一年的冬天,寒潮裹挟风雪提前而至。

    和往年年底一样,华东地区一家钢企的高管李乐(化名)开始奔走各地参会,与业内人士共商“取暖过冬”之道。

    “现在冬天到了,需求更淡。而且年关将近,银行也开始催款,日子越来越难熬。最近大家都在说,从现在开始到明年,是不是钢厂的倒闭潮也要来了。”李乐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今年前三季度,李乐所在的钢企亏损超过6亿元,而全行业大中型钢企亏损总额已经超过280亿元。尽管越生产越亏损,但不少钢厂仍需要保持高炉开工以维持现金流和市场份额,由此被迫陷入慢性自杀式的窘境。

    “企业害怕高炉一停工就再也开不起来,一旦银行抽贷,资金链断裂,整个企业就破产了。”尽管尚未听闻钢企破产,但临近年关,李乐也开始听闻一些钢厂减产停产、资金链紧绷甚至政府介入的消息。

    风雪之中,众钢企衣衫单薄地苦熬寒冬,失血最快的也许就是下一个海鑫钢铁。

    资金链断裂危机

    “冬天日子很难熬,以前大家都盼着金九银十,现在一点需求好转的感觉都没有,钢材价格还是不断往下跌。每到月底,钢厂一比成本与销售价格,实际都是亏损的,且前后价差损失远远大于销售毛利水平。”谈起企业的经营状况,李乐一肚子苦水。

    伴随着宏观经济增速的下滑,钢铁产业每况愈下,今年以来钢材价格已跌逾30%,吨钢亏损200元更成常态。

    公开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中信钢铁板块53家上市钢企的净亏损总额达到212.17亿元,去年同期尚盈利67.04亿元,其中31家企业亏损,占比近六成。其造血能力更是大幅下滑,53家上市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总和为473.67亿元,比去年同期的862.83亿元下降了45%。而李乐所在的公司,对应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连去年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继亏损大幅攀升之后,经营入不敷出导致资金链越绷越紧,负债率高企叠加抽贷压力,一些企业随时可能面临现金流断裂的风险。如何维持现金流的正常运转,保住企业生存所需的“血液”?成为李乐们最忧心的问题。

    “整个行业现在的资金状况,除宝钢、石横特钢、沙钢这些钢厂稍好一些外,大部分企业现金流都很紧张,再碰到亏损,确实很困难。有些企业过去一两年一直被银行抽贷,但现在银行已经不敢抽了,一抽贷企业现金流就断了,万一停产或破产,银行的贷款可能就全变成坏账。”沙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沈谦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坦言。

    一个细节足以佐证当前钢企的资金紧张状况。据道通期货总经理段安林介绍,以往钢企参与套保,都会配置一部分资金沉淀在期货账户上,但现在经营压力比较大,资金比较紧,一些钢企在日内操作后,会把资金抽回去一部分。“从今年下半年开始,这种现象比较明显,可以看出企业流动性明显收紧。”段安林说。

    更为严重的是资不抵债的钢厂已经出现。我的钢铁网抽样调查显示,67家样本钢企负债率均值为68.35%,负债率超过100%的钢企已有5家。另据记者统计,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上市公司中八一钢铁[-0.68% 资金 研报](7.37, -0.29, -3.79%)资产负债率为100.63%,韶钢松山[-0.78% 资金 研报](5.15, -0.16, -3.01%)、西宁特钢[1.64% 资金 研报](6.10, 0.29, 4.99%)的资产负债率也分别高达93.37%、88.38%,另有7家上市钢企的负债率超过80%。

    继海鑫钢铁破产重组后,钢铁业也曝出首单债券违约事件,并且是央企违约——10月19日,中钢股份公告称,延期支付规模20亿元的“10中钢债”本期利息,这无疑给深陷亏损泥淖的整个钢铁业敲响了警钟。

    “融资难、融资贵”对于钢企更是雪上加霜。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介绍,受银行严控钢企贷款规模影响,许多钢企面临着不予增量、续贷困难、涨息和抽贷等问题。9月末,中国钢铁工业协会重点统计钢企银行借款同比下降2.02%,而财务费用同比增长2.69%。

    “双降之后,中长期资金成本有所下降,但新增贷款仍然很难,今年我们企业信贷额度可能就收缩了三四成。”李乐告诉记者,整体来看,银行对钢企的贷款利率有所上浮,甚至很多企业根本拿不到贷款,只能向影子银行借。

    经济不景气的低气压仍在持续,钢贸商资金链断裂冲击波也终于袭至钢厂门前。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由于资金链紧张,不少钢企通过影子银行托盘融资,但今年不按合同履行、逾期提货、违约等情况时有发生,已有部分北方钢企现金流断裂,今年冬季已经无法复产。

    作者:而立中大 时间:2015-11-16 12:30


    【日本经济再度陷入衰退】- 日本7至9月GDP折合成年率萎缩0.8%,4至6月GDP修正后萎缩0.7%。从技术角度看,连续两个季度萎缩便意味着日本经济再度陷入衰退,因全球经济面临的不确定性打击了企业和家庭支出。这是安倍晋三推动经济重回较高增长轨道的努力所遭遇的又一次挫折。



    作者:而立中大 时间:2015-11-16 12:32


    北京青年报

    【老板频频跑路,东莞的“世界工厂”不在了】

    9月底10月初,东莞长安镇沙头社区台资知名企业“金宝电子”内部上演了一幕 “企业金蝉脱壳戏”,轰动珠三角。在东莞,从去年甚至前年开始,这类企业突然“不辞而别”、老板跑路的闹剧其实在越来越频繁地上演…

