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帖子信息
  • 作者:肖福祥8
  • 来自:天涯-贴图专区 前往来源
  • 【活跃872天 / 跨度2226天】
  • 开贴:2014-05-01 17:24
  • 更新:2020-06-05 11:00
  • 阅读:846155 回复:4809 楼主:2290
  • 字数:约905千字
  • 图片:123
  • TXT打包下载
阅读设置

文字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界面:【

[代表作]〖天涯头条〗农民不种地,今后我们吃什么?

  • 首页
  • 上一页
  • 21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0-05-20 11:02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0-05-21 11:47
    闪小说《真警察》《修改,重发》
    文/肖福祥
    退休后我喜欢上了旅游。我有一帮子驴友,我们经常在一起游山玩水。
    一天,大家正在我家里聚会,我手忙脚乱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喂,xx吗,我是警察,你有一个事情我要找你一下。”
    警察?
    我一不偷,二不抢,我会有什么事情呢?
    平时我不喜欢卖关子,更不喜欢转弯抹角。
    我也不喜欢和警察打交道。
    我说:“什么事,快说。”
    他说:“你那里好像有人,换一个地方说话好吗?”
    换一个地方说话?
    这和我这里有人没人有什么关系呢?有人又怎么的,没有人又怎么样?
    我不明白了。
    难道?
    我这一个时期经常收到这样的电话,近来更加突出。
    前天我收到一个,昨天我收到两个,今天又来了。
    我说:“怎么要换一个地方说话呢?不更换地方不行吗?”
    他说:“你换一个地方吗,换一个清净点的地方好说话。”
    警察怎么也低三下四的呢?
    他的话里好像有恳求我的味道。
    我更加不明白了。
    我试探着说:“我这里的这些人都是我们辖区的居民,他们来找我办事,他们都是急事,要紧的事儿,我能离开吗?”
    他似乎有所警觉。
    他说:“你是干什么的?”
    我明白了!
    坏人,千真万确的坏人!
    不能再让他纠缠了。
    我是老人,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不管我退休没有退休,不管我是不是警察。
    我说:“你还没有听出来吗?老百姓有急事该找哪里办事?我这里是派出所,我是派出所的!”
    我多了一个“怀疑”,后来我再没有收到这样的电话了。
    586
    | 4706楼 | | | | |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0-05-21 14:05
    闪小说《真警察》《修改,重发》
    文/肖福祥
    退休后我喜欢上了旅游。我有一帮子驴友,我们经常在一起周游世界。
    一天,大家正在我家里聚会,我手忙脚乱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喂,xx吗,我是警察,你有一个事情我要找你一下。”
    警察?
    我一不偷,二不抢,我会有什么事情呢?
    平时我不喜欢卖关子,更不喜欢转弯抹角。
    我也不喜欢和警察打交道。
    我说:“什么事,快说。”
    他说:“你那里好像有人,换一个地方说话好吗?”
    换一个地方说话?
    这和我这里有人没人有什么关系呢?有人又怎么的,没有人又怎么样?
    我不明白了。
    这一个时期我经常收到这样的电话,近来更加突出。
    前天我收到一个,昨天我收到两个,今天又来了。
    难道?
    我说:“怎么要换一个地方说话呢?不更换地方不行吗?”
    他说:“你换一个地方吗,换一个清净点的地方好说话。”
    警察怎么也低三下四的呢?
    他的话里好像话里有话。
    我更加不明白了。
    我试探着说:“我这里的这些人都是我们辖区的居民,他们来找我办事,他们都是急事,要紧的事儿,我能离开吗?”
    他似乎有所警觉。
    他说:“你是干什么的?”
    我明白了!
    坏人,千真万确的坏人!
    不能再让他纠缠了。
    不管我退休没有退休,不管我是不是警察。
    立马我采取了措施。
    并且是我最强有力的反击措施。
    后来我再没有收到这样的电话了。
    “朋友,你还没有听出来吗?老百姓有急事该找哪里办事?猜,好好猜猜!”
    586 | 4707楼 | | | | |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20-05-22 11:34
    武打小小说《费》《修改,重发》
    文/肖福祥
    太霸道。一天,我的一个好友去外地的一个集市摆地摊,被一伙地痞打了。好友没有工作,家庭困难,每天靠摆地摊维持生活。他手被打断了,脸被打肿了,全身血迹斑斑。
    “伙计,咋了?
    “被人打了。”
    “你在哪里被人打了?”
    “外地的一个集市里被人打了。”
    “他们为什么打你呢?”
    “我去那个集市里摆地摊,他们来收费,我被打了。”
    “你没有缴税?”
    “不是,他们要我交费。”
    “什么费?”