    东莞的这个冬天,一度显得无比寒冷。曾经名满天下的“世界工厂”,今年以来屡屡传出企业外迁和“老板跑路”的消息,昭示着东莞经济转型中遭遇的阵痛。东莞兴于人口红利带来的大量外来劳动力,但当经济结构转型成为必须要面对的选择时,这种转型的“阵痛”却让东莞人感受得实实在在。

    但依然有人选择留下来,他们适应着这个“世界工厂”的转型。同时,外地也在适应着东莞,越来越多的外地企业前往东莞招工,接收那些拥有“东莞式”经验的管理者和在东莞练出“全挂子”本事的生产线工人。

    东莞这个冬天虽然寒冷,却在肃杀中积聚回春的能量。



    老板“跑路”的背后

    9月底10月初,地处东莞长安镇沙头社区的台资上市知名企业“金宝电子”内部上演了一幕 “企业金蝉脱壳戏”,轰动珠三角。

    临近中秋国庆,这家企业四个分厂之一的凤凰厂的职工忽遇意外喜事:今年的中秋国庆长假可以相互连接连放9天。已经习惯了节假日加班的企业打工者们,都为有这么难得的长假欢快不已。

    他们满怀喜悦地放心而去,绝没想到这背后会有什么玄机。

    10月5日,打工者结束意外的长假准备回厂上班时,却惊异地发现,厂内的部分生产线已经被拆除。企业没了设备,就意味着使用设备的职工有可能失业。

    直到这时他们才意识到,之前有关生产线要搬迁至泰国原来并非孔穴来风。只是之前他们谁都没接到过企业要搬迁的任何相关通知。

    随之而来的,是企业开始对这些失去工作岗位无事可做的打工者的降格使用:愿意留下企业也想留的,可以调到其他几个分厂,原来属于管理层的人员要降为普通操作员。这意味着,不仅收入可能要降,还要适应也许你并不喜欢的环境。

    在东莞,从去年甚至前年开始,这类企业突然“不辞而别”、老板跑路的剧码其实在越来越频繁地上演,而凤凰厂的搬离,不过是所有上演的剧目中时间最近也最具戏剧色彩的一场。

    10月底,北京青年报记者到这家企业所在地实地探访时,也看到这个曾经有几千号员工的大企业,如今厂区内外却显得冷清,空留下的高大办公楼和配套齐全的相关生产设施内,很少有人进出。

    在东莞业界皆知的情况是,每个外迁的大企业通常都关联着100-200个上下游的配套小企业的生存和未来,客观上也关联着数以万计打工者的命运。也因此,每一次类似大企业的外迁,都引得外界一片震动。

    不容否认的事实是,“企业难做”是现如今很多东莞制造业老板们的共同感受。对于不断有企业外迁和“老板跑路”的情况,他们多报以理解开放的态度。

    而“难做”的原因则包括:“人工太贵”、“产品销路难找”、“利润太薄”、“企业融资成本太高”、“国家税收太重”等等。

    仅“人工太贵”问题,这些老板们共同给出的一个目前东莞人工成本的数字是,招一个普工的工资基本上是3000-3500元,加上国家劳动管理部门要求必上的“五险一金”的支出,企业为一个普工付出的人工成本就要达到约4000元。如果招收技术工人,所付成本就更高,最高的可达上万。而企业搬到越南、印度或者泰国,招收同样的普工,工资支出不过只需700-1000元。

    “老东莞”感受的“阵痛”

    已经在人才市场转悠多日的张进,越来越感到茫然无措。

    张进求职的理想工作是工程开发、工厂管理等类的管理岗位。而他的愿望来自于他曾经的经历。

    1996年就开始踏足东莞的他,也曾有过事业上的辉煌。虽然其间他的工作不算稳定,还曾一度到浙江温州、宁波和广东的珠海等地工作过,但凭借自身热能工程专业大学本科的学历背景和忘我的拼劲,让他有机会多次进入一些企业的管理层,收入也颇丰。

    在温州、宁波,他当过企业经理,在珠海,做过一家超过百人的机械长厂长,用他的话说,就是“老板之下的二把手”。

    又回到东莞后的2006年至2012年,他在一家企业做工程开发主管,“领导一群技术人员用电脑设计产品”。

    “那时我管20多个人,都是工程师、大学生,每月工资条上的收入就有11500元。” 语气中透着自豪。

    也因此,他在招聘会和网上的应聘书中,开列出的理想工作还是工程开发、工厂管理等类的管理岗位,他认为这是自己的优势所在。“这类工作的工资待遇行情,过去1万元左右,现在是7000-8000元。”他说。

    只是现实已不容得他挑肥拣瘦。

    事实是,他现在已经面临严峻的生存危机。

    自从2012年离开那个曾带给他自豪、自信的工程开发主管的岗位后,他一度回到过广西玉林他的老家,开过两年多的狗肉火锅馆,结果还是以失败关门告终,并基本赔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

    几经辗转努力无果后的两个多月前,他又重新回到东莞,想重走他曾经已经看不上眼认为“是条死胡同”的打工老路。

    因为在玉林老家的妻子也没有工作,在家待业,两个孩子一个在读大学,一个还在上高中,一家所有开销都要指望他一人。所以他必须找到工作,他要拼命。

    而时至今日,他几乎身无分文,每天住宿、伙食等日常开销就靠透支几张之前办理的银行卡。每天住宿的标准也只有15元。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而立中大
    • 来自:天涯-经济论坛 前往来源
    • 【活跃550天 / 跨度556天】
    • 开贴:2015-11-16 11:31
    • 更新:2017-05-26 08:43
    • 阅读:8125961 回复:66927 楼主:5623
    • 字数:约2074千字
    • 图片:239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