    “保护费。”
    “什么保护费?”
    “他们说那里是他们的地皮,他们要收保护费。”
    “你上告了吗?”
    “没用,不敢告,他们的背后都是保护伞。”
    我是学武打的,我曾经学过武打,会血穴术,点血穴。
    血穴术是一种人体穴位武功。人体有很多穴位,它控制着人体的经络和生命。点血穴就是利用人体经络的功能打击对方。
    血穴术的主要集中地在湖南的新化。
    新化黄泥山最为出名。
    新化是湖南梅山地区的腹地。蚩尤南迁时,这里是蚩尤部落南迁后的主要聚居地。现在这里还有保存有许多古老、神奇的法术。
    血穴术很神奇。
    两人交手,人不知鬼不觉,他可以让你轰然倒地,人事不省,口吐鲜血,立即毙命;也可以让你气血不通,疾病缠身。
    我的一个远房叔叔当年就是被人用血穴术点血穴毙命的。
    当年,他在我们的那个市里当干部。那年,他到新化黄泥山搞“四清”,和当地的一个军属相好了,被军属的家人痛下狠心,点了血穴。他的家里花了好多钱,到了好多医院,请了好多人也没有医好他,最后还是走了人。
    江西人是最怕湖南新化的血穴术的。江西人只要听说你是湖南新化人,哪怕他伸出了手正准备和你握手,也会不顾及脸面,把手收回。他们说:“新化人太厉害了,不能跟他们握手,糟了不划算。”
    当年我还小。一次村子里来了一个铜锁匠,新化黄泥山人,他白天在我们那里打铜锁,晚上他悄悄地一个人在我们那里练武功。
    我小时候很苦,父母早逝,为了有一个好的前程,我每天早上坚持晨读。一天早上鸡叫头遍的时候我起床晨读,正聚精会神,突然听见屋子外面有响动,我外出查看,他在练功。他脚轻轻一点,三层楼的楼顶,轻轻地跳了上去把瓦轻轻地取了下来,又轻轻地一跳把瓦又轻轻地放了上去。
    我们那房屋是过去地主的豪宅,每一层楼层都很高。不简单。
    我跪在地上说:“师傅,我跟你学武打。”他说:“孩子,我观察你很久了,不错,你学习可以,但是我们有一条戒律,你能遵守吗?” 我说:“师傅,什么戒律?”他说:“武功只能用来防身,不能用来打人。”我说:“师傅,我能遵守。我学会后我只用来维护正义,决不乱伤害无辜。”
    几十年来我一直遵循师训,没有超越雷池一步。
    几天后,我来到了我那个好友被打的那个集市里。
    集市是一个马路边的临时集市,规定时间赶场,正规商店没有几家,人员复杂。
    我拿了一块塑料布,拿了一点土特产摆在了地上。
    不久,他来了,身后还跟了十来个打手。
    “哪来的?”
    “附近县的。”
    “摆地摊?”
    “摆地摊。”
    “摆地摊你该干什么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
    他用手比了比,意思是要收钱。
    “这个。”
    “税?”
    “费。”
    “什么费?”
    “保护费。”
    “什么保护费?”
    “你不懂吗?”
    “我不懂。”
    “你真的不懂?”
    “我真的不懂。”
    “你真的不懂,那我就告诉你。”
    他一拳给我打了过来。
    我历经风雨。我既然去找他,我当然知道他的这一手。
    我顺势一拉,一把将他打倒了在地,并且顺势点了他的血穴。
    他在地上痛得哇哇大哭。
    “弟兄们,给我上。”
    “往死里打!”
    他的十来个打手一窝蜂拥了上来。
    我既然敢来,肯定不怕事。更何况我知道这一伙人只不过是一帮狐假虎威的脓包,饭桶,没有真本事的人。
    我将他们一个个地放倒在地。
    他见打不过我,在地上死皮赖脸地向我求饶了起来。
    他说:“大爷,我痛,求求你,放了我们吧,我有脸不识泰山。”
    我说:“你求我了?”
    他说:“我求您了。”
    我说:“你知道我是哪里人吗?”
    他说:“不知道。”
    我说:“我是新化黄泥山人。”
    他说:“新化爷爷饶命!”
    我说:“你知道新化黄泥山的点血穴吗?”
    他说:“不知道。”
    我说:“不知道?”
    他说:“不知道。”
    我说:“你现在感觉如何?”
    他说:“新化爷爷,我知道,我知道。求求你,饶了我们吧,我们不想死。”
    我说:“你错在哪里你知道吗?”
    他说:“不知道。”
    我说:“还是不知道?”
    他说:“知道。”
    我说:“以后还敢吗?”
    他说:“一定改。”
    我说:“真的?”
    他说:“千真万确。”
    我说:“好,只要你以后改,那我给你们化解了。但是,以后一定改!”
    血穴术是可以化解的。但必须是当事武功师或者武功师的师父,其他人是无能为力的。
    当年我那个叔叔是当事武功师痛下了狠心,所以其他人无能为力。
    我给他化解了。
    秉性难改。
    我刚给他化解,他迫不及待给我又是一脚。
    而且特别用力。
    哪能容得他无赖!
    我当然有所防备,我顺势给他又点了血穴。
    而且这次比上次更加厉害,他痛的也更厉害,哭叫的声音也比上次更加厉害。
    “新化爷爷,饶命,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不想死。新化爷爷,饶命,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不想死......”
    我说:“你怎么死不悔改呢?”
    2009
    | 4708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1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相似帖